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5° )
氣象
2022-04-29 | 中央社

從抗疫神藥到負面消息不斷 連花清瘟陷質疑風暴

中國COVID-19疫情爆發以來,中藥製成的連花清瘟受官方大力吹捧,防疫專家接連背書。然而醫界質疑有副作用,更被上海物流抱怨占據運力。母企業以嶺藥業股價也因負面消息大跌。

中國以嶺藥業研發的連花清瘟,被官方推薦為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用藥,在過去兩年間陸續得到鍾南山、張伯禮、李蘭娟等多位資深專家認可。在中國「中西醫並重」的抗疫策略下,以中藥材製成的連花清瘟不斷受到吹捧。

本輪上海疫情爆發後,以嶺藥業陸續透過中國紅十字會捐贈總價值人民幣6000萬元(約新台幣2.7億元)的連花清瘟給上海。不少上海人收到的防疫大禮包中除了口罩、快篩試劑外,都能看見連花清瘟膠囊的身影。

然而這項備受關注推崇的藥物,隨著疫情持續發展,在近期也被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不只對於療效產生質疑,對於母企業以嶺藥業的批評也陸續浮現。

綜合香港01、明報、紅星新聞報導,首都醫科大學校長饒毅在微信公眾號饒議科學發文稱:「配送抗疫用藥應經過嚴格的試驗及檢測,不應給社會大眾服用偽劣產品,若連花清瘟的療效從未經嚴格驗證,強制配送就害了等待必需物資和藥品的群眾。」

另一方面,中國醫學健康與醫療健康服務平台「丁香醫生」日前發文指出,不應向健康的群眾發放連花清瘟,因其不能預防COVID-19,且可能有副作用。

而在醫界開始對這個藥物提出疑問與呼籲的同時,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獨生子王思聰近日在微博轉發一則名為「世衛組織推薦連花清瘟,誰告訴你的」影片,並寫下「證監會應嚴查以嶺藥業」。

王思聰的言論引發了輿論熱議,然而王思聰隨後刪去了這些言論。

報導提及,以嶺藥業隨後回應稱不對網絡言論做直接回應,「請指出具體的問題與源頭,公司將對具體內容做解答」。至於股價是否因王思聰的言論而受影響則未正面回應。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以嶺藥業的股價持續走跌,截至29日下午1時30分,每股報人民幣25.07元,較近期高點42.13元,跌幅高達36%。

醫生與名人接連發聲外,投入上海物資保供的物流與電商平台對於連花清瘟也有意見與批評。

報導指出,有生鮮電商平台盒馬鮮生的司機發文稱,口罩、防護服和連花清瘟是疫情下規定配送的必備品,而光是為了運送連花清瘟就佔用了1/3左右的運力。

相較於中國官媒的大力吹捧,其他國家對於連花清瘟的療效認定則顯得審慎。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表示,雖然連花清瘟有助於緩解症狀,但是這款膠囊的整體療效沒有定論。

新加坡則是註記連花清瘟是輔助保健用品,而非治療COVID-19的用藥,去年11月,針對誇稱連花清瘟可防治當前的疫病,新加坡衛生部門發布公告指出:「並沒有隨機的臨床科學試驗佐證,包括連花清瘟在內的任何草藥產品,可用來防治COVID-19。」

連花清瘟聲稱可宣肺泄熱,並由13種藥材製成,根據澳洲有關部門指出,當中也包括可製成薄荷醇的麻黃。2020年5月,瑞典海關不准許連花清瘟進口,因有關部門指出,他們檢測這款膠囊的樣品,發現其中所含僅薄荷醇。

而麻黃也是甲基安非他命(methamphetamine)的主要成分,2020年澳洲邊境執法局(Australian Border Force, ABF)也指出,沒入大約130萬顆連花清瘟膠囊,美國海關也曾查扣。

最新財經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