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1°
( 35° / 24° )
氣象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大掃除的時候又到來,怎麼樣整理會最省力?除舊布新不只有家裡,心情也要變得更輕盈。丟掉多餘的東西,才能納入更多好事情!

2021-12-23 | PChome書店

月收50萬卻覺得人生乏味的OL,用30萬僱用我對她說「妳回來了」,這工作真是好賺(02)拆封不退


月收50萬卻覺得人生乏味的OL,用30萬僱用我對她說「妳回來了」,這工作真是好賺(02)拆封不退
作者:黄波戸井ショウリ/アサヒナヒカゲ(繪) 出版社:青文 出版日期:2021-12-15 00:00:00

<內容簡介>

前社畜松友裕二接受鄰居粉領族.早乙女彌央開出的聘僱條件,收下三十萬圓月薪,負責對她說「妳回來啦」。彌央充滿回憶的玩偶讓兩人的關係更加親密,每天一起生活已經是件再理所當然也不過的事情了。
時序暑假季節,某日松友一如往常出門要到彌央家上班時,碰見一名意外的訪客──「哥,你、你回來啦。你今天工作也辛苦了?」
松友的妹妹.裕夏竟然從老家離家出走來到他的住處!?面對照顧無處可去的女高中生裕夏和雇主彌央,松友不知不覺中變成要同時照顧兩人,也因而展開了一段有點鬧哄哄的日常──孤單OL與前社畜的居家戀愛喜劇,堂堂邁入第二集。

★本書特色:

我和隔壁鄰居彌央小姐簽訂的工作合約就是
她以月薪30萬元僱用我在玄關迎接她回家。
──這份工作真好賺。

孤單OL與前社畜的戀愛喜劇

網站「成為小說家吧」
現實世界戀愛類月排行榜第1名
(累計至2019年7月15日)

日本火速改編漫畫

<作者簡介>

黃波戶井ショウリ
9月6日生,日本福岡縣人。以「月收50萬卻覺得人生乏味的OL,用30萬僱用我對她說「妳回來了」,這工作真是好賺」正式出道成為小說家。

★內文試閱:

序章 「松友妹妹不回家」

職業:逃家少女
總財產:一百四十二圓

「管他的!我一點都不想管了啦!」
少女對自身的窘境視而不見,看著手機喃喃自語。
逃家少女一直以來是眾多小說、漫畫和電影使用的題材,而且也還存在於現實生活。如今隔著電車窗戶瞭望下關市區街景的她,正是如假包換的逃家少女。
「到那邊之後就先去哥哥家借住,再來……啊,哥如果不在家,我該怎麼辦……」
『流落街頭的高中生』
『行蹤不明』
『死亡』
松友裕夏眼看這類字眼出現在自己擬定的完美計畫中而略感不安。
她就抱著這樣的心情,一路向東。

第1話 「早乙女小姐閒不下來」 妳回來啦

我換到隔壁鄰居家工作已經兩個半月了。
「我回……來了喔……」
八月也進入中旬。現在外頭太陽就算下山,氣溫依舊超過三十度,彌央小姐在這麼熱的天氣走回家,白襯衫已滲出汗水。她今天也只先打開門窺探屋內,我在她家工作都第三個月了,她這個習慣仍舊一如既往。
「喔,妳回來啦。」
「我回來了。」
「趕快進來,妳今天也辛苦了。」
我原本是在一間隨處可見的黑心企業上班,然而現在的工作就是對鄰居早乙女彌央小姐說聲「妳回來啦」。
「今天晚上吃什麼啊?」
「有油豆皮味噌湯、煎蛋捲、可樂餅和梅子涼麵線。」
照理說我能隨心所欲發展副業,畢竟依據我們簽訂的勞雇合約內容,我的工作只需跟彌央小姐說「妳回來啦」。但從月薪三十萬來看,她絕對是希望我能好好待在她家就好。如果我都了解她的意思還分心從事副業,不就太沒有職業道德了。話雖如此,但我又覺得若真的只是每天說聲「妳回來啦」,簡直就跟薪水小偷沒兩樣。

結果我就像現在這樣包辦了洗衣煮飯等大小家事。但我主動打理家務,最主要並非是要為了讓自己心安理得。
「那我先去換個衣服。」
「好的。」
「那……」
「我才不要幫妳換。」
「你怎麼那麼快就知道我要說什麼了?」
「我好歹也在妳這邊工作一段時間了啊。」
而是因為彌央小姐若是工作太疲憊,就會切換成令人有些擔心的生活模式。不知該說是不出我所料還是不意外,聽說她搬來這棟大樓後的兩年內,在家都以豆腐和沙拉作為主食,屋子一年也只打掃一、兩次,直到認識我才結束這樣的生活。
所以我覺得只有心臟和大腦都是鐵打的男人,才有辦法不做任何其他事情,單純端坐在家等待這樣的一家之主回來,然後跟她說聲「妳回來啦」。
「煎蛋捲就切成五等分好了。」
我將捲好的煎蛋捲分切成五等分裝盤後拿到餐桌上。在我盛好白飯時,換上粉紅色居家服的彌央小姐剛好探出頭來。
「哇啊,好香的味……唔……」
好香的味道──她在完整說出這句話之前,屋內響起耳熟的電子樂聲,所以到最後幾乎聽不見她說話的聲音了。傳來的是手機鈴聲,而且是工作方面的電話,不是私人電話。至今都還不曾有人到了晚餐時間還打電話來聯絡工作,因此算是非常稀奇的一件事。
「……松友先生」
「怎麼了?」
彌央小姐擺出想要走到我身邊的姿勢僵在原地,任由鈴聲響個不停,露出一個我也從未見過的認真表情呼喚我。
「飯菜幾分鐘後會冷掉?」
「七分二十秒。」
「知道了。」
她以似乎打定要用右腳為軸的方式迅速轉身,但在過程中差點跌倒,最終是有驚無險地衝進擺放手機的寢室。
「您好,我是早乙女。啊,木舟先生您好──」

◆◆◆

就在我開始擔心梅子涼麵線可能快糊掉時,房門「砰」地打開,一道粉紅色的影子飛奔而出。
「讓你久等了,松友先生!現在總共過了幾分鐘!?」
「七分鐘整,還在安全範圍。話說妳真的辛苦了,都已經這麼晚了還要接電話處理公事。」
彌央小姐以恰好不會揚起灰塵的跑速,在最後一刻溜進充滿味噌湯與煎蛋捲香氣的客廳,一頭黑髮在慣性作用下輕柔飄散。
「那是最近剛開始往來的新公司的人。」
「果然是新客戶。」
「那個人曾說社會人士就是該把工作擺在第一順位,所以他只要還在公司就會打電話來。」
聽說對方之前明知道是午休吃飯時間還是打找彌央小姐談公事,如今看來連她下班回家都不得安寧了。
「可是晚餐時間打電話找妳會不會太過分了……」
「還好還好,反正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我雖然很想回一句「沒有重要的事情還打來,豈不是更煩人」,但當務之急是要好好把握只剩十秒鐘的晚餐黃金享用時間。我和幾乎是以滑壘姿勢坐上椅子的彌央小姐雙手合十。
「我要開動了。」
「人家要開──……煎蛋捲裡面的這個東西是鱈魚子嗎?」
「妳剛剛那句話既然都說到只剩兩個字了,就好好說完吧?」
「動了。」
「不要沒頭沒尾的。」
「人家要開動了。」
「乖。」
彌央小姐喝了一口好不容易拿到手上的味噌湯後,「呼」地喘了口氣。她總是說在玄關脫掉鞋子、換好衣服,喝了我煮的味噌湯,才會終於能切換成下班模式,想必這是她重要的個人儀式吧。
「好好喝。」
「太好了。」
我現在正和回家後的彌央小姐坐在餐桌前用餐,這樣的生活已經過了兩個半月。同時代表我是在兩個半月前才恍然大悟和某個人一起吃晚餐,竟然會是如此可貴的事情。這段期間還發生許多令人意想不到的大小事,但七月底結束海邊旅行回來後,大約三個禮拜以來都是過著這種平靜的日子。
「至於妳在問的煎蛋捲,裡頭包的是明太子喔。我放的是以醬汁醃漬阿拉斯加鱈魚卵製成的辣味明太子。」
「明太子真的好好吃耶。」
「這是我在福岡買回來的喔。」
我出身於九州左上角的福岡縣糸島市。這座位在比鄰佐賀縣縣界處的城市,名產是碩大的草莓和元寇防壘遺址。大約七百年前蒙古大軍來犯之際,如今以劍士(Saber)、槍兵(Lancer)、弓兵(Archer)、騎兵(Rider)、狂戰士(Berserker)等職階聞名的鎌倉武士就是在此浴血奮戰,阻擋敵人登陸。這樣說明,大部分的人應該就會明白我講的是什麼地方了。不過嚴格來說,石頭堆砌而成的防壘其實是分布在福岡市管轄的海岸,但距離市界實在太近,因此時常被列為系島的觀光資訊,這一點還請見諒。
我老家那邊的海確實漂亮,美食也多,但彌央小姐是在橫濱市近郊出生長大,兩相較之下的城鄉差距實在懸殊。
「原來福岡都是這樣吃啊?」
「這種明太子煎蛋捲算是有點高檔的菜色喔。到居酒屋只要不是點最 便宜的套餐,通常都會吃到。」
便宜套餐裡的基本上會是淋有明太子美乃滋的煎蛋捲,不過那也別有一番風味。
總之只要菜裡加了明太子,就絕對不會出差錯。
「結論就是好好吃。」
「結論就是好吃就好。」
彌央小姐開心地將分切成五塊的煎蛋捲送往嘴裡,看樣子很合她的胃口,真是太好了。
畢竟像今天這道煎蛋捲,在調味上是種個人喜好落差極大的料理,所以自然會在意品嚐者的反應。以我個人來說,若要舉出三道能夠明顯吃出所謂「家的味道」或「媽媽的味道」的料理,肯定就是味噌湯、燉南瓜和煎蛋捲了。
「松友先生家都是這樣調味的嗎?」
「很抱歉,就我所知松友家的餐桌上,從未出現過這麼高級的煎蛋捲。」
「是喔?」
「妳家又是怎麼調味的呢?妳的畢業紀念冊裡有妳在吃煎蛋捲的照片吧?」
「我家的喔……這個嘛……」
本以為彌央小姐會立刻回答,沒想到她看著天花板陷入沉思,可能是她太久沒回老家,所以一時想不起來。
「啊,沒錯沒錯,是豆皮!我家的有放豆皮!」
彌央小姐還搔搔臉補了一句「我剛剛一直想不起來『豆皮』這幾個字」。
「豆皮喔?我是有加進味噌湯過,但很少聽到有人拿來放進煎蛋捲裡耶。」
「我們家也不是每次都會放,不過遠足和運動會時就吃得到。只不過我媽媽換人後,好像就再也沒見過這種煎蛋捲了。」
「妳的媽媽換過人?」
「人家現在的媽媽是第二個媽媽。」
「這樣啊……話說妳前一個媽媽的煎蛋捲吃起來是什麼味道?」
「我記得是不甜的那種,滿像你平常做給人家吃的煎蛋捲。」
我在彌央小姐家做的煎蛋捲,是我多次詢問她的喜好,再不斷微調才有的成果。看來彌央小姐理想中的煎蛋捲,應該就是媽媽的味道了。
「我下次試作看看好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連味道都完美重現。」
「只靠照片根本沒辦法知道食物的味道吧。」
「不過很值得挑戰看看。」
「也是。」
接著我們聊天的內容就逐漸轉移到我們今天的各種遭遇。但實際上,幾乎都是我在聽彌央小姐講她上班時的事情。
「嗯,我最近工作很順利喔。之前為了衝業績,所以連一些感覺很硬又沒什麼賺頭的案子都會接來做,但現在我手上完全沒有這種爛案子,只靠好賺的大型案件就能維持足夠的業績了。」
由於有保密的義務,彌央小姐都不會講到太詳細的工作內容,我也不會追問,因此我們聊天勢必無法無法聊得盡興。但聽起來她的工作確實順利,我總算能放心了。
「如果妳的工作情況一直都像之前那樣,絕對會累死。」
「對啊……」
「話說土屋他們好像又開始忙了。」
距今一個多月以前,我的前公司和某間大企業發生交易糾紛。當時除了彌央小姐以行銷人員的身分居中處理,甚至連我的前同期同事土屋和後輩村崎都被拖下水。
那起糾紛落幕後,我們四人去海邊玩了一趟,另外還放了盂蘭盆節連假。說起來我和彌央小姐度過了一個非常充實的夏季。
「這個夏天發生了好多事情耶。」
「真的很多……嗯。」
彌央小姐在說這句話時,目光還飄向遠方。
她的盂蘭盆節休假共有五天,而且假期前後都是六日,再加上她的公司還鼓勵員工往前多請一天特休,因此最後就變成能夠盡享夏日時光的十連休。
我的工作必須配合彌央小姐的排假,所以也同樣獲得名為十連休、讓我大吃一驚的自由時間。去年還在黑心公司上班時只有一天暑假,如今完全是天壤之別。
我利用這段時間回到去年無法回去的老家,在故鄉福岡住了四天。這也是換到彌央小姐家工作後才有辦法實現的事情。
「你回去福岡的那幾天一定過得很開心吧……」
「嗯,對啊,畢竟我也很久沒見到家人了。回福岡的時候,我有跟我妹說之後如果來東京玩可以住我這裡,所以她可能寒假就會跑來了。到時候我再介紹她給妳認識。」
現在的問題在於要如何解釋原本是東京上班族的哥哥,為什麼會換了份好工作到隔壁大姐姐家,負責跟她說「妳回來啦」。不過我也還沒告知老家父母換工作的事情,看樣子在被發現之前必須先認真思考到時候的說法。
不過現在有更嚴重的問題。
「我好期待認識你妹妹……」
「啊哈哈……」
聊天的氣氛實在太沉重了。
「你回福岡老家的那段盂蘭盆節連假,我也過得很開心喔……」
「先前妳跟我說妳那幾天做了什麼事情啊……?」
「第一天人家看了貓咪的影片。」
「嗯。」
「第二天看了小狗的影片。」
「嗯。」
「對了,人家發現有隻柴犬跟你長得很像喔。」
「我現在心情好複雜,想看也不是,不想看也不是……」
「然後第三天看了人家用反物資狙擊步槍打爛遊戲主機的影片。」
「妳這天換口味喔。」
「第四天我在看瑞典那支壁爐燒火的影片時,你就回來了。」
對彌央小姐而言,除了我和透過我認識的土屋與村崎之外,身邊沒有稱得上朋友的人物。土屋和村崎由於很早就先放過暑假了,因此盂蘭盆節是在工作中度過。至於我就如剛才所說,人在福岡老家。
也難怪這四天假期間,她根本毫無機會和朋友見面或相約出遊。
我本來覺得即使沒人相伴,彌央小姐還是需要能夠一個人悠哉獨處的時間。直到我將福岡伴手禮奶油甜饅頭拿給她時,才知道那四天她過得比我想像得還孤寂。沒想到她只是待在家一直看影片,當下我真的是無言以對。
「我看到妳在滿是空寶特瓶的客廳裡盯著壁爐火焰時,還在想那該不會是在進行召喚什麼東西的儀式。」
我先前是看過她用玩偶圍住自己召開反省大會(魔女聚會)的模樣,不過這次的場面在我看來,總覺得比較像施展咒術後咒具和紙偶散亂四處的現場。而且實在太碰巧,我帶回來的伴手禮饅頭根本就像儀式用的供品。
「這個夏天過得還真是充實啊……」
彌央小姐的雙眼凝視著更遠的地方。
「……對了,彌央小姐。」
「嗯──?」
「你新年連假有什麼計畫嗎?」
「松友先生,你知道嗎?海鹿產的卵看起來很像拉麵耶。」
「海鹿……」
她說的是軟體動物門腹足綱後鰓亞綱海鹿目海鹿科海鹿屬的海鹿。這是種棲息在日本本州至九州海岸或河口附近的軟體動物,特徵是遭遇敵人襲擊時,會從背部噴出紫色墨汁般的液體。這種墨汁在水裡看起來就像積雨雲,可能是因為這樣,所以日文名稱才命名為具有下雨含意的「AMEFURASHI」。
不過她幹嘛突然提到海鹿。
「而且聽說海鹿很好吃。」
「真的嗎?」
「真的。」
「所以妳新年假期有什麼計畫了嗎?」
「松友先生,你知道嗎?參宿四好像就快要消失不見了耶。」
她講的是獵戶座α星參宿四,是顆半規則變星,位在冬季夜空中可見的英勇獵人右肩處。根據最近的資料指出,傳聞有部分學者專家認為參宿四近來亮度減弱的速度更勝過往,可能是巨大恆星迎來終結,也就是超新星爆炸的前兆。
但她幹嘛突然提到參宿四。
「彌央小姐。」
「松友先生,你知道這件事?」
「妳的新年連假還沒有任何安排對吧?」
「對……」
老實說出過年長假還沒有任何計畫不就好了。基本上彌央小姐這個人十分直率,但就是會在一些奇怪的事情上拉不下臉,這點我也不是很懂。
「那麼我們現在來想一下要做什麼吧。反正我也還沒決定要不要回老家,要不要乾脆一起去看日出?」
「那可不行。」
結果我的提議被她一口回絕。
「因為法律規定只有在真的遇到迫不得已的情況時,才能讓員工在過年的那段休假日出勤……!」
「是沒錯……」
她的言下之意是,像她公司給予的盂蘭盆節休假嚴格來說只有三天,多出來的兩天是採用公司全體員工一起請假的模式。
暑假第四天,我幫彌央小姐準備晚餐時,她在昏暗的屋子內用無神的雙眼盯著電腦螢幕。這種做法只是把取得年假的日期往後壓,即使搬出勞動法規,頂多算是觸法邊緣而已。
「總之……過年假期是不能用在看日出那種事情上的……!」
一切都是因為無法合乎勞動法規的規定,這是個極為單純卻又難解的問題。
「要不然……沒事。」
我本想說「要不然我先不管員工的身分,當個鄰居跟妳去就好」,但最後還是把話吞了回去。
彌央小姐和我就是雇主和員工的關係,當中更是存在看似特殊,實則嚴謹的規則。無論事出再有因,我若能無視這些規則,反過來就代表我隨時能棄這份工作於不顧。彌央小姐肯定懂得這個道理,畢竟她在獨處的夜晚才不可能從容到沒去思考過這樣的未來。
對她而言,我沒發展更進一步的關係,就等同不會疏離我們的關係。
「彌央小姐,妳不回老家嗎?雖然妳只要搭一個小時多的電車就能到了。」
「人家不太想回去……」
就像我剛才是第一次聽說彌央小姐母親的事情一樣,我其實從未詳細了解過她的家庭狀況。感覺起來稱不上良好,而且她先前還說過,尤其最近每次回老家時就會被所有親戚催婚。
「唔──那妳之前的新年連假都在做什麼啊?」
我大概能猜到她會回答什麼,但還是開口問了。
「就看看小狗小貓的影片……」
「跟之前放假時一樣耶。」
「或是讀讀之前買了沒看的書……」
「真用功。」
「研究一下手上的案子……」
「真有上進心。」
「我之前就是像這樣窩在家裡過完新年連假的。」
「妳實在有夠猛。」
所謂的長期連假,有部分用意就是為了給予人們餘裕度過天候嚴酷的季節。畢竟夏天酷熱、冬天嚴寒,再加上彌央小姐休假時基本都是宅在家裡,所以我非常能夠理解在這種季節沒事當然不會想出門。我是能感同身受,但……
沒想到她居然能像碰到世界末日般整整十天足不出戶。
「那個──……那彌央小姐年底時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福岡……之類的。」
「啊哈哈……」
「……啊哈哈。」
聲音有氣無力的彌央小姐好沒精神。我真希望她別露出那種絕望透頂的表情。
「算了,反正距離過年還很久,我們再多想想吧。」
「說得也是……」
「仔細想想夏天也還沒結束,如果要出門旅行可能沒那麼多時間,但我很想找個能當天來回的地方,去吃吃好吃的東西!」
總之我換了個開心的話題,聊起要如何安排最近的時間。彌央小姐原本眼看就要僵在原地,但可能是我挑選的食物話題奏效,所以她的身體稍微動了動。
「什麼好吃的東西?」
「比如茨城一帶,我聽說那邊是炸豬排店的一級戰區喔。」
我記得村崎就是出身茨城縣筑波市,縣內還有以海鮮聞名的大洗町。反正兩個地方都位在同個縣,因此說不定能請村崎當導遊,帶我們到筑波和大洗一日遊。
「你的提議是很好,但人家比較想和大家一起去看電影。」
「要去電影院的話,平常找個禮拜天隨時都能去吧?」
「人家說的不是去電影院看的那種……」
她要講的是藍光影片。
彌央小姐話邊說話,邊從餐桌底下拿出一個非常眼熟、滾藍邊的藍光光碟盒,真不知道是怎麼藏進去的。
「《電氣之子》?」
「我猜是血肉橫飛類的心理驚悚片……」
片名讓我好想照著念一遍。
「是之前那位喜歡看電影的部長借妳的嗎?」
「在我解決先前那件案子的問題後,我們的交情又變得更好了。」
彌央小姐接著說「我們交情變好確實是好事,不過……」,然後把光碟盒藏回餐桌下,眼不見為淨。這位部長是彌央小姐手上案子的客戶端負責人,從以前就十分賞識她,時常會把推薦的電影借給她看。我先前也看過兩部部長推薦的作品,看完後確實覺得兩部都是鮮為人知的名作。
不過當類型是恐怖片或血腥虐殺片時,內心受到的衝擊自然也相對強烈。
「…………」
「…………」
「我記得那位部長也和土屋他們的公司有生意往來,雙方後來合作得順不順利啊?」
「感覺起來非常順利喔!」
「順利就好。」
我決定把聊天內容拉回最初的工作話題。
「他們這次的合作讓我想起一件事。」
「妳想起什麼事?」
「追根究柢來說,上次那起交易糾紛就是在溝通上出問題。」
「妳是說土屋他們公司董事長惹事的那一次喔。」
「所以我就先去拜託負責我們公司保密協議相關法務的律師事務所,再居中把事務所介紹給土屋和部長的公司,希望他們在合作初期及早釐清各種責任歸屬……」
「原來妳做了這種事。」
彌央小姐說話時的語調和表情明明充滿稚氣,卻又努力追求用字精準,搞得我越來越分不出來她現在處於哪種模式,不過我們還是繼續閒聊。
「啊,抱歉,講這個很無聊吧。還是我們來聊鯊魚?」
「不會啦,離開公司後,聊這種事情反而覺得新鮮。」
雖然不知道這種兩個人的日子會持續到何時,但可以肯定的是短期內不會看到盡頭──在這個當下我是這麼認為,我想彌央小姐也是持相同看法吧。
「你、你不嫌棄就好……咦?」
我們聊天聊到一半,手機又響了。
「又是剛剛那個人嗎?」
「應該是……我去接一下電話喔。」
結果我差點脫口說出「這種電話沒必要接吧」,但我早就決定不會干涉彌央小姐的公事。畢竟絕對不能隨隨便便插手別人的工作。
從依稀洩出的對話內容聽來,手機的另一頭確實是木舟先生。不過這種不解風情、擾人安寧的人,也是見怪不怪了。
「我來把味噌湯熱一熱好了。」
這時的我只是在替鍋子點火之餘,埋怨有人會打斷我們倆吃晚餐,但壓根沒想到會出現一個更加明目張膽地闖進我們的生活的人物。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