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4° )
氣象
快訊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大掃除的時候又到來,怎麼樣整理會最省力?除舊布新不只有家裡,心情也要變得更輕盈。丟掉多餘的東西,才能納入更多好事情!

2022-03-04 | PChome書店

大器婉成(下)


大器婉成(下)
作者:夏言 出版社:狗屋 出版日期:2022-02-24 00:00:00

<內容簡介>

即便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只要腳踏實地、努力不懈,
也能成就屬於自己的鴻圖大業!

俗話說得好,「錢不是萬能,但是沒錢萬萬不能」,
靠著精心琢磨的手藝與獨樹一幟的料理,
紀婉兒順利經營起鋪子,穩紮穩打地累積財富,
不但要讓一家人過更好的生活,還要為將來進京做打算……
儘管她深諳財不露白、低調行事方為上策的道理,
然而婆家那些親戚可不是省油的燈,為了從他們這裡分一杯羹,
不僅攜家帶眷鬧上門,還顛倒是非大潑髒水,
惹得她那向來斯文有禮的夫君發怒不說,
甚至放大絕翻臉不認人,要彼此一刀兩斷!
雖說他這麼做是為了感謝她一路以來的大力支持,
那霸氣護妻的舉止也看得讓人眼冒愛心,
可是他「報恩」的方式,竟是跟她夜夜纏綿……
別啊,再這樣下去,他的科考跟她的事業就要面臨重大危機啦!

★目錄:

第二十四章 招募人手
第二十五章 鋪子開張
第二十六章 登門找碴
第二十七章 判若兩人
第二十八章 心不在焉
第二十九章 丟人現眼
第三十章 分享喜悅
第三十一章 貪得無厭
第三十二章 風光回門
第三十三章 靈機一動
第三十四章 得力助手
第三十五章 步上軌道
第三十六章 一吻入心
第三十七章 藉酒壯膽
第三十八章 濃情密意
第三十九章 口碑效應
第四十章 啟人疑竇
第四十一章 水乳交融
第四十二章 小別重逢
第四十三章 精神支柱
第四十四章 連中三元
第四十五章 京城扎根
第四十六章 美麗人生

<作者簡介>

夏言
天秤座,喜歡安靜、隨遇而安。熱愛寫作,想用筆把腦海中設想的或新奇有趣、或纏綿悱惻、或蕩氣迴腸的故事寫出來。

★內文試閱:

第二十四章 招募人手
紀婉兒的心情好極了,回去的路上,不是問蕭清明中午吃什麼,就是問他心情如何,至於蕭清明為何突然過來尋她,他不說,她也不多問。總之,她能看得出來,蕭清明是真的關心她。
走了一段路之後,想到今日回娘家的目的,紀婉兒便打算跟蕭清明說明白。若是簽下了鋪子,又雇人幫忙,生意規模就比之前大了。雖然這些名義上是她的私房錢,但她跟蕭清明畢竟是一家人,還是得解釋清楚,免得產生誤會。
「我回去,是想找娘幫忙。」紀婉兒道。
蕭清明側頭看了她一眼,問道:「什麼忙?」
紀婉兒解釋道:「在外頭擺攤,下雨時沒法做生意,我就想租個鋪子比較方便。這幾日我在鎮上看中了一家,想著明日讓我爹娘一起去簽訂契約。」
聽到這番話,蕭清明抿了抿唇,似乎想說些什麼。
「嗯?夫君覺得開鋪子不妥當嗎?」紀婉兒問。
蕭清明瞥了紀婉兒一下,半晌後擠出了一句話。「其實……這件事情我也可以做。」
他心想,娘子是不是覺得他既笨又不中用,才不找他,而是去找娘家人幫忙。
誰知紀婉兒卻笑了,說道:「我當然知道你可以啊。」
蕭清明是誰啊,他未來可是會考上狀元、成為權臣的人,雖說現在看不出有什麼特別,可她就是知道這個人很了不得。
「我這不是怕耽擱你讀書嗎?而且我娘在京城的時候也幫小姐管過鋪子,她有經驗。」
後面這些話蕭清明沒聽進去,他耳中只有紀婉兒剛剛那句話,眼裡只有她那張燦若桃花的笑臉──她覺得他可以。
「我……我也沒……沒那麼厲害。」蕭清明握緊了手中的籃子,紅著臉道。
紀婉兒笑著說:「夫君別這麼謙虛,你將來是要做大事的,租鋪子這等小事讓你出面,根本就是大材小用,在我心裡你就是最厲害的。」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她這話一出,蕭清明宛如塗了一層胭脂的臉龐露出了一絲笑容。
事實上,目前紀婉兒覺得自己與蕭清明之間還是有些距離,不算太親密,她甚至對董嬤嬤更為信任,所以才回娘家找她,但是這些話不能當著蕭清明的面說出來。
兩個人就這般說說笑笑地回家去了,他們一進門,坐在屋簷下繡花的雲霜就站起來,緊張地看向兄嫂道:「哥哥、嫂子,你們回來了。」她真怕嫂子這一去娘家,就再也不回來了。
紀婉兒點點頭,指了指蕭清明手中的籃子道:「我娘讓我帶一些桃酥回來,你們嘗嘗。」
桃酥?雲霜想到老宅的堂弟在屋裡偷偷吃的東西。聞起來雖然沒啥味道,但是看他們的反應,一定很好吃吧?
子安早就把董嬤嬤說要讓自家兄長和嫂子和離的事情拋在腦後,他的眼裡只有面前的桃酥,可他才剛伸手要摸向籃子,手背就被人打了一下。
「嫂子,妳留著吃吧,我和弟弟不餓。」雲霜道。
紀婉兒捏了捏她的臉說:「吃吧吃吧,別客氣,我娘說要給你們的,總不能讓我搶小孩子的東西吃吧。」
她都這樣說了,雲霜和子安才掀開籃子拿了桃酥。

隔天賣完吃食,紀婉兒就帶著兩個孩子去跟她爹娘碰面了。
紀婉兒這是第一次見到紀大忠,如同書中描述的一般,紀大忠看起來就是一個忠厚老實的人,話也不多,紀家基本上是董嬤嬤作主,他的存在感很低。
「親家公、親家母。」雲霜拉著子安向紀大忠與董嬤嬤打了招呼。
「爹、娘。」紀婉兒看著自己的父母道。
紀大忠應了一聲,笑著看向女兒。他雖沒多說什麼,但紀婉兒能從他的眼神中看出對女兒的愛。
董嬤嬤對租賃鋪子這方面的事很了解,很快就為紀婉兒定下了這個鋪子。租金一個月四百文錢,一次繳了三個月的份。
租金一繳,紀婉兒這段時日賺的錢基本上沒了,她忍不住想,錢花得真的好快啊……
瞧著女兒心疼的模樣,董嬤嬤安撫道:「妳看的這個鋪子不錯,地段好,本錢很快就能賺回來。」
紀婉兒回過神來,對董嬤嬤道:「嗯,我一定努力賺錢。」
看女兒信心滿滿的模樣,董嬤嬤從她身上窺見自己年輕時的影子。她以前個性要強,想當主子身邊的第一人,只可惜運道不好,不過她相信,將來有一日,她能重回京城。
「這麼大的鋪子,妳一個人肯定忙不過來,想好要找誰幫忙了嗎?」
紀婉兒搖了搖頭說:「還沒,我本想找鄰居幫忙,可後來想想,這樣反倒容易有矛盾,不如從外面找人,簽了契約以後更易於行事。」
董嬤嬤讚賞地看著女兒,這跟她想的完全一樣。
之前跟女兒談天時,女兒提過孫杏花那家對她的幫助,她還以為女兒要找他們一家人幫忙了。
其實這不是什麼大事,只不過大家是親戚,不好公事公辦,有些人甚至算是長輩,來了鋪子裡得聽晚輩使喚,內心難免不平衡。
她心想,女兒要是想用他們就用,如今她很有想法,未必會聽自己的,若持反對意見,可能還會惹女兒不高興,傷了母女情分。等女兒哪天吃了虧,就知道該如何做生意了,況且有她看著,也出不了什麼大錯,所幸女兒夠聰慧,早就想通了這一點。
「妳能這麼想就對了。」董嬤嬤笑道:「那妳打算如何找人?」
紀婉兒回道:「我想在鋪子的門上貼個告示,寫清楚招工要求與待遇,再規定好時間,讓那些想應徵的人一塊兒來,到時候我再選人。」
如果說女兒不找親戚或鄰居,董嬤嬤的反應是驚喜的話,那麼這個計策一出,她就是震驚了。琢磨了片刻,董嬤嬤越想越覺得女兒這法子好極了,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出來的。
在京城時,府上若是缺人手,招募的管道通常有兩種,一是直接從人牙子那裡買,二是挑選罪臣家釋出的奴婢。若是酒樓跟鋪子需要招人,多半是雇用親戚、鄰居,或由熟人介紹。這樣讓人主動上門的,她還是頭一次聽說。
不過這法子好歸好,也有弊端。「那些人妳不熟悉,怎麼知道他們人品如何、是否欺瞞妳?」董嬤嬤問道。
紀婉兒笑著說:「若是來的人多了,先挑幾個人,到時候再去他們家附近打探。」
這個地方人口少,打聽一個人的背景算是容易。紀婉兒又道:「確定雇用以後,就讓他們簽一份承諾書,一旦發現有所欺瞞,立刻棄用;若造成店內損失,必須賠償,情節嚴重者報官處理。」
董嬤嬤沒料到女兒竟考慮得這般周全。她想到的女兒都有打算;她沒想到的女兒也有計畫。「行,妳既然已經設想好了,那就這麼做吧。」
招工不是一、兩天的事,為了儘早讓鋪子開張,少損失一些租金,幾個人吃過早飯之後,紀婉兒就去買了張紙,寫上招工的細節,貼在鋪子的門上。她先是自己站在門口宣傳了一番,之後又花了兩文錢,讓在附近玩的小男孩替她在大街小巷當傳聲筒。
處理完了這些,紀婉兒就去訂了六張桌子及配套的板凳,又買了不少餐具,至於石磨,這個鋪子後面就有,不用另外買。
中午吃飯時,紀婉兒告知蕭清明這件事,她這次打算招兩個人,還讓他擬了兩份承諾書。

第二日,紀婉兒和雲霜、子安照常去鎮上那個巷子口賣吃食,順便通知顧客們鋪子的地點。收攤之後,他們去了鋪子,又站在門口喊了要招人的事,後來紀婉兒讓子安坐在門口宣傳,她則跟雲霜去裡面打掃。
過沒多久,陸陸續續有人過來詢問。紀婉兒要的是婦人,只需要做半天活,上一次工就有六文錢,因為工時短、薪資高,所以很多人都非常好奇。
紀婉兒一一說清楚招工的要求,又要她們兩天後的巳時來面試。既然要面試,她決定以後不再戴著面罩,衣裳也換上好一些的,否則會影響鋪子給人的觀感。
雖然這兩日比較忙碌,可紀婉兒還是挺開心的,雲霜和子安也是,因為有了鋪子,他們就不用在外頭賣吃食了。
既然要開鋪子,就要準備新菜單。雖然醬香餅很好,但紀婉兒覺得和豆腐腦最相配的是油條。鎮上雖然沒賣豆腐腦,卻有兩、三家在賣油條,不過她比較想賣自己做的。
紀婉兒先發麵,又去磨豆子,準備做些豆腐腦配油條試試看。
麵發好之後擀長,切成一條一條,兩條疊放在一起,將筷子放到中間壓一下,拉長後放入鍋中油炸。炸到兩面金黃時,撈出來放在一旁瀝油,再裝入盤子中。
油條是一種常見的吃食,不過一般家裡不太常做,原因是太過耗油。
紀婉兒在做豆腐腦之前,先勻出了兩碗豆漿,等料理全部做好後,她就將東西端上了桌。
油條酥脆,有一股獨特的香味,雲霜和子安眼睛瞪得大大的,蕭清明也很是期待。
「吃吧。」紀婉兒說道。
「好香啊,真好吃!」子安吃得滿嘴油。
「把油條放入豆腐腦裡面蘸一蘸試試。」紀婉兒又道。
「好。」子安道。
雲霜與蕭清明也按照紀婉兒的建議,將油條放入豆腐腦中。
油條遇到湯汁就沒那麼酥脆了,反倒吸走了湯汁。紀婉兒最愛的就是這個味道,浸滿了湯汁的油條鬆軟飽滿,好吃極了,比單吃更有滋味。
「嗯,好吃。」子安笑著說。
見大家吃得開心,紀婉兒又要他們蘸一蘸豆漿,雖然這樣也不錯,不過大家還是覺得配豆腐腦更美味,畢竟豆腐腦上面淋了滷子,味道芳醇濃厚。

吃飯時,紀婉兒注意到蕭清明在揉手腕,到了晚上她才想起這件事。
等到蕭清明回來後,紀婉兒看了他的手腕一眼,問道:「你是不是最近磨豆子累著了?疼嗎?」
蕭清明搖了搖頭,把手藏在身後道:「沒有。」
「真的不疼?也不是磨豆子磨的?」紀婉兒又問了一遍。
「不是。」
紀婉兒上下打量起了蕭清明,總覺得他在隱瞞什麼。「嗯,那就好,我本來還想,若是你覺得疼,就幫你捏一捏的。」
之前她使喚蕭清明為自己捏肩膀,現在也該報答一下,為他捏一捏才是,不過他不疼就算了。
只見蕭清明神情微怔,改口道:「咳,其實還是有些疼……」
紀婉兒有些不解。一下說不疼,一下又說疼,這是為了使喚她?
儘管如此,紀婉兒還是朝蕭清明走了過去。她抬起他的胳膊捏了捏,問道:「哪裡疼,這裡?」
在紀婉兒碰到自己的那一瞬間,蕭清明哆嗦了一下,有一種把胳膊縮回來的衝動,可他忍住了。因為心裡有一道聲音告訴他,他喜歡彼此肌膚碰觸的感覺,甚至想要更多。
「咳,不是。」蕭清明臉紅到不行。
紀婉兒心想,這蕭清明實在太容易害羞了,他是怎麼成為權臣的?靠臉嗎?這性格跟書中描述的也差太多了。
「那……這裡呢?」紀婉兒換了個地方捏。
蕭清明點頭道:「嗯。」
也不知道蕭清明磨豆子怎麼會是手腕疼,她之前明明是肩膀和脖子疼啊,難道是他們用力的位置不同?
若說起做什麼事會導致手腕痛,大概是拿重物或寫字吧……
紀婉兒覺得蕭清明這樣子像是寫字寫太多了。「左邊疼嗎?」她問道。
蕭清明抬起左手又放下,搖頭道:「不疼。」
「夫君,你最近是不是字寫得太多了?」紀婉兒有些懷疑地看著他。
蕭清明怔了怔,縮回了右手道:「咳,沒有。」
瞧他的反應,紀婉兒越發覺得他心裡有鬼。難不成真的是字寫太多了?他不會是一直抄書吧……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2/22上市的【文創風】1040《大器婉成》下。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