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1° / 24° )
氣象
2024-02-16 | 臺灣公論報

尋龍中國

東北的江面上,駛過一支支冰上龍舟,選手們喊著口號奮力向前,嚴寒遮不住熱烈;西南的鄉村裏,人們舉著炮龍奔跑,光亮照耀臉龐。龍窗花、龍春聯、龍燈籠、龍玩偶……龍年將至,一切和龍相關的事物,正裝點著中國人的新年生活。


放眼寰宇,恐怕沒有哪個國家的人民像中國人這樣熱愛龍。中國人是龍的傳人,將龍視為文明象徵、精神圖騰。


龍,誕生於想像。但在中國,想找到一條龍,俯仰之間即見,四海皆能尋蹤。


中國龍


昂首,曲頸,弓身,前爪扒,後爪蹬,狀似騰飛。那是一條6000多歲的龍,人們用蚌殼擺塑了它,安放在逝者身旁。1987年,人們打開河南省濮陽市西水坡遺址的一處墓葬,它重見天日,被考古學者驗定為「中華第一龍」。


從西水坡遺址出發,逐黃河之奔流向東,來到二裏頭遺址。人們在這裏發掘了一只3700多歲的龍,形體長大,巨頭蜷尾,龍身曲伏有致,擁有2000多片不同形狀的綠松石「龍鱗」,色彩鮮明。學者們稱之為「中國龍」。


「考古隊在清理3號墓發現綠松石時,一開始都以為是一塊15釐米綠松石銅牌飾,沒想到越揭露長度越長,最後竟然長達70釐米。綠松石片很細小,清理起來極為困難,稍不留神,甚至用嘴吹一下,周圍的土屑都可能會使綠松石片移位,一旦有較大的移位就不可能復原了。」每每講述起「中國龍」的清理過程,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二裏頭工作隊隊長趙海濤仍心潮澎湃。


不同時代、不同形態的「中國龍」,附身於各式各樣的精美文物,鑄於青銅、制於陶瓷、琢於玉器、熔於金銀、繪於書畫、繡於華裳,它們或威嚴遒勁、或華美富麗、或飄逸靈動、或憨態可掬。


商代青銅爬龍器蓋,展示了三星堆先民的精神世界;漢代龍紋瓦當,寓意祥瑞,鎮守一方安寧;金代銅坐龍,造型獨特,系民族交流融合的產物……千年往矣,神龍猶在。它們象徵著強盛、安寧、吉祥、美好,以其精神榮光照耀中國。


造龍者


3300多年前的某一天,有人在龜甲獸骨上刻下了龍字,虛擬的神獸被人們正式記錄下來。如今,人們繼續「造龍」,將國泰民安、和平幸福的憧憬,千千萬萬次地賦予龍。


用竹篾紮制龍頭、龍尾,用砂紙裝裱,麻繩串聯龍身,用龍布裝飾,僅龍頭就有1000多個捆綁點,一條炮龍需多人合制半個月才能完成……造龍,需要非凡的耐心和超群的手藝。


龍年新春漸近,廣西70歲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專案代表性傳承人鄒玉特每天坐在一堆「龍」中間,爭分奪秒紮制炮龍,迎接「中國炮龍之鄉」廣西賓陽縣新春炮龍節。


炮龍節至今已有千年曆史,2008年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每年農曆正月十一晚上舉行。


每年炮龍節,數以十萬計的民眾湧來觀看舞炮龍。一條條炮龍在鞭炮聲、鑼鼓聲和歡呼聲中起舞,人們將一串串點燃的鞭炮扔向正在起舞的炮龍,並伺機拔下幾條龍須、扯幾片龍鱗,祈求好運,可謂「炮震千山醒,龍騰百業興」。


在傳承中,賓陽炮龍一改用墨水來畫龍眼睛的古法,為龍眼裝上了手電筒。舞龍時,龍眼光芒四射,竟如蛟龍騰雲駕霧般生動,演繹著現代「畫龍點睛」的傳奇。


龍年在即,「造龍者」各顯神通。在陝西省寶雞市鳳翔區,民間藝人妙筆生「龍」,筆鋒遊走間,威風凜凜的龍躍然泥坯之上;河北省滄州市非遺「張氏面塑」傳承人,製作出一個個形態各異、造型逼真的「面塑小龍人」;山東省諸城市的剪紙非遺傳承人剪制出不同造型的「龍」元素剪紙作品……


龍護家國


雲從龍,能致雨。中國人認為龍與風調雨順相關,可佑物阜民豐,故以祥瑞之龍冠名鄉土。


「龍生於水,被五色而遊,故神」,黑龍江,既為省份名,也為江流名;「山似遊龍勢欲奔,山中有路透天閽」,龍脊山、龍頭山、龍虎山、龍潭山、龍門山、九龍山等眾多名山星羅棋佈;以龍為名的鄉鎮、街道、建築不一而足……


在中國傳統建築上,龍的形象也很常見。


在山西省大同古城內,遊客可以輕易找到中國現存規模最大、歷史最悠久的九龍壁,九條活靈活現的琉璃龍已在雲海波濤間翻騰600餘年。


臺北內湖碧山上,開漳聖王廟「碧山岩」內,彩龍居於飛簷翹角之上,俯瞰臺北盆地和蜿蜒的淡水河。透過龍的側影,極目遠眺,臺北101摩天大樓在遠處佇立,傳統與現代在無數個晝夜進行著「對話」。


2024年的農曆新年,是甲辰龍年,也是春節獲列聯合國假日的首年。


「古老的東方有一條龍,它的名字就叫中國;古老的東方有一群人,他們全都是龍的傳人……」


龍,與歷史同遊,與山河同在,與中國同興,塑造了自強不息、厚德載物、天人合一的中華民族精神。(參與采寫:談昦玄、陳鍵興、史林靜、陸波岸、王學濤、楊一苗、李雪霏)

最新大陸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