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6°
( 16° / 15° )
氣象
2019-11-04 | 中央社

林峻賢作品入圍金馬獎 盼拓展馬國包容聲音

以「蒼天少年藍」入圍第56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的馬來西亞導演林峻賢,對是否得獎沒有得失心,不過希望藉此讓馬國社會出現更多包容聲音。

馬來西亞籍電影人在本屆金馬獎入圍13個項目,尤其在「最佳劇情短片」項目更是入圍常客,例如2年前梁秀紅作品「盲口」及4年前蔡明亮「無無眠」都曾入圍,不過至今從未有馬來西亞人獲得這個獎項。

對於是否能以「蒼天少年藍」成為首個獲獎的馬來西亞人,林峻賢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並不在乎。他反而希望透過短片拍攝的議題,逐漸改變民眾對於弱勢族群的刻板印象,並讓馬國保守封建的社會出現多點包容聲音。

對於短片內容,林峻賢透露是從網路新聞找靈感。「我無意中看到2017年發生的一則校園霸凌舊聞,一名陰柔氣質的印度學生在校園被打死。由於印度人在馬來西亞屬於弱勢族群,後續報導不多,所以我才決定要把它拍成短片,藉此要大家關注這件事。」

曾經留學台灣的他記得,2000年「玫瑰少年」葉永鋕被霸凌死亡事件,在台灣曾引起很大關注,歌手蔡依林也寫歌為此事發聲;但在馬來西亞始終沒有人關注多元性別議題的校園事件,而這個事件其實無國界之分,促成他想將此事拍成短片。

不過,為了讓影片獲得更大關注,林峻賢特意將主角的種族改成馬國主流社會的馬來人,因為他發現穆斯林對許多社會議題有太多誤解,有點像是三四十年前的台灣,讓他有種莫名驅動力想扭轉這個現象。

他也透露拍攝趣事。「我找來了3名年輕演員,並沒說裡頭牽涉多元性別的事,結果某個父親之後知道,就質疑此片拍攝的內容與動機。後來劇組向他解釋後,他半信半疑讓兒子參與拍攝。直到看了短片後,這名父親在上計程車前特地跑來跟我握手,什麼都沒說就離開了。」

他回憶那個感覺,有點像李安的電影「喜宴」裡郎雄飾演的父親,在海堤邊塞紅包給兒子的情人,代表著這名父親默默接受超出他原來想像的事情。

林峻賢表示,自己拍攝短片的創作動機很簡單,都是以人為主體,其他性別、族群與宗教都只是形式。他的上一部作品Never was the shade,描述各別信奉伊斯蘭教與佛教的兩名兒子,為了在醫院爭奪父親遺體及葬禮程序而起衝突,表面上似乎是在探討宗教內涵,實際上也是回歸到家與人性。

這是敏感議題,林峻賢為了避免有太偏頗的想法,找來另一名馬來人合寫劇本,並贏得2017年馬來西亞BMW短片競賽大獎。甚至後來還有馬來知名導演特意前來對他說片子拍得好,也讓人對馬國多元社會有更多包容角度,讓原本擔心會引起軒然大波的他放下心頭大石。

入圍對林峻賢來說並不陌生。他執導的「紅椅子」曾入圍2013年台北電影節短片類,而擔任副導的「浪子單飛」也曾入圍2015年金鐘獎。對於電影這條路,他透露17歲時跟隨補習老師看電影,當時看了張曼玉與楊紫瓊主演的「宋家皇朝」後,深受震撼。

「以前電影業都播放許多商業片,很少有這種比較藝術類的電影,而且裡頭透過孫中山與蔣介石的身影,多少讓我對電影與台灣有了莫名憧憬。」

於是,林峻賢在2003年到台灣就讀世新大學廣電系電影組,2009年考上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學系研究所導演組。他在台灣居住12年,曾在2007年加入蔡明亮導演電影公司工作,擔任行政、製片助理和導演助理,直到2015年才回到馬來西亞發展。

他表示,在馬國上課時環境比較權威,老師與學生會有距離感,反倒發現台灣老師對待學生比較像朋友,互動交流比較多。不過,他透露2003年228紀念日時,在電視上看到當時台北市長馬英九被人抗議,對他來說很震撼,因為他的成長過程中從未想到衝破體制這回事。

同時,他也發現台灣與馬國劇組的差別。台灣大部分都是導演主導分鏡,攝影師配合導演,偶爾攝影師也會提出不同分鏡的想法與導演討論;而馬來西亞大部分都是攝影師主導分鏡,導演在現場的工作主要對演員說戲。

另外,他也透露由於台灣劇組都是華人,個性比較拚,在台灣一天拍攝15個小時很正常;馬國普遍拍攝12個小時,超時工作人員會要求加班費,製作方通常不想要增加預算而準時放人。

他坦承自己較偏向台灣劇組處理方式,也坦承在導演工作受蔡明亮影響最大,目前的短片元素與表現手法都受到蔡明亮啟發,例如會盡量保持長鏡頭,能不剪就不剪。

不過,在台灣待了12年,他發現自己想拍各種社會議題的電影,但始終無法對那片土地有情感,因此才決定回到最熟悉的土地,以挖掘與自己切身經驗相關的題材。

對於目前馬國時局,林峻賢坦承自己較悲觀,尤其最近出現的馬來人尊嚴大會,凸顯各族之間有鴻溝,彼此的價值觀與是非觀很不一樣,這也讓他不斷思考這片土地的核心價值,並希望能透過短片傳遞和諧包容的意義。

針對本屆許多大馬人入圍金馬獎,林峻賢認為可啟發更多大馬演藝圈人才,尤其這幾年大馬演藝圈工作人員一直流失,這次強勢入圍算是一種鼓勵。雖然他認為中國團隊退出很可惜,但他深信這個狀況不會永久,一來這樣對中國電影業長期發展不利;二來這也與政治環境有關,他相信金馬獎未來依舊能有中國與香港電影的參與。

最新娛樂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