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5° / 30° )
氣象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大掃除的時候又到來,怎麼樣整理會最省力?除舊布新不只有家裡,心情也要變得更輕盈。丟掉多餘的東西,才能納入更多好事情!

2022-03-22 | PChome書店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女神的化身(II)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女神的化身(II)
作者:香月美夜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22-03-14 00:00:00

<內容簡介>

揮下萊登薛夫特之槍,
賭上自己未來的求娶迪塔正式開始!

隨書附贈:「求娶迪塔與地下書庫」雙面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番外篇〈聖女的儀式〉、〈該留意的存在〉、〈令人頭痛的報告書(三年級)〉+〈輕鬆悠閒的家族日常〉四格漫畫!

窗外下著雪,亞倫斯伯罕城堡裡,下任領主的未婚夫斐迪南正坐在辦公室內,皺眉展讀羅潔梅茵的來信。
不光接到王族的召見,羅潔梅茵還試圖接近貴族院圖書館內不為人知的地下書庫。即使她已經升上三年級,身邊的人們依然持續接到內容教人頭痛的報告書。而她不僅引發了神秘現象,還將國王牽連進學生的共同研究裡。
在國王面前說話毫不懂得修飾的羅潔梅茵,一心朝著自己的目標全力前進。就在這時,藍斯特勞德竟然向她提出了令人錯愕的提議……

<作者簡介>

香月美夜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近來因新冠肺炎的關係盡量減少外出,
但由於本來就很少出門,所以日常生活並沒有什麼改變。
希望這集出版的時候,疫情已經穩定下來。

繪者:椎名優
這集封面的設定背景如下:
「貴族院三年級,
這次的求婚對象比起書更喜歡戰鬥?
求娶迪塔,
羅潔梅茵是我的人!!(有點誇大)」這樣。

譯者: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渾身不對勁。譯有《小書痴的下剋上》系列、《旅貓日記》、《星星糖》、《吸淚鬼》、《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等作品。

●「小書痴的下剋上」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booklove
●「小書痴的下剋上」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booklove.crown

★內文試閱:

序章

亞倫斯伯罕城堡內,有間辦公室是專門配給下任領主的未婚夫、來自艾倫菲斯特的斐迪南使用。此刻辦公室內,正聚集了許多奧伯.亞倫斯伯罕的文官。
「這些是有關阿妲姬莎公主的資料。夏天時蘭翠奈維曾派來使者,詢問有關呈獻公主一事。下一次領主會議上,必須向國王稟報此事。」
「阿妲姬莎的公主嗎……」
斐迪南喃喃低語,內心一陣苦澀。這讓他想起了中央騎士團長勞布隆托,知道他異於常人的身世── 也就是他原為阿妲姬莎之實。說不定在場也有人和騎士團長一樣,知道他特殊的出身。文官們絲毫沒有察覺斐迪南的警戒,接著說明何謂阿妲姬莎。
「他領的人可能不知道,但阿妲姬莎的公主皆來自蘭翠奈維。關於屆時要如何迎接公主,詳細的資料都在這裡,還請過目。」
文官接連把文件和資料搬運進來。他們的任務,就是要把公務交接給斐迪南。由於即將成為下任領主的蒂緹琳朵,必須優先讓基礎魔法染上自己的魔力,因此交接的工作泰半都落在他身上。
……可以理解文官們也知道我比蒂緹琳朵更習慣處理公務,所以溝通起來會更順暢,但下任領主的教育工作仍不該怠慢才對……
與待在艾倫菲斯特時會協助領主處理公務的斐迪南不同,蒂緹琳朵至今似乎從未處理過像樣的公務。主要也是因為,她的母親喬琪娜原是第三夫人,而她又是么女。原先光是下任領主的候補人選,就有第二夫人的兩個兒子、第三夫人的一個兒子,以及第一夫人從多雷凡赫收養來的孫女萊蒂希雅,而蒂緹琳朵可說是與下任領主之位最為無緣的領主候補生。
豈知,第二夫人的兩個兒子因遭政變過後的肅清波及,被降為上級貴族;蒂緹琳朵的兄長則因意外亡故;萊蒂希雅更是還未成年,奧伯.亞倫斯伯罕便病倒了。因此,蒂緹琳朵才成了臨時暫代的下任領主。文官們告訴斐迪南,一直到領主亡故之前,為了不讓蒂緹琳朵的聲勢壓過年紀尚幼的萊蒂希雅,他們對於蒂緹琳朵的教育並沒有投入太多心力。
……話又說回來,我現在竟要負責把蘭翠奈維的公主送往那座離宮……
往後在公務上,他將不斷接觸到與蘭翠奈維以及阿妲姬莎有關的事情。儘管表面上文風不動,斐迪南卻是抱著苦澀的心情翻閱資料。
「噢,我還心想今天特別冷……看來終於開始下雪了。」
聽見文官等人有些興奮的話聲,斐迪南抬起目光看向窗外。確實隱隱有著白色雪花在窗外閃現。大概是因為在亞倫斯伯罕十分罕見,文官們全往窗邊聚集,但在艾倫菲斯特,約莫初冬就會出現這樣的細雪。親眼確認了窗外的雪花後,斐迪南收回目光,準備繼續閱覽資料。
「……同樣是冬天,但這裡的景色與艾倫菲斯特截然不同呢。」
這時尤修塔斯端來茶水,像是有意要妨礙斐迪南把精神集中在工作上。意思是他該休息了吧。明白尤修塔斯的用意,斐迪南無奈地放下筆與資料,拿起茶杯。來到亞倫斯伯罕後才成為他侍從的賽吉烏斯似乎聽見了尤修塔斯說的話,被引起興趣地眨了眨黃綠色眼睛。
「是怎樣的不同呢?」
自領與他領的差異似乎是很有意思的話題,在場的文官們也都看向尤修塔斯。
「比如在艾倫菲斯特,從我們出發來此的秋季尾聲直到初冬,便會降下像窗外這樣的細雪。但到了現在這時候,道路想必已被積雪掩埋,人們不得不待在屋內過冬。」
「除此之外,過冬的方式也不相同。先前在艾倫菲斯特,城堡裡雖有頻繁的社交活動,但騎士們為了冬之主的討伐,都得心無旁騖地進行準備、接受訓練。但是,亞倫斯伯罕不需要討伐冬之主。我想這一點便造成兩領極大的不同。」
護衛騎士艾克哈特接著說明後,眾人「噢噢」地驚嘆回道。多半是因為亞倫斯伯罕不需要討伐冬之主,這裡的騎士們看來並不怎麼投注精力在訓練上。
「最大的不同就是兒童室了吧。得知這裡的兒童室只有在學生往貴族院移動的那段時間會真正使用到,我實在大吃一驚。在艾倫菲斯特因為有冬之主的討伐,整體而言大人都十分忙碌。為免妨礙到大人工作,尚未就讀貴族院的孩子們一整天都會待在城堡的兒童室裡。」
而在亞倫斯伯罕,由於不需要趕在積雪變深之前積極地展開社交活動、蒐集情報,大人便有非常充裕的時間。因此貴族們極少從早到晚都待在城堡,孩子們也不會一直待在兒童室內,反倒是跟著大人參加社交活動。斐迪南負責指導的領主候補生萊蒂希雅,現在也是優先忙於與同派系的人加深交流。
「聽到你們冬季只有下午才會進行社交活動時,我也大感吃驚。因為在艾倫菲斯特,社交活動都是在短暫一段時間內密集進行。每到冬季的社交期間,我們每天必然都有安排好的行程。」
在亞倫斯伯罕,天氣有些變暖的午後才是他們的社交時間。冬季期間,甚至第四鐘響起前絕不外出。雖說要與人共進午餐時便會早些出門,但也僅此而已,所有活動仍是等到了午餐結束後才開始。到了夏天,則是太陽高掛且炎熱的第三鐘到第五鐘這段時間會避免外出。基於這樣的風土民情,上午斐迪南都是待在辦公室裡處理交接工作,下午才以萊蒂希雅的指導者兼下任領主的未婚夫之身分參加社交活動。
「不過,現在的生活已比我當初預想的有餘裕多了。我個人還很希望能趁著現在向各位討教。」
由於一到亞倫斯伯罕便發現領主已經亡故,斐迪南本來有著諸多擔憂,但目前一切大致還算順利。難纏又煩人的蒂緹琳朵不過數日就去了貴族院,他提防著的喬琪娜似乎也正沉浸在丈夫離世的悲傷中,待在離宮內閉門不出,完全沒在社交場合上現身。教他驚訝的是,曾服侍過領主的文官們將公務交接給他時,她也未曾從中作梗。至少目前為止,他身為下任領主的未婚夫、身為今後將在亞倫斯伯罕處理公務的人,貴族們都給予他應有的敬重。他對此感到安心的同時,內心也掠過一抹悵然。
……跟父親大人臥病在床後的艾倫菲斯特大不相同哪。
「您說的趁現在是什麼意思呢?」
「你們是奧伯.亞倫斯伯罕的文官。那麼等蒂緹琳朵大人從貴族院回來,你們會去她手底下處理公務吧?畢竟她是下任領主。」
這也意味著,只有蒂緹琳朵待在貴族院的這段時間,文官們才能把全副心力放在公務的交接上。等她回來,他領出身的配偶自然會被晾到一旁,他們將優先教育自領的新領主。聞言,文官等人面面相覷,露出五味雜陳的表情對彼此苦笑。
「在蒂緹琳朵大人手下執行公務嗎?她目前接受到的領主教育可還遠遠不夠。等她可以處理公務的時候,說不定萊蒂希雅大人都成年了。」
「再者,如果她願意認真學習也就罷了,但那位大人不喜接受指導,實在教人頭疼。雖說只是暫代,但多少也該……」
有人說出了像在批評下任領主的發言後,旋即有人出言袒護。
「可是那位大人尚未成年,又是第三夫人的第三個孩子,至今從未學過如何處理公務。期望若太高,似乎也太為難她了。」
「是啊是啊。況且她不過是暫代的奧伯,只會當到萊蒂希雅大人成年後與錫爾布蘭德大人成婚為止,太關心政務也不好吧。像她現在這樣毫無興趣,不是正好嗎?」
……她雖然對公務不感興趣,但對權力的渴望似乎倒不小……
斐迪南僅在心裡咕噥。畢竟他可沒有愚蠢到會在這種情況下,一本正經地批評國王為他指定的未婚妻。不過,即便在艾倫菲斯特與在亞倫斯伯罕都只相處過數天,他也已經了解到了自己奉命要與之成婚的女性,其個性與言行有多麼教人頭痛。
他點頭聽著文官們的發言,同時盡可能藉此掌握每個人的想法與品性,但自己絕不發表評論。畢竟與蒂緹琳朵的婚約是國王所指定,在旁人面前他又裝作對她十分寵愛,這時要是應和,便等同在批判自己的未婚妻。聽到自領的人批評下任領主,文官們還能面帶苦笑聆聽,但換作是來自他領的斐迪南開口,他們或許就會心生不快。
「現在不能再把她當成是個孩子,一味加以縱容。再過不久蒂緹琳朵大人就要成年了,不能再拿還未成年當藉口。等到了春天,她將以奧伯的身分出席領主會議。」
「雖說只是暫代,但她要就任成為奧伯還是太勉強了吧。老實說,現在有斐迪南大人在真是幫了我們大忙。」
「說到幫了大忙,就讓我想起喬琪娜大人。因為她竟然順從地搬去離宮。」
話題接著跳到了喬琪娜身上。斐迪南一邊聽著文官們的閒談,一邊在心中與尤修塔斯蒐集來的情報做比對。
「畢竟以前她曾伸出援手,讓小聖杯盈滿魔力,藉此成功拉攏到了舊孛克史德克的人。好不容易到了手的權力,我還以為她會捨不得放掉。」
「我聽說是沒有了艾倫菲斯特提供的援助……」
「這應該是因為援助已改為透過斐迪南大人提供,而非喬琪娜大人吧?畢竟與奧伯.艾倫菲斯特交情更為深厚的,是斐迪南大人。」
尤修塔斯不著痕跡地這麼幫腔後,文官們點頭應道:「原來如此。」在舊孛克史德克,以及在亞倫斯伯罕北方與艾倫菲斯特接壤的幾塊土地,喬琪娜的影響力似乎都比齊爾維斯特他們預想的還要巨大。斐迪南微微蹙眉。
「雖說原是同領的領主一族,但我與喬琪娜大人幾乎不曾見過面。本以為到了這裡後能有些交流,想不到只在一開始見面時打了聲招呼……」
明明是領主的第一夫人,但打從斐迪南來到這裡,卻發覺喬琪娜的存在感薄弱到了教人感到詭異的地步。對尤修塔斯知之甚詳的她,還絕不讓他靠近離宮。尤修塔斯向斐迪南報告過,喬琪娜曾揚言,即便他喬裝改扮也會被她認出來。斐迪南試著向文官們探問,但他們似乎都覺得失去了丈夫的妻子會沉浸在悲傷中也很正常。
只要文官們一說起有關喬琪娜的事情,斐迪南便分外留心傾聽。就在這時,敲門聲響起,房門打開。
「打擾了。這是人在貴族院的雷蒙特送回來的。」
侍從賽吉烏斯上前接過,打開木盒。緊接著,他拿出了雷蒙特改良過的錄音魔導具與一封信。
雷蒙特是斐迪南的弟子,此刻正成天待在赫思爾的研究室裡。在亞倫斯伯罕領內時,雷蒙特的身分雖是近侍,但兩人的關係比起主從仍更像師徒。雷蒙特因為魔力不多,熱中於進行改良,想用更少的魔力就能發動魔導具。起先是羅潔梅茵相當欣賞雷蒙特、想與他多做交流,斐迪南才乾脆將他收為弟子,一方面便於監視,一方面也能蒐集亞倫斯伯罕的情報。然而到了現在,由於弟子的著眼點與自己十分不同,與他一起討論研究成果、回覆他來信提出的疑問,已成了斐迪南能喘口氣的寶貴時光。
「噢,這就是改良過的魔導具嗎?」
「但明明是錄音魔導具,魔石卻顯露在外……」
「啊,還有羅潔梅茵大人的來信。那我們先檢查這封信吧。」
文官們拿起羅潔梅茵寄來的信件,開始進行檢查。像是有無夾帶危險物品,信中是否藏有暗號等。「無妨。」斐迪南如此回應後,繃緊全身。
……那個笨蛋,這次究竟又寫了什麼?
上一封信裡,羅潔梅茵提到了赫思爾研究室的情況。她不僅直接在信中揭露斐迪南學生時期曾給赫思爾添麻煩,還把他們都只顧著研究也不打掃研究室、甚至不按時吃飯這些事全寫下來,最後更向他提醒道:「不可以連到了亞倫斯伯罕也過著不健康的生活喔。」惹得文官們苦笑連連,斐迪南恨不得當場將那封信撕碎。但以發光墨水寫成的秘密報告更為重要,所以他當然不能這麼做。
一名文官負責唸信,其他文官則是檢查內容有無可構成暗號的規律。但無論他們如何檢查,發光墨水都絕不可能浮現出來。斐迪南一邊端詳先交到他手中的雷蒙特所做的魔導具,一邊聽著文官唸出的內容。
斐迪南出給弟子的作業,是要縮小錄音魔導具的體積,同時也要能節省魔力。先前雷蒙特雖已成功地將得用兩手拿取的魔導具縮小到了能放在掌心上,但斐迪南要求他繼續改良,並給予提示說:「若能去掉蓋子,應該能再變得更小。」而此刻斐迪南收到的魔導具,用以錄下聲音的魔石正顯露在外,成品相當出色。
「『至於與亞倫斯伯罕的共同研究,赫思爾老師說了,我的強項是魔力量與調合技術。所以我在老師的研究室這裡,負責照著雷蒙特的設計試做魔導具。』」
「……嗯,難怪這次完成得這麼快,原來是由羅潔梅茵負責製作嗎?」
雷蒙特的魔力不多,到畫出設計圖為止進展都十分迅速,但一做起試作品就得耗上不少時間。斐迪南正納悶他這次為何完成得這麼快,原來是因為交給了羅潔梅茵進行調合。既然雷蒙特在設計羅潔梅茵想要的東西,那讓她來幫忙製作也很合理。
「『詳細情況也寫在了另外請傅萊芮默老師轉交的報告書裡』……嗯?舍監曾把與共同研究有關的報告書寄回來嗎?」
聽見文官這麼詢問,斐迪南轉頭看向身後的侍從們。
「這我不清楚……賽吉烏斯、尤修塔斯,我不在的時候,你們近侍收到過報告書嗎?」
「不,並沒有。即便斐迪南大人因為參加社交活動的關係不在辦公室,舍監寄回領地的報告書也不可能直接送往客房。」
賽吉烏斯的答覆完全在斐迪南的預料之中。因為任何東西在送到斐迪南手中之前,必定會經過檢查。他絕不可能收到在場文官們連聽也沒聽過的報告書。
「嗯。既然如此,還是向舍監詢問一聲吧。畢竟共同研究若因此停滯不前就糟了,也要避免給他領造成困擾。」
「遵命。」
緊接在那行就像在打小報告的文字之後,羅潔梅茵接著說起王族主辦的愛書同好茶會。明明再三告誡過她、不要靠近王族,看這樣子她還是興沖沖地湊了過去。想也知道一看到書和圖書館,她的戒心就不知道消失到了哪裡去。
「話說回來,羅潔梅茵大人竟然受邀參加王族主辦的茶會。真希望蒂緹琳朵大人也能與王族有些交流……」
明明排名比我們低的艾倫菲斯特接到了邀請,亞倫斯伯罕的領主候補生卻未受邀,怎麼會這樣── 在場文官有人為此咳聲嘆氣,有人則對茶會上出現的甜點更感興趣。
「戴肯弗爾格根據購得的食譜,製作出了新點心嗎?」
「我們也在領主會議上購買了食譜,是否也該使用領內特有的水果,開發新口味呢?斐迪南大人,您應該曉得哪些水果適合做成磅蛋糕吧?」
「不……如同羅潔梅茵也在信上說過的,我對食物並沒有太大興趣。還是交給熟知領內有哪些水果的廚師會更妥當吧。」
文官們似乎希望他能開發新點心,但斐迪南對此一點也提不起興致。羅潔梅茵能開發出那麼多新點心與豐富的口味,是因為她對食物有著莫名的追求。這時,斐迪南忽然想起她曾說過:「若想吃到美食,請自己栽培廚師。」倘若是她,說不定也能把亞倫斯伯罕的重口味食物改成自己喜歡的味道。
「『我借到了中央與王宮圖書館的書。向索蘭芝老師借來的書聽說取自閉架書庫,書裡還有關於休華茲與懷斯的研究資料。若有什麼新發現,我再告訴您。』」
「怪不得。既能出入赫思爾的研究室,還能獲得認可成為斐迪南大人的弟子,也難怪有辦法借到閉架書庫裡的書……」
文官們忽然稱讚起羅潔梅茵,教斐迪南感到意外。一問之下,他才知道原來是閉架書庫裡的書籍十分貴重,實力若沒有得到圖書館員認可,便會被說「你還不夠資格」而無法借閱。斐迪南自身因為沒被拒絕過,所以不曉得有這回事。
……但是,現在與從前不一樣了。
如今圖書館裡的館員人數驟減,多數魔導具也停止運作,難以維持和過往完全一樣的功能,圖書館幾乎快與自習室沒有兩樣。現在雖有新的上級館員到職,情況或許會稍微改善,但仍不足以回到和過往一樣的狀態。恐怕在場的文官並不曉得,也很難實際感受到,如今的圖書館已與從前大不相同。
「『這次參加茶會很順利,沒有在中途暈倒喔。我成長了很多吧?多虧了斐迪南大人幫我調配藥水。』……以上就是此次信件的內容。」
文官們並未在羅潔梅茵的來信中發現可當暗號的可疑之處,便將信件呈交給斐迪南。斐迪南沒有接過,只是輕輕擺手。
「這封信不急著現在重看,回信之後再寫即可。賽吉烏斯,把雷蒙特寄來的信與魔導具放回房間。如今是分秒必爭,接著處理公務吧。尤修塔斯,把茶具收走。」
宣告休息時間結束後,斐迪南再度拿起筆和資料。

當天夜裡,斐迪南回到自己的房間寫下回信。有其他近侍在的時候,他只能用一般墨水寫下覆蓋用的表面回覆,不能拿出發光墨水。而羅潔梅茵以發光墨水寫下的報告,也得等到大半近侍都已離開的第七鐘過後才能閱讀,還僅限艾克哈特值夜班的時候。再加上艾克哈特因為擔心主人的身體狀況,總會頻頻出聲打斷,因此斐迪南能寫回信的時間非常有限。他很快看了一遍內容後,不由自主扶額。
……居然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與王族扯上關係……
首先,亞納索塔瓊斯王子與艾格蘭緹娜似乎早已發現,畢業儀式時給予兩人祝福的人就是羅潔梅茵,還要求她在席格斯瓦德王子的星結儀式上擔任神殿長。
一旦王族正式提出委託,根本無法拒絕。再加上這一次並非臨時提出要求,有著諸多考量,站在羅潔梅茵與艾倫菲斯特的立場很難推辭吧。只是這樣一來,勢必會與中央神殿有所牽扯,領主會議上也將受到各領領主及高層貴族的矚目。不僅如此,羅潔梅茵答應下來的理由之一還寫著:「也是因為我想親眼看到斐迪南大人與蒂緹琳朵大人的星結儀式。」
……千萬不要。妳給我的祝福會比給王子的還多吧。
斐迪南是真心如此認為。羅潔梅茵曾說他等同她的家人,因此輕易便能想見她若不加節制地給予他祝福,屆時會是什麼情況。斐迪南已經聽聞,就是因為突然有祝福從天而降,曾有人主張艾格蘭緹娜更該成為下任國王。如今斐迪南已因阿妲姬莎之實的身分被懷疑對王位存有覬覦之心,萬一他都已經入贅來到亞倫斯伯罕,卻在星結儀式上得到了最大量的祝福……屆時的事態實在教人不敢想像。
……至少得讓哈特姆特同行才行吧……
羅潔梅茵的近侍當中,就屬哈特姆特的反應最為機靈。只要讓他以神官長的身分跟在一旁,應付起任何情況都能輕鬆一些吧。
緊接著,是羅潔梅茵成為了圖書館鑰匙的管理者。先前無論是她自稱為圖書委員、頻繁造訪圖書館,還是為魔導具供給魔力,這些斐迪南都能任由她去。但是,若是負責保管得有三個人才能打開的書庫之鑰匙,情況只怕不妙。
……因為在那處地下書庫裡,存放著許多指引人得到古得里斯海得的資料。
想起神殿長聖典上浮現的魔法陣與文字,斐迪南按住太陽穴。他自己因為並未當過神殿長,從不曉得聖典會有那樣的變化。如今的羅潔梅茵,恐怕要比王族更接近古得里斯海得。倘若她就這麼進入地下書庫,很有可能僅因對書本與圖書館的好奇心,一不小心就取得了古得里斯海得。
……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那傢伙遠離地下書庫?
正思索著這個問題時,「只要圖書館員檢查過後沒有問題,裡面的書就能借我看」這一行字忽然吸引了他的目光。斐迪南不禁皺眉。能夠進入那處書庫的人非常有限。而且書庫一向是由魔導具負責整理,圖書館員只負責保管鑰匙。
……新來的館員與進不到地下的索蘭芝老師就算不知道也很正常。但是,為何應該要造訪地下書庫的王族也不知情?
斐迪南本以為肅清過後,隨著圖書館員減少,王族便自己獨占知識,但現在看來似乎是知識未能繼續傳承。雖是自作自受,但斐迪南仍覺得王族遺失的資訊量實在多到非比尋常。很可能是有人在王宮那裡限制了情報的流動,或是有些資料已被隱藏起來。
……我是否該提供情報?
斐迪南正是因為被懷疑有意奪取古得里斯海得,才奉命入贅至亞倫斯伯罕。他既不想再做出會惹來懷疑的舉動,也不想與王族有任何瓜葛。但萬一羅潔梅茵粗心地與王族以及地下書庫有了牽連,事後才被發現他曾藏匿情報,他將加倍受到質疑。
「即便我未持有古得里斯海得,讓虛幻的和平能持續下去也是我身為君騰的職責。」
國王說過,只要出現了可能讓尤根施密特再度陷入動盪的隱憂,他身為國王就必須加以排除── 比如身為阿妲姬莎之實的斐迪南,或是政變時並未加入特羅克瓦爾陣營的艾倫菲斯特,是否有意篡奪王位。在斐迪南看來,他只是做了國王該做的決定。
……只要預先告訴王族,地下書庫裡收藏著哪些資料,應該能讓羅潔梅茵遠離地下書庫吧。
一旦提供有關地下書庫的消息,王族應該也能察覺到,所有情報都會透過羅潔梅茵傳到斐迪南耳中。羅潔梅茵身為艾倫菲斯特的領主候補生,正被視為危險人物,他們必然會對她提高警覺。屆時也會禁止她出入圖書館,不再讓她管理鑰匙吧。命他來到亞倫斯伯罕的王族,絕不可能讓羅潔梅茵接近地下書庫。
……只要她能不靠近地下書庫就好。
就算要利用王族,只要能讓羅潔梅茵遠離地下書庫,這便是最好的結果。一想到神殿長聖典上浮現的魔法陣與文字,便能想見羅潔梅茵肯定會在毫無自覺的情況下,一步步慢慢接近古得里斯海得。
……雖不曉得羅潔梅茵一旦看到充滿資料的書庫,能忍耐到何種程度,但最好也叮囑她一聲。
「這些情報若已無人知曉,我建議最好向王族告知,但妳不能接近書庫。感覺只會發生麻煩的情況。」
寫完回信,斐迪南深深發出嘆息。
……拜託了,別再繼續牽扯不清。
斐迪南在心裡同時對王族與羅潔梅茵這樣祈求道。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