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4° / 30° )
氣象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大掃除的時候又到來,怎麼樣整理會最省力?除舊布新不只有家裡,心情也要變得更輕盈。丟掉多餘的東西,才能納入更多好事情!

2021-10-05 | PChome書店

二嫁的燦爛人生(2)


二嫁的燦爛人生(2)
作者:李橙橙 出版社:狗屋 出版日期:2021-09-30 00:00:00

<內容簡介>

她的好廚藝照顧家人的胃,暖了夫君的心。
但一家吃飽還不夠,她要讓大齊的百姓都有飯吃!

力撐家計卻得了個悍婦名聲,古今中外大概只有她沈玉蓉了,但她不後悔!
有長公主府與皇子幫襯,以及御賜墨寶加持,她的天下第一樓熱鬧開張,
美食征服饕客,也征服謝家人和謝衍之的心,還與謝家宿敵王家的酒樓打起擂臺。
而為了她想種出好作物造福百姓的心願,回家探親的謝衍之不惜砸錢買山買地,
話裡話外盡是對她的信任和寵溺,還立下出色軍功,這樣的人真是傳說的紈??
但沒等她想完,苦心開墾的果園便遭了殃,竟被王家人放的大火燒得一乾二淨,
連向來溫良恭儉讓的婆婆都忍不下去,帶著她和弟妹們敲起登聞鼓告御狀。
這且不算,天下第一樓新推出的冰粥風靡京城,也被王家的酒樓偷學了!
就算背後有太后撐腰,搶生意搶得如此張狂,還藉機誣陷她下毒害人,簡直可恨!
當她是吃素的不成?既然都背上悍婦的罵名,她做一回惡人修理王家又何妨?

★目錄: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九章
第六十章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九章
第七十章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九章
第八十章
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二章
第八十三章

<作者簡介>

李橙橙
晉江簽約作者。性格大大咧咧,有顆熱忱的心,擅長寫古代言情小說。
普通公司職員,喜歡看小說、寫小說。目前住在「牡丹之鄉」的菏澤。

★內文試閱:

第四十四章
莊如悔離開後,沈玉蓉下床走動走動,感覺傷口不疼了,便走到廊簷下,讓梅香準備背簍和鏟子。
梅香問她做什麼?沈玉蓉說去山裡轉轉。梅香自是不肯,說她傷勢未好,不適合去。
謝淺之從外面進來,聽見沈玉蓉要進山,笑盈盈道:「今兒天氣不好,明日再去吧。若是晚上下場雨,林中可能有竹筍,挖些竹筍來煮湯,味道鮮美,我陪妳去挖。」
沈玉蓉抿唇,道:「好吧。」有人陪著,她總不好拒絕,謝衍之應該可以理解。
謝淺之見她有些猶豫,想起謝衍之,微微一笑,湊過來問:「跟人約好了?」
那人是誰,不言而喻。
謝家人未明說,卻知謝衍之日日過來,宿在沈玉蓉院中,這是他們樂意見到的。
這幾日,謝夫人滿面春風,說自己很快就要抱孫子了。
可她不知,沈玉蓉和謝衍之是純睡覺,親親摟摟或許有,別的一概沒有,哪來的孩子?
沈玉蓉當即紅了臉,嗔怪一聲。「原來你們都知道。」她還以為瞞得嚴實呢!
謝淺之打趣她幾句,準備離開,沈玉蓉卻道:「大姊,妳喜歡什麼樣的人,我幫妳找。看是狀元、榜眼,還是探花,只要說得出來,我就替妳找來。」
「不理妳了。」謝淺之瞬間羞紅臉,留下這句話,轉身跑了。
沈玉蓉一手扠腰、一手甩著帕子,望著謝淺之的背影笑喊。「大姊,我是說真的,妳莫要害羞呀。」
梅香坐在廊下繡帕子,見沈玉蓉要替謝淺之說親,小聲嘀咕。「姑娘,您還是個姑娘家呢,怎麼能替大姑娘作媒?」
沈玉蓉瞥眼看她,壞笑道:「不幫她說,那幫妳說。好梅香,告訴妳家姑娘,妳喜歡什麼模樣的,姑娘替妳瞅瞅。」
「姑娘真是越發沒個正形了,都是跟著莊世子學的。」梅香臉頰緋紅,端著繡框回屋。
沈玉蓉樂得眉眼含笑,跟著梅香進去。

夜裡果然下起了雨,沈玉蓉以為謝衍之不會來。但晚些時候他進了屋,身上都濕了。
櫥櫃裡有謝衍之的衣衫,他直接換上。沈玉蓉拿出毛巾,給他擦頭髮。
兩人就像一對普通夫妻,謝衍之喜歡這樣的生活,話不必多,從對方的眼神與動作,便能感覺到濃濃的情誼。
和往常一樣,謝衍之陪沈玉蓉說了一會兒話,摟著她睡覺。

清晨,謝衍之早起離開謝家,說去山裡等沈玉蓉。
沈玉蓉起來收拾一番,揹著背簍,拿著鏟子出門,朝山上走去。大約過了兩刻鐘,在山腳下遇到謝衍之。
謝衍之遠遠看見沈玉蓉,過來要取她身後的背簍。「我來揹吧。」
沈玉蓉卸下來給他。「你對山裡熟悉嗎?」
「還算熟悉。」謝衍之揹上背簍,又幫沈玉蓉掛上一只香囊。「這裡面是驅蛇用的藥粉,雖然現在是初春,仍免不了有蛇,跟緊我,小心些。」話落,拉起她的手,朝山上走去。
山路蜿蜒曲折,前段路上有踩踏過的痕跡,到半山腰便沒了,腳下荊棘叢生,很難走。
謝衍之一直拉著沈玉蓉,唯恐她摔了。
「我可以自己走。」沈玉蓉掙扎,試著甩開他的手,可謝衍之握得更緊。「萬一摔著,不能走路,我還得揹妳,還是牽著吧。」
沈玉蓉。「……」這是什麼邏輯?
他非要牽著,沈玉蓉甩不開,遂任由他牽著。
兩人又走了一段路,樹木越來越密,山路越來越難行。茂盛的草木中,夾雜不少野菜、菌菇,沈玉蓉要採些回去做菜。
謝衍之放下背簍,也來幫忙。「妳怎麼認識那麼多野菜,還會做飯,難道沈家需要妳下廚?」摘一朵好看的蘑菇扔進背簍裡。
沈玉蓉瞅見,拿出來扔了。「這蘑菇有毒,不能吃,吃了會死人。我會認野菜、會做飯,是因為在夢裡學過。是不是覺得不可思議,是不是很神奇?」
謝衍之點頭,卻一點也不信。「我不信鬼神之說。若有鬼神,那些壞人早下地獄了。」
沈玉蓉繼續摘木耳。「我是活生生的例子,你不信也得信。」這是實話,可惜沒人信。
「除了催眠術、做菜、寫書,妳還會什麼?」謝衍之問道。
沈玉蓉仰起臉,燦爛一笑。「我還會種地,種高產的糧食,研究高產良種,讓水果變甜,讓杏樹上結桃子、梨子或棗。」
謝衍之覺得她胡謅。「胡編亂造也要有個限度,別吹牛皮,破了尷尬。」
「你不信?」沈玉蓉起身扔下背簍。
謝衍之不敢說實話,提起背簍揹上。「妳說什麼我都信。」嘴巴上這樣說,表情卻十分懷疑。
沈玉蓉指指旁邊的小杏樹。「你把這杏樹挖出來,種到我院子裡去。過了夏天,你不僅能吃到杏子,還能吃到桃子。你敢不敢與我打賭?」
謝衍之見她不似說假話,心下懷疑。「妳真能種出來?」
「敢不敢打賭?」沈玉蓉不答反問。
謝衍之自然敢,還許諾她,若讓杏樹結出桃子,就給她一座山頭,想種什麼便種什麼。
沈玉蓉正想要這個,卻不好出風頭,怕有心人算計。如今謝衍之要給,當然不會拒絕。
「能提前給嗎?」
一路走來,她發現不少果樹苗,稍微培育,就能結出甜果子,到時候拿到天下第一樓去賣,不僅可以賺錢,還能讓生意紅火。
到時候,她就能有更多錢買地,讓人出海尋找更多新鮮農作物,再進行嫁接育種,種出高產水稻、高產玉米、蘋果、葡萄等等。
想到這裡,沈玉蓉彷彿看到白花花的銀子、金燦燦的金元寶在向她招手了。
謝衍之見她一臉傻笑,眉頭微皺,伸手在她面前揮了揮。「妳怎麼了,靈魂出竅了?」
沈玉蓉回神,拍開他的手。「你才靈魂出竅呢。」
「不是靈魂出竅,就是財迷心竅,眼睛裡寫了一個字:錢。」謝衍之道,突然想起什麼,叮囑她。「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以後妳離莊如悔遠些,那小子一肚子花花腸子,說不定哪天被他騙了。」
沈玉蓉笑得開心。「又吃醋了?」
謝衍之嗤笑一聲。「笑話!美人嬌妻在側,我吃什麼醋?該吃醋的人是他。」
「還說不是吃醋,都成醋缸了。」沈玉蓉小聲嘀咕一句,繼續低頭尋找野菜跟菌菇。

兩人走走停停,來到一處清潭,周圍佳木繁茂,滿布奇花異草,沈玉蓉也認得一些,準備挖幾棵回去種。
謝衍之脫了鞋襪,撩高袍子,挽起褲腿跳進潭中。
沈玉蓉問他做什麼,他頭也不抬,說要捉幾條魚。太陽爬到頭頂,應該已是午時,他的肚子早唱空城計了。
沈玉蓉聽了,想起《孫子兵法》和《三十六計》,或許可以默寫出來給謝衍之,行軍打仗定能用得上。
謝衍之功夫好,撿幾顆石子,打暈了三條魚,開膛破肚清理乾淨,抹上提前準備好的香料,生火烤魚。
沈玉蓉見他動作麻溜,驚奇地問:「你一個侯府公子還會做這些,真是看不出來。」
謝衍之翻烤著魚,側臉看向她。「以前不會,出門在外自然就會了。再說,軍營裡伙食不好,去山裡轉轉,撈幾條魚、獵幾隻山雞或野兔,也能打打牙祭。」
「你要是覺得苦,回來跟我種地,我發工錢給你,絕對比軍餉多。」沈玉蓉洗了幾朵蘑菇,串成串,抹了鹽巴放在火上烤。
謝衍之手上動作不停,笑道:「小爺有的是錢,給妳幾十畝地種著玩?」
沈玉蓉覺得他吹牛。「你有錢?為何不給家裡,揣著幹什麼?家裡都快吃不上肉了。」
謝衍之知道她想歪了,解釋道:「有錢不一定是指銀子,可以是其他東西。妳翻看了我的書櫃,應該見過烏雲子的畫吧?烏雲子的畫可是千金難求。」
「你是烏雲子?」沈玉蓉想起大齊出名的畫聖。
「嫁給我,妳不吃虧吧。」謝衍之沒有反駁,算是默認。
沈玉蓉撇嘴。「就你那畫兒,叫做畫聖,還沒我畫得好呢。」
嘴上雖然這樣說,但她不得不承認,謝衍之的畫很傳神,非常有意境。見了他的畫,讓人有身臨其境的感覺。
魚烤好了,謝衍之拿起一條,遞給沈玉蓉。
沈玉蓉接過來吹了吹,咬下一口,忍不住誇讚。「手藝不錯,像是得了我的真傳。」
謝衍之拱手。「那就多謝沈姑娘了,以後還望不吝賜教。」
「好說、好說。」沈玉蓉毫不客氣。
兩人吃了魚,又在山上轉了轉。謝衍之幫沈玉蓉挖了幾棵果樹,直到太陽下山才回去。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9/28上市的【文創風】994《二嫁的燦爛人生》2。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