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4° / 30° )
氣象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大掃除的時候又到來,怎麼樣整理會最省力?除舊布新不只有家裡,心情也要變得更輕盈。丟掉多餘的東西,才能納入更多好事情!

2021-10-08 | PChome書店

小書痴的下剋上(短篇集I)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


小書痴的下剋上(短篇集I)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
作者:香月美夜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21-10-04 00:00:00

<內容簡介>

香月美夜老師特別解說!
書迷熱切期盼的短篇結集!

隨書附贈:「短篇集的主角們」雙面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輕鬆悠閒的家族日常〉四格漫畫!

以梅茵的身分生活,至今已經快要六年了。
我從士兵的女兒梅茵,變成領主的養女羅潔梅茵。
這段期間,不光是我,我身邊的人也發生了很多事情呢,
雖然大多都是因為我的關係……

全書收錄21則精采短篇,每個故事的主角不盡相同,有平民區、孤兒院,也有神殿與貴族院裡的人們。多莉、路茲、哈特姆特、韋菲利特……他們在梅茵(羅潔梅茵)看不見的地方,究竟都在想些什麼、做些什麼呢?

<作者簡介>

香月美夜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在處理這本短篇集的相關作業時,我強烈感受到了時光的流逝。
回頭一看,從第一集到現在真的已經過了好多年呢。

繪者:椎名優
這次是短篇集。
作畫時偶爾會遇到要畫得比本傳裡年幼一些的情況,
感覺有些新鮮。

譯者︰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渾身不對勁。譯有《小書痴的下剋上》系列、《旅貓日記》、《星星糖》、《吸淚鬼》、《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等作品。

●「小書痴的下剋上」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booklove
●「小書痴的下剋上」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booklove.crown

★內文試閱:

多莉視角‧妹妹變得好奇怪

Kazuki Miya’s commetary

原本只刊登在網路上的番外篇。
故事背景在第一部Ⅰ左右。

多莉視角,
描寫妹妹自從發高燒、險些沒命以後,
就變得非常奇怪。
看著開始製作髮簪與洗髮精的梅茵,
多莉心裡究竟在想什麼呢?

小小幕後筆記

一邊是很想洗澡,但只能靠著擦身體暫且忍耐的梅茵;一邊是無法理解梅茵為什麼每天都想擦澡的多莉。請試著感受一下常識的差距吧。

我的妹妹梅茵,有著一頭夜空般的筆直藏青色頭髮,金色眼珠像月亮一樣,就連我這個姊姊看了也覺得她非常可愛。只不過,她因為經常生病發燒的關係,食量很小,所以一直長不高。也因為不太能夠外出,皮膚很白,我們也無法一起玩耍。畢竟她體弱多病,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但我還是覺得有些遺憾。因為我很羨慕其他孩子都能和自己的兄弟姊妹一起玩。雖然梅茵每次看到我能去森林都會說「不公平」,但其實我也很想跟她一起去森林、一起玩啊。
……更何況梅茵會生病,又不是我的錯……
不久前梅茵也發了嚴重的高燒,讓我很擔心她會不會就這樣死掉。因為她幾乎整整三天都吃不下飯,也喝不了水。
……會不會是這場高燒的關係,讓梅茵的腦袋瓜變得有些奇怪呢?
退燒以後,梅茵總說一些我聽不懂的話,然後突然生氣。還有,以前她本來都會乖乖聽話躺在床上,現在居然趁著我去洗碗盤的時候偷溜下床,把家裡搞得一團亂,最後還喊著莫名其妙的事情哭了一整天。
原本我心想,可能是因為她還沒完全退燒,身體不太舒服吧?但是退燒之後,梅茵變得更奇怪了。
因為梅茵現在竟然每天都要用濕布擦拭身體。
剛開始是她退燒的時候。聽到她說全身黏黏的很噁心,想要我幫她擦一下身體的時候,其實我還不覺得奇怪。畢竟發燒一定流了很多汗,她也不可能跑到河邊沖涼。但是,後來每天煮飯的時候只要燒了熱水,梅茵就會要求分點溫水給她。第一天她擦完身體以後,桶子裡的水確實變得很髒,但三天過後就幾乎還是乾淨的。明明水不再變髒了,梅茵卻還是每天都要求擦澡。
……這也太奇怪了吧?每天耶?!
雖然梅茵說:「有些地方我自己擦不到,多莉妳幫幫我。」所以我會在旁邊幫忙,但還是無法理解。
「妳身體都這麼乾淨了,還用熱水不會太浪費嗎?」
「我身體很髒啊,才不會浪費呢。」
不管我怎麼說,梅茵還是堅持每天擦澡。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梅茵甚至也想幫我擦身體。就算我說「不用啦」,她也拿布用力擦我的臉,一邊還說:「多莉因為會出門,所以比我還髒喔。」
的確,本來梅茵在擦過澡後還很乾淨的熱水,在她替我擦過身體後卻變得很髒。被逼著看到自己身上可以擦出這麼多汙垢,我有些不太高興。梅茵居然還笑嘻嘻地說:「兩個人一起用就不浪費了吧?」
……明明每天都用熱水真的很浪費,而且要從水井汲回一桶水的量也非常辛苦,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梅茵明白呢?

梅茵的奇怪舉止不只有每天都要擦澡而已,她現在還突然綁起頭髮。梅茵的頭髮很直,不管用繩子綁得再緊也會馬上鬆脫,所以目前為止都沒有把頭髮綁起來。
但現在梅茵又想綁頭髮了,而且在挑戰了好幾次都失敗後,不高興地鼓起臉頰,忽然往我的籃子裡面摸索翻找。緊接著,她從籃子裡面拿出了木頭身體由父親削好、衣服則由母親縫製的娃娃來。那可是我的寶物。
「多莉,這個我可以折斷嗎?」
「那是娃娃的腳耶!梅茵,妳太過分了!」
居然想折斷娃娃的腳,這也太殘忍了。我生氣制止後,梅茵說著「對不起」垮下腦袋瓜,同時撩起劉海嘆氣。明明她才五歲,那個動作卻莫名有種成熟女性的感覺,讓我不由得屏住呼吸。
「對了,多莉。我想要細長的木棒,哪裡才有呢?」
原來梅茵想要的並不是娃娃的腳,而是木棒。那只要拿蒐集回來的木柴簡單削一下,我也做得出來。於是在梅茵弄壞我的娃娃之前,我決定用小刀削塊木頭,做根木棒給她。雖然梅茵的要求有點多,比如「這邊再削細一點」、「這邊不要太尖,要有點圓圓的」,但最終我似乎削出了梅茵滿意的形狀。
「多莉,謝謝妳!」
梅茵露出燦爛的笑容接過木棒後,突然就往自己頭上一插。
「梅茵,妳做什麼?!」
我正大吃一驚時,梅茵把頭髮捲在彷彿要插在頭上的木棒上,然後用力一轉。不知道她是怎麼辦到的,竟然只用一根木棒就把頭髮盤上去了。看到她盤起頭髮的方式就像貴族大人在施展魔法一樣,我嚇了一跳,但也驚訝於她盤成了大人的髮型。
「梅茵,這樣不行啦。只有大人才可以把頭髮全部盤起來。」
「……是喔。」
梅茵張大眼睛,好像真的不知道這麼理所當然的事情,抬手抽出木棒後,頭髮馬上披散開來。接著她抓起上半部的頭髮,和剛才一樣捲在木棒上盤起來,展示給我看。
「那這樣可以嗎?」
「我想應該可以吧。」
自那之後,梅茵每天都用木棒盤起頭髮。從正面看過去,簡直就像有根木棒插在頭頂上一樣,非常奇怪,但本人似乎很滿意。

這天因為母親工作休息,留在家裡照顧梅茵,所以我久違地能和大家一起去森林。除了要撿木柴,我還摘了好多果實和菇類,跟很多可以用來為肉調味的藥草。為了接下來的過冬準備,一起來森林的孩子們都很認真採集。
……要是梅茵能早點恢復活力,一起來森林就好了。
回到家後,梅茵走過來迎接我說:「多莉,妳回來啦。」看來她今天精神不錯。
「妳採了哪些東西?借我看、借我看。」
梅茵一臉新奇地探頭看向籃子裡面。明明全是之前也採回來過的東西,她把藥草和菇類拿出來時,表情卻像是頭一次看到。
……梅茵好奇怪……
我正這麼心想時,梅茵就雙眼發亮地從籃子裡拿出密利露。
「這個!給我這個!」
梅茵很少像這樣表明自己想要什麼東西。「可以給妳一點沒關係。」於是我這麼回答後,給了她兩顆密利露。
「多莉,謝謝妳。」
梅茵露出天使般的笑容,用臉頰往密利露蹭了幾下後,走進儲藏室,興沖沖地拿著榔頭走回來。
「梅茵,妳要做……」
在我說完之前,梅茵就朝著密利露揮下榔頭。「哐」的悶聲響起後,密利露便「噗唰」地裂開,果汁還噴到了我身上。
……拿榔頭來敲,想也知道果汁和果肉一定會亂噴吧?這種事情應該不用動腦想也知道吧?
「喂,梅茵,妳在幹嘛?」
我沒有急著擦掉噴到臉上的果汁,硬是擠出笑容這麼問。梅茵發出「嗚噫」的怪叫,嚇得彈了起來。
「那……那個,呃,因為我想取油……」
梅茵一臉「完蛋了」的表情,用求救的眼神往我看來。從她的表情就能知道,她絕對沒有想到用榔頭敲果實的話會讓果汁亂噴。
「取油也要用對方法吧?!妳到底在做什麼?!」
「是喔……」
梅茵頓時意志消沉,但反而讓我非常擔心她。明明不久前我們才一起取過油,她已經忘了嗎?
……搞不好因為發燒的關係,真的把腦子燒壞了?該不該找媽媽商量呢?
後來我們花了好久時間才把房間清理乾淨,去井邊準備晚飯的母親一回來,果然氣得臭罵我們一頓。但明明是梅茵做的,我卻跟著一起挨罵,當姊姊真是太倒楣了。這種時候我一點也不覺得梅茵可愛。

「多莉、多莉,該怎麼做才能取油?教教我嘛。」
眼看母親氣得要命,梅茵偷偷挨過來問我。
……自以為偷偷問,其實早就被發現啦。看,媽媽都看過來了。
「媽媽,我可以教梅茵嗎?」
「唉,如果不先教她,以後可能就麻煩了。多莉,妳好好教她吧。」
母親一臉厭煩地指著儲藏室說。取油用的布和工具都放在儲藏室裡,所以我帶著梅茵一起進去,決定從頭教她一遍。
「……油和果汁會滲進廚房的木桌裡頭,所以不可以直接在桌上取油,要放在這邊的金屬臺上。首先把布攤平,再把果實放進來。不包起來的話,果汁就會亂噴。還有,密利露的果實可以吃,所以都是用吃完後的種子取油。」
「只有種子的油不夠,所以我連果實的油一起取吧。」
梅茵興高采烈地揮起榔頭,但她敲的地方根本不對,力氣又小,還畏畏縮縮地不敢使勁去敲。先不說柔軟的果肉,種子完全沒被她敲扁嘛。更何況梅茵的力氣也小到擰不了布。
「梅茵,妳這樣不行啦。種子根本沒搗碎,都沒有油滴出來喔。」
「嗚……多莉……」
梅茵抬起頭來看我,表情實在太沒出息了,我只好出手幫忙。拿走梅茵手中的榔頭後,我發現榔頭已經被果汁沾得黏答答的,感覺一揮就會不小心飛出去。我先拿布擦了擦,然後用力握緊。
「要像這樣,把種子完全敲碎……」
父親的話甚至不需要用榔頭,用壓榨器一下子就能搗碎了。男孩子只要有辦法使用壓榨器,就會開始負責一些代表獨當一面的勞力工作。但壓榨器太重了,我們無法使用,只能用榔頭慢慢敲碎。
「然後再像這樣擰布……」
「嗚哇!多莉,妳好厲害喔!」
看到油慢慢地滴進小容器裡,梅茵高興得不得了。那副模樣雖然非常可愛,但我的手臂好痠。
「多莉,謝謝妳。」
「梅茵,事情做完要收拾才可以。來,快點收拾吧。」
梅茵一派手忙腳亂,好像不知道該怎麼收拾。我一邊教她,一邊也幫忙收拾工具。梅茵因為體弱多病長不高,看起來比實際年紀還小,讓我常常忘記她其實已經五歲了。等到了七歲,就要去神殿參加洗禮儀式,然後以學徒的身分開始工作。撇開梅茵不說,明年我就七歲了。一旦我開始當學徒,家事就變成是梅茵要做,但她卻不曉得工具的擺放位置與使用方式,這樣真的沒問題嗎?接下來必須在顧及她身體狀況的同時,也要讓她學著做家事,否則沒有一個老闆願意雇用現在的梅茵吧。
……也要讓媽媽別再縱容梅茵,我得好好教她才行。
「多莉,也給我藥草吧。」
「一點點而已喔?」
梅茵一臉認真地聞著已經拿出籃子的藥草,挑了幾種放進取好的油裡面。這麼做會讓油帶有藥草的香氣,但梅茵添加的藥草當中,有的是專門用來除蟲,讓人一聞就不想吃。
……嗚哇……在油徹底染上藥草的味道之前,最好趕快在煮晚飯時用掉吧?
我急忙端走密利露油,想要用來煮晚飯時,梅茵大驚失色地衝過來阻止我。
「多莉!不行!妳做什麼?!」
「不快點吃會壞掉吧?要是染上太多藥草的味道,這些油就不能吃了。」
「這些不可以吃啦!」
不管我怎麼勸,梅茵都只是拚命搖頭,怕我搶走裝了油的容器。我傷腦筋地轉頭看向母親後,母親也生氣了。
「梅茵!那些果實是多莉採回來的吧!不可以任性!」
「我才沒有任性!多莉已經給我了!」
我確實說過要給她,但也不想看著好不容易採回來的食物被這麼糟蹋掉。但就算母親再生氣,今天梅茵就是不肯讓步。
明白到她不會聽話以後,我們也決定不理她,結果梅茵又像平常一樣說她想要熱水。感覺今天的她比平常還要興奮。我幫她把熱水倒進桶子裡後,梅茵突然把剛才的油也倒進去,而且至少有一半的量,然後開始攪拌。
「梅茵?!妳在做什麼?!」
「嗯?我要洗頭髮啊。」
我完全聽不懂梅茵在說什麼。這幾天她不管說話還是做事真的都變得好奇怪。我滿腹疑惑地低頭看著梅茵,發現她把頭髮浸在桶子裡開始清洗。
她搓洗了浸在桶子裡的頭髮後,也不斷用手把水淋在頭上。反覆沖洗到她滿意為止後,梅茵就把頭髮擰乾,接著用布擦拭。擦了好幾遍後,梅茵用梳子一梳,藏青色的頭髮突然散發光澤。
「……這是什麼?」
「嗯~這算是『簡易版洗髮精』……吧。」
「這東西叫作這個名字嗎……」
由於親眼在旁邊看到梅茵的頭髮變得這麼漂亮,我不禁也想用用看,想讓自己的頭髮變得一樣漂亮。可是,剛剛我才對梅茵大發脾氣,實在很難開口跟她說「我也想用」,所以有些尷尬。
「多莉,妳也用用看吧?兩個人一起用就不會浪費了。而且這些密利露和藥草都是多莉採回來的,取油的也是妳……」
梅茵笑著這麼說完以後,本來還不好意思的我忽然一點也不在意了。畢竟準備好這些東西的人全是我嘛。我馬上解開辮子,模仿梅茵剛才做的把頭髮浸到桶子裡搓洗。梅茵也伸出她的小手,幫忙沖洗我摸不太到的地方。
「多莉,我想洗到這樣就差不多了。」
接著我反覆用布擦拭,再用梳子梳開後,頭髮就變得和梅茵一樣充滿光澤。本來我的頭髮總是蓬鬆又毛躁,梳頭髮時老是打結,現在居然變成了很有光澤的大波浪。簡直就像魔法一樣,我不禁感動不已。
「變得好漂亮呢。多莉,味道好香。」
不知為何梅茵看起來比我還開心,還喜孜孜地幫我梳頭髮。
……頭髮變得這麼漂亮我當然很高興,但梅茵為什麼知道這種事情呢?
梅茵果然變得好奇怪。以後會不會每發燒一次,她就變得越來越奇怪呢?想到這裡,我覺得有點恐怖。

「那我們拿去倒掉吧。」
「等一下!」
我和梅茵正想把桶裡的水倒掉時,母親慌慌張張地制止我們,開始洗起自己的頭髮。我和梅茵對看一眼後,忍不住笑了起來。雖然是個奇怪的妹妹,但一想到梅茵下次不知道又會做些什麼,也讓人有些期待。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