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5° / 30° )
氣象
2022-06-24 | 臺灣公論報

美國對中政策兩手策略及其侷限性

五月廿三日美國總統拜登在日本進行上任後首次訪問,針對「臺灣問題」進行清晰政治表態,當被問及美國是否會軍事介入防衛臺灣時,拜登給予明確肯定答覆。然隨後白宮官員卻又立即澄清說,美國政策沒有根本改變,拜登的表態並不反映美國政策轉向。觀察近來美國兩岸政策,儘管在形式上美國仍持守「戰略模糊」立場,然實質上卻有趨向「戰略清晰」跡象。此前美國國務院網站刪除「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不支持臺獨」關鍵主張,此已被視為微妙的清晰化表態。

無獨有偶,先前五月廿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也在個人推特賬號上表示:「美國並不同意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中國原則:我們仍然致力於我們長久以來,不分黨派,在《臺灣關係法》、三個聯合公報和六項保證指引下的一個中國政策。」在此,美國國務院清晰表達美國「一個中國政策」,明顯不同於中國「一個中國原則」。直言之,儘管美國一直強調其兩岸政策並無改變,但透過拜登總統表明軍力介入保衛台灣、刪除「台灣是中國一部份」及「美國不支持台獨」,區別美國持守「一中政策」不等於中國堅持「一中原則」。

足見,美國正在加緊製造兩岸矛盾及衝突,美國印太戰略圍堵及遏制中國的目標,與民進黨當局「抗中保台」路線及「聯美抗中」戰略目標,不謀而合。進一步言之,拜登所提「軍事介入保衛」台灣,具有挑釁中國之政治意味。拜登訪日時,當記者問道:「你願意軍事介入保衛台灣嗎?」拜登回答,「是的」。當記者再繼續追問,「你確定?」拜登又回答:「這是我們作出的承諾」。

這與記者曾追問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所言「提升台灣防衛能力」,是否意味美國出兵協防台灣,顯然拜登說法其主動介入之積極性及力度更為明確。拜登所提「軍事介入保衛」台灣,明顯不同於布林肯所論「提供自衛軍事手段」。從台灣角度來說,美國對台政策似乎「堅若磐石」及力挺台,然而,台灣卻不自覺陷入中美兩霸權爭奪賽之「馬前卒」,已將台灣綁在美國印太戰略戰車身上,先自身於霸權爭戰中風口浪,難以規避風險及戰爭。

但從大陸角度觀之,「美國因素」介入兩岸問題越來越明顯,美國試圖「以台制中」、「以台拖華」、「以台耗中」,遏制中國發展機遇,延緩阻礙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國家完全統一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中國夢」實踐。在地緣政治及戰略上,美於歐洲組織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藉北約東擴欲吸納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烏克蘭,改變烏作為歐洲與俄國之戰略安全緩衝角色,從而危及俄國家安全受威脅認知;而在東亞地區則建構印太戰略,試圖拉攏台灣成為其民主成員,成為美國「以台制中」、「以台拖中」的「戰略前沿」角色。

中國政府對於拜登挑釁言詞提出抗議,聲明「敦促美方停止採取任何違背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的言行,不要在錯誤道路上越走越遠。企圖打台灣牌,以台制華,是在玩火,玩火者必自焚。」顯見,中國亦清晰瞭解此為美國之「兩手策略」,如同「以烏制俄」實施「以台制華」。中國對台政策主軸方向,仍是堅持「反獨促統」及「融合漸統」、「融合和統」。

當拜登挑釁政策論述一旦觸及中國對台政策底線,勢必引發中國極力反彈,由於拜登採取「以中制俄」戰略思維,因此尚須中國在國際事務尤其俄烏戰爭中支持美國,至少避免中俄戰略協作關係展開密切合作聯盟。是故,在由美澳印日召開「四方安全對話」中,拜登為緩和軍事介入保衛台灣言論,也表示美國政府並沒有放棄「戰略模糊」立場,當被問及如果中國攻擊台灣他是否會派遣軍隊時,他表示:「政策一點也沒有改變」。

至此美國兩岸政策又重新擺回「戰略模糊」,美國兩手策略一手鼓舞台灣,一手刺激中國;時而又壓制台灣、時而又拉攏中國,此皆源自其階段性國家利益內涵界定及訴求。可以說,中國經濟總量已為全球第二、軍力全球第三,中國經濟總量約為美國百分之七十、為俄羅斯十倍。無庸置疑,中國崛起已確實威脅美國全球霸權地位維持及鞏固。此亦為國際關係學者所擔心,中美兩大國恐難跳脫「修習底德陷阱」之困境。

隨著美國霸權殞落其國民心理不免產生失落,難以持續其優越感,這更強化美國作為全球超級強權地位被威脅認知,從而採取「先發制人」,拉高處處針對中國、圍堵中國 的戰略態勢,「中國威脅論」因而在國際社會瀰漫難以消弭。無論是美國所建構印太戰略、美日印澳四方安全論壇,其假想敵為中國恐怕難以去除。就此而論,中美衝突根源反而是全球霸權爭奪戰,台灣問題為其關鍵核心課題,台灣實宜採取「友美和中」平衡戰略,而非「一邊倒」的「聯美抗中」失衡戰略。

(柳金財/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副教授)

最新大陸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