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9° / 28° )
氣象
快訊

2020-05-30 | 台灣銀行家

疫情帶來好機會 影響力投資基金站出來

籠罩在疫情陰影下的全球經濟,「影響力投資」正迅速崛起,不僅有聯合國旗下多個子機構發起募集防疫基金,英美等國也紛紛成立各項對疾病或人們生活能有所幫助的募資行動,台灣在疫情控制成效相對優良下,投入影響力投資,擴大永續金融,正是好時機。

在2020年初時分,展望這全新一年的來到,熱情的人們充滿希望。

2020年才進入第5個月的現在,極高不確定性的武漢肺炎疫情演變,基於防疫需求的眾多新增規定,讓人們遠看未來的展望,迷濛了。

必須說,有一部份人沒有這樣想,他們是「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ing)圈。直接金融與私募投資活躍的美國或是永續金融工具豐富的歐洲,在這波疫情過程特別體會到「迫切需要開展工作」。

讓「影響力」工作開始吧!

舉例來說,跨國銀行財富管理部門指出,不分股、債部位,財管客戶這一波出現至少2成的帳面損失,若是投資人採信SARS經驗,同一年下半年景氣就能恢復正常,「所以現在就該逢低接手,攤平投資損失?」這並不是正確的答案。

全球共同經歷一場史詩級的災難,投資人該做的是重新找尋「適合長期」的投資標的,例如社會永續投資議題,應正正式式地納入資產配置。

說起永續,是個大帽子的議題,台灣市場很多企業、基金公司、非營利組織會舉手並說「我們有做」,這也是實情。CSRone永續智庫公布2020年年報《臺灣暨亞太永續報告現況與趨勢》,且第二次比對亞太前100大企業永續成果,主要就環境、社會、公司治理3個面向,共八大項永續議題進行檢視,結果發現,韓國再度蟬聯冠軍,台灣呈現穩定微幅成長的態勢,而香港和中國則微幅下降。

台灣連年維持在「亞太100家企業永續溫度指數」TOP5之列,其中,台灣SDGs(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全球永續發展目標)溫度指數3.4,則勇奪亞太區域冠軍。而永續相關的金融商品,在疫情期間仍有台灣業者在推市,永豐投信募集第一檔台股ESG(Environment、Social、Governance,環境、社會、公司治理)主動型基金,投資股票池全數鎖定臺灣指數公司與富時國際公司所編製的臺灣永續指數成分股。外銀在台子行星展銀行(台灣),也倡議結合永續目標與核心金融商品,首創推出「綠色存款」,除了提供美元活存優利,銀行方面會為開戶客戶種下一棵樹苗,邀請客戶一起植樹,共創永續價值。

從愛心出發的防疫基金,也從新北市府行動了,透過「好日子愛心大平台」成立防疫基金,接受各界物資和捐款。截至4月20日各界捐贈總額已達5,960萬元,除協助弱勢團體與庇護單位添購防疫物資,也提供個人急難救助。

「影響力投資」在亞洲私募市場浮現

台灣企業相較國際同儕有意願投入永續議題,台灣民眾投身公益慈善不落人後,貼近國際間永續相關字詞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企業社會責任)、ESG或SDGs,也見到台灣市場上有相關的庶民金融商品,是否透露歐美私募市場已有角色的「永續投資」、「影響力投資」,已是導入台灣的好時機?

亞洲公益創投協會(Asian Venture Philanthropy Network, AVPN)是亞太區最大的公益創投平台,近年來隨著社會慈善家、慈善基金會,領頭轉變為影響力投資人,也把傳統上的捐贈作法改為影響力投資模式,惟保留在有限投資人的私募市場。2018年影響力投資開始寫下新章,募資及投資創下新記錄,亞洲生態系出現成熟的跡象,AVPN因此聚焦於永續投資和影響力投資的策略建議。

從「影響力基金」衍生為「影響力投資」,是一個進化的過程。AVPN指出,投資本金和財務回報能一起產生積極且可衡量的社會或環境影響,讓投資行動產生社會影響力,創造社會正向循環的動能,其中加入了「社會投資報酬率」(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 SROI)作為評估效益的量化指標,因此讓金融模式的設計保留彈性,現在已有影響力基金、影響力債券或其他金融商品。

CSRone永續智庫用最庶民的用語,解釋「SROI」:投入1塊錢,能創造出X塊錢的社會價值,即投資行動要「對社會能產生影響力」。SROI將社會影響力及結果從質化描述,轉變成以貨幣化進行「量化」的追蹤與管理,讓CSR、ESG、SDGs也能用數字管理,並成為規劃發展策略時的參考。

歐美接力募集抗疫基金

國際金融機構在影響力投資議題上,參與的行動很快。美國上市私募業KKR今年2月完成募集「KKR全球影響力基金」,規模達13億美元,創下該領域最大規模,將全數投資於與SDGs、ESG相關商業解決方案等新創企業。花旗集團(Citigroup)今年初也宣布,將募集1.5億美元影響力投資基金(Citi Impact Fund),加速完成10年要達到1千億美元用於「環境融資」的目標,此項基金將會投資於對社會產生積極影響的民間企業,特別是能同時關注女性議題和少數族裔企業家的初創公司。

花旗集團全球執行長高沛德(Michael Corbat)就花旗影響力基金提供四大投資方向:1、勞動力開發:培訓人員並將其與職業聯繫起來的解決方案;2、財務能力:增加金融抵抗力;3、實體和社會基礎設施:民宅住房、醫療保健和交通運輸等解決方案;4、可持續性:解決與能源、水和循環生產有關的問題。

總部在瑞士的瑞銀集團(UBS)多年前就曾參與影響力基金的籌募,名為瑞銀腫瘤學影響力基金(UBS Oncology Impact Fund)與瑞銀慈善基金會(UBS Optimus Foundation)和美國癌症研究協會攜手,今年2月再推「未來的…」(Future of …)系列計畫之「廢料的未來」(Future of Waste)投資規劃,其中包括「減廢債券」的全新規劃及其他投資機會,給予高資產客群。

瑞銀財富管理全球首席投資總監Mark Haefele表示,這個系列計畫是希望幫助投資人參與解決這個時代的重大問題,像「廢料的未來」投資規劃是要在提供減少廢料解決方案時,同時幫助增加企業的財務收益,也能帶給投資人辨別廢料管理公司的股票和債券等等。「廢料的未來」產品包括瑞銀和第三方投資,包括個別股票和債券、成分股表現優於廢料指標的流動基金、專門投資處理廢料公司的私募市場基金、直接投資,以及瑞銀顧問亞洲(UBS Advice SI)評估過在廢料和污染指標中表現領先的公司。

在武漢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之後,聯合國旗下多個子機構發起募集防疫基金(COVID-19 FUND),雖然應急,卻無法有商業市場參與,4月3日英國倫敦證券交易所正式掛牌「抗疫債券」(Fight COVID-19),為全球第一檔提供私人投資、專為解決武漢肺炎病毒為害社會常規的影響力投資金融商品。首波募資開放法人投資者、退休基金等參與,原先目標30億美元,一度超額認購暴增到46億美元,反映法人投資者極其願意出錢出力解決這個全球共同問題。

此波全球大流行疫病瞬間改變太多事情,勞工突然失業、餐廳忽然沒有客人上門、獨居老人一時間得不到社福團體關照,除了前述的國際金融市場大型募資,美國也有不少地方性質的影響力基金做出實際行動,如3月20日成立的紐約社區信託基金(NYC COVID-19 Response & Impact Fund),共有18位主要資助者捐款,總額達7,500萬美元,由於基金目標非常明確,後續參與的資金一直進來,到4月下旬已超過1億美元。

NYC COVID-19基金的資金運用,主要有贈款和無息貸款兩部份,對象為受疫情影響的紐約市社會服務、藝術和文化非營利組織,每筆贈款約在8千~25萬美元,每筆貸款則在10萬~30萬美元不等,受贈機構可以將錢用於疫情期間維持日常運營、發薪給員工等等,為的是社會常規中「公共服務角色不能倒」!

以新創金融改善台灣資金過多問題

全球影響力投資網絡(Global Impact Investment Network, GIIN)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布里(Amit Bouri)在歐美地區淪為武漢肺炎病毒重災區時,在官網上公開一封給全球夥伴的聲明,強調:「這場危機告訴了我們,全球影響力投資界迫切需要開展工作!」

武漢肺炎病毒疫情爆發至今,「台灣相對安全」成為國人最大的慰藉,政府紓困資金夠多、行動力夠大,但總好像錯失了什麼,影響力投資相關的起而行,應是其中之一。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教授陳錦稷提及,台灣超額儲蓄部位一直被視為市場剩餘資金,資本市場運作中,間接金融高達8成、直接金融只有2成,呼籲有更多的新創金融來改善此項結構問題。社會賢達、學者專家何不多思考影響力投資的台灣落地模式?!

探索更多精彩內容,請持續關注《台灣銀行家》雜誌(http://service.tabf.org.tw/TTB)

最新財經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