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5° )
氣象
2022-05-10 | Wow!NEWS

1500聲量音創學院講座 陳建騏 戴佩妮 精彩演說熱烈迴響

陳建騏在講堂上舉例徐佳瑩專輯裡「言不由衷」這首歌的歌詞意境問同學覺得應該是寫給誰的?有人說是寫給「愛不到的那個人」,也有人說是寫給自己的,他解開製作人謎題,透露當時是看完珊卓布拉克主演的電影《地心引力》突有所感,他看到電影中珊卓布拉克飄流到外太空,離太空船越來越遠,浩瀚宇宙中就像一個小點漸漸看不到,主角心中的絕望孤寂,讓他深有所感,覺得跟正在做的這首歌有點關係,於是在配唱時,就跟LaLa說「你是唱給自己的,希望的永遠飛翔、永遠安康都是對自己講的」他說唱完之後好像就更有一種起雞皮疙瘩的感覺;同學還好奇蔡依林的歌「第二性」裡面聽到「缽」的敲擊聲編曲靈感,他說「這首歌對我來說,除了性別,可能還有一點宗教跟哲學的意味,陰跟陽、好與壞、正與負,都像是對立的事情,它應該要有一個和諧的處境,所以我才會把缽的聲音放在裡面,企圖把它變成一個有點宗教感的電子音樂」,他還藉此引用了新聞話語說「因為是陳綺貞寫的,你很難想像會變成舞曲的樣子,所以就是一個叫做”類火車”的”類舞曲”」,但同學們似乎反應慢半拍,他還打趣呼籲同學們要記得多看新聞,引起哄堂大笑。提到跟田馥甄的合作時,陳建騏坦言合作前彼此不認識,第一次碰面時他就大膽地問田馥甄「你覺得聲音的瑕疵是不是表達情感的一部份?」她是同意的。所以他就建議在專輯中試試看所選的東西是沒有那麼漂亮的,沒想到田馥甄也完全OK;陳建騏說「製作前期,田馥甄很用心的為《無人知曉》這首歌提出一個reference(參考),是在瀨戶內海豐島美術館的影片,因為她說去看了美術館,館面會有一些小水珠冒出來,風吹會聚積在一起,再一起流到出水口,她看了深受感動,而我也能體會到她的感動,我們就這樣建立了彼此的信任感,很順利的做完一張專輯」,而這張專輯也奠定了陳建騏金曲製作人和田馥甄金曲女歌手的地位。陳建騏跟同學們分享的除了專業經驗之外,更多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和信任感,讓同學們直呼受益良多。
久未露面的戴佩妮,因為忙於新專輯工作及搬家等事務,雖無法親自到現場與同學見面,但透過大螢幕線上開講依然讓同學感到毫無距離,親切自然的笑容和幽默風趣的談吐,有問必答的爽朗個性令粉絲值回票價。她受訪談到創作路上曾遇過的挫折時表示「一路走來的音樂路,挫折是一定會有的,很慶幸我是B型的,比較樂觀,加上從小就知道自己有一些先天條件不足,好比我喜歡跳舞,但我是扁平足,所以我就要比別人更努力去克服」;她17歲因為創作比賽認識了一群音樂上志同道合的朋友,讓她放棄了原先想走的舞蹈之路投入音樂世界,她坦言因為從沒想過要成為一個幕前的創作歌手,所以一開始是有一點莽撞,接觸音樂的初心也是覺得好奇、好玩,為什麼有這麼多人著迷音樂?她說「原本我覺得跳舞可以用身體汗水來表達內在情緒、靈魂、喜怒哀樂,去宣洩,但後來接觸音樂之後 我才發現創作除了可以寫成文字之外,還可以唱出來,過程有點像說話,是帶著旋律帶著情感把它唱出來,這件事情非常令我著迷」,她也鼓勵音樂圈的生力軍要抱著好奇心來學習,不要害怕自己的不足,就是因為不足才要來學習。戴佩妮在講座中分享創作要不拘泥於某一種形式,要自由的、開放的,就像一個遊樂園一樣,打開大門歡迎任何可能性一起遊玩,她還在回答同學提問時,幽默來一句「我差點要講降落嚕!九天玄女都要來了」逗得粉絲開懷大笑。她分享第一手賣出去的作品是在回家的巴士上寫的歌「那首歌叫做『透氣』,當時我不會樂器,坐在我旁邊的就是一個貝斯手,當年沒有手機可以錄音,我就哼出旋律,貝斯手幫我記錄下來,我們用MD錄下來,做了一個DEMO就寄出去了,我很感謝許茹芸團隊和黃怡老師,他們後來沿用了我DEMO裡面原本的構想,只用了單純的貝斯編曲,讓我覺得滿驚訝的,也很高興有人認同了我的天馬行空」,藉此鼓勵同學不要受限某一種形式,就因為她是非科班出身的創作人,有時反而不受限於和弦的框架,對此,出身於科班的吳貞儀(牙牙)則非常佩服戴佩妮,常常驚呼「這樣也可以喔?!」讓戴佩妮哭笑不得;不過她們在玩音樂的時候也常有實驗性的失敗案例,牙牙爆料有一次佛跳牆的吉他手黃宣銘寫一首椎名林檎式的歌給佩妮唱,當她唱完之後,團員們異口同聲地說「還是拿給別人唱好了」逗得全場同學哈哈大笑,戴佩妮幽默的告訴同學不要害怕挑戰「我每次問自己有沒有進步?如果沒有進步那就是退步,所以時時刻刻讓自己知道說你都有進步的空間,就好比爬樓梯一樣,今天我可以爬三層,明天我可能爬四層,這個進步對我來說就是進步!與其站在原地害怕,倒不如往前走一走,如果失敗了,那也是學習的一部分」,給足同學們「失敗為成功之母」的絕佳範例。問到她覺得歌手和樂手之間的關係時,戴佩妮不假思索地說就像是情侶,也像是夫妻,那種關係密不可分,「我很難想像做音樂如果沒有樂手還能那麼好玩嗎?」她喜歡一群人在台上的感覺,也慶幸自己從出道至今唱片公司都給予她絕對的創作空間,她沒有經歷過A&R給她的束縛和框架,但她說A&R是非常重要的部門,對於創作歌手來說,有時候是可以幫助他們整合作品的人;她和佛跳牆之間的默契好到沒說,有一次在高雄駁二特區演唱,當時是夏天非常熱,她唱到快中暑了,就自顧自地跑到後台將汗流浹背的背心脫下來吹風,完全不用擔心台上的佛跳牆其他團員要幹嘛?牙牙也說戴佩妮在佛跳牆裡面的職務很像大媽,但她很尊重每一個團員,在作品裡面常有很多的空間留給每一個人,甚至一首歌中間的間奏長到主唱在台上不知要幹嘛?她記得有一次佛跳牆參加讚聲演唱會,因為拜拜有香蕉,他們就興起一個小遊戲,每一個人帶一根香蕉上台,要自己找中間空檔吃掉,不可以讓別人發現,然後有一首歌間奏實在太長,戴佩妮就笑說我可以去台下先吃香蕉嗎?顯見團員間就像是大玩童一般的好交情。(照片:1500聲量音創學院、妮樂佛)( NFG - 流行電通 - NeoFashionGo -www.neofashiongo.com) (CWNTP-華人世界時報www.cwntp.net

本文出處
『新聞來源/Wow!NEWS新聞網

最新娛樂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