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5° / 20° )
氣象
2020-09-01 | Wow!NEWS

楊肅浩新專輯《噶瑪蘭的風吹》失戀情歌【到這為止】「感覺像在茫茫人海中找不到落腳的地方,也曾懷疑自己的價值觀。」

來自宜蘭”教書的樂壇唱作新人”楊肅浩,首張專輯《噶瑪蘭的風吹》繼第一波描述老兵離鄉奮鬥的【1929】主打歌受到各界矚目後,再度推出專輯中唯一強打、最揪心的失戀情歌【到這為止】,這首情歌雖然是寫實記錄著楊肅浩一段傷心的感情故事,但事過境遷之後,他靠著每天寫日記整理自己的思緒,漸漸地明白感情需要更多時間考驗,也慢慢放下那段無疾而終的戀情;現在的他將心思放在喜歡的音樂和教書工作上;他坦言目前沒有心儀對象,對於感情的價值觀選擇寧缺勿濫,但相信緣分的安排,他說:「一段感情應該要彼此能夠在相處中做最真實的自己。」問到他在寫這歌時的心情,他則說「感覺像在茫茫人海中找不到落腳的地方,也曾懷疑自己的價值觀。」如今這首失戀情歌【到這為止】問世,唱著唱著已由傷感化為祝福,但拍攝MV時,導演選擇舊地重遊,考驗巨蟹座心思細膩念舊的他,而這也是他首度自己擔任演員拍攝的第一支MV,對楊肅浩來說無疑是療傷最痛快的復原!肩負著開創『臺灣新民謠』使命的音樂創作人楊肅浩,情歌創作也有不為人知的秘密,原來他曾經在失戀期聽到一些大師級創作人寫的情歌,像是李宗盛寫的「領悟」、「夢醒時分」,周傳雄和林夕寫的「出賣」,周傳雄的創作「記事本」..當時都深深刺痛著他的心,他原以為大眾通俗的流行歌跟他心中的情歌樣貌應該有落差,沒想到那些歌的每一句歌詞都寫得那麼切中心懷,也讓他在寫情歌時認真的研究了詞神林夕和葛大為的作品,從中解構他們寫歌的脈絡,加上自己的寫法,他形容這樣的創作方式像是從前輩身上學習得來的基因突變,他用數字排列在歌詞的短篇章、用聯想代替事件本身、把畫面的空間架大,獨創出屬於楊肅浩風格的『臺灣新民謠』特調情歌。

楊肅浩的第一首傷心情歌【到這為止】是由楊肅浩作詞作曲,找來曾和徐佳瑩攜手席捲華人流行音樂神曲「身騎白馬」的知名製作人、編曲家蘇通達老師製作配唱,歌詞中記錄著感情離開後第三天、第五天、第九天的心情變化,楊肅浩回憶著當時自己寫了19封未寄出的信,第三天寫的是初相識的美好,第五天寫的是失去後的茫然和難受,到了第九天之後寫的是清理和斷念,配唱這首歌時更讓自己的情緒狀態和配樂融為一體,情感自然流露,製作人甚至不希望用科學儀器修飾,最後就讓最真實的感覺收錄在專輯裡,而巧合的是錄完音時,錄音師看著電子鐘上日期,竟是2020/05/20,當時心頭的確有刺痛了一下!提到第一次擔任演員拍攝MV時有做什麼準備?楊肅浩透露自己在大學時期是系上戲劇之夜的導演,有過一些劇本的實戰經驗,不過這次自己下去演是蠻有趣的,因為任教的關係,拍攝工作只能選擇夜裡和早晨,劇組在前一天晚上就從台北開車到台中,而平日就有健身習慣的他,為了熬夜拍戲需要體力,早就做好體能訓練,拍攝工作從晚上11點一直拍到隔天中午才收工,導演要楊肅浩開著車舊地重遊,隨著夜色的變化映照出失戀心情的轉折,往事一幕幕如街燈閃過,一個人在車上吃著便當的落寞也像是跟過去告別,而拍攝這場戲時還意外惹來警察的關心,一度以為他們是半夜不歸的飆車族,當時正揣摩導演要求的”愛情傻子吃便當”內心戲,看見警察一來表情嚇得更傻,沒想到卻一鏡完成這場戲,而天亮後的魚肚白就像是平復後的心情漸漸恢復明亮,找回自信;楊肅浩說著自己的心情故事其實也是很多人成長中會經歷的洗禮,他說:「我就像是一個大男孩一夜長大變成小男人一樣,現在教書偶而也會遇到學生有情感上的煩惱,還好我教的是高中,跟學生年齡相距不遠,又是他們的學長,所以也會扮演傾聽者的角色,適時的給予開導」;楊肅浩《噶瑪蘭的風吹》專輯【典選音樂】熱賣發行中,首支最揪心情歌【到這為止】MV將於8/31晚上8點正式在『典選音樂YouTube官方頻道』播出。(照片:典選音樂) (NFG,www.NeoFashionGo.com)

( CWNTP 華人世界時報www.cwntp.net)

本文出處
『新聞來源/Wow!NEWS新聞網』

最新娛樂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