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6° / 28° )
氣象
2020-05-30 | 台灣銀行家

疫情帶起全球大封鎖 惟美中貿易戰硝煙未散

部份努力維繫美中貿易關係的美國中堅份子,正迫切期待可以取消自貿易戰開打以來徵收的所有關稅,但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甚至越來越多美國政界人士呼籲中國應賠償美國因疫情造成的損失。

武漢肺炎爆發加劇了美中之間的緊張關係,將雙邊關係推至後毛澤東時代的最低谷。世界兩大經濟體實務上正在打一場「新冷戰」,北京當局一直以來總是指責美國有「冷戰思維」,目前看來,兩國其實沒什麼兩樣。

華府和北京之間的關係緊張,要他們合作減緩疫情帶來的經濟影響可是難如登天。這對全球經濟來說不是什麼好兆頭,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資料顯示,2020年全球經濟可能萎縮3%,是自1930年代以來最慘的經濟衰退。IMF4月的一份報告表示,「這波所謂的『全球大封鎖』,將造成全球經濟嚴重衰退。」

疫情恐再次衝擊中國製造業

IMF估計,美國經濟今年將萎縮5.9%,中國則微成長1.2%。與其他大多數國家相比,1.2%聽起來算是相當不錯,而且經濟成長走溫和路線通常是發達經濟體的常態,然而這次卻是中國政府實施經濟改革後40年裡前所未聞的狀況。

雖然中國已部份復工,並採取措施重啟經濟,但因疫情蔓延,全球需求預料將大幅下降,這可能會再次衝擊中國工廠,讓許多製造業就業狀況陷入危機。根據公布數據,中國第1季的經濟下跌6.8%(YoY)。

但到目前為止,北京一直沒有像美國、歐洲、日本那樣,採取大規模刺激措施。今年4月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首席亞洲經濟學家高路易(Louis Kuijs)對彭博社(Bloomberg)表示,「即便第一季GDP大幅趨緩,中國仍不太想推出大規模經濟措施。」

中國政府的重點反而一直放在向地方政府和小型銀行提供更多信貸。北京當局4月時表示,將再貸給小型貸款機構1兆元人民幣。同時間,中國表示將提高中央政府的財政赤字率,發行更多地方債券以及「特別國債」。

在2008年至09年的全球金融海嘯中,美中兩國協調合力幫助全球經濟復甦。中國的4兆元人民幣刺激景氣計畫幾乎讓中國經濟立刻反彈。再加上美國自己的大規模刺激措施,美中一起成功阻止了經濟衰退演變成大蕭條。

2008年10月,當時的美國財政部長亨利˙鮑爾森(Henry Paulson)對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U.S.-China Relations)表示,「很顯然,中國承擔起作為世界主要經濟體的責任,將與美國和其他夥伴合作,確保全球經濟穩定。」

美中仍深陷貿易戰泥淖

這一次的情況則大相逕庭,美中仍然深陷激烈的貿易戰之中。過去兩年以來,兩國各自向對方徵收了數千億美元的關稅。聯合國在2019年11月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發現,貿易戰大幅減少了美中貿易,並讓美國消費者物價上漲。聯合國稱,美國關稅導致中國對美出口下滑25%,「2019年上半年中國輸美商品減少了約350億美元。」

早在2019年年底中國武漢爆發肺炎疫情以前,美中貿易戰就已對全球經濟造成了沉重的負擔。2019年10月時,IMF便警告道:「這場貿易戰到了2020年將使全球蒙受的經濟損失高達7,000億美元。」

美中1月份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在疫情蔓延之際卻幾乎被遺忘。要是沒有爆發武漢肺炎,媒體鐵定會繼續報導貿易戰,然而,現在武漢肺炎搶走了所有的鎂光燈。

許多觀察人士好奇,這項協議簽署後,中國是否有能力滿足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的要求。根據協議內容,中國必須在2020年1月至2022年1月期間,大量進口價值2,00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其中包括每年160億美元的農產品。

貿易戰重創了美國中西部農民的生計,而且他們正是美國總統川普最忠誠的選民。

毫無意外地,川普對中國將兌現增加購買美國農產品的承諾表達信心。「我了解習近平主席,我很欣賞他也很尊敬他。我認為他會非常樂意跟我們做這場交易。」川普4月時表示。

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4月時說,北京正努力落實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他接受美國公共電視台(PBS)的GZERO WORLD節目連線採訪時表示,「據我所知,中國仍在執行協議內容。」並進一步說明,這還包括從美國購買農產品、向外國公司開放金融市場。

中國消費力短期難回升

但說得容易做起來難。在疫情之前,中國的債務總額已經很高——根據紐約研究公司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推估,中國企業有大約2兆美元的償債義務——而中國經濟在長時間的封鎖後陷入混亂,消費力不太可能回升到有辦法讓北京履行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購買承諾所需的程度。

某些努力維繫美中貿易關係的美國中堅份子,正迫切期待可以取消自貿易戰開打以來徵收的所有關稅,但這個可能性是微乎其微。這些人包括老布希美中關係基金會(George H. W. Bush Foundation for U.S.-China Relations)總裁方大為(David Firestein)、美國中部美中協會(U.S. Heartland–China Association)董事長暨執行長鮑勃˙霍頓(Bob Holden)、美眾議院美中工作小組共同創辦人及前任主席柯克(Mark Kirk)與美中經濟暨安全檢討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前主席沈丹寧(Dan Slane)。

他們在4月刊於《外交家》(The Diplomat)雜誌的一篇評論文章中提到,繼續徵收關稅將加劇武漢肺炎導致的美國經濟損害。更糟糕的是,可能讓美國更難以從中國獲得對抗疫情所需的設備和物資,「甚至可能威脅到美國人的生命。」

落實貿協、避免緊張升級仍有變數

有鑑於目前的華府——白宮和國會——對中國抱有敵意,美國很難消除這些關稅。截至目前為止,美國武漢肺炎病例超過82萬例,是世界上最嚴重的國家,華府大力指責中國是疫情爆發的罪魁禍首。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on Foreign Relations)貿易與國際政治經濟資深研究員希爾曼(Jennifer Hillman)有一個更溫和的提議。她建議七大工業國組織(G-7)以及二十國集團(G-20)的領導人同意暫時豁免所需藥品、醫療設備與用品以及消毒劑和肥皂的所有關稅。美國的關稅已讓中國進口的醫療用品減少超過2億美元,降幅達16%。

希爾曼的建議在目前疫情大流行的狀況下是合理的,然而,這不能光靠美中兩國,還需要世界上所有主要經濟大國之間的高度協調,只是長路漫漫。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美國政界人士呼籲中國應賠償美國因武漢肺炎造成的損失;美國法院已經提起訴訟。「這是中國共產黨的病毒,是習(近平)的病毒。他應該要為此付出代價。」田納西州共和黨眾議員格林(Mark Green)在《國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期刊4月的評論上寫道。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最多只能希望美中兩國盡其所能地落實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同時避免貿易的緊張局勢進一步升級,這可能也是兩國目前的極限了。(本文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特聘外籍研究員;譯者為廖珮杏)

探索更多精彩內容,請持續關注《台灣銀行家》雜誌(http://service.tabf.org.tw/TTB)

最新財經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