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5° / 31° )
氣象
2021-04-18 | Wow!NEWS

《王心心吟唱—長恨歌》王心心: 「自己像顆洋蔥 一層層, 剝自己的皮。」

南管緩慢幽微,清雅怡人,是沒有火氣,舒服到骨子裡的音樂。但是,林懷民覺得,白居易用了840個字,淋漓描述唐明皇和楊貴妃「此恨綿綿無絕期」的生死戀情,用傳統南管來詠歌就顯得嬌弱了點。他要王心心忘掉曲牌,根據詩句的意境,情緒,引導她找出新的表達方式。從一開始就告訴王心心,這一次做的要「不只是南管」的演出,心裡要有準備。受邀擔任此次音樂指導的作曲家賴德和一語中的,《長恨歌》給王心心最大的難處,「就是既要她不唱傳統南管,但心心燒成灰又都是南管,在兩個極端之間的創造性。」林懷民以此史詩為文本,「單挑」王心心,挑戰她嫻雅古典的舞台形象。從一開始「春寒賜浴華清池」,華麗盛景的驪宮春池,到驚心動魄的「宛轉蛾眉馬前死」,這一段「變調的愛情」,由王心心的歌聲在其中轉換角色。舞台上不僅沒有傳統南管上四管的絲竹排場,王心心手中僅存的依靠就是琵琶,這一回連琵琶也「變調」,時而嗚咽蕭索,時而斷裂令人驚顫,時而是夜半梧桐落葉聲。從旁觀察創作過程,並指導王心心音樂細節的作曲家賴德和,以「把王心心趕出家門」形容老友林懷民的企圖,「心心在『老家』裡的優雅端正,在這次反而成為束縛她的劣勢,因為往往無用武之地。」心心舉例說,在傳統南管裡,琵琶與唱如影隨行,但為了舞台上音色的戲劇效果,有時老師會要求唱歸唱、彈歸彈,嘴巴與指頭兵分兩路,稍一分心,手指頭就不聽話了。
林懷民卻對她信心十足:「心心對聲音的掌控,和人生的歷練,都極端成熟;是一個完美的樂器。」王心心很感謝林懷民鼓勵她「出走」,雖然過程裡「吃足苦頭」,「覺得自己像顆洋蔥,自己剝自己的皮」,每次排練老師一定傳訊來說不准先做功課, 排練場上即興,而即興最令人挫折的就是無法重覆,就算回去偷偷譜好曲子,下次再排練時,也會因為當天的情緒或身體狀況不同,套路重覆了,便被敏感的林老師打槍,刪去不用。三個月來,王心心夜不成眠。林懷民禁止她回家不許再用工尺譜記譜,要她去游泳跑步。運動累了,睡飽,頭腦放空來工作,王心心終於丟開對曲牌的依賴,才豁然開朗,讓自己的聲音成為獨立豐滿的表達。王心心表示,排練過程內心極有「自廢武功」的煎熬,每日在郎君爺前禱告,「最難的地方就是打開自己,因為在舞台上無所遁形,最後必須掌握的還是吐納,所以除了技法的練習之外,林老師最要求的功課就是去運動,準備最好的體力來應戰。」製作人盧健英表示,這次,大家要看到ㄧ個非常不同的王心心。她說,白居易的《長恨歌》全文120句,840字,後來成為崑曲裡的《長生殿》、京劇的《馬嵬坡》,甚至陳凱歌的電影《妖貓傳》,千餘年來衍生的作品甚多,根本就是底子最厚,文字最簡的文創原型。盧健英認為,《王心心吟唱—長恨歌》從型式上看不只是南管,從內涵上看更應做「不只是愛情」的解讀。李楊的帝妃之愛夾帶著巨變史詩的時代刻劃,因為「三千寵愛在一身」的奢極放縱,導致國家安全不保。在後疫情時代裡,重讀這段歷史及軼事,「往往有一種警惕之感」。盧健英表示,開元盛世始盛後衰, 衰在許多價值的淪壞,大禍臨頭,災難之後五十年,白居易寫下愛情金句「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會不會只是對幸福小確幸的渴望而不是歌頌,對照今日災難不斷的不確定感,還有什麼比這個時代更適合讀《長恨歌》?她建議大家進劇場關注,做為一個當代藝術家,那麼林老師又如何拆解《長恨歌》。《王心心吟唱—長恨歌》由心心南管樂坊與雲門劇場共同製作,將於5月29-30日在淡水雲門劇場首演,6月12-13日在台南文化中心原生劇場演出。( NFG - 流行電通 - NeoFashionGo -www.neofashiongo.com)

( EDN - 東方數位新聞- EastDigitalNews -www.eastdigitalnews.com)(NAG - 全球藝術電通 -NeoArtGo -www.neoartgo.com)

本文出處
『新聞來源/Wow!NEWS新聞網

最新娛樂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