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4° / 31° )
氣象
2022-07-01 | 今日新聞

多諷刺的一刻 他不想只是做哥哥

蔣禹赫怎麼都沒想到,照片裡的人竟然是溫妤。

自己曾經處理過無數被偷拍鬧出危機的明星,可今天的主角竟然是溫妤,是他藏在心底最在意的女人。

多諷刺的一刻。

照片裡,溫妤和一個男人親密擁抱在一起。

身上穿的是昨天那件綠色外套,看天色,也是晚上六七點之後。

蔣禹赫終於知道溫妤昨天突然不要自己去接她的原因。

也明白那些不斷響起的,讓溫妤不自然的微信源自哪裡。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蔣禹赫靜靜看著照片,儘管無數個瞬間想要把溫妤叫起來問個清楚,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他強迫自己關掉了郵件,關掉了照片。

他試著讓自己忘了這些。

他已經以一個哥哥的身分自處,又憑什麼要去干涉「妹妹」的感情世界。

他想,可能這就是老天對他自私藏起手機的報應?

他不想溫妤回到自己的世界,去找回過去的男朋友。

那又怎麼樣。

她依然會認識新的男人,依然會有新的男朋友。

蔣禹赫閉著眼,不斷揉著眉骨讓自己平靜,接受這個事實。

沉默了許久,蔣禹赫才給自己找到了一點轉移思緒的事情,他打電話叫來甯祕書:「讓網路技術部查一下寄信的帳號,我要知道是誰。」

亞盛作為國內最大的娛樂經紀公司,每天都會面臨各種各樣的公關事故,因此蔣禹赫早早地就私下養了一批技術駭客,對有些披皮故意挑釁抹黑的事件,總能精準擊到對方。

這次的郵件明顯是有針對性的。蔣禹赫不希望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有這樣一雙眼睛盯著溫妤。

他眼皮子底下,容不得這些把戲。

安排好這一切,蔣禹赫靜了靜,走去裡間臥室。

門虛掩著,溫妤側躺在床上,已經睡著。

任憑平日裡如何跟自己張牙舞爪,撒嬌耍嗔,但這時候的溫妤是恬靜溫柔的。

溫柔到,蔣禹赫看著這張臉,就已經不忍心去打擾她的生活,她的選擇。

於是,那隻無形的扼住自己脖頸的手又出現了。

而且,比上次更甚,更沉重。

報復似的,狠狠纏住他。

是縱容自己的貪婪繼續,還是停下來滿足現狀。

畢竟,就算她有了喜歡的人,她依然會叫自己哥哥,依然會留在自己身邊。

蔣禹赫沉默看著溫妤,再一次在內心面臨選擇。

溫妤其實睡得不深,半睡半醒間隱約感應到有人在,她睜開眼,繼而愣了下:「哥哥?」

男人眸光濃重,卻只是看了她兩眼,「沒事,你繼續睡。」

接著便走了出去。

溫妤:……?

出來的時候,蔣禹赫的心似乎揪得沒那麼厲害了。

或許是因為那一聲哥哥,也或許,是因為溫妤睡在他的臥室,卻毫不設防地連門都沒有關。

蔣禹赫知道,這是她對自己近乎沒有原則的信任。

他不想弄髒這一切。

這次的抉擇,他終究選擇了沉默。裝作什麼都沒有看到,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而他,還是溫妤的哥哥。

之後平靜地過去了兩天,蔣禹赫沒有對郵件裡的照片問過溫妤半個字。

而溫妤,也沒有主動提起任何。

大家都各自藏著心底的祕密,維持著彼此表面的平靜。

而這幾天裡,沈銘嘉和溫妤相聊甚歡,稱呼已經從小魚變成了小魚寶寶。

溫妤深知用不了多久,這個男人就會進一步行動,比如提出約會,見面的請求。到時候更噁心的話都說得出來。

他以為自己攀上了大佬的妹妹,其實是把頭送到了前女友的刀下。

想到很快就能把沈銘嘉按死溫妤就開心,可每次開心的時候想起溫清佑要帶自己走,那種興致又會瞬間跌落下去。

走了會不會功虧一簣呢?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每天扮演大佬妹妹的刺激生活過久了,突然要離開,她還有點捨不得。

這天早上兩人剛要出門上班,溫妤的手機忽然響了,她拿出來看到是溫清佑的號碼,忙按掉,對蔣禹赫乾笑道:「不認識的號碼。」

蔣禹赫心知肚明是什麼,本想配合她演視而不見,可大概是連續隱忍了好幾天的原因,心底那些情緒忽然就因為這一個明目張膽打過來的電話而失控。

如藤蔓纏裹著心臟,越收越緊。

他本就不是善於忍耐的人。

他的字典裡從沒有對誰忍讓包容到令自己困擾的地步。

從沒有。

「為什麼要掛掉。」他看著溫妤,「打回去。」

溫妤不知道蔣禹赫為什麼會突然在意這麼一通電話,有些緊張,「可,可我們要去上班了,我回頭再——」

「就現在。」蔣禹赫慢條斯理地走到一旁,輕靠在玄關看著她:「我不著急。」

「……」

溫妤知道自己如果不自然地把這通電話回過去,會更加引起蔣禹赫的懷疑。

還好,他和自己站開了一段距離。

溫妤抿了抿唇,只好打開手機,當著蔣禹赫的面回撥過去。

「妤妤?」是溫清佑的聲音。

「嗯。」

「剛剛不方便接嗎。」

「嗯。」

「我跟你說的事你想好了沒有,已經過去三天了。」

「我知道。」

「所以呢?」

「……」

溫妤抬眼看著不遠處的蔣禹赫。

他也在看著自己。

溫妤頓時心虛地移開,匆匆掛了電話:「好的,我知道了,下班就來。」

溫清佑:?

「是推銷電話。」溫妤說:「我之前逛商場辦了一個會員,她們通知我去領禮物。」

蔣禹赫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找虐,親眼看著溫妤對自己撒謊。

客廳裡安靜了好一會兒,他輕笑了聲,「那走吧。」

誰知十二姨不知從哪冒了出來,「什麼禮物,你沒空我幫你去領吧,我今天剛好沒什麼事。」

溫妤沒想到十二姨突然來了這麼一齣,她卡住了,「就是,呃……」

蔣禹赫淡淡開口:「你很閒嗎,那去把奶奶和姐姐的房間打掃乾淨,她們下個月回國。」

十二姨:「……」

溫妤鬆了口氣,暗暗慶幸還好蔣禹赫幫自己解了圍。

她眼裡所有的小細節都被蔣禹赫盡收眼底,心虛,閃躲,慶幸,放鬆……坐在車上,蔣禹赫想到這些,不禁自嘲輕笑。

他也會有這樣自欺欺人的一天。

本文出自《綠茶要有綠茶的本事【上中下套書】》,高寶書版

【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多諷刺的一刻 他不想只是做哥哥

《綠茶要有綠茶的本事【上中下套書】》。(圖/高寶書版提供)

相關新聞


林志玲入睡前超幸福 AKIRA天天堅持做1事「美好的交流」


轉身請一定要優雅!大S:不是不愛你,只是未來不會更愛


林依晨出道20年沒變 自豪「我是個成熟的孩子」

最新娛樂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