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6° / 22° )
氣象
2024-02-09 | 中央社

花4年追蹤水鳥遷徙 「勇闖天際線」見證生存危機

水鳥堪稱動物界最強馬拉松選手,能數日不吃不喝不落地向北飛行,然而卻面臨嚴峻生存危機。生態紀錄片「勇闖天際線」澳洲導演藍道伍德認為,水鳥正面臨的故事也是人類的故事。

從事紀錄片行業超過25年,導演伍德(Randall Wood)曾到非洲探詢蚯蚓奧秘,也到亞馬遜雨林觀察原住民方言,他與收音師妻子Diana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分享,最新作品耗時4年關注水鳥,就是因為童年裡有牠們身影,祖父母就住在紅腹濱鷸棲息的澳洲摩頓灣(Moreton Bay)。

伍德驚訝於這群體型不大的水鳥,每年從南半球遠征萬里到北半球頂點繁殖再南返,最長能不吃、不喝、不落地飛行長達11天,然而牠們卻面臨嚴重生存危機。

伴隨全球暖化與人類建設開發,水鳥在遷徙中的「休息站」濕地面積大幅減少,水鳥數量也跟著銳減,伍德強調:「生物多樣性對人類非常重要,而水鳥數量變化更可視為全球生態環境品質的重要指標,因為我們就像牠們一樣,同樣面臨溫室效應與各種環境污染。」

「勇闖天際線」片中揭露黦鷸、哈德遜塍鷸、紅腹濱鷸等3種水鳥向北遷徙壯舉,伍德夫妻倆也和3組科學團隊跟著水鳥足跡,從捕鳥、裝發報器、沿途追蹤,乃至在繁殖地尋覓幼鳥,全球跑透透,視角涵蓋澳、亞、非、美、歐等數十個國家。

回憶最讓他們印象深刻的拍攝過程,就是與科學團隊在美國阿拉斯加凍原尋找水鳥繁殖地。

伍德夫妻倆苦笑,每天幾乎揹著30公斤器材,走至少15個小時尋找幼鳥,「當時正值永晝期間,天都不會黑,科學家們就覺得生理時鐘能持續工作,有一次還真的從下午1點走到隔天凌晨5點,很尊敬他們對水鳥的熱情。」

兩人更笑說除了地形與氣候險峻,四處都危機重重,不僅曾被馴鹿追擊跌倒,就算被鳥屎炸到也不能大意,「有同行的科學家眼睛被鳥屎砸到,結果就確診COVID-19,病症嚴重到甚至不能走。」

另外,還有一個神奇插曲,伍德在紀錄片後製期間不小心從樓梯高處摔落,傷及腦部又斷了16根骨頭,昏迷3週甦醒後還一度無法言語行走。

伍德透露,醫生告訴他,同樣傷勢者有7成再也醒不過來,他能恢復成現在狀態幾乎是奇蹟,「我昏迷時,就夢到與水鳥們一起飛行,我覺得是牠們把我從死神手中帶回。」也因此讓他認為,完成這部紀錄片是自己的使命。

最後,被問及位於東亞、同時也是澳洲鳥類遷徙路徑中的台灣能做些什麼,伍德認為,積極與鄰近國家保持聯繫、分享知識,「畢竟這是一條環環相扣的遷徙帶,每個經過的國家都影響水鳥極大,希望大家都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好,確保水鳥能安全。」

「勇闖天際線」將於今天下午3時30分、晚上10時在公視播出,並上架公視+。

最新娛樂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