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1°
( 34° / 25° )
氣象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大掃除的時候又到來,怎麼樣整理會最省力?除舊布新不只有家裡,心情也要變得更輕盈。丟掉多餘的東西,才能納入更多好事情!

2021-10-09 | PChome書店

Be Loved in House 約‧定~I Do影視改編小說


Be Loved in House 約‧定~I Do影視改編小說
作者:梁心、季電 出版社:大藝出版 出版日期:2021-09-24 00:00:00

<內容簡介>

☆台灣KKTV台劇排行No.1
☆台灣Vidol原創微劇熱播第一
☆日本樂天TV年度點播冠軍
☆日本Video Market亞洲內容TOP 1
☆全球26國熱播,眾所期盼的人氣耽美佳作小說化!
☆顏值演技都在線的帥氣CP,精彩劇情由賴東賢、王碩瀚、廖偉博、余杰恩、李迪恩主演

一直認為這一切只是公約的意外
但 愛上你注定不是意外……

除夕夜得知老闆把連連虧損的公司賣了人間蒸發、煩惱失業之餘還要偷偷瞞著同事幫忙策劃辦公室求婚……,就算這些鳥事擠著一起來,精誠工藝坊的設計組組長石磊都可以忍。但空降的新任總監金予真一來就強硬頒布單身公約,違者開除,這可嚇壞了所有人——看著好不容易要修成正果的同事們差點被離職,石磊忍不了了,決心找出金予真談戀愛的證據,把討厭鬼掃地出門!

計畫很美好,但是沒人告訴他,找證據居然要跟老闆同居?而且為什麼自己在對方面前老是忍不住炸毛然後被摸頭順毛?更可怕的是順著順著,石磊發現自己好像……好像真的有那麼一點點……喜歡上了身負謎團的金予真!?

★本書特色:

☆情節文字強強聯手
人氣編劇「季電」主創劇本、暢銷作家「梁心」改編小說,全新視角切入角色情境,以細膩文字與您再次重溫金石盟約。

☆絕美漫畫劇照雙封面
特邀台灣新銳漫畫家「每日青菜」繪製書衣,內封面精選金石CP劇照,不一樣的霸道金予真與傲嬌石磊讓您甜到嗷嗷叫!

<作者簡介>

小說作者:梁心
喜歡說故事,喜歡貓,喜歡用喜劇的方式包裝負面的情緒。
胸無大志,愛好和平,擁有媲美金魚的記憶力。

原作編劇:季電
會寫劇本的演員,喜歡演戲的編劇。
像隻會變各種樣貌與戲法的化狸,還是個貓奴,唯一的共通點,就是愛作夢。

書衣繪者:每日青菜
斜槓漫畫家,著有BL漫畫《Day off》。
《Day off》第二季2021年9月開始於CCC連載中。
狗派,也是貓派。

★內文試閱:

1

「嫁給我!」
王靖單膝下跪,舉起他親自設計的彼得石戒指,深情款款地向坐在沙發上的石磊求婚。
無奈石磊搖頭,連個多餘的眼神都不想給他。
「這樣不行嗎?」王靖苦思了一會兒,改為兩腳跪地,一手舉戒指,一手抱上石磊的小腿,帶著濃厚哭腔說:「可以嫁給我嗎?沒有妳我活不下去!」
石磊嘴角抽搐,渾身惡寒,連忙把腿伸上沙發,彷彿王靖是什麼髒東西一樣。
「咳咳咳⋯⋯」石磊被王靖浮誇的演技嚇到直接岔氣,狂咳難止。
「磊哥,喝水。」午思齊著急地遞來一杯溫水,坐上沙發另一頭,幫石磊扶著手臂, 一邊順著他的背。
「呼,差點往生。」石磊有氣無力地攤在沙發上,陪王靖練習一下午了,求婚的招式沒有最糟,只有更糟。
王靖搔了搔頭,汗顏地說:「真的很爛嗎?」
「你看一下思齊剛剛錄的影片就知道了。」石磊現在一閉上眼,腦袋甩到都有殘影了,還是沒辦法把王靖的聲音甩出腦海。
午思齊機敏地拿出手機播放側錄的影片。在王靖求婚計劃中,他負責錄影的工作。
「你先看,我回房間找一下手機。」為防二次傷害,石磊找了個藉口離開現場。午思齊後腳跟著離開,「我去看一下磊哥,我怕他不舒服。」
這件事藏在午思齊心裡好久了,這回終於忍不住問出來:「磊哥,既然倩姊都知道靖哥要求婚了,還要搞這些花招嗎?」
「這才叫浪漫啊!」石磊瞪大眼睛說:「人一定要有儀式感。你要知道所有的儀式感都是對人生的加冕,而且有儀式感的家庭更容易培養出幸福感強烈的孩子。是不是對王靖跟筱倩很重要?」
「是這樣嗎?」午思齊半信半疑。
「不懂也沒關係,只要記得沒求婚,你會被女孩子罵一輩子。」石磊慵懶地躺上床,翹腳刷手機。
午思齊小聲說:「我應該沒機會啦⋯⋯」
「你說什麼?」石磊沒聽清楚,不等午思齊再問一次,手機響了,是老闆的電話。石磊彈坐而起,期待又害怕地接起電話:「老闆好,是接到新案子了嗎?」
一聽到是老闆,午思齊也跟著緊張起來。
「等等,您說什麼?您把工藝坊賣了?您賣給誰了?」石磊倒抽一口涼氣,如果他身處在武俠世界,現在應該離走火入魔只剩幾釐米。「我們這些員工怎麼辦?對方有說要繼續營運⋯⋯喂?喂?靠,掛我電話!」
「磊哥,怎麼回事?你別嚇我啊!」午思齊緊張到臉都發白了。
石磊暫時沒空為他解答,回撥老闆電話,直接進入語音信箱,改傳Line發現已被封鎖。他不死心地撥了一次又一次,最後不得不承認老闆就像斷了線的風箏、脫了韁的野馬、變了心的女朋友,回不來了。
「老闆把工藝坊賣了,沒說賣給誰就掛我電話,還封鎖我。」石磊把頭髮抓得亂七八糟。「我可以理解老闆壓力大、把工藝坊賣掉,但他怎麼沒事先跟我們商量?」
石磊、午思齊、王靖,還有王靖的女友白筱倩都是精誠工藝坊的員工,大家平時相處就像家人一樣,就算石磊在工藝坊是老闆之外,級別最高的負責人,一樣論歲不論輩,他們都很喜歡這個工作環境。
只是工藝坊從去年底生意就一路低迷,老客戶沒有回流,又沒有開發到新客戶,貸款採購的礦石堆在倉庫不見天日,面對每個月銀行催款、員工薪資、水電雜費,老闆說了好幾次要把工藝坊盤出去之類的話。
他們多少都做了最壞的心理準備,唯獨沒想過老闆會脫手得如此突然,活像要出國深造。
「磊哥,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午思齊六神無主,看起來呆呆愣愣的。他還是大學生,得一邊讀書、一邊在工藝坊實習賺生活費,才能在這座城市立足,萬一工藝坊收起來,難道他要從明日之星設計師變成最帥街友了嗎?「好不甘心喔,我下個月就要轉正職了⋯⋯」
「別太早下定論,說不定還有轉圜的餘地,大家先集合起來再說。」石磊先是傳了訊息給白筱倩再走向客廳,見午思齊像缺水的花草奄奄一息,連忙開導:「別忘了我們住的地方是老闆的房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就不信他連這棟公寓都不要了。」
「萬一老闆欠錢,房子被法拍呢?」
石磊:「⋯⋯。你這孩子很棒喔,很會聊天喔」。
「石磊!」王靖一見到他就大叫,石磊還以為他知道工藝坊轉手的事,正要出聲安慰,王靖就先激動地握住他的肩膀,瘋狂搖晃。「快點幫我想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求婚方法,錢⋯⋯錢也是問題,你快幫我想啦!」
「等一下再想,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石磊晃得像條海草,每個字都抖得像後面掛了條波浪線。「快走吧,我約了筱倩在Cat Soul輕飲見面。」
王靖知道工藝坊賣了,嚇得三魂不見了七魄,渾渾噩噩地跟著石磊走,要不是王靖腳下有影子,還以為是石磊招來的生魂。
Cat Soul輕飲是一家以白色為基底的簡約工業風咖啡廳,離工藝坊很近,石磊他們很常來這裡聚餐,一來二往就跟老闆、店員混了個臉熟,店裡還有一頭又懶又胖的橘貓「萬萬」,人氣很高。
白筱倩沒有讓他們等太久,在石磊一行人抵達後十分鐘內就到了。她一坐下,兩杯飲料正巧上桌。
「是妳最喜歡的甜心摩卡。」王靖特別吩咐這杯要第一個上,就怕女朋友趕過來口渴沒飲料喝。
「謝謝,你最棒了。」白筱倩不吝嗇地稱讚,眼尾瞄到石磊盯著送餐過來的實習店長程珞不放。
如果眼神會吐絲,程珞現在應該被綑成一顆繭了。
店長言兆綱送來另外兩杯飲料,還附上兩小碟招待的手工餅乾。「新研發的口味,伯爵紅茶跟巧克力蔓越莓,吃完方便的話給個評價。」
「好的。」午思齊拿起巧克力口味的餅乾咬了一口,還沒吞下去就點頭稱讚。「很好吃,沒騙你,真的很好吃。」
「謝謝。」言兆綱微笑回應,走回備餐區,不曉得有道視線一直黏在他背後。
「你們師徒倆在玩什麼遊戲,瘋狂盯店長嗎?」白筱倩明知故問,看到石磊跟午思齊瞬間正襟危坐、目不斜視,差點破功大笑,低頭喝了口咖啡才壓下來。「好了,說正經事。工藝坊找到買主了,最快下周申請變更登記,不過新老闆還在國外,預計農曆年後才會進來。」
「倩倩,妳也太清楚了吧,老闆跟妳說的?」王靖訝異極了。石磊雖然接到老闆電話,卻一問三不知。
「老闆娘⋯⋯不,是前老闆娘跟我說的,我們在同個美體中心。」也有可能是前老闆覺得賣掉工藝坊無法面對一起打拚的員工,才會用這麼迂迴的方式告知。「工藝坊會繼續運作,只是不知道新老闆個性如何,所以這段時間,我們除了照常上班之外,還要整理經手過的案件,以備不時之需。」
「太好了!」石磊鬆了口氣,綻開笑容,拍著午思齊的肩膀,欣慰地說:「只要工藝坊還能繼續運作,新老闆再難相處,我都先幫他加三十分。」
「你別高興得太早。」白筱倩馬上潑他冷水。「新老闆跟前老闆不一樣。前老闆不管設計,主要都由你這位組長負責。新老闆據說是業界人士,進來是要坐總監位置的。」
石磊一時語塞,在王靖及午思齊擔憂的注視下,調節氣氛的慣性又上線了。「這又沒什麼,只要他能力比我強,我心服口服。如果我的設計更好,他不肯用,就是他眼瞎。」
「然後磊哥就會跟新老闆吵架。」午思齊捅來一刀。
石磊惱羞成怒。「我才不會!」
「你一定會。」王靖投下贊成票。
石磊根本愧對他名字裡的四顆石頭,個性跟鞭炮一樣,易燃易爆炸。
這群人聚在一起聊天,沒幾回合就開始互相揭短,又笑又鬧的,瞬間就忘了工藝坊易主帶來的震撼及恐慌。
「我去一下洗手間。」白筱倩拿出化妝包,暫時離席。
石磊確定白筱倩聽不見了,才敢對王靖說:「你打算什麼時候求婚?都快過年了。先說好,過年我要回家陪我媽,不在這裡喔。」
「我過年要打工,一樣沒空。」午思齊已經談好市場工讀了,同樣抽不開身。
王靖一臉為難。「我還沒想好求婚的方式跟地點,還要思考佈置,過年前有點趕耶⋯⋯」
「我覺得靖哥不要想太多,倩姊這麼喜歡你,不管你用什麼方式求婚,她都會答應的。」午思齊想法簡單又實際,反而打開了新的思路。「我記得你是為了倩姊才來工藝坊的,不如在工藝坊裡跟倩姊求婚,意喻圓圓滿滿?」
「這個可以耶!」石磊驚呼出聲。「看不出來你這麼厲害,很會喔。」
王靖也覺得這提議不錯,可惜白筱倩從洗手間出來,他們不能再進一步討論。石磊對他使了個眼色,決定私下再說。

―――

大年初五,工藝坊開工。
石磊與午思齊假裝討論案子,其實一直在偷看忐忑不安的王靖。
經過了大半個月的準備,王靖決定返璞歸真,不搞花招,以真心求婚,取消場佈需要的氣球、鮮花、綵帶,只在每個人的桌上放一小盆慶祝與紀念同存的永生花盆栽。
白筱倩一早來到公司就捧著永生花問:「誰送的?這麼漂亮。」
還以為王靖會立刻跳出來求婚,人是站出來了,結果太緊張又縮了回去,握緊口袋裡的戒指盒,露出比職業笑容還虛假的表情說:「真的嗎?妳喜歡就好。」
要不是午思齊拉住,石磊早就把人拖進廁所,開扁一頓降龍十八掌。
「去,快去!」石磊用氣音催促王靖,手揮得像在趕蒼蠅。
王靖深吸一口氣,才剛踩出一步,就見白筱倩往他這裡走來,好不容易鼓起的勇又洩光了。
「我怎麼覺得倩姊有點故意?」午思齊以為自己眼花,但白筱倩一早就在辦公室走來走去,只要王靖一有動作卻又龜縮,他就會看到白筱倩偷笑。
石磊早就發現了,不敢點破是怕王靖臉皮撐不住,到時候可能會奪門而出,再冷靜個半個月才有下一次的求婚行動。
眼看時間一分一秒逼進,再不行動不知道要拖到幾點。石磊悄聲來到王靖身邊,指著走到門口旁的白筱倩,提醒說:「你記得我們有個新的藝術總監要來吧?」
「嗯,筱倩昨晚有講。」王靖記得很清楚。「今天早上十一點左右會過來。」
石磊笑得很僵硬,把手錶錶面對準他。「現在時間十點四十八分,他應該快到了,你再不快點行動,筱倩不打你,我都要打你了!」
「我⋯⋯我知道了!」王靖深吸一口氣,整理了一下儀容,大步往白筱倩走去,在她面前站得像個執勤的憲兵。「白筱倩!」
「那麼大聲幹什麼?叫魂啊!」白筱倩故作冷靜,心裡卻掐著尖叫雞,她夢寐以求的求婚終於要來了。
跟著白筱倩一起屏息以待的還有石磊跟午思齊,兩人緊張到互相掐著對方,就怕王靖臨陣脫逃。
幸好王靖這次沒漏氣,終於從口袋掏出捂了許久的戒指,單膝下跪。「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訴妳 」
「什麼事?」
突然其來的嗓音像深夜裡劃破寧靜的鐘聲,驚醒所有人。
抬頭一看,門口站著一位提著公事包的陌生男子,西裝筆挺,面容俊秀,但氣質高冷難以親近,輕飄飄地掃來一眼就能讓室溫驟降五度。
他俯視跪在地上的王靖,似乎還在等著解釋。
「沒、沒事⋯⋯」王靖尷尬極了,把他好不容易掏出來的戒指盒又放回口袋,摸著鼻子站了起來,還極度缺乏氣勢地往旁邊一退。
求婚儀式被打斷,白筱倩心情特別不好,她勉強穩住情緒不遷怒來人,語氣仍然有明顯不快:「不好意思,請問你是?」
「是新老闆嗎?」午思齊天外飛來一筆,馬上解開其他人的困惑。
「先自我介紹,我是精誠工藝坊藝術總監金予真,也是你們的新老闆。」
金予真太年輕了,看上去才二、三十歲,所以石磊沒在第一時間與新老闆聯想到起,差點鬧了笑話。
「你好,我是⋯⋯」石磊走向前,正要自我介紹表達歡迎與善意,豈知金予真全然無視他的問候,逕自錯身往辦公室裡面走。
石磊錯愕轉身,就見金予真直接前往公佈欄,從公事包內取出文件貼了上去,這時石磊才發現金予真非常講究地戴著手套,這好像什麼,他一時間說不上來。
「新規定,請大家遵守。」金予真淡然地掃了一眼這些跟著工藝坊一起接手的員工,沒有多作解釋,就走進過年前預先備好的總監辦公室。
「才來第一天就給下馬威,我倒要看看是什麼新規定。」白筱倩高跟鞋踩得叩叩響,大步來到公佈欄前,才看第一行肝火都能發電了。「不得出現辦公室戀情,在職者亦不得有配偶,如有以上情事自請離職?」
這種有病的規定居然大剌剌貼上公佈欄?石磊不相信,親眼看了一遍才知道他們工藝坊也有上社會新聞的潛力。
難怪看到金予真戴手套的樣子有種莫名的熟悉感,根本就是送行者啊!
「不能出現辦公室戀情⋯⋯」王靖心裡七上八下,滿腦子都是離開工藝坊後能去哪裡的想法。
他不想離開工藝坊,更不想跟白筱倩分手。王靖陷入了兩難的局面。
「這規定,靖哥跟倩姊該怎麼辦啊?」午思齊直白地問了出來。
白筱倩一直在觀察王靖,見他遲遲沒有表態,早就有了不祥的預感,是基於對王靖的愛及信任才沒質問他,如今藉著午思齊的嘴巴問了出來,白筱倩索性不藏了。「王靖,你怎麼說?」
「我⋯⋯我⋯⋯我不知道。」王靖像被人從水裡撈起來一樣,狼狽又驚魂未定。他心虛地看向白筱倩,面色發白,不敢相信他方才居然有一度慶幸自己在金予真出現之前,還沒未向白筱倩求婚。「倩倩,我先冷靜一下。」
王靖轉身就走,有點落荒而逃的意味。
「王靖,你給我回來!」白筱倩的心情一夕天堂、一夕地獄,怎能容忍王靖丟下她不管,立刻追了上去。
「磊哥,這下該怎麼辦?」午思齊長這麼大,還沒經歷過如此混亂的一天。
石磊沒有回答,盯著公佈欄上的單身公約,氣不打一處來,身體比腦子更快一步決定,把金予真釘上去不到十分鐘的新規定撕了下來。
這見鬼的規定誰遵守誰笨蛋!

―――

交接工藝坊資料時,之前的負責人有帶金予真看過內部環境,這處總監辦公室是由原負責人的辦公室改裝的。
原負責人的私人物品已經清空,留下來的全是工藝坊的歷年獎座、獎牌及得獎作品,顯得有些清冷。
金予真放下公事包,取出酒精開始消毒,鉅細靡遺,似乎已經很習慣清掃、消毒的工作,仔細到不知情的人可能以為是警局鑑識小組出來採證。
一輪打掃完畢,金予真取出筆電,才剛坐下打開,石磊就氣呼呼衝了進來,碰了大好一聲,果真人有多憤怒,門就響得有多大聲。
金予真卻不受影響,從容地問:「沒學會敲門?」
這句話把石磊的氣焰蓋熄了幾分,不過想到王靖跟白筱倩便又立刻提升戰力。他把單身公約拍上桌子,橫眉豎目地問:「這什麼意思?」
「我記得工藝坊對員工有基本學歷要求,沒學會敲門,連字都看不懂?」金予真往後一躺,雙手在腹部交握著。「簡單來說,就是有戀情,離職;已婚者,離職。聽懂了嗎?」
「憑什麼?」石磊指著單身公約。「你知道這種單身條款是違法的嗎?我可以去告發你!」
「去啊!」金予真大表歡迎,完全不把石磊的威脅放在心上。「原本工藝坊就快倒了,謝謝你推一把,正好我也不用在這裡浪費時間。」
「你有事嗎?收購工藝坊讓它倒?」有錢沒地方花不會捐出去嗎?
「我本來只想收購設備成立個人工作室,是你們老闆求我把工藝坊保留下來,讓你們能繼續工作。」金予真不帶任何感情闡述,把目光移到筆電上,彷彿石磊是個無理取鬧的小孩。「人我留下來了,當然要照我的規定走,不喜歡可以離開。」
「你一個人做不起來的。」石磊沒想過有一天會變成拖油瓶,有些汗顏。不過就算改成個人工作室,員工還是不可或缺的一環,他自認能力不俗,在職場上還有些談資。
「你是石磊吧?設計組組長?」金予真突然問。
「是又怎樣?」
「你知道精誠工藝坊之所以虧損,大部分原因來自於員工薪資福利太好,收益無法平衡吧?我接手後,待遇一樣敢開敢給,你們依舊能拿工藝坊的資源參賽,為自己的履歷鍍金,你說我留不住人嗎?」
「我記得你未婚。」金予真直白地問:「還是你有女朋友了?」
「才沒!這關你什麼事啊?」母胎單身到現在的石磊感覺被冒犯到了。
「你的訴求我收到了,我不接受。如果沒有其他的事,你可以出去。」金予真在單身公約上面點了兩下。「記得貼回去。」
石磊都快氣死了,「我才不要咧!」
石磊做完鬼臉挑釁,如同他猝不及防闖入辦公室,現在也像一陣風颳了出去,攔也攔不住。
看著石磊火冒三丈的背影,金予真微微勾起嘴角。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