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4° / 30° )
氣象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年前大掃除,好運裝更滿

大掃除的時候又到來,怎麼樣整理會最省力?除舊布新不只有家裡,心情也要變得更輕盈。丟掉多餘的東西,才能納入更多好事情!

2022-01-21 | PChome書店

靈能覺醒(1)傻了吧,爺會飛


靈能覺醒(1)傻了吧,爺會飛
作者:打殭屍 出版社:朧月書版 出版日期:2021-12-29 00:00:00

<內容簡介>

☆ 網路積分十七億!
☆ 搞笑靈魂耽美寫手打殭屍鉅獻,異能奇幻大作
☆ 力邀臺灣知名人氣漫畫家Hibiki響繪製!
☆ 太極拳老師一眨眼穿越成高中生,來到未來異能世界──

地球靈氣能量復甦,拉開了新世界和新秩序的序幕──
在人們開始努力學習道法、異能,想憑自己的金手指走上人生巔峰時,穿越到這裡的高中生風鳴瞪著自己背上那對巴掌大、像小烏骨雞的翅膀,思索著自己的異能到底是烏鴉還是烏骨雞……
不過,既然能飛,那就去當外送員吧!
某天,在天上送外送的風鳴遭到了異能者襲擊,全身上下被燒得精光──他卻發現,和自己不對盤的異能強者后熠坐在下面,欣賞自己光溜溜的模樣……

后熠:這景色真不錯。
風鳴:你再說一句,我就在空中尿尿澆你信不信?

★目錄:

第一章 背後癢,長翅膀
第二章 鳥人與箭人
第三章 混血小王子
第四章 大翅膀進化
第五章 奇蹟與二翅膀
第六章 奇葩的選手們
第七章 戰鬥奇葩
第八章 賣身和賣翅膀

<作者簡介>

打殭屍
搞笑靈魂耽美寫手。
願我講的每一個故事,都能讓你們莞爾一笑,心生美好。
已著:《傻了吧,爺會飛》、《我為反派全家操碎了心》、《巔峰外賣》、《我的浴缸通海洋》等等。

★內文試閱:

第二章 鳥人與箭人

風鳴居住的社區是十五年前比較高級的區域。房屋的居住面積比較大,頂樓的天臺也是不開放的。
天臺上通常都放了太陽能熱水器,或者信號接收器這類的東西,天臺大門的鑰匙只有物業管理員有,但今天的天臺大門卻很容易就被推開了。
此時正值黃昏時刻,太陽西斜還未落下,暖黃色的光芒灑滿了整個天臺。可即便是這樣,溫暖的色調也沒有辦法為天臺上的可怕景象帶來半點暖意—
噴濺狀的血跡布滿整個天臺,就像是水壓過大的水管脫手,噴濺到天臺的各個位置。那些噴濺狀的血液顏色從近乎黑色到還未凝固的鮮紅,昭示著在這裡死去的不只有他之前聽到的那一個人。
事實上也是如此,在這些血跡當中,毫無規律地躺著至少七個屍首分家、四肢斷裂、身體殘缺的死人。而最中間的那個,趴在地上艱難地仰起頭,雙眼驚恐地瞪大,手還保持著伸出來求救的姿勢。從他的身體下面蔓延出大片大片的血跡,風鳴不用去看就能夠判定,他的心臟肺腑都被人挖出來取走了。
風鳴莫名想到了風大伯母說的那句話:『我看到了外送小哥,他手裡還提著一個血淋淋的盒子呢!』
頓時,一陣完全無法控制的嘔吐感從身體中傳出,風鳴迅速後退了幾步,退到樓層的窗戶旁才稍稍緩過來。
然後,風鳴抖著手掏出了泰南給他的那張有電話號碼的銀卡,撥通了手機。
「喂?是泰南隊長嗎?這裡是風華社區六棟頂樓......你能過來一下嗎?死人了。」
「還有,最好悄悄地過來,以免引起恐慌。」
泰南接到風鳴電話的時候,還控制不住地高興了一下。他心想,是不是這小子已經覺醒了飛行類的靈能,主動過來問他注意事項的?結果就聽到了「死人了」這三個字。
剛覺得自己可以輕鬆幾天的南隊頓時垮下臉,盯著電話,突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這小子還沒加入他們隊,就開始送案子給他了?
不過,泰南隊長還是帶著李樹和劉躍進兩個隊員,快速趕到了風華社區六棟天臺。
然後,在看到天臺上面的景象的第一眼,泰南隊長就狠狠地抹了一把臉,轉頭看著面色雖然有些蒼白,但最終沒有吐的風鳴,那張八字眉苦瓜臉的苦簡直快要溢出畫面。
「我他媽......到底撞了什麼邪,怎麼這麼難啊!」
風鳴抽了抽嘴角:「......可能是撞了名字的邪吧。」
泰南隊長怒瞪風鳴:「別亂說!我的名字是祖母請高人幫我取的,招福納財保平安!」
風鳴:「......」那可能是撞了高人的邪吧。
哪怕泰南再怎麼不想面對這一整個天臺的凶案現場,他和李樹、劉躍進也得硬著頭皮上。
「這簡直是令人髮指的罪行!!總共八個死者,全都被掏空了臟腑,咬斷了四肢!」
「凶手極其凶殘暴烈,而且根據天臺上的一些痕跡來看,凶手絕對不是普通人。」泰南的苦瓜臉變得嚴肅起來:「這是靈能者的殺人。」
劉躍進在天臺上一邊走著,一邊聳動著鼻子聞來聞去,風鳴注意到他的鼻子已經變成了像貓鼻子一樣的小黑鼻頭,所以這個人是貓科的異變靈能者?
「有討人厭的爬蟲類味道。」劉躍進聞了一會兒道:「應該是蜥蜴那一類的靈能者。嘖,就是不知道他是控制不住本能的失控殺人,還是故意殺人。不過看這些人的死狀,我覺得可能是後者。」
泰南隊長又抹了一把臉:「好吧,打電話把隊裡的人都叫過來。另外再打給南區......嘖,打給北區的項隊,帶走這些屍體和清理頂樓還得讓他們隊的卓方來幫個忙。」
雖然南區警衛隊離這裡比北區警衛隊更近一些,但泰南隊長就是不想找那個熊人。
李樹老實地點頭開始打電話,幾句話後就點頭,對泰南表示項隊已經答應讓卓方晚上來清理這裡,不會被普通人發現,不過清理用的靈能卡片要西區報銷。
泰南翻個白眼,點了頭。
處理完這些之後,泰南才看向一直在旁邊觀察著他們的風鳴,此時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在這個疑似靈能者連環殺人的案子上,沒注意這小子的神色。他伸手拍了拍風鳴的肩膀:
「多謝你打電話了。這場面要是被普通人發現,那必然就是社會新聞頭條了。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們,你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你放心,我們會儘快抓到凶手的。不過你是怎麼發現這裡的?有什麼線索可以提供給我們嗎?」
風鳴略微想了一下:「我家就在天臺下面。之前我在窗戶旁發呆,忽然好像聽見慘叫聲,感覺像是從天臺傳來的。然後我大伯母說她上樓的時候碰見一個外送小哥,那個小哥手裡提著血淋淋的外送,滿噁心的。我就......總覺得心裡不安穩,想上來看看,就看到這個畫面了。」
他並沒有說他聽到了爬蟲類肚腹摩擦樓房的聲音,這點劉躍進已經聞出來了。而且普通人的聽力不可能在他家聽到天臺上的對話,目前他覺得自己還算是普通人。
不過就算是這樣,泰南的雙眼還是亮了一下:「外送小哥?很好很好,這是一個重要的線索!有了這個線索,我們應該很快就能抓到人了,你回去休息吧!」
風鳴點點頭。他還在猶豫要不要跟南隊說他後背長了翅膀的事情,只是現在南隊要忙外送小哥殺人的事情,還是等這件事情結束後再問吧。
於是,泰南隊長就這樣錯失了得知他日思夜想的飛行類靈能者消息的機會。
真是太難了。

之後的三天,日子如常。除了風鳴在每天早晨練完太極後,都會額外練練他背後的小翅膀之外,沒什麼意外發生。
三天的時間,風鳴都覺得自己背後的小翅膀彷彿長大了一些,由原本只有半個巴掌大,長到了巴掌大的樣子。白絨絨的絨毛最外側開始變得有點硬,不過顏色還是純白的。
唔,如果是這樣的速度,大概一個多月就能長成了吧?那這一個月裡,還是得買幾件有翅膀能穿的衣服。剛好今天週末,風鳴決定去靈能者商場逛逛。
他路過社區通往商場的一片無人施工工地時,忽然聽到頭上烏鴉的嘎嘎聲。
這三天,他已經差不多能把鳥類的吱喳對話聲當成背景了。第一天,他認真聽了一整天鳥類的對話,結果發現牠們不是在找吃的就是在找對象,內容千篇一律,實在沒什麼新意,第二天就開始無視鳥語對話了。
不過,今天這幾隻烏鴉的嘎嘎聲不同。
『嘎嘎!那個恐怖的殺人犯又來了!!嘎快跑快跑!』
『一大清早的就殺人,爬蟲類都是這麼恐怖嗎?嘎!』
『哎呀,那個女人還護著兒子呢,可憐啊!哎呀,那個兒子好像覺醒了?靈力暴走,嘎!這時候覺醒也沒用啊嘎,要變成肥料啦!』
『可憐喔!嘎嘎,哎呀,好像是烏鴉類覺醒嘎,要不要救救他嘎!!』
風鳴的臉色瞬間就變了,他確實聽到了隔壁工地傳來壓抑著的驚恐求救聲。
但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那道聲音他竟然覺得該死的熟悉!!
「小、小勃快走!呃,快走啊!媽媽、媽媽幫你拖住他,快......跑!」
即便再怎麼不喜歡大伯母一家,但在原身的父母去世之後,大伯一家還是照顧了原身好幾年。而堂哥風勃雖然臭屁愛炫耀,卻也沒有惡毒地欺負過原身。所以,現在遇上他們有生命危險,他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死。
風鳴在聽到聲音的瞬間快速奔跑了起來,同時拿出手機撥打南隊的電話。原本從他這條路到隔壁的工地需要繞一段路,但風鳴跑到牆邊就直接跳了。
這次的跳躍讓他覺得有些不同,兩公尺高的牆,他竟然輕輕一躍就跳上去了,讓他有些驚訝,不過在看到工地裡的慘烈情況時,他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他那位身體強壯如熊的大伯母此時已經渾身上下都是傷口,衣服都被血液浸透。她粗喘著氣,雙眼赤紅地死死抱著一個穿著外送員衣服的男人,似乎在用盡全身的力量阻擋他的行動。
而在這個外送小哥和大伯母的對面,他的堂哥風勃渾身劇烈顫抖地僵在原地,他張大了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雙臂已經覆蓋了一層黑色羽翅。
風勃的周身靈能波動非常劇烈,似乎有暴走的跡象。
當風鳴出現在牆頭的瞬間,力氣已經透支的風大伯母雙眼驟然亮了起來,她不管不顧地叫起來。
「小鳴!小鳴!!帶、帶走小勃!!」
此時,風鳴打給南隊的電話被接通,在大伯母的尖叫聲中,風鳴猛地掛斷了電話。
風鳴知道大伯母的想法。他努力壓下心中越發深重的驚懼之感,咬牙從牆頭一躍而下,一把抓住了風勃的手臂,扯著他就跑。
風大伯母見到這一幕,雙眼愈發明亮,彷彿連身上的疼痛都感覺不到。
就在這個時候,風鳴聽到了有些熟悉又非常陌生的外送小哥的聲音。
「呵,原來是你啊~那天你看見我了吧,小嫩雞?」
風鳴背後的小翅膀再次炸開,渾身冒著冷汗。
他聽到咚的一聲悶響,然後就是大伯母的悶哼聲。他下意識地扭頭,就看到那個人一腳踹開了死死抱著他的大伯母,然後在擰笑的瞬間,變成了一隻巨大的蜥蜴,如閃電般地朝他們衝了過來!
在那張血盆大口即將咬到他們的時候,風鳴直接捏碎了手中那張泰南給他的銀卡。
一股能量驟然衝向這隻巨大的蜥蜴,在黃色的靈能接觸到蜥蜴的瞬間,風鳴發現這隻蜥蜴開始一點一點地石化。他還來不及高興,被阻擋了幾秒的蜥蜴周身爆發出灰色的靈能,片刻就沖散了石化的力量。
風鳴的心瞬間涼到了谷底。
他簡直不敢相信,南隊的靈能銀卡竟然都沒辦法拖住這個人。而這個時候,巨大蜥蜴的嘴已經要咬到他和風勃了,此時之前因為憤怒和恐懼而無法回神的風勃,突然淒厲地大吼一聲,直接推開了風鳴。
「你快滾!!我要和他同歸於盡!!」
風鳴被推開兩步,氣得咬牙,但他也不能眼睜睜看著風勃自殺。
風勃拍著他有些滑稽、帶著黑色羽毛的手臂,眼看就要被那隻巨大的蜥蜴一口吞下,風鳴的雙腳用力一蹬一躍,如閃電般扯住了風勃的衣領,他下意識地背部用力、急速後退,先是感受到背部有一陣撕裂般的疼痛,而後他就發現,他竟然提著風勃的衣領飛起來了!
巨大的蜥蜴直接咬了個空。
看著那隻彷彿咬到了自己舌頭的大蜥蜴,風鳴忍著後背的疼痛,用另一隻手對大蜥蜴比了個中指,咧嘴冷笑。
傻子!沒想到吧,爺會飛!
一個激動下,風鳴用他後背巴掌大的小翅膀帶起了兩個人的重量,充分說明了雞翅膀的潛能是無限的,人一激動起來,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然而,風鳴的中指還沒有比多久,後背那撕裂般的疼痛越來越明顯。顯然巴掌大的小翅膀承受了它不該承受的重量,救急可以,繼續耍帥就過分了。
所以,風鳴開始抓著風勃在半空中晃,顫顫巍巍的樣子像是八十歲的老太太在走鋼絲,隨時都有掉下來的可能,看得人驚心動魄。
偏偏這個時候,那隻咬到自己舌頭的大蜥蜴已經反應過來,那雙豎成一條線的眼瞳死死地盯著在半空中晃的風鳴和風勃,猛地咆哮一聲,又有如疾風一般地衝了過來。
風鳴的小翅膀已是強弩之末,他好不容易控制著翅膀,飛到了牆邊,就半點不帶憐惜地把風勃扔到另一邊。沒有堂兄的拖累,風鳴後背的撕裂疼痛總算減輕了一些,又勉強躲過了兩次大蜥蜴的攻擊。
不過,最後一次的攻擊他覺得自己可能躲不開了──
這大蜥蜴竟然也學會了示敵以弱,在風鳴以為牠只會在地上爬,又一次努力用翅膀飛到半空中躲避的時候,大蜥蜴的豎瞳中閃過一絲興奮的冷光,兩隻有力的後腿用力一蹬一撲,竟然一躍而起!
那張腥臭的血盆大口到了他的面前,彷彿馬上就要把他吞掉了!
這個時候,勉強爬到牆頭的風勃看到又一個親人要葬於異變怪物的口中,終於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崩潰地大吼出聲。
伴隨著他憤怒痛苦的吼聲,從太陽升起的方向有一道箭光破空而來。在微曦的晨光中,燦若流星。
嗡──
金色的箭矢無比精准地從大蜥蜴的後腦紮入,帶著重山般的力量,貫穿了大蜥蜴厚實堅硬的腦殼。
然而這可怕的力量還沒散盡,風鳴看著那距離自己眉心只差幾公分的金色箭尖,感受著那有如泰山壓頂的重量和速度,根本來不及揮動他的小翅膀,就被這支金色的箭從半空中射了下來,連同腦漿四濺的倒楣大蜥蜴一起。
叮──
金色的箭尖直到釘入地面才停止顫動。
差點就被射穿了腦殼,在千鈞一髮之際使出吃奶的力氣才讓那一箭擦過脖子的風鳴轉頭看著那支金箭,忍不住破口大駡。
「我靠!!」
射箭不看目標的嗎?亂射!!!老子差點就和這隻大蜥蜴一起被射死了!!!
哪怕認真說起來,是這支箭的主人救了他的小命,但風鳴真是一點感激的心情都沒有,完全沒有!
他差點跟大蜥蜴一起被射穿了,還被大蜥蜴的血噴了滿臉!此時,他脆弱的小身板正躺在地上,被大蜥蜴壓得嚴嚴實實。這個蜥蜴人至少也有一千多斤重,普通人就算用出吃奶的力氣也拉不開—他堂兄現在正在使出吃奶的力氣,用他長著黑羽毛的手臂扯著蜥蜴,但沒什麼用。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壓到自己的小翅膀了。
想想之前那撕裂般的疼痛,後背肯定流血了。這會兒小翅膀還被所有力量壓著,真替自己的翅膀心疼委屈。它才巴掌大呢!!
現在泰南的一張苦瓜臉都顯得非常燦爛,一會兒看看風勃長著黑色羽毛的手臂,一會兒看看風鳴後背那巴掌大的小翅膀,開心快樂得就像突然中了五百萬大獎的孩子。
哎嘿嘿嘿嘿嘿黑翅膀!!
哎嘿嘿嘿嘿嘿小翅膀啊!!!
誰能想到呢?他們西區警衛隊馬上就要從一個速度飛行類的靈能者都沒有的墊底區,一躍成為有兩個飛行類靈能者的大戶啦!!!哎喲,這他媽真是太讓人高興了啊!
在泰南隊長臉上都要笑出一朵花來的時候,一陣機車的轟鳴聲由遠而近侵襲而來。
風鳴注意到那個獵豹頭和粉頭同時露出了得意驕傲的眼神,他挑了挑眉毛,順著聲音看過去。
入目便是在塵土飛揚之中,一輛黑紅相間的重型機車逆光而來,當那蹭光瓦亮的機車停下來,被黑色野戰褲襯得長到過分的腿直接撐地落下,而後車上的男人取下了頭盔,露出一張帥得肆無忌憚,眉眼鋒銳不羈的臉來。
他一眼就看向了風鳴,咧嘴笑了。
「哎喲,小鳥兒,果然還活著呢?」
風鳴:「......是啊箭人,老子活得好好的呢。」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