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2° / 28° )
氣象
2024-06-27 | 周刊王

影爆點/「當全世界都不愛我,我們只能相互依靠!」吳慷仁與李沐《塑膠花》共譜公路愛情影集

影爆點/「當全世界都不愛我,我們只能相互依靠!」吳慷仁與李沐《塑膠花》共譜公路愛情影集
李沐和吳慷仁在《塑膠花》演出一對亡命鴛鴦。(圖/抓馬文化提供)

[周刊王CTWANT] 由新銳導演鄭雅之執導的末路愛情影集《塑膠花》即將上線,這是金馬影帝吳慷仁在拿下影帝之後的第一部作品,他首次為戲染金髮,飾演剛出獄,喪失生活動力的更生人金勤,而李沐飾演看似乖巧的富家女高中生嚴娜娜,在順從優秀的外表下,其實過著不為人知的第二人生。現實生活中相差14歲的兩人,第一次合作就挑戰大尺度的禁忌戀情,金勤與嚴娜娜兩個活在平行時空的存在機緣相遇之後,從假綁架發展到真逃亡,再到跨越格差的禁忌戀情。


影爆點/「當全世界都不愛我,我們只能相互依靠!」吳慷仁與李沐《塑膠花》共譜公路愛情影集
《塑膠花》李沐飾演看似乖巧,私下卻非常叛逆的富家女。(圖片提供:Hami Video)

融合愛情、武打、台灣獨特風景與人情,《塑膠花》吳慷仁也是繼電影《狂徒》之後,難得再次挑戰大量動作武打戲路。除了吳慷仁與李沐之外,同時邀來高捷、陽靚、林鶴軒與周予天聯合主演,一群人將在誤打誤撞的狀況下,共同踏上一場名為綁架的公路之旅。

《塑膠花》的劇名代表女主角嚴娜娜最初的形象——一朵過度豔麗的假花。在看似優秀高尚、美好的外表下,娜娜是個極度缺乏愛和關懷,也缺乏肯定的高中女孩,她擔心自己不夠漂亮、不夠聰明,也不夠迷人,在一切都好的假象下,她完全明白,自己只是朵廉價而沒有靈魂的塑膠花,過著白天儀隊隊員,夜晚是ASMR直播主的雙面人生。


影爆點/「當全世界都不愛我,我們只能相互依靠!」吳慷仁與李沐《塑膠花》共譜公路愛情影集
李沐在《塑膠花》挑戰演出ASMR情色直播主。(圖/抓馬文化提供)

而在誤打誤撞下,娜娜遇上了沈默寡言的更生人金勤,對他一見鐘情,也決定不顧一切愛上他,甚至一手加入策劃綁架與結夥搶劫案,又在一連串的陰錯陽差與無可奈何之下,與高捷飾演的江湖人賴打、陽靚飾演的鋼管女郎西施,以及林鶴軒飾演的科技宅阿弟仔,陸續加入的幾個人組成了莫名其妙的隊伍,踏上奇特的鋼管公路逃亡旅程。

台灣的公路電影數量本就不多,近年除了日本導演半野喜弘在台灣拍攝的《亡命之途》,以及鍾孟宏的《一路順風》之外,往前就是侯導1996年的《南國再見,南國》以及何平1997年的《國道封閉》。公路電影之所以迷人,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得已必須踏上旅程的理由,而在完全未知的旅途上,聚集了一群各有難處的旅人,這群人在旅途中遇到各種狀態,互相衝撞、彼此療癒,也在一起面對困境之後,成為了出發時從沒有想過的樣子,成長,或者就此邁向下一段人生。

在《塑膠花》裡,一群不為社會見容的邊緣人踏上旅途,看似是有目的而聚集在一起,或許那目的也是個藉口,讓他們能夠順理成章進入團隊,成為某個群體的「一份子」。說到底,人都是渴望被認同,被接納的群體動物,導演鄭雅之以「另一種家人」的概念,去形塑這一群亡命之徒,本來「家」的概念,就存在各種不同解讀方式,而這群在社會上被忽略的人們,卻在彼此身上找到了愛,或者是家的可能。

劇中有個畫面相當美麗,金勤與娜娜搶劫銀行成功後,帶著綁在娜娜身上的炸彈到海邊,金勤往天空拋擲炸彈,炸彈爆破,紅色的碎紙花在海邊清澈的藍天上漫天飛舞,像噴濺飛揚的血,撒得娜娜滿頭滿臉。娜娜與金勤一起抬頭看著紅紙花,淒美又絕望,彷彿預示了兩人的未來,但就算沒有明天又如何?「當全世界都不愛我,我們只能相互依靠。」所謂的末路愛情是這樣的,在全世界沒人看到我的時候,只有你看著我,那就夠了。

《塑膠花》6/28中華電信Hami Video獨家首播。

自介:

資深媒體工作者,曾任國際中文版封面及電影線採訪編輯。成長於港片最輝煌的80年代,相信在黑黑的電影院裡痛哭一場的神奇療癒力,沒有一場好電影不能解決的事,如果有,那就看兩場。

延伸閱讀

最新娛樂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