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9° / 28° )
氣象
快訊

2020-04-13 | 中央社

影集誰是被害者 監製曾瀚賢:拍戲目標映射社會

台灣類型戲劇近年越來越火熱,4月底即將推出的影集「誰是被害者」監製曾瀚賢說,這次推出這齣懸疑、刑偵類型劇,最大的目標就是將真實社會面貌放進劇情中,呈現在觀眾面前。

戲劇「誰是被害者」由瀚草影視製作,4月底將在Netflix獨家上映。「誰是被害者」改編自作家天地無限的小說作品「第四名被害者」,全季共8集,戲中以一名患有亞斯伯格症的鑑識官方毅任為核心,開展出整套劇情線。

「誰是被害者」由「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導演莊絢維與導演陳冠仲搭檔聯手執導,瀚草影視負責人曾瀚賢監製,去年引爆話題的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製作人湯昇榮在這齣戲劇也擔任製作人。

瀚草影視近年在台灣以類型劇闖出名號,包括電影「紅衣小女孩」的IP在台灣獲得成功,影集「麻醉風暴」也連2季獲得好評,此次嘗試「誰是被害者」驚悚類型影集,導演、監製及製作人接受中央社專訪時都表示,對於播出後的觀眾回饋很有信心。

「誰是被害者」這齣戲雛形,緣起在5年前,湯昇榮說,當時買下「第四名被害者」這本小說的改編權利,「大概3年前開始弄劇本,然後到去年5月開始拍。」

但「第四名被害者」小說中的核心角色是記者,當時湯昇榮正在做「我們與惡的距離」,戲劇核心也是以媒體為出發,湯昇榮笑說:「我就跟瀚賢跟編劇講,你們要不要想一想,對於這個角色的東西可以想想看。」

編劇團隊因此開始修改,加上前期的田野調查,慢慢推導出整個戲劇的世界觀,曾瀚賢透露,當時編劇團隊找到關於鑑識科學的一句話,「當你活著的時候,沒有人關心你,沒有人在乎你,可是當你死了的時候,連DNA都要把你查出來」,這句話讓團隊開始往鑑識科學的方向建構戲劇,「誰是被害者」的戲劇核心開始有了雛形。

曾瀚賢解釋,鑑識科學的工作本質上有遺憾的感覺,畢竟人已經死了,縱使拼湊出真相對於死亡也不可能推翻,「這個東西成了我們這一整部戲很大的力量。」

「誰是被害者」戲中,以多名被害者的背景及遭遇,堆疊、推移整齣戲的敘事結構,透過鑑識科學的輔助,在真相縱使大白,也難以接受擺在眼前的事實,創造出戲劇一波波的高潮。

這樣多重、龐雜的敘事結構,更加考驗導演的導戲功力,莊絢維與陳冠仲坦言,此次整個劇組的合作、橫向溝通,是他們覺得最難得的部分。

陳冠仲說,「類型片更需要一個team的狀態,不只是導演在前線的判斷,而是徵求更多的資源與意見。」這次劇組的分工,編劇與剪接都在前、中、後期不斷與導演溝通,試圖讓劇情邏輯更加精準、連貫。

「我覺得有點像美式足球,高中可能是靠著自己的才華打,但是在職業賽,他們的頭盔是有麥克風的,能跟場邊的教練隨時溝通、討論戰術。」莊絢維補充,他在拍完戲後,時常立刻打電話給剪接、編劇及監製,討論拍攝所遇到的狀況,得到的材料該如何運用。

曾瀚賢解釋,台灣過去戲劇作品,都是先把團隊放到觀眾眼前,讓觀眾認識團隊後,進而認識作品,「但我們作品如果要面向國際,不可能再用這一套邏輯去行銷,所以我們真的覺得,讓作品說話吧!」

曾瀚賢說,這次與Netflix合作,導演與製作團隊都很清楚,競爭者來自世界各地,要到Netflix平台上與其他國家的創意團隊競爭,就必須讓作品很精準,且與現實社會接軌,進而讓觀眾產生共感。

湯昇榮說,「你看韓國『寄生上流』,他講韓國啊,但全世界的人都懂。」曾瀚賢坦言他們的目標很明確,希望用一套影視作品,把台灣社會的每個角落裡,那些人群的模樣呈現出來,「把社會性、現實的東西,放進戲劇中,並且有在地化的面貌,讓觀眾能夠感同身受,是我們最大的目標。

最新娛樂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