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8° / 25° )
氣象
2024-03-12 | 臺灣公論報

數字技術再現中國歷史遺跡原貌

戴上VR眼鏡,遊客仿佛穿越回中國明朝的邊防重地,與街坊酒肆間行走的古人擦身而過,長城內的軍營、農舍、馬場真實再現。環顧一周,繁忙的市井氣息一覽無餘。


在中國西北甘肅,技術人員用數位化技術重現長城等重要遺跡的歷史原貌,讓人們穿越時空,親身體驗明代長城的雄偉與古代生活的煙火氣息,在數字世界中品讀中國文化的厚重。


長城是中國現存體量最大、分佈範圍最廣的世界文化遺產。為了更好保護長城,中國近年來不僅注重長城本體的保護,也不斷挖掘、展示它所蘊藏的文化深層價值。


位於甘肅的絲綢之路資訊港股份有限公司技術團隊,利用數字技術復原了400多年前的部分明長城遺跡。


絲綢之路資訊港智能數字重構專案部經理王昱鷗說,他們前期考證公開的古籍文獻,並到文化遺址現場進行田野調查,最後借助資訊化、參數化、智能化的方法,對明代萬歷年間長城松山新邊沿線的三個典型軍事堡寨(索橋堡、三眼井堡、永泰古城)做了整體性復原。


甘肅境內歷代長城總長度占全國長城總長度的近五分之一,其中明長城長度居全國之首。此次該團隊數字復原的3座關堡位於明長城景泰段,融合了黃河文化、絲路文化、長城文化等多重元素。



數字技術再現中國歷史遺跡原貌
位於甘肅省嘉峪關市的石關峽長城(無人機照片,2023年7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鐘昊 攝

為了真實還原歷史遺跡,王昱鷗的團隊使用了許多前沿科技手段。在田野調查過程中,該團隊使用了高精度北斗衛星定位,並用無人機傾斜攝影,為後期場景復原搜集了大量多維資訊。


除了長城遺跡,該團隊還數位化還原了南佐遺址,這裏是探索早期中華文明的關鍵性核心遺址之一。


數位化技術仿佛讓南佐古國文明「復活」:躺在展廳裏殘缺的陶人,在數位化虛擬復原後不僅恢復全貌,還伴隨音樂跳起祭祀舞蹈;古人取火做飯、燒制陶器的情景盡收眼底,觀眾仿佛置身於約5000年前人類的原始生活場景。



數字技術再現中國歷史遺跡原貌
俯瞰南佐遺址核心區大型宮殿建築發掘現場(2022年8月23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李賀 攝

「畫面中的陶人,是考古人員1984年在南佐遺址發掘的,出土時有損毀,缺胳膊少腿,但在虛擬世界中卻可以『活蹦亂跳』。」王昱鷗說,技術團隊根據考古發掘報告和專家觀點,推斷陶人的原始樣貌,才根據人物特點進行了復原。


現有考古資料證明,南佐遺址主殿建築室內部分面積達630平方米。這個距今約五千年的房屋,被考古學界認為是中國同時期室內面積最大的單體建築。


技術人員對南佐遺址的文獻、圖片、影像等資訊歸納、分析、編碼,並與參數化的古建構件、歷史場景形成可聯動的多元參數資訊庫,實現文化遺產復原的全景呈現。


「只有生動還不夠,還需要精准還原歷史場景的一草一木。」王昱鷗說,數位化技術根據參數實現一鍵成模,即使小到一根木頭,都可以通過參數控制,然後生成施工圖紙,彙聚大殿的結構資訊、材料資訊、尺寸資訊,確保這一大型宮殿的容貌真實還原。


近兩年,數位化頻頻用於重現中國歷史遺跡。天津大學團隊用數位化手段持續為長城「造像」,甄別出130多處暗門實物遺存,揭露了長城的「秘密通道」。數字技術還使重慶大足石刻在影像中實現活化利用,一些隱藏在深山中游客難以見到的石窟造像、一些被歲月侵蝕的石刻藝術,也重新被賦予「生命」。


中國正通過讓文物「活起來」,講述中華文化的源遠流長。中國「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出,推進博物館等公共文化場館免費開放和數字化發展,發展線上數位化體驗產品,發展沉浸式體驗、虛擬展廳、高清直播等新型文旅服務。


全國文博機構以及騰訊、百度等頭部科技企業紛紛加入,通過5G、AR、VR、人工智慧等技術推出了大量數字文化精品,如「文物的時空漫遊」「遇見敦煌」等數字展覽。


「未來,我們復原歷史遺跡樣貌,還可以根據考證的深度進行參數化動態調整。」王昱鷗說,下一步,他們將圍繞數字文物的全生命週期,通過植入歷史空間與時間等多維資訊參數,加上智能演算法的支持,真實再現歷史遺跡任何一個時期的特定原貌。(新華社記者梁軍)

最新大陸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