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5°
( 26° / 25° )
氣象
2024-04-22 | 臺灣公論報

800年前的「省油燈」,你見過嗎?

民間俗語中常用「不是一盞省油的燈」,來形容一個人工於心計,不老實單純,喜歡惹是生非,不好對付。那麼,什麼是「省油燈」?早在唐宋時期,古人就已經燒造出省油燈。這種曾因節能而大受追捧的器物,出土自四川成都邛崍市的邛窯。沉寂千年後,窯址上建起邛窯國家考古遺址公園,集文物保護、非遺傳承、文創產業等功能為一體。


遺址與城市共生,文化與自然相融,薪火相傳在這裏有了具象化的寫照。


巧奪天工省油燈,獨樹一幟邛三彩


走進邛窯國家考古遺址公園臨展館,國家一級文物宋代乳濁淺綠釉省油燈擺放於此。這盞大約只有成年人巴掌大小的碗型油燈造型別致,顏色淡雅素淨,乍一看與普通油燈沒有區別,卻蘊含著古人最精巧的設計智慧。 省油燈究竟如何省油?陸遊曾在成都居住過7年,在他的《陸放翁全集·齋居紀事》裏這樣記載:「蜀有夾瓷盞,注水於盞唇竅中,可省油之半。」「夾瓷盞」一名,就點出了省油的奧秘:燈的內部有一夾層,中空,夾層內可注水。


邛窯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講解員介紹,古人在使用時,先把燈芯及油置於燈盞表面的內凹處,注清水於與夾層相通的小孔中,利用水蒸發降溫的原理降低油溫,減緩油的揮發速度,就可以達到降低油耗的目的。 省油燈巧奪天工的節能設計,將蜀人的生活智慧展現得淋漓盡致。可以說,邛窯因省油燈的發掘名揚天下,但省油燈只揭開了邛窯的一角面紗。


創燒於南北朝,盛於唐、五代,衰於宋元之際,邛窯有著八百餘年的燒造歷史。邛窯非某單一窯址之專名,而是邛崍境內包括十方堂、瓦窯山等7處古瓷窯遺址的總稱,是西南地區現存規模最大、歷史最悠久、燒造持續時間最長的古代窯址。


臨展館內,還展出著眾多三彩器物。唐代刻花三彩瓷盆底蓮花圖案大氣舒展,四周雲紋柔和飄逸;五代邛三彩杯造型小巧,杯內釉色淡雅飽滿。它們共同的特點是,有著明黃色的胎底和褐綠雙彩的配色,這也是邛三彩的典型特徵。 作為民間青瓷窯系,邛窯的大部分產品是為了滿足成都平原平民百姓的日常用瓷需求,一般都呈現出造型簡單、裝飾簡練的風格。不同於唐三彩含鉛的隨葬品性質,邛三彩有著無鉛的特點,色彩鮮豔、釉色明亮,是邛窯獨一無二的標誌性產品。


古窯瞻古跡,新窯續薪火


在邛窯遺址中,十方堂窯址是最具代表性的窯址之一,完整保存著窯爐、作坊和完全由制瓷廢棄物堆積而成的窯包。窯包散落在南河南岸的小平壩上,邛窯國家考古遺址公園便坐落在南河之濱。窯包依河而建,千百年前,工匠們便是從這條河中取水並摻和著岸邊的砂土燒造瓷器。



800年前的「省油燈」,你見過嗎?
十方堂遺址東南部的龍窯遺址,因其宛如一條長龍臥於窯場中心山體上,故得名龍窯。記者 董小紅 攝

八百多年的窯火熄滅之後,南河之濱沉寂為一片農田。19世紀末至今,這片土地共經歷了5次詳細考古調查和3次正式考古發掘,出土器物數以萬計。2018年5月18日,邛窯考古遺址公園正式開園,以十方堂邛窯遺址為中心,在占地300畝的核心區內,開展文物保護、文化傳承和文創研發。2022年,邛窯考古遺址公園升級為國家考古遺址公園,成為繼三星堆遺址、金沙遺址之後四川的第三個國家考古遺址公園。


在十方堂遺址東南部的龍窯遺址,考古人員發掘清理出一條長達42米的龍窯。因其宛如一條長龍臥於窯場中心山體上,故得名龍窯。據介紹,它在使用時一次可以燒制上萬件陶瓷。


從一號窯包的高點遠眺,灰牆黛瓦的邛窯遺址博物館已經建成。據成都邛崍市文物保護中心主任羅冬梅介紹,博物館力爭今年內開放。


離開一號窯包,繞過重重竹林來到一片空曠草坪,一座現代柴窯在此佇立,它的名字取自臨邛才女卓文君,被稱為「文君窯」。2018年,依託傳統龍窯和饅頭窯的造型,結合現代柴燒和傳統柴窯的特點,「文君窯」建造完畢,千年窯火在這裏重燃。此後每年一屆的「邛窯柴燒藝術季」,吸引了不少外地的陶瓷藝術家前來體驗柴燒瓷器藝術創作。


文創繁榮處,古今互交輝


南河岸邊,綠樹成蔭,春花初發。在邛窯國家考古遺址公園,文化傳承、文物保護、文創產業、體驗旅遊正與城市發展有機融合。作為城市的「會客廳」、文創產業的「孵化器」,千年邛窯正煥發新的生機。


走出臨展館,沿著青石板路探尋,幾處造型古樸的院落映入眼簾。這些帶有典型川西特色的老舊民居如今被改建成書屋、博物館、文創空間和藝術家們的工作站。在公共空間「十方講堂」,文化學者、藝術家等時常受邀來此開展讀書沙龍、文化講座。



800年前的「省油燈」,你見過嗎?
唐素華在整理桌上的羌繡手工藝品。記者 董小紅 攝

在華珍藏羌文化博物館內,54歲的唐素華動作麻利地整理著桌上的羌繡手工藝品。若非刻意觀察,可能很難注意到她是一位殘疾人。唐素華跟隨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楊華珍學習羌繡已經有六七年。許多像她一樣的殘疾人或農村婦女通過學習羌繡增加了收入、改善了生活。現在,唐素華偶爾還承擔起培訓學生的任務,「目前學習羌繡的人很多,最小的七八歲,最大的有80多歲」。(新華社記者:董小紅 周以航)

最新大陸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