臺北市
17°
( 18° / 16° )
氣象
快訊

2020-11-28 | 臺灣公論報

為兩岸的「九二共識」建立共識

為兩岸的「九二共識」建立共識

在「九二共識」的鋪路下,1993年4月27日,海峽兩岸兩個民間團體的領導人辜振甫(右)和汪道涵在新加坡會晤。這次「辜汪會談」,打破兩岸僵局,引起全世界的關注。

《新華社》於11月16日從北京發了一篇署名「新華社記者」卻未具名的特稿:「『九二共識』歷史事實不容否認」。以《新華社》的官方色彩,本文可視為中共官方對於「九二共識」的立場與具體主張。(詳後)

這篇長達二千五百多字的特稿,主要目的在還原兩岸形成「九二共識」的歷史過程以及「九二共識」最原始的定義,並專訪陸方兩位實際參與當時會議的官員,現身說法作為人證。

新華社特稿還原九二共識產生過程

整篇特稿,基本上很中肯且忠實還原了歷史場景、雙方對話過程與函電的內容,沒有加料,而且是「兩面俱呈」,可說是很客觀翔實記載雙方互動的「歷史會議紀錄」,正因為如此,這篇特稿才有討論以及作為延伸性解釋的價值。

兩岸在堅壁清野分隔了四、五十年之後,終於到了不得不接觸與互動的時間點,要接觸、談判甚至簽訂協議,必須釐清的最上位立場,就是「我們到底是甚麼關係?」換句話說也就是「我們彼此承認對方的最高位階是甚麼?」這個結若解不開,後面或下面的談判幾乎寸步難行。中共在這方面的立場非常清楚與堅持,就是:「兩岸目前分裂,但同屬中國」的一中原則。這一點毫無轉圜空間。然而,就台灣而言,如果這個一中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也談不下去,甚至是根本不用談。於是,台灣方面根據現實狀況另立巧門,強調接受一中原則,但是,這個一中是指我們的中華民國。如此一來既符合一中原則又未傷及自身尊嚴,貶抑自己的地位,而且,也可以讓對方勉為接受,這是當時的基本態勢。

但是,這種基本態勢要成為兩岸都認可的「共識」,還是需要一個兼顧雙方面子與裡子的磨合過程,《新華社》這篇特稿就是敘述一九九二年香港工作會談最後談出「九二共識」的磨合過程。

台方認同一中但各自以口頭方式說明

過程中,雙方有些使用語言的轉折,最早我方海基會的立場是「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建議在彼此可以接受的範圍內,各自以口頭方式說明立場。」因為當時台灣方面還有「國統綱領」背書,所以「謀求國家統一」的一中原則是沒有問題的。

而陸方海協會的立場則是「只要堅持一中原則,可以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

九二年的香港工作性會談因為卡到一中問題,最初,陸方人員對於我方所提一個中國各自口頭表述的方式,無法接受,而談不下去,乃於11月1日先行離港,我方代表許惠祐等人奉命繼續留港待命。

後來陸方經過內部會議,決定接受海基會所提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一個中國的原則,於11月3日由時任海協會副秘書長的孫亞夫跳過我方在香港待命的代表,直接打電話給海基會秘書長陳榮傑,詢問海基會是否仍主張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一個中國,陳榮傑回說將以新聞稿方式加以確認。當晚,海基會就發佈新聞稿並傳真給海協會,表示「經徵得主管機關同意,以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達(一中)。」

陸方強調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

海協會在接獲海基會的新聞稿後,拖了13天,才在11月16日致函海基會,主要重點為「我會充分尊重並接受貴會的建議」、「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努力謀求國家統一。但在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

由此可看出我方的立場是偏重「各自表述」,陸方的立場是偏向「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然而,「不涉及」顯然規避問題而不能解決爭議,「各自表述」反倒可以為彼此解套,後來「各自表述」吸納了「不涉及政治涵義」,在蘇起為此複雜的過程與文本下標題時成了「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而為各方所接受。

不論是從過程與文本來說,「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都道盡其中精髓,而且是不可分割、任意解讀的。九二共識是口號,一中各表是實質內容,如果沒有一中各表,九二共識這個口號就不知所云。所以國民黨主張「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八字訣是缺一不可,這八字訣也先後獲得中共總書記胡錦濤與小布希的引用與認可。

習近平上台後,為加速統一進程,於2019年發表「習五點」,想要限縮一中各表的空間,把九二共識導向一個中國而淡化各表,這個企圖被蔡英文總統逮到矛盾,把九二共識貼上「一國兩制」的標籤,而讓九二共識被汙名化。

陸方清楚說明九二共識不是一國兩制

九二共識從頭到尾都不是「一國兩制」或「一國兩制」的代名詞,如果是的話,《新華社》的特稿一定會做某種連結、暗示與置入,《新華社》的特稿通篇不見「一國兩制」。

九二共識不是「一國兩制」最具體的闡釋,乃是大陸涉台系統自九月廿三日一連七天發布的「九二共識答問」系列,其中第七篇「『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是一回事嗎?」這篇答問先分析:「『一國兩制』提出遠早於『九二共識』,『九二共識』是現階段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共同政治基礎,『一國兩制』則是大陸提出實現國家統一後制度安排。」

接著肯定「九二共識」:「構成了兩岸關係發展的政治基礎,在此基礎上,進行了一系列商談,為改善和發展兩岸關係發揮了重要作用。」

最後強力澄清「九二共識」不是「一國兩制」:「民進黨當局領導人故意將『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混為一談,目的是利用目前臺灣部分民眾對統一的疑慮心理,誤導臺灣民眾,煽動兩岸對抗,為其否認『九二共識』、破壞兩岸關係尋找藉口、開脫責任,以利其推行『台獨』分裂活動。」

所以,「九二共識」絕不是「一國兩制」,即使中共都不這麼認為,所以,不要再以訛傳訛。

若換得軍機不繞台與RCEP台灣要不要

最近以東南亞國協為主的「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成立,台灣被排除於外,這件事對台灣朝野造成很大的衝擊。民進黨一如往昔,把所有的責任全部推給國民黨及馬英九。經濟部長王美花甚至以四兩撥千斤的方式卸責,反問「如果我們要遵守九二共識及一國二制才能加入國際間,我們的國人可以接受嗎?」

王美花以政務官的高度與職權說出這種背離經濟專業,而向政治論述靠攏的說法來呼攏百姓,非常不負責。這可分兩方面來剖析,對大陸而言,他們從來沒有把台灣接受一國兩制作為台灣加入如RCEP等經貿組織的前提,而是以九二共識為通關密碼。

次就台灣而言,以九二共識為前提加入國際經貿組織,是可以接受的條件,因為九二共識曾經是無損台灣利益的國家政策與政府的施政,如果以ECFA為基礎,兩岸再洽簽服貿與貨貿等協定,就等同拿到RCEP的入場券,干一國兩制何事?

大陸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11月25日在例行記者會上明確表示,九二共識是台灣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的基礎。朱鳳蓮說,台灣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的問題,以往在兩岸雙方堅持九二共識基礎上,兩岸雙方曾就此展開過接觸,台灣方面是「有過機遇的」。朱鳳蓮強調,九二共識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政治基礎,也是兩岸協議簽署和執行相關經濟合作的基礎和前提條件。

「九二共識」是兩岸人民高度政治智慧的傑作,可以有效求同存異,化解紛爭,它的最大價值在於其無可替代的工具性,以此為工具化解歧異與障礙。兩岸走到這個地步,如果接受「九二共識」可以讓中共軍機停止騷擾性的繞台,台灣要不要接受?如果接受「九二共識」可以讓台灣加入RCEP,甚至是意義更重大的CPTPP,台灣要不要接受?

接受九二共識,台灣有何損失?完全沒有!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前提下,這個一中是指中華民國,雙方更無以「一國兩制」取代「九二共識」的問題,這一點是連中共也承認的兩岸共識。【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大陸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