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4°
( 14° / 13° )
氣象
2024-01-30 | 中央社

分析:中國青年就業難 耗盡積蓄無薪實習

中國經濟持續放緩,年輕人失業率居高不下,於是回家靠父母資助、耗盡積蓄甚至忍受無薪實習,美國媒體報導說,他們知道就業市場很艱難,但沒有人想到竟會如此艱難。

紐約時報中文網今天報導,2019年畢業的納迪亞.楊(音)曾從事的私人補教業一度蓬勃發展,但2021年突然被政府打壓而瓦解。

於是她被迫從繁榮的沿海城市搬回家鄉,在20個月的時間裡備戰拚公職,花光人民幣3萬5000元(下同,約新台幣15萬2000元),最後還得靠父母支援,終於被延安市交通運輸局錄用。

新職月薪僅3000元比起以往月入7000元相差懸殊,但她自我安慰至少不用擔心被解雇,住房餐點還有補助,並說:「我就是說知足常樂,不然怎麼辦?」

去年才畢業的菲奧娜.秦(音)說,她2022年秋季開始丟履歷,目標向100份職位遞交申請,但疫情加上大環境不佳,所有求職都沒下文深感無助,並說:「你想,投一百個,沒什麼回覆,這是很恐怖的一個事情。」

上海某新聞媒體今年1月給她無薪實習機會,靠自己積蓄和父母資助,找到每月房租2600元的棲身之所,努力數月後取得全職職位,經此周折對於制定長期計畫她深感懷疑:「有太多意外了,現在盡量做好當下。」

2022年畢業的伊森.易(音)最初被中國吉利汽車聘用,負責報帳等行政事務,月薪7000元,但自認是管理學學士覺得工作內容太屈就而遞辭呈,但是尋找下一份工作期間,失望隨之而來。

他只做了3天服務員就辭職,之後受雇於酒店和遊樂園也待不久,最後來到上海被農業化學公司錄用,月薪5200元不如以往,才覺得自己有點自以為是,至少是太天真了。

中國許多大學生通常在秋季校園招聘期間拿到工作機會,但現在情況不同,同樣是2022年畢業的菲比.劉(音)儘管履歷投遞數十份,但一個都沒定下來,壓力太大而嚴重爆痘,為此看醫生花了大概500元。

之後字節跳動通知面試,她隨即求助於250元可獲得一個小時模擬面試的線上輔導,但繳了3次輔導費用還是沒錄取,而當時小紅書給她的實習工資一天僅150元,與他人在北京分租還得月攤3000元,以致壓力更大。

於是為準備其他面試只好請假,如此都得放棄半天的實習工資,爆痘益增又去看醫生,此時醫療支出已達千元,最後小紅書給她全職工作,年薪約為25萬元高於平均值,但回想自己首份全職到手如此難,心有餘悸。

報導說,當代中國青年出生在中國經濟最繁榮時期,成長過程中比父執輩擁有更多機會,生活更加舒適,也有著更高的期望,他們被告知,藉由努力工作和良好的教育,他們的未來幾乎是有保障的。

而如今,那些繁榮歲月正在消逝,許多中國年輕人的希望也在消逝。

最新財經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