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4° / 30° )
氣象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大掃除的時候又到來,怎麼樣整理會最省力?除舊布新不只有家裡,心情也要變得更輕盈。丟掉多餘的東西,才能納入更多好事情!

2021-07-20 | PChome書店

薩滿世界:喚醒並發展內在的薩滿力量


薩滿世界:喚醒並發展內在的薩滿力量
作者:克莉絲塔.麥金農(christa mackinnon) 出版社:生命潛能 出版日期:2021-07-05 00:00:00

<內容簡介>

大靈住在宇宙的中心。
這個中心無所不在。
就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內在之中。
──黑麋鹿《黑麋鹿如是說》

本書作者克莉絲塔・麥金農集結了心理學家、薩滿實踐者與導師等多重身分。除了經常與世界各地的薩滿一同工作,還著有數本薩滿相關著作,他將薩滿的方法融入工作中,推動了當代治療與心理學的發展。也為專業治療人員與非專業人士舉辦薩滿工作坊與課程。
透過結構性的精心編排,本書涵納了作者多年來的薩滿實踐精華,一步步協助讀者深入薩滿神髓。從薩滿的基本理念出發,逐漸喚醒讀者內在的薩滿力量,以進入更廣闊的生命之網,深深感受自己與宇宙的連結性。
更有眾多可每日實踐的薩滿練習:呼請神靈、建立祭壇、創造力量物件、時空遊歷、連結力量之地、會見力量動物、與靈性導師邂逅、與所在地的神靈連結等。轉化之夢已然開展,在日常生活中活出你的薩滿原形!

★本書特色:

※本書作者有心理學家背景,除了以心理學及科學的觀點解釋進行薩滿實踐時發生在人身上的實際變化,他更是一位經驗豐富的「現代藥女」,指引人們踏上接觸偉大薩滿奧祕的道路。
※從「什麼是薩滿?」這樣的提問開始,從最基礎的概念開始深入了解薩滿,將薩滿精神最精華的部分濃縮於此書中。
※易讀、清楚,而且資訊量豐富,並提供大量平時即可實踐的薩滿練習,居家就可以成為神聖的薩滿場域。
※Aarti Borǰigin 薩滿神聖草藥實踐者
劉孟玲 薩滿道路的潛行者
達娃 七世代自然生活學校共同創辦人 聯合推薦

★目錄:

獻詞
各界推薦
推薦序
譯者序
練習清單
致謝
簡介:歸鄉之旅

第一部:薩滿世界

第一章:什麼是薩滿?
傳統薩滿:一種世界性的現象
現代薩滿:一種生活實踐

第二章:為什麼要現在實踐薩滿?

第三章:薩滿的意識與世界觀
改變我們的感知:一個大腦活動的問題
當我們改變意識的狀態,我們能獲得什麼?
薩滿的世界觀

第四章:薩滿的領土
世界之軸
三個有序而廣大的世界
人類感知的四種層次

第二部:喚醒內在的薩滿力量

第五章:將薩滿維度帶入你的日常生活
基本的技能與工具
與神靈一起工作:呼請神靈的力量
一種神聖的感覺:建立一座祭壇並清理你的空間
找一個日常的儀式來連結神靈
展現能量的物質:力量物件

第六章:薩滿的時空遊歷
建立你的力量之地
與你的靈性盟友連結:下部世界的力量動物
與你的靈性盟友連結:上部世界的導師與嚮導

第七章:不同世界之間的心理-靈性工作
變革性的時空遊歷:復元、釋放、療癒、發展
如何整合你的旅程

第八章:儀典與儀式之美,及其力量
傳統的儀典與儀式
儀式如何發揮其魔力
如何創造你自己的儀式

第九章:與神靈共舞
傳統的出神舞蹈
現代改編:讓自己清醒而自由地舞蹈

第十章:藥輪
四個方向的力量
藥輪的人性面向
圓與對角線

第十一章:自然界中的神靈、靈魂與神聖
以大地為基礎的傳統宇宙論
我們神聖地球的靈魂正在挨餓
現代薩滿的自然工作與工具
與自然界中的神聖和你自己的本性重新連結

第三部:更廣闊的生命之網

第十二章:深入生命週期
創世故事:形成神話的力量
擴展自我感知:找到你自己的創世神話
擴大你的範圍:與先祖和後代子孫建立連結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我們面對死亡時收到的禮物
在薩滿實踐中與死亡合作

第十三章:神聖的藥用植物
傳統的植物儀式
神聖植物:伊玻蓋因、聖佩德羅、佩約特、蘑菇與死藤水
忠告與鼓勵

第十四章:夢世界中的薩滿工作
一般的作夢與分享
有意識的夢與清醒夢

結語:作夢者與夢
關於作者

<作者簡介>

克莉絲塔•麥金農(Christa Mackinnon)
克莉絲塔‧麥金農是一位心理學家、家庭諮商師、臨床催眠師、薩滿實踐者與導師。他曾經以創傷專家、治療師、培訓師與大學講師身分在國際上工作多年。他將薩滿的方法融入到他的工作中,推動了當代治療與心理學的發展,也在會議上演講,並為專業治療人員舉辦國際性的心理-靈性薩滿訓練課程。他現居於英國德文郡,並在當地舉辦了許多以非專業人士為對象的工作坊和課程,內容包含薩滿各個領域,在當地頗具口碑。

譯者:周莉萍
對生命保持好奇、探險的態度,樂於體驗多元的經歷。曾任專業經理人、大學推廣部與社大講師。深受賽斯、奧修、系統排列與薩滿影響。

★內文試閱:

‧推薦序

被唯物主義養大的我們,靈魂中也存有薩滿的靈魂?
人類社群所創造出的唯物主義世界觀,使我們將專注力放在物質實相裡,雖造就了我們社會的經濟結構與片面的發展,卻也造成了一連串非常令人不安的生態、經濟、社會與政治問題,最重要的是「無靈魂」的社會。我們付出了許多的代價,不論是面對大環境,又或者是面對個人,我們因此而恐慌。心理疾病的普及化與都會生活的孤獨感深刻化,因為我們忽略了與大地母親內在與靈性實相的發展,使我們切斷了自我內在與外在連結的技能。
身為人,我們都渴望自我提升,探索內在更深層次的意義與生命目的,這使得在內在深處的知覺模式底下運作的古老薩滿系統,在近幾十年來有越來越多西方世界的人感到好奇並探索。薩滿精神是以怎樣的模式,能使一個非宗教的運作模式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原始部落,並維持人類與大地萬物之靈以及人與人之間的和諧運作?
在亞馬遜雨林中與當地的死藤水巫士多年學習與合作的經歷,我遇見世界各方來來回回想藉由薩滿系統形式所帶來的意識擴張體驗,進而帶領我們進入內在深處療癒探索的人們;也遇過許多對薩滿這種身分存有許多想像與期待的人,進入這個神聖植物的殿堂,後者尤其之多。在我與讀者的Q&A之中最常出現的問題便是,「要怎麼成為一位薩滿?」
在《薩滿世界》中,克莉絲塔.麥金農向我們解釋了這個問題。傳統的薩滿來自於世襲血脈相傳,或是被召喚而為一個部落或社群服務,這些傳統的訓練是長期與激烈的。在受到召喚之前,都會經歷一段我們稱之為Shaman illness(一般翻成薩滿病)的狀態,一種危及生命與精神狀態而導致意識改變,進而體驗重生的過程,通常這也是非自願性的。
現代薩滿是薩滿精神的實踐者,通常是屬於個人的旅程,而非在傳統的原住民社群中扎根,並以「地方與傳統」作為他們工作的基礎。與遠離社群,朝向個人的發展一樣,西方薩滿的方法,更注重個人的發展與療癒。
這兩者的不同,其實正好能使我們非來自傳統薩滿系統部落的外來者在進入薩滿系統體驗時,能清楚地聚焦在後者的運作,而非將自己帶入傳統薩滿巫士的混淆、迷失。
《薩滿世界》的作者為心理師與創傷治療專家克莉絲塔‧ 麥金農,在其人生經歷中參與過各種不同的療癒系統,從奧修的療癒靜心到佛教的禪修,經歷各種探索之後,她最終接觸到了以薩滿精神運作的療癒系統,並開始在她以心理師身分治療個案的過程中,注入許多薩滿療癒的元素。
這本書以西方人的身分分享她所經驗過的,以及她療癒旅程中落實的薩滿實踐之方法,讓我們了解許多薩滿系統與神靈盟友合作所呈現的方式。當然書中提及的實踐過程的觀念與內在心態,更是讓外來的我們更加暸解這個神祕古老的世界觀,並啟發我們進入個人療癒與發展。
Aarti Borǰigin
────────────────
薩滿神聖草藥實踐者

譯者序
薩滿, 亙古的迴響

二〇〇九年盛暑,我在陽明山初識薩滿。那是三天的基礎工作坊,由李育青老師帶領。猶記得課程途中,一陣風吹得山上的樹葉沙沙作響,老師突然停下來要我們靜聽,聽聽風吹拂著樹梢要對我們說些什麼?如此詩意的描述,讓我對大自然有了不一樣的感受。後來,我逐漸了解,這是薩滿眼中的大自然。風的呼嘯聲、樹葉的沙沙聲與小溪的潺潺流水聲中,都存在著大自然的語言,只能藉由與了解生命運作更偉大意義的大自然連結,或與大靈交流才能知曉。
那個晚上的火儀式,我燒掉生平第一支死亡之箭。靜謐黑暗的山林,只有正中央的紅火劈啪作響,夥伴們輕哼著水之歌,火光映照在老師莊嚴認真的面容上,我們輪流上前投入自己的死亡之箭,再將淨化的火焰象徵性地引入自己身上。我燒掉了積壓於心中一年的沉重,淚流滿面,是釋放後的輕鬆與對過往的送別。燃燒掉你不再需要的,是為了回歸最初本位。此後,薩滿在我生命的探索中占據了一席之地。
我不是一個認真的薩滿實踐者。幾年之後,我的薩滿活動唯有在固定時間打開mesa 療癒包,讓khuyas 自行在次元空間與其他的khuyas 連結,並感受支持的力量,而我的khuyas 療癒石總是不吝給我回應;又或者是以蠟燭進行簡易的火儀式。這些年我只在翻譯薩滿書籍時,在文字中感受薩滿幽深的境界。在翻譯這本《薩滿世界》的過程中,作者克莉絲塔.麥金農對薩滿儀式過程的解釋,屢屢讓我覺得大放明光,頗有豁然開朗之感,好像揭開了薩滿神祕面紗的一小角。我這個休眠的薩滿實踐者也興起了實際操作的念頭,並在之後確實著手練習。我最喜愛晨間與夜間的儀式,這兩個簡易的儀式幫助我們準備好投入一天的日常,並在晚間帶著謝意送走一日的忙碌,讓我們再度平衡,以投入隔日的生活。
《薩滿世界》是一本實用的薩滿入門操作手冊,此書分成三部,第一部主要闡釋薩滿的基礎原理,並輔以心理學與科學的觀點,也描述了傳統薩滿與現代薩滿的差異。第二部詳述許多薩滿的儀式與日常練習,清楚的架構與步驟是其特點。就算你自己在家練習,按其步驟也能完成,而最重要的依然是你的意圖。第三部則著重於創世神話、連結祖靈以及臨終與死亡的主題。
這本書,適合對薩滿有興趣的你,將喚醒你內在的薩滿原型意識,若欲往深處繼續探索,生命潛能出版了一系列阿貝托博士的薩滿書籍,能帶給你意想不到的收穫與視野。有了基礎的理解,再透過工作坊的學習,一步一步領會與實踐。
這本書,也適合離開薩滿道路的你,將重新激發你對薩滿的熱情,重拾久違的薩滿實踐。
文字無法取代自身的體驗,實踐,是薩滿最珍貴的奧祕。
周莉萍
────────────────
本書譯者、薩滿實踐者

‧摘文

第一章 什麼是薩滿?

薩滿,是已知最古老的靈性實踐與鍛鍊。就像所有結構性開發的系統一樣,這是一項不斷發展的傳統:它在不同的時期、不同的文化中以各種不同的形態出現。然而,它也是一條全面普及的道路,無論是在全球還是在不同的時期,都有著顯著的相似之處。
我們在美洲、俄羅斯、非洲、亞洲、遠東、中國,以及歐洲、澳洲和紐西蘭都發現了薩滿的蹤跡。在西班牙和法國,我們發現三至四萬年前的岩洞壁畫。在澳洲內陸的岩洞壁畫可以追溯到兩萬八千年前。在非洲尼日的岩石藝術,可以追溯到三萬年前,而在以色列發現的一具女性薩滿巫士的骨架距今大約有一萬兩千年。古老的神話、故事與傳統儀式,也有助於我們了解薩滿。在凱爾特人與俄羅斯神話,美洲、澳洲與非洲的創世故事,以及佛教、道教和神道教的儀式、象徵與信仰中,都能發現薩滿精神的強烈元素。
這一種古老靈性道路的延續多次被破壞、中斷與壓制,主要是透過征服者、傳教士與政治活動,但令人驚訝的是,它從未被連根拔除。在非常偏遠的區域,薩滿的傳承使這一傳統經久不衰;而在世界的其他地方,這傳統卻被迫轉入地下,只能隨著鎮壓的力量退卻或鬆懈之後,才又再度浮上檯面。我們可以在南美洲看到這種情況,尤其是亞馬遜叢林與安地斯山脈,儘管西班牙入侵者與傳教士曾強硬地試圖壓制薩滿,而那裡的薩滿文化仍然興盛。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非洲和澳洲,雖然殖民者與宗教勢力做出了努力,卻從未能將部落的薩滿風俗完全根除。從北美洲原住民傳統的復興,以及蘇聯解體後,西伯利亞與蒙古的薩滿文化再起,都可以看到這古老的靈性操練之持久,我在最近一次的旅行中驚訝地看到這一點。
大多數資料顯示,「薩滿」一詞源自於西伯利亞通古斯部落的埃文基語(Evenki),因為這與他們的「薩滿」一詞有密切關聯,「薩滿巫士」大致上可以翻譯為「一個知曉的人」或是一個「激昂、發展、揚昇的人」。「薩滿巫士」這個不分性別的專有名詞現在一般用於涉及傳統的人,即使在不同文化中有著不同名稱,例如在北美和加拿大的藥人或藥女,在非洲的療癒者或是夏威夷的古普阿(kupua)。

傳統薩滿:一種世界性的現象歷史紀錄

對原住民文化中的薩滿,我們的了解並不完整,除了手工藝品與神話之外,還有早期的歐洲訪客對世界上不同地區的描述,以及現代的學術研究。最近,某些報導是來自世界各地的薩滿巫士,他們是傳統世系的後裔。
早期歐洲人遇到部落薩滿巫士的記載,約從十六世紀左右開始,這是相當重要的紀錄,因為幾世紀以來,他們的記載已經使大眾對薩滿的看法產生了負面影響,而且在某種程度上依舊如此。對歐洲人來說,令人入迷的儀式、神奇的儀典、奇特的治療方法、陌生的唱誦;面具和儀式服裝、擊鼓、出神舞蹈與怪異的幻象,使他們產生了許多的恐懼和害怕。他們的描述反映了這種恐懼,也反映了當時基督教的宗教觀點,因為他們認為薩滿的做法等同於巫術,並與魔鬼同流合污。後來,在啟蒙運動(Age of Enlightenment)期間,根據新的「理性思維」,大部分的歐洲人指控薩滿巫士不是騙子和冒牌貨,就是精神病患和思覺失調患者。
西方人對薩滿巫士的看法,在很久之後才開始改變。在一九三〇年至一九五〇年間,人類學家、民族學家、心理學家與生物學家開始更深入地研究世界各地其餘的原住民文化,學習他們的語言、採訪薩滿巫士並記錄他們自己的調查,這才顯現出更積極的景象。例如,一九三二年,約翰.內哈特(John Neihardt)記錄了至今仍相當著名的奧格拉拉蘇族(Oglala Sioux)的巫醫黑麋鹿的生平事蹟,揭露了他是一位偉大的能見者、療癒者與領導者;還有在一九四九年, 法國著名人類學者克勞德. 李維史陀(Claude Lévi-Strauss)將薩滿巫士比做精神分析師,強調了他們對人類心靈的理解,並最
終消除了他們是精神錯亂或精神病患的觀點。最重要的是,儘管他們的文化存在著差異,所有的薩滿巫士都宣稱,他們是為了讓村落社群受益而與神靈交流。
然而,一直到二十世紀的後半葉,薩滿才獲得應有的讚譽。米爾洽.埃利亞德(Mircea Eliade)於一九五一年出版的《薩滿:狂喜的古老技法》(Shamanism: Archaic Techniques of Ecstasy)在今日,仍然是主要的參考著作。此書提供了跨文化的綜合研究,並消除了許多誤解與偏見,創造了「狂喜大師」一詞,來描述薩滿的意識改變狀態,以及與其他世界的靈魂之間的搏鬥。
雖然,埃利亞德的書啟發了專業人士,但是一九六九年卡洛斯.卡斯塔尼達(Carlos Castaneda)出版的《巫士唐望的教誨》(The Teachings of Don Juan: A Yaqui Way of Knowledge)則點燃了大眾對薩滿前所未有的興趣,並鼓舞了西方的靈性探求者與研究者一起與原住民生活,「研究」薩滿,並參與了(主要是植物引發的)儀式與探索。隨後的報告顯示,薩滿巫士作為心理-靈性與身體的療癒者、精通儀式者、神話學家、媒介與預言者,運用他們的技能來造福部落,也是探索人類更廣闊心智能力的先驅。

傳統薩滿的特點

這些研究和其他研究都表明,世界各地的傳統薩滿巫士,不是文化上同質的群體,卻有某些共同的宇宙觀、工作方式與特質。
傳統的薩滿,是一條共通的途徑,用來擴展意識,以連結其他能量充沛的世界,並與這些力量合作,以促進村落社群及其成員的利益、健康與和諧。因此,薩滿巫士被視為各種世界與世界之間的中間人,是群體及個別成員在靈性、心理與生態平衡上的守護者。
原住民村落內的薩滿巫士與自然界、靈性世界和他們的部落相互依存。這種相互依存是原住民傳統薩滿巫士的特徵,他們要不是來自同一個家族,就是「被神靈揀選之人」。他們的訓練是長期而且強烈的,在他們的入門時期,經常會經歷一段伴隨著危及生命的精神威脅,或身體疾病的轉變期,這導致他們在極端的意識改變狀態中經歷死亡並體驗重生。
傳統的薩滿巫士曾擁有—現在仍然擁有—大自然與靈性世界的廣泛知識,這構成了他們身為療癒者、預言者、占卜師、精通儀式者與儀式執行者、神話學者、媒介、作夢者、通靈者、靈魂嚮導、創造者、顯化者與教師的工作基礎。
為了「飛向」靈性世界,在靈性世界工作並成為不同世界的橋梁,他們運用了一系列的技巧與手法。包含煙霧與藥草、儀式與儀典、力量工具與服裝、出神舞蹈與出神的運動、與自然界神靈和動物靈的融合與變形、與祖靈和靈性盟友緊密連結、攝取致幻神聖植物以及鼓的節奏、語調和聲音的振動。

現代薩滿:一種生活實踐

自從西方世界 第一波關注的浪潮使薩滿獲得更廣泛的注意以來,薩滿歷經了巨大的復興及許多變化。它已經成為日益城市化、全球化與科技互相連結的世界的一部分,並吸引了無數的靈性探求者。近來,人類學家、醫學從業者、心理學家、物理學家、生物學家與治療師對它的興趣和接受度也愈來愈大。
在復興的早期階段,也就是一九七〇/一九八〇年代,主要是由南美洲,許多西方人開始將他們從原住民薩滿身上所學習到的帶回來,自己也開始修練薩滿,並開設課程與工作坊,創建學校、中心與基金會。因為這些學校的存在,我們現在已經有第二代的教師遍布西方世界。傳統的薩滿巫士與教師,特別是來自墨西哥與南美洲的,也開始旅行到美國與歐洲並傳播他們的教導,而來自北美霍皮族、拉科塔族與納瓦霍族的長老與教師,向世界發送愈來愈緊迫的生態訊息,吸引了探求者並啟發了基金會、學校與課程。
一九九〇年代,非洲薩滿開始嶄露頭角,例如露易莎.泰希(Luisah Teish)的《靈性嘉年華》(Carnival of the Spirit)這本書向世界介紹了約魯巴人(Yoruba)的神聖傳統以及馬力多瑪.索梅(Malidoma Somé)關於達加拉人(Dagara)的作品。
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裡,來自遠東、西藏、尼泊爾那具備有趣佛法成分的薩滿文化,也找到了方法進入現代薩滿文化的主流。現在我們可以在社群媒體與會議中發現澳洲的原住民導師,在蒙古與西伯利亞的薩滿巫士與他們的教導,則已經變得易於接觸並被廣泛傳播。
同時,許多西方的薩滿實踐者與教師帶著探求者的團體,到世界各地向傳統的薩滿巫士學習,而傳統的薩滿巫士也對愈來愈多的人敞開他們的大門。現在,尤其是在墨西哥和亞馬遜叢林與安地斯山區,幾乎已經達到大眾旅遊的程度了。
除了令人驚訝的多樣性之外,我們目前看到薩滿正以各種方式融入其他的運動與訓練中。意識運動已經將薩滿的宇宙觀納入其中。民族醫學正在世界各地發展。超個人心理學也融入了薩滿對人類意識的觀點。生態學在很大的程度上採用了以大地為基礎的元素。現代世界的相互連結,反映出混合與合併、新與舊的相互交織,這就是當代的薩滿。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