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4° / 30° )
氣象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大掃除的時候又到來,怎麼樣整理會最省力?除舊布新不只有家裡,心情也要變得更輕盈。丟掉多餘的東西,才能納入更多好事情!

2021-08-04 | PChome書店

我的幸福在瑞芳學


我的幸福在瑞芳學
作者:施岑宜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1-07-28 00:00:00

<內容簡介>

「有人選擇在我離開的地方落腳。」吳念真導演以這一句揭開本書的推薦序,也撥開曾經是「臺灣黃金鄉」代名詞卻殞落後的瑞芳現況。當金礦難掘,改挖煤礦,當地人在無法測度的災厄下討生活;最終,連煤礦都停礦,屬於礦山人的驕傲與榮耀瞬間土崩瓦解,人們爭相往外逃,昔時的郁勃繁盛嘎然而止,失落、恐懼、不安、徬徨、放棄……,只剩下走不掉的人硬撐住淒清的頹圮。

20年前,頂著博物館與城鄉文化學者的身分,向來想到就做有點白目的施岑宜,按捺不住想離開世居的臺北市,遷往鄉鎮的瘋狂念頭,更為了可以時時刻刻看到海的莫名浪漫,反其道而行拉了極度務實與理性的先生陳澤民,衝動地於水湳洞買下一幢屋頂有洞、後院的小山裡清出永遠清理不完的垃圾,淺層的酒瓶滿滿似乎清不完,他們一度懷疑這座山是垃圾所堆砌而成,過去究竟是什麼樣的一群人生活在此,他們遭遇了什麼事?

著手整理這幢只有讓渡書的老屋,初來乍到的施岑宜夫妻就遭到當地工班師傅的下馬威,他們所提出的任何要求,統包工程的老大概以「三不」──做不到、不可能、沒人這樣回應……。終於搬進去,正作著「夜不閉戶」大夢的年輕夫妻沒幾天就被小偷登門洗禮,還留下一張字條……。從少年得志的黃金博物館館長到辭職後,頻頻抽到下下籤,氣得把整個籤筒倒出來看……。

從一對原想逍遙兩人世界,不打算生孩子的頂客族,施岑宜夫妻在這裡生了一雙兒女,迄今反覆叩問該如何進行孩子的教育;從自幼不是學霸到頂著博士學位;從好為人師的黃金博物館館長到蹲在自營民宿刷馬桶……;讀著《我的幸福在瑞芳學》,腦中浮現《山居歲月》、《托斯卡尼艷陽下》這兩本膾炙人口的著作-都市人遷往異地山居的文化震盪,與被當地人不斷調教的故事,本書幾乎就是前兩書的臺版體現!

《我的幸福在瑞芳學》,是一本關於天龍國人移居瑞芳的文字書寫;記錄了不斷追尋人生種種答案的施岑宜生活在瑞芳,甚至在瑞芳學習,在瑞芳遇到各種人事物的震撼教育,褪卻了驕傲的外衣,成了她自己、找到了屬於她自己的幸福與自由的紀錄。

這本書不僅只述說施岑宜以好事學田旅宿、息書房、新村芳書院、不一鼓、山長為你導讀等,做為發起甚至參與地方創生的動能,也是一本以不同視角追尋到底何謂宜人居住之地;當然,還可視作為炙手可熱的地方創生案例。如果您還在苦苦追尋人為什麼來到這世界的意義,甚至能夠在本書散文般的筆觸裡找到共鳴。

「在一個地方好好久久的活著,才有機會好好的認識及體驗與你相遇的人。」當施岑宜選擇落腳在吳念真離開的地方,20年後,她的體悟正是:「心之所在,即是故鄉。」

如果你還在找尋認同
如果你不斷想證明自己
如果你還無法跟自己相處
如果你無法拿捏跟人相處的分寸
如果你不知道該如何自我實現
如果你受困於都市生活
請搭上《我的幸福在瑞芳學》列車

★名人推薦:

吳念真 作家、導演
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林承毅 地域活化傳道士、林事務所執行長
陳澤民 建築師、景觀設計師,山夫
劉克襄 作家
【名人真誠推薦】(依姓名筆劃排序)

吳念真(作家、導演)
我無法想像當我們因為現實環境的窘迫必須脫離甚至逃離的地方,多年之後竟然有人選擇落腳。
讀著她細膩地記錄著把異鄉變故鄉的歲月裡的種種心路歷程,好像隨時提醒著我什麼,我會想起同樣的時間裡我在做什麼? 那一陣子我回去過瑞芳嗎?為了什麼事回去的? 或者:啊?我怎麼不知道有這個「景點」?那個區域我應該很熟啊? 我是不是和作者見過面啊?她說的那個活動我好像有印象呢……。
這些連續的「提醒」對我來說是很特別的閱讀經驗……。

林承毅(地域活化傳道士,林事務所執行長,政治大學/清華大學兼任講師)
當年的細節,是如此的鉅細靡遺,當然敘事的細膩,還有平實中又無比生動的人物描述,每每激起了我滿滿的好奇心,好想認識書中的那一位素人阿姨,即使知道她應該就是每個村莊都會有那麼一兩位的角色,但當書中角色能如此自然的躍上紙來,也顯露了筆觸的寫實及溫暖,一篇又一篇堆疊起來,加總起來拼湊出了水楠洞一帶的生活樣貌,你很難不被這樣的內容吸引……。

周慕姿(諮商心理師)
讀著《我的幸福在瑞芳學》,翻起了我很多回憶。這本書裡,有許多作者的自省,也有許多作者與瑞芳這塊土地的連結,還有許多人情的描述,十分動人。我特別喜歡作者觀察了瑞芳人的特色後,從「瑞芳」這個地方的歷史演變,去看瑞芳人特有的性格:從極為熱鬧富有的礦業興盛城市,到如今沒落為所謂的「偏鄉」,這其中的起伏,使得瑞芳人帶著不安全感,特別在意工作與收入,總覺得能做就盡量做,畢竟不曉得未來會如何。
抱著過往的榮光與面對現今的沒落這樣的矛盾,從這些部分去理解瑞芳這個城鎮,有著更深的認識與更不一樣的感受。就像認識一個人一樣。

陳澤民(建築師、景觀設計師,山夫)
山居的生活不像在都會那般忙碌與光鮮,獨處的時間變多了,朋友少見了甚至也淡了,但二十年來我卻從來不曾覺得寂寞,過著半隱居的生活自得其樂。反觀岑宜總是積極參與著社區公共事務,從黃金博物館館長、到與社區朋友一起經營山城美館、認養了不一鼓到現在的新村芳書院。如果不是因為她,我也不會認識許多同時也居住在山城裡的人,但我仍舊沒有選擇跨出自己已經夠小的社交圈圈與他們深交。一直以來都在一旁默默的看著!隨時準備出動收拾爛攤子!

★目錄:

推薦序 有人選擇在我離開的地方落腳 吳念真(作家、導演)
推薦序 學的是生活,也是人生 周慕姿(諮商心理師)
推薦序 因為是Sweet Home,所以她一路甜美 林承毅(地域活化傳道士、林事務所執行長、政治大學/清華大學兼任講師)
推薦序 我的無良業主 陳澤民(建築師、景觀設計師,山夫)

自 序 住在陰陽海邊

夏 打天龍國來的人
1. 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2. 水湳洞成為一個島
3. 一間要賣不賣的房子
4. 買了一間人與人的故事
5. 我們忘記一切是如何開始的
6. 與統包師傅的相遇
7. 火燒山作為一種入厝儀式
8. 遇見謎樣的女子
9. 有種守護與陪伴叫菜車
10. 我家是好多人的老家構成的
11. 我的鄰居是藝術家
12. 遭竊記

秋 我是在地人
1. 離家與回家有一間剃頭店
2. 兩間屋子兩個人
3. 強大的地方女人
4. 求神藥
5. 愛就是心中有他人
6. 地方媽媽的恐懼
7. 為你導讀《鬼滅之刃》
8. 他人都是自己人
9. 礦山裡的送行
10. 學會告別
11. 誰辜負了誰
12. 窮養或富養
13. 一百分的人生
14. 在一個地方長大的孩子

冬 來去德來
1. 出發雲貴高原
2. 山裡的桃花源
3. 採野箘
4. 茅坑記
5. 放牛去
6. 村裡男女大不同
7. 方便事
8. 辭別避世的桃花源
9. 追記

春 在瑞芳學
1. 你煮你的麵我追我的月
2.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3. 用瑞芳茶釀的酒
4. 通過彼此發現自己的不缺
5. 逝去的青春,不老的靈魂
6. 我不是學霸,只想找到自己熱情之所在
7. 輸與贏
8. 一封未寄出的信
9. 牽絆是帶著禮物的祝福
10. 知天命活出藝術來
11. 一理通萬理澈
12. 治癒我的公主病
13. 有一種生活態度要在瑞芳學

結語 臺北再也不是我的家

<作者簡介>

施岑宜
學歷:
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博士
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碩士
輔仁大學景觀設計系學士
現職:
新村芳書院山長與共同創辦人
好事國際文化事業有限公司負責人
經歷:
聯合報家庭副刊住在陰陽海邊專欄作家
新北市立黃金博物館館長
臺灣類博物館發展協會創會秘書長
山城美館共同創辦人
不一村落行動策展人

★內文試閱:

內文摘錄
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一家四口在依傍著小山的院子裡生起火盆;小孩天性愛火,這時刻總是最開心的,在一旁說著要幫忙,總是忍不住想快點玩。山夫與果子把和果安先前齊手捏的風乾小陶偶,一個個夾入埋在火堆裡,搞起了假柴燒。
我在一旁掃興質疑說:「這行嗎?人家柴燒是要守著火不滅幾天幾夜的⋯⋯,我們這個成嗎?」遭了白眼,趕緊閉嘴識趣地走向露台,天空懸掛著半輪明月,周邊山路點點路燈亮起來,還有一盞還沒安上光罩刺眼的公共藝術白光,讓山城夜晚多了好多刻意人味。
移居山城屆滿二十年的歲月裡,大家都笑稱說好像王寶釧。但我終究不是一個人,從最初的兩個人、兩隻貓到來了兩條狗;現在則有了果安兄妹的陪伴。時間向前直走,曾經的貓與狗或老或死了,水湳洞的日常還是繼續著。如今,終於著手把這些山城歲月寫出來,也不知能否有能力完成它,但就是盡力想到什麼就記錄什麼的動筆吧!
二○一九年的中秋節,十三層被點亮,在之前,我很難知道今後的水湳洞會加速變成什麼樣?雖然我們想為她做點什麼,總是無能為力,要發展要停滯總不在我們的掌控裡。但在那時刻,可能也同時召喚我,把這土地上曾經相遇的人事物所交織的歲月,整理與反思,作為一份禮物,送給這個改變我極多的心靈故鄉。
曾經她是如此安靜的所在,做陶的阿福說:「那種寧靜是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你聽過嗎?自己的心跳,它其實一直在那裡,證明我們活著。
水湳洞成為一個島
二○一九年中秋前夕,一家四口緩緩走到十三層的停車場看點燈前的彩排,腦袋裡突發奇想──月滿秋夕的陰陽海邊擠入前所未有的人潮,因為極度的重力與不平衡,造成地表斷裂,整個水湳洞脫離了台灣本島,飄向太平洋;於是,我們成了島民中的島民⋯⋯。
關於十三層遺址點燈,當時有很深的體會,面對著即將到來的契機與挑戰,內心是很焦慮不安,很難說是歡喜還是擔憂成分的多少;那幾日,其實很煩躁,做什麼都不對味,整天像無頭蒼蠅般地窮忙。怪怪,我就是住在這裡而已呀,不可思議地,與這土地居然開始能有此情緒上的連結;或許應該說,我和在地居民正同時面臨未來可能的變化,就像是生命共同體一樣,我們的多重情緒產生共振,暫時無法安寧。
晚上約莫八點,終於看到完整點亮的一段儀式預演,如此熟悉卻又陌生的天空之城戲劇化地在眼前被亮出,瞬間好像整個遺址被喚醒,移居這個荒廢山城快二十年,從記憶中,她一直是沉睡的,第一次看她如此亮麗,像似在宣告著,曾經的風華。那一刻,心裡感動得超想哭,倒不是整個演出有多驚艷,而是我與這個地方的種種記憶湧現並快速倒帶,那情緒的帶動,終究是關於自己。
我這個中途移居的在地人都有這層自我投射,更何況一輩子都生活在這裡的老住民,經歷山城的起起落落,那曾經是不夜的選煉廠,那過去燈火通明的所在,對他們來說,應該是更不一樣的滋味吧。
曾一度,我們更想要遷居台東濱海處,於是和山夫出發從宜蘭沿著海岸線往南行,就為找尋一個安居之地。當年花東猶不是人們瘋狂要移居的地方,也不會有土地上插著要出售牌子或仲介,得靠嘴巴問,收到的回應常常是訝異狐疑與從沒料想到居然有人要買房這事。
被當地代書帶進原住民保留地,來到河寬超過兩百公尺的溪邊,手碰碰一旁的溫泉露頭水,還不忘仰頭順著引路的土地代書所指的對岸遠方:
「有看到那兩個山頭嗎?」
「有有有……」
「範圍就從這個山頭到另一個……」
「這麼大?」
「是呀,確實那麼大,通通就一百五十萬……」
他操著原住民的口音讓人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不到二百萬買下兩座山頭,感覺很超值呀!
「那怎麼過去?」轉著脖子四處探尋哪裡有路……
「那簡單,你先蓋一座橋搭過去,然後再開一條路上去……」
聽了瞬間的熱血都凝滯了,
蓋一座橋開一條路是要多少錢?
這一路的故事很多,最終我們沒有留在東部,成為西部來的人;我們雖渴望離開台北,但卻無法離開它太遠。一次工作中的休假日,與朋友相偕出遊山城,我們一路從九份、金瓜石最後來到水湳洞,聊呀聊的,突然覺得這個學生時代常來的山城好像是可以移居的地方。
記得那天晚上下著雨,在山城的小咖啡館裡,幾乎吃光了店裡能填飽肚子的食物,猶記著年輕老闆指向一個方向,有間屋子他舅舅曾經想買……
當時的我並未特別衝動,在那個方向的屋子,能見到海嗎?又在路邊,能有什麼期待呢?倒是有了個方向,可以搬到這山城海邊,而記憶中,這裡有間屋子要賣。
於是,山夫與我一放假就往水湳洞跑,我們最愛的,宿舍區面向陰陽海的景色,不純粹為了看海,而是那角度可以看到選煉廠遺址。猶記得小時坐著老爸的車出遊,每每經過陰陽海邊時,山城微弱的點點白光總是吸引自己的目光,說不出來的悲情與荒蕪感受,是什麼樣的人住在那裡?他們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沒想到多年後,我們來到了這裡尋尋覓覓,想成為這裡的一分子,成為這點點白光映照下的人。

一間要賣不賣的房子
當初循著可看到陰陽海與十三層遺址的景觀尋屋,進入社區內,卻只看到老人與狗,單單要開口問是否有房要賣,都顯得有點尷尬與唐突。那是山城歷經大量逃離潮沉澱後的時刻,村子裡的氣息好像是被按下了時間暫停鍵,一旁的工業遺址跟廠房,從頹圮的規模仍可感受過去的輝煌,在幾乎無人的街道上,感受很奇特。大多數人都已經離開或打算離開,而我們居然想移居到此,被問及的居民倒是一臉疑惑的看著眼前這兩個年輕人:
「為什麼要買屋?」
「想搬來住……」聽到這回答,對方眼睛瞪更大:
「為什麼要搬到這裡?我們是想走走不了呀……」
「因為很美呀……」
眼前的表情更是不解到極點的困惑……,看著四周風景:「美?你們不知道以前銅煙一出來是寸草不生嗎?」
「美能當飯吃喔?那我家賣你好了!」
「你家看得到海嗎?」
「開玩笑,這海邊耶,哪裡沒有海?」
於是跟著他走向街屋的第二排,根本是看不到海的。
「嗯,看不到海呀?」
「憨憨傻傻的,走出來看不就是海了?」
「想要在屋子裡頭就可以看到……」
「年輕人真的不懂,這裡颱風有多大你不知道嗎?躲在人家屋後頭最是安全了……」
「但在家裡就想看到海呀……」
我在心底吶喊卻也不好說出口了,都市人的海景第一排對在地人來說是不可思議的選項。這裡的每戶人家門口幾乎都面向山,即使面海有窗,也是極盡的開小到能通風即可。
城市裡來的人,就像初生之犢,浪漫到無可救藥不知要怕,颱風對我們而言,可能就是一個賺到意外休假的時機;但對山城海邊的人來說,每一次迎上來的風雨,都得賭上身家性命;雖然住在海邊,卻刻意背對著它;在此生活的人面對大自然的無情與自身條件的局限,也只有惹不起趕緊躲的唯一選項。
面對海景第一排的屋子始終無法如預期找到,突然腦中想起那間在咖啡館斜對面要出售的房子,就來去看看吧……。
與老屋第一次相見回家的那晚,其實是輾轉難眠的,不是因為太喜歡它,而是因為從腰部以下,被跳蚤叮咬到無一處倖免,癢到難以入眠,小小後悔為何要翻越小山堆進入廢棄的室內。看著一室的驚悚凌亂,曾經被火焚的痕跡、屋頂被燒破一個洞與角落已經成骨的狗屍,這是此地唯一貼上「出售」紅紙的一幢屋子。
不知怎的,對這屋子有種特別的感覺,於是撥出留在牆上的電話號碼,電話那頭是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
「你們有間屋子要賣是不是?」
「不賣了!」電話那頭口氣極其冷淡……
「怎麼不賣了?」
「就是不賣了……」隨即被掛上電話。
是我的聲音不討喜嗎?還是對方心情不好?一時自己內心小劇場不斷上演,無聊與不放棄如我,隔了一週,決定再撥打一次問問,還刻意調整了一下語調,像是另外一個人;「不賣!」無二話掛掉,還是被拒絕了,這主動昭告要賣卻不賣,我也真是被搞糊塗了,只好作罷。
後來與山夫兩人各自的工作也忙碌了起來,關於移居與尋屋計畫也暫歇;隔年,在一次東北角露營回程的路上,我們刻意繞著山城路徑回臺北,經過老屋出售的牌子仍舊高掛著,情不自禁,又把電話抄錄下來,然後有個念頭告訴自己:「上頭的字挺新鮮的,應該是重新再放上去的。」
於是這支購屋熱線再度被我啟動,電話那頭變成年輕女子的聲音:「喔,我們沒有要賣喔……」
這回換我有點毛了,忍不住抱怨那就不要一直掛著告示,這不是很困擾?於是開啟了我們之間快一小時的漫長對話,女子好奇著我為何想買,聊到我的生活、工作……好似我們就像許久不見的朋友敘舊聊天起來;「其實全家人都希望賣掉,但父親不捨,因為那是當初和大伯一磚一瓦建構起的家……」。
於是,她承諾會幫我再問問父親,給她一週的時間;留下我的電話號碼,心中升起一線希望,但仍舊是忐忑不安的,這種想要卻無法掌握在自己的被動等待,挺煎熬的。
我們都想要掌握著主導權,因為有權柄在身上,我們可以不求於人,人很不一樣卻又很一樣,沒有人真正想去討好任何人,基於所求與所要,人才可能委屈求全。學著等待,是一種學習,這是當時的我根本學不會的;於是我們再度出發,但不敢靠太近,只在附近的船塢仔撥出了那關鍵的一通電話,那頭是陌生的中年女子,這回換屋主太太上場,傳來了好消息:「要賣……」。
確定可以買了,那個當下的心情反而有點弔詭,不由自主的擔心與害怕湧上心頭,真要把僅有的積蓄投入一間破屋?掛上電話,又立即奔向老屋,面對著像鬼屋般的凌亂與不堪,心裡有點反悔退卻,真能把這屋子整理好嗎?買下一間像鬼屋的房子是不是太過瘋狂?
爬上露臺旁的出簷,望向前方的黃金瀑布坐下,更高處是茶壺山,左手望過去是陰陽海,這景色美得難自棄,真要選擇定居這裡了嗎?
這決定終究沒有猶豫太久,新臺幣六十萬要買下我們水湳洞四季的第一個家──夏天。小資如我們,從來沒想過六十萬的現金實體有多少,這裡的房子交易沒法貸款,不能轉帳也不接受支票,於是我帶著一個足以裝下冬季棉被的大袋子去銀行,交給了櫃檯小姐要提領六十萬紙鈔,同時超級緊張到怕被人搶劫;小姐忍不住噗嗤笑出來:「小姐,六十萬沒這麼多,一個能裝下吐司的紙袋就足足有餘了……」。
於是,帶上現金,我們買下了夏天,無需代書與仲介,因為沒有地契、甚至連證明這房子是誰的所有權文件都沒有,只是憑藉一張手寫的讓渡書,這個看似鬼屋的房產,變成我們的。
附記:那次漫長的電話過後,屋主的女兒對於我這個極欲想買他們家的人特別好奇,這當中居然還與媽媽相約到訪我當時任職的十三行博物館,想見見我這個人,有別於現在臺北人在水湳洞搶房的景況,彼時大家急欲出走往城裡去,我們卻逆向選擇從天龍國出走,連屋主都覺得奇怪吧!

買了一間人與人的故事
順利擁有夏天後,其實心裡是很虛的,一只手寫的讓渡書,再加上一間無法馬上入住的破屋子。買屋的快樂總是很短暫,尤其擁有的快感因為時間而迅速淡化,強度似動力加速度地急降,被連帶地當責所取代,瞬間回到現實面。
面對著一室的殘圮與凌亂,即使是具備空間設計專業的我們,仍舊沒有頭緒該如何處理與開始。老哥聽說我們在海邊買了間屋子,好奇地專程跑一趟想看看這個浪漫小屋。還記得他當場傻眼,在老屋前撥了通電話給我,叮嚀我先不要讓爸媽知道我的決定,鐵定會被碎唸到翻臉,而我也心裡有數感謝他的提醒。於是,就像我人生中幾個曾經的關鍵經歷,父母永遠是後來才知道的,也不知這習慣是怎麼養成的,自己一直是這樣的孩子。
還記得房屋交易的那日,屋主特地找來一位鄰居當見證人,到現在還記得是一位滿頭白髮稍有駝背的老阿嬤,果真社區裡還真沒年輕人了。整個過程,她安靜地坐著沒過多表情,六十萬現金少了點鈔機的協助,也是需要點時間不斷手指沾濕口水清點的,數錢數得好忙碌。
完成最後手續雙方成交時(其實就是金額點清楚了,讓渡書雙方簽好名蓋章了),屋主隨即把一袋現金交給坐在一旁的見證人,一時讓人搞不清楚狀況;老人家緩緩從口袋裡抽出一張已經泛黃對折再對折的紙,一攤開又是一張讓渡書,上頭標註的住址居然跟我們買的房子是一樣的!我和山夫兩人困惑同時緊張的相視吞口水……。
故事是這樣的,最初這老屋是屋主和已過世的哥哥一同擴建起造的,鄰居們口中的大哥聽來是一位漂沛壯碩的男人,常常一出門就從二樓高的大門前直接往路旁的貨車後斗裡跳,帥氣破表!一個人留在他人腦海裡的記憶,如此特別,真讓人印象深刻。
哥哥當初為擴建家屋,向做建材的好兄弟賒貸材料,並簽下房子的讓渡書作為抵押。但這一借就是多年,歷經自家兄弟分家,再加上臺金公司停止運作,隨著居民口中的失業逃離潮紛紛搬離,留下人去樓空的屋子。
後來哥哥在異地意外離世,一直沒處理的債於是被擱置著;多年後,弟弟最終決定賣掉老家以洗刷老哥身後留下的污名,之前在想賣與不賣之間踟躕,只是對家屋的情感一時無法割捨所致;而終究為了哥哥的名聲,選擇了放手。
這張保存完好的借據是老婦人已故另一半留下的,在那個物資匱乏每個人都生活辛苦的時代,這張遲遲無法被償還的憑據,可能曾引發不知幾次的夫妻口角,在念及稱兄道弟之情與現實養家糊口之間拉扯,出借者與借貸者兩方都糾結與尷尬,慷慨給予一時協助但這帳同時到死都不能忘,最終,這兩個彼此承諾的人都離開了,讓一直放在心上的人來了結這個帳,這六十萬,應該把該有的利息都補上了,不知能否彌補這因此離散的情感,而老婦當下的心念又是什麼?
「幹!死老頭,你贏了,他們真的還錢了!」
看著眼前這一幕,我腦袋裡演繹一齣齣小劇場,不論這當中經過了什麼真實,由衷的佩服屋主的誠信還有老居民間的互信,這相挺的背後,絕對是以煎熬作為代價,讓時間一直一直地文火燉煮,不至於滾燙沸騰,但也退溫不了。人活著的價值是什麼?可能就是願意去承擔生命中來到我們當前的各種難題,認真經歷它,然後放下它吧。
我們買下了一間曾經是他人的家,柴米油鹽酸甜苦辣的滋味盡在其中,而接下來,我們即將努力改造它,成為我們的家,很妙的是,它也從此改變了我們。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