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3° / 22° )
氣象
快訊

2022-04-07 | 中央社

玩團屁孩奪葛萊美 李政瀚搖滾靈魂掛商業頭腦

「我小屁孩時期都在玩樂團」,35歲的李政瀚如今以設計師的身分拿下台灣首座葛萊美獎。他在中央社專訪時身兼藝術家分享設計理念,又以務實作風談行銷概念「注意、理解、購買、忠誠」。

葛萊美頒獎典禮場合,多數人盛裝打扮、西裝革履。但叛逆搞怪的音樂人也不少,來自台中北屯區的李政瀚就是其中之一。

他西裝外套下襯衫不扣,一頭長髮看似沒整理,紮了馬尾就上台。就算領完獎,面對記者攝影機,仍不願正經拍照,擺出歪曲姿勢。

「坦白講,我一直覺得我會得獎。」以得主身分接受中央社專訪,外號「阿瀚」的李政瀚不改搞怪作風,真誠帶點不謙虛。他說自從入圍就有預感,這件「用生命去做」的唱片設計一定會得獎。

今年葛萊美移師拉斯維加斯,頒獎會場與賭場在同一棟建築內,李政瀚開玩笑說:「我們的運氣很好,等一下應該去賭場。」

4月3日星期天,在距離家鄉台灣上萬公里的表演廳裡,李政瀚與23歲的于薇這一對年齡差12歲的師徒,合力為董事長樂團與第二代馬蘭吟唱隊的專輯「八歌浪Pakelang」設計包裝,獲得第64屆葛萊美獎最佳唱片包裝設計獎。

葛萊美舞台上,翻譯的友人葉紫音用英文說出,「我們來自台灣,一個美麗又愛好和平的國家」。

時間回推5年前,李政瀚仍然是重金屬搖滾樂團「適者生存」的吉他手,5個團員都從高中認識,一路玩樂團到30幾歲。樂團現處於休眠狀態,但李政瀚上台領獎時,手腕上仍掛著「適者生存」的手環。

自嘲「從小屁孩時期就在玩樂團」,李政瀚年過30把事業重心轉向設計,但仍然跟樂團、非主流音樂息息相關,他展開了「用設計推廣非主流樂團」的旅程,一路走向國際樂壇大獎、美國音樂界的最高榮譽。

台中獨立音樂的重要推手「老諾」陳信宏、視覺藝術家布雷克BlackZao是李政瀚「專輯設計的貴人」。因為老諾,李政瀚經常參與唱片包裝設計,這次得獎作品也是老諾牽線,把他介紹給董事長樂團。布雷克則是在設計路上一路帶領李政瀚。

李政瀚花費大半青春歲月的樂團,走猛烈嘶吼的重金屬唱腔路線,帶著強烈的反叛態度;但明道中學綜高部美工科、嶺東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畢業的他,透過視覺設計在做的唱片包裝,出發點卻非常務實。

他說:「串流音樂的時代,實體唱片的存在對樂團來說,扮演著爭取注意的角色。」他談到「注意、理解、購買、忠誠」等幾個行銷概念,唱片包裝的視覺傳達,是最容易吸引到大眾注意的方式,進而產生認識、購買與成為粉絲的幾個階段。

走過樂團路,他的領悟是「我建議樂團,不要只想把音樂做好,要想的是專輯做好之後,如何讓人看見」。一個哲學經典問題說:森林裡一棵樹倒下,沒人聽到的話,它有沒有發出聲音?

對李政瀚來說,在音樂產業裡,專輯讓人聽見之前,更要先被看見。他認為,透過唱片包裝,能音樂作品加值,達到宣傳效果,如果願意投入更高成本,目標報名獎項,還能把效益最大化。

他與于薇投入這張得獎作品的創作時,懷抱的就是一種讓更多人聽到台灣音樂的決心。

他提到,董事長樂團製作這張專輯非常用心,籌備到錄音、混音就花了兩年,歌詞請了阿美族的耆老用族語寫出來,翻譯成英文,「他們想要讓更多人聽到,不只是台灣,他們想要讓全世界更多人聽到」。

李政瀚說,很欽佩董事長樂團把台灣文化向外推廣的心,「我們在設計的部分幫上一點忙,感到很快樂,這也是我們持續創作的動力,為音樂作品帶來更不一樣的價值」。

年輕的搭檔于薇為了做設計,可以不眠不休,一週七天都工作。身為工作室負責人的李政瀚,「用生命去做」的意思等於「用存款去做」。他說為了接音樂專輯的案子,難免要把一些商業案推掉,專輯做完時,戶頭的錢就會少一點,但對設計的熱情推動著他繼續做下去。

以前玩聽覺,現在做視覺,對李政瀚來說這兩個看似不同的創作領域,卻有一個他認為要達到一定境界的共通點。

李政瀚說:「不管做音樂或影像,對事情都要有感受力,你可以吉他彈很爛、歌詞寫得不高竿,但是你一定要去發現,發現值得拿來講的事物、發現對事情的感觸、發現創作的脈絡,把體悟歸納成一句話、一段詞。不管是音樂或設計,多去感受一定會有幫助。」

除了感受力,怎麼在視覺圖像裡面說故事,他透過大量閱讀來培養。這裡的閱讀指的是觀看或聆聽作品。李政瀚提到,這次共同入圍同一獎項的前輩蕭青陽就是他學習的對象。

李政瀚說:「我一直都會看蕭青陽老師的作品,他的作品裡有邏輯,故事性特別強。我看他的作品我就記住了他的故事,他的視覺正好符合他要講的故事,不會譁眾取寵。他的風格一直變,但他的核心沒有變。這是我對他的作品一直都很有感觸的地方。

最新娛樂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