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6° / 26° )
氣象
快訊

2020-03-18 | GNN新聞

《爐石戰記》團隊解析牧師、名人堂更動理念 談新職業「惡魔獵人」戰鬥風格設計方向

《爐石戰記》即將踏入全新年度「鳳凰年」,同時將帶來首個新職業「惡魔獵人」與資料片《外域之燼:伊利丹的崛起》,而牧師、天梯等都將進行革新。針對本次的改版方向,遊戲製作團隊特別透過越洋電話的方式接受巴哈姆特 GNN 等台灣媒體訪問,分享他們的想法與理念。

《爐石戰記》全新的一年將從《外域之燼:伊利丹的崛起》正式開始,這部資料片會帶領玩家重返 2007 年的《魔獸世界:燃燒的遠征》,進入飽受戰火蹂躪的破碎世界,同時還將迎接《爐石戰記》上市六年來首個新職業「惡魔獵人」。在資料片故事中自封為外域霸主的伊利丹.怒風是史上第一位惡魔獵人,和一群由惡魔獵人夥伴和其他盟友所共同組成的伊利達瑞,共同抵擋可怕的鐵鏽軍團。

為了讓玩家了解本年度的各項更新內容,《爐石戰記》遊戲總監 Ben Lee、敘事設計師 Dave Kosak 和卡牌設計師 Chadd Nervig 特別接受巴哈姆特 GNN 等台灣媒體的訪問,解析了包含牧師、天梯系統、榮譽殿堂(名人堂)等各項更新想法,最後也談到了對於《符文大地傳說》的看法。

左起敘事設計師 Dave Kosak、《爐石戰記》遊戲總監 Ben Lee 和卡牌設計師 Chadd Nervig

鳳凰年其他計畫

Q:是否有類似英雄戰場的大型模式正在開發或計畫中?

Dave Kosak:對玩家來說,我們了解新的遊戲模式都是很令人振奮的,未來的確會有不同新的遊戲模式,其實今年也會有,或許沒有像「英雄戰場」一樣是這麼大的規模,但也會是一個有扎實體驗,相信大家也會喜歡這個打法。不過,目前沒有辦法跟大家分享詳細內容,如果可以講的時候我們會和玩家積極的溝通並聽取回饋意見。

Q:去年採用一整年的單人篇章敘事,效果跟玩家反應如何? 鳳凰年會採取像巨龍年一樣以整年度為單位的劇情規劃嗎?今年的單人模式會採用跟去年同樣模式的更新節奏 (資料片→單人模式→資料片)嗎?

Dave Kosak:目前就巨龍年的回應都非常的好,玩家非常喜歡巨龍年故事貫穿全年設計,大家都關注整個故事的發展,而針對故事主角設計不同的事件,我們獲得非常好的反應。事實上巨龍年的故事花了很長的時間鋪陳規劃,不是那麼容易推出以一個故事貫穿三個資料片的劇情,這次的反應非常好,因此我們不排除以後的某一年故事也以這樣的形式來貫穿。而這個意思也是說,今年鳳凰年還會是回到過去,每個資料片都有自己的故事。

Ben Lee:我們當然會希望《爐石戰記》能隨時契合符合玩家需求,並隨時針對 META 調整,確保遊戲性是玩家想要的,我們會持續密集更新,不管是英雄戰場還是其他更新或平衡調整,像巨龍年我們就進行了多次的調整。大家已經看到了今年的時程,我們會照著這個時程走,同樣的在今年的第三階段也會有一個小型資料片推出,就像巨龍年的《葛拉克朗的覺醒》一樣,有 35 張卡牌,今年的話不一定小型資料片會以單人模式形式推出,目前我們還沒辦法公布,但我們在今年第三季同樣會有一個額外的小型資料片像補充包一樣的方式推出。

今年不會像去年是用資料片→單人模式→資料片→單人模式的節奏,在時程上可以看到每一個階段會推出什麼內容,但沒有說其先後順序,基本上我們的目的是希望能在同一年中給玩家越多的內容越好,但今年暫時沒有說要比照去年的更新模式和節奏。

《爐石戰記》鳳凰年計畫概覽

Q:可否分享一下今年的取名緣由,為什麼會選擇鳳凰?新資料片的主題強烈呼應鳳凰,但似乎與新職業的特性較難連結,是不是團隊什麼涵義呢?

Dave Kosak:主要原因當然鳳凰是大家都熟悉且具有特色和魅力的神話生物,除此之外,鳳凰與我們《魔獸世界》第一個資料片的主題切合,如果大家對於凱爾薩斯非常熟悉的話,應該知道他有一個坐騎「歐爾灰燼」,造型也是一隻巨大的鳳凰,那我覺得這個都是可以讓鳳凰跟遊戲有關聯的特點,當然主要原因還是我們認為鳳凰是有特色和魅力的生物。

牧師更動

Q:可以詳細說明牧師大改動的原因與替換用的新卡牌的設計理念嗎?

Chadd Nervig:我們過去這幾年一直強調職業定位,我們希望讓每個職業的特色都很鮮明。我們回頭在看牧師的經典牌時,認為他無法完全呈現出牧師的特色,因此需要做一些改變。你想到牧師的話應該不會認為他是直接打臉造成爆擊傷害的職業,應該是偏向控場、當手下互打的時候可以幫他們回血,這樣比較像是牧師的戰鬥風格,而不是用大量傷害打臉。所以我們希望讓這個特色能在牧師套牌當中更鮮明,因此讓六張卡牌進名人堂並以六張新卡取代,同時 Buff 了七張卡牌。

Q:團隊在簡報中提到,希望能加強牧師的控場能力,想請教團隊為何會認為牧師應該是以控制為主呢?團隊希望新的牧師與法師、戰士等主流控制職業能展現出怎樣不同的風格與玩法?

Chadd Nervig:我們覺得控場是牧師的核心玩法和特色,牧師的控場和其他角色的確不一樣,差別在於牧師控場的方式非常多,如果是戰士可能就是用「旋風斬」,以牧師來說就是就是「暗言術:痛」、「暗言術:死」,其中「暗言術:死」我們從 3 費降到 2 費,同時還有新的「暗言術:滅」,它就像是 AOE 版的「暗言術:死」一樣,這些都是在特定時機用出來會有很強的控場效果的。所以的確牧師和其他職業相比,的控場方式會比較弔詭一點。

Q:這次牧師的改動相當大,當初是否有考慮乾脆把所有職業都進行這種程度的變動?直接變《爐石戰記》2.0 的概念?

Chadd Nervig:我們在重新審視各個職業特性的時候,覺得只有牧師的基本牌和經典牌的落差比較大,所以這次才針對牧師做比較大的改動,其他職業目前我們還沒有看出來或是不覺的卡牌跟自己的職業特性上有那麼大的差距,所以沒有做明顯地變動。

Q:今年度是否還有其他職業會大改動?

Chadd Nervig:如果問的是針對各職業基本的經典牌的話,沒有。每個資料片每個職業都會有自己的專屬套牌,當然可能會有小幅度或平衡調整,這些是我們本來會做的,但是沒有對於其他職業不管是經典牌或是基本牌有大幅度變動的計畫。當然我們也會看玩家針對我們牧師所做的改動是什麼反應,如果大家非常喜歡這個方向以及新的變動的話呢,我們也不排斥在未來也傾向做這樣大幅度的修正。

天梯系統

Q:新的天梯配對分數(MMR)會每季歸零重置嗎?若在天梯過程中輸掉任何一場遊戲會失去星星獎勵加成嗎?

Chadd Nervig:MMR 不會歸零,在新賽季開始時玩家只會回歸到青銅 10,但 MMR 不會歸零,這樣比較能夠分出玩家在對戰上的技術高低。星星加成的效果是根據上一季的表現來給的,所以輸一場不會掉加成,只是會扣一顆星星。假設你上一季是黃金 10,這一季的星星加成是 6 倍,只要能爬到上一個寶底底線(每五個等級有一個寶底底線),加成數就會降低,所以黃金 10 升了五個等級後就會從 6 倍降到 5 倍。

Q:鳳凰年給予玩家的獎勵明顯有變多,設計團隊是想以更多的獎勵來挽回玩家的心嗎?

Ben Lee:《爐石戰記》是款免費暢玩的遊戲,任何的獎勵機制也都是包含在遊戲內的,我們的重點還是希望讓玩家覺得這遊戲非常好玩,然後他們的時間投入是值回票價,尤其是在升級的時候能夠覺得自己的努力是有所回報的,令玩家感到滿意的。所以我們製作團隊在看這遊戲的時候,我們希望可以感覺到製作團隊是非常大方的,不要說獎勵給得很少這樣子。

所以說,在考量到遊戲的獎勵機制本來就是涵蓋在遊戲內的,以及天梯升等不容易,所以我們希望讓玩家覺得自己的努力是有所回報的,所以才會給更多或是更好的獎勵,其中包含首次升級的獎勵這個部分,如果達到更高的寶底底線會有不同的獎勵,如果玩家第一次上傳說就會直接拿到傳說卡,是立即的、不需要等到賽季結算才拿到,讓玩家覺得時間投入有所回報。

《外域之燼:伊利丹的崛起》伊利丹與惡魔獵人

Q:伊利丹在《魔獸爭霸》系列歷史中是很鮮明的角色,製作團隊在把他加入《爐石戰記》時,希望他帶有什麼《爐石戰記》特別的風格跟特色?

Dave Kosak:《爐石戰記》的好處就是可以使用不同的嘗試,《魔獸世界:燃燒的遠征》是伊利丹踏上這條路的開始,我們希望從這裡出發讓玩家了解伊利丹是誰以及他的個性,同時能藉此了解惡魔獵人這個職業,所以我們會從他被囚禁一萬年之前開始講起,希望讓沒有玩過《魔獸》系列的玩家也可以認識他。

Q:選擇惡魔獵人當第十個職業的原因?開發期間碰過最困難的是?

Dave Kosak:伊利丹讓我們開發的時候花了很多心思和巧思,對我們來講,把伊利丹帶入《爐石戰記》我們有相當大的挑戰。伊利丹是個比較嚴肅、沉默寡言的角色,他不是一名會講笑話的角色,但《爐石戰記》的環境比較輕鬆,這本身有點衝突。如果我們讓伊利丹在《爐石戰記》比較搞笑的話,那這就完全不像伊利丹了,所以我們希望能讓他維持原本自己的風格和特色,希望他用起來的感覺像是在《魔獸爭霸 3》或是《魔獸世界》的感覺很像,不是搞笑角色,但出牌和套牌上就是一名惡魔獵人。也就是說,伊利丹是個動作敏捷、不怕親上火線、可衝上去斬殺敵人的角色,讓他跟《魔獸世界》和《暴雪英霸》裡的感覺是很接近的。

而在戰鬥風格上,我們覺得現在很適合加入一個積極主動的攻擊型職業,因此認為現在是能將伊利丹與新職業帶入《爐石戰記》世界的時候。

Q:鳳凰年除了惡魔獵人還會推出新職業嗎?

Chadd Nervig:沒有。我們現在就專注在惡魔獵人上,未來是否推出新職業這是未來的規劃,當然是有可能的。目前在惡魔獵人上花了很多功夫、很多時間,我們現階段會把重點放在惡魔獵人身上。

Q:流放比起其他職業的專屬關鍵字,「本身」就具有隨機性(rng)的性質,例如右手進牌就馬上可以施放,體驗上感覺容易影響玩家體驗與卡牌設計的平衡性,想問製作團隊怎麼看?

Chadd Nervig:我們在自己測試的時候其實發現「流放」大概是所有關鍵字中最吃技術的,的確右手一進牌就馬上會啟動流放效果,但通常會施放「流放」功能的時候,都是已經跑到手牌最左邊的時候。意思是,當你在看著手牌或者在組牌的時候,你考慮到的可能是手牌會拿到什麼樣的組合,你會希望把那些牌先打出去,才可以讓流放的牌順利跑到最左邊去,所以這其實是在組合牌組的時候,這是玩家會考慮到的另外一個層面。因此要思考的不是只是手牌進了哪些牌,同時還要怎樣能快速把手牌打出去,讓流放的手牌可以移動到手牌最左手邊。

惡魔獵人職業卡吞噬魔法

惡魔獵人職業卡伊利達瑞魔刃兵

Q:惡魔獵人職業中似乎抽牌與拉出手下的卡牌比較少。能請團隊說明一下為何會這樣設計卡牌呢?

Chadd Nervig:可能是因為目前公布的牌還不多的關係,其實抽牌和直接放手下到場上是惡魔獵人的核心機制,有滿多這種抽牌的卡牌和直接拉出手下的卡牌的,像是合力突襲和靈魂饗宴 ,其實這是惡魔獵人很核心的機制,不是比較少,反而比較多才對。

惡魔獵人職業卡合力突襲

惡魔獵人職業卡靈魂饗宴

Q:為什麼會想要採用鐵鏽軍團作為本次的反派?

Dave Kosak:這個資料片《外域之燼:伊利丹的崛起》的核心是要介紹惡魔獵人,所以我們需要能夠找到適合且夠資格當惡魔獵人的反派角色。鐵鏽軍團誕生點是在之前《爐石戰記:爆爆計畫》中被做出來的角色,他的強項在於改造手下,透過加上金屬配件讓手下變得更強,這概念與惡魔的概念結合起來的話,就覺得很適合當作惡魔獵人的對手。而這次我們加入了至尊系列卡牌,當角色死亡之後會洗至尊版到牌堆,這概念很像鐵鏽軍團回收死亡手下,這個概念還滿有趣的,感覺適合當惡惡魔獵人反派的概念。所以我們以這個為出發點,惡魔獵人善用死亡手下,而鐵鏽軍團也是回收手下,因此我們覺得很適合,玩家也有機會看鐵鏽軍團有更多的互動和故事。

戰士─至尊卡加斯

薩滿─至尊瓦許

德魯伊─至尊米斯恩

Q:新職業惡魔獵人有單人劇情可以認識這名英雄,不知道其他職業是否也考慮推出這樣的模式呢?

Chadd Nervig:這是一個很棒的想法,事實上我們團隊也有討論過這是不是一個可行的做法,很多在《爐石戰記》中的角色在《魔獸世界》中都已經很知名了,但是在《爐石戰記》可能會有變化或不同的地方,大家可能會好奇,所以我們內部團隊也有討論可能是不是有可能未來也這樣做。

Q:在過去有《爐石戰記:銀白聯賽》、有像是奇偶數等設計,可以獲得英雄能力升級,那惡魔獵人概念上也叫做基本職業,他會有升級內容嗎?例如,降費,但惡魔獵人的英雄能力已經是 1 費了。

Chadd Nervig:對我們來說惡魔獵人是第 10 個職業,並不是獨立或超脫於九大職業,所以基本上九大職業所試用的環境和條件都可以適用於惡魔獵人;至於英雄能力升級的話就會變成是 1 費打二,但偶數的話沒有了,基本上是奇數了。

開卡包機制與回歸玩家劇情任務

Q:若所有卡牌都擁有了,開卡包是否會優先獲得金卡?還是金卡仍然是隨機獲得?

Ben Lee:金卡還是隨機取得。當玩家已經所有卡牌都至少有兩份之後,基本上就是以隨機的方式獲得,在這之前獲得的卡牌有可能是一般卡,也有可能是金卡。我們調整開卡包機制主要是為了讓一般玩家在開卡包時能更快集滿所有套牌;如果已經收集齊了,那狀況就會比較複雜。

Q:回歸玩家有前情任務,這個部分仍在玩的玩家有機會可以體驗年輕伊利丹嗎?

Chadd Nervig:回歸玩家任務主要是像教學模式一樣,讓回歸玩家能夠記起來,讓玩家重新熟悉《爐石戰記》怎麼玩,所以目前沒有特別的計畫讓現在的玩家可以玩到,但如果玩家反應想要體驗這個模式的話,也許可以這麼做。

Q:回歸任務年輕伊利丹法師跟一般的珍娜法師是否會有不同之處?

Chadd Nervig:在這個模式底下年輕伊利丹使用的就是一般法師的牌,不會有特別針對年輕伊利丹所設計的牌,與伊利丹對戰的就是平常的對戰對手,瑪法理恩、泰蘭妲和第一個入侵艾澤拉斯的惡魔「哈卡爾(Hakkar the Houndmaster)」。

這個模式真的只是純粹讓玩家重新回歸的一個模式,如果要講年輕伊利丹的話,其實在惡魔獵人的初始任務,伊利丹就是從年輕法師出發的,然後玩家將跟隨他經歷轉變成惡魔獵人的過程,玩家可以看到他從迷人的琥珀色雙眼到被蒙住的燒毀雙眼。

Q:那現在的玩家可以拿到職業任選的套牌嗎?

Chadd Nervig:這個目的是讓很久沒玩的玩家可以很快重回《爐石戰記》,所以我們設計了這個套牌,目前這部分沒有針對現有玩家。

Q:多久沒玩才算回歸玩家?如果我從今天開始沒玩的話,算回歸玩家嗎?

Chadd Nervig:基本上我們從美國時間 3 月 17 日時就會開始追蹤玩家帳號,在美國時間 3 月 17 日往前開始算四個月都沒有登入《爐石戰記》,即符合回歸玩家資格,而玩家預定在 3 月 26 日發放。所以,即使台灣時間 3 月 18 至 26 日有登入,但因為在這之前四個月都沒有登入,所以還是有符合,而新玩家也是從台灣時間 3 月 18 日視為新玩家。

榮譽殿堂(名人堂)

Q:社群很多人認為盜賊的艾德溫・范克里夫應該要進入名人堂,團隊怎麼看?今年的名人堂有沒有其他曾經考慮過的選項,但沒有被選入的?

Chadd Nervig:目前進入榮譽殿堂的除了五張的中立牌外,當然還有其他我們討論過的卡牌,而那之中的確艾德溫・范克里夫是我們討論的一個對象,其他還有海巨人。以艾德溫・范克里夫來說,我們覺得他在盜賊職業裡頭的定位還可以,當然在《爐石戰記》世界中相當多年了,我們看去年巨龍年的確有很多幫眾、0 費讓他看起來更強,但就算沒有幫眾和 0 費的幫助,他本身就算是相當強的一張牌,但在我們看來還沒有強到需要退到名人堂。

Q:退五張卡至名人堂那會再加五張嗎?

Chadd Nervig:未來或許會,但目前沒有這個計畫,目前有新牌取代的只有牧師的牌組。

Q:沉默的卡牌有破法者和鐵喙貓頭鷹,為什麼只有破法者入名人堂?

Chadd Nervig:最直接原因是破法者的整體體質比鐵喙貓頭鷹要強,我們希望在接下來的資料片可以把「沉默」這個選項,當成是玩家主動選擇需不需要使用的卡牌,所以我們有不同的方式讓玩家選擇沉默手下。同時,我們希望中立卡牌中有一個比較基本、稍微弱一些的沉默,而鐵喙貓頭鷹就符合這個,如果真的非要沉默,至少有一個中立牌手下可以使用。

遊戲內容以外

Q:Mike Donais 與 Peter Whalen 離開《爐石戰記》團隊後,對於團隊有什麼影響嗎?

Ben Lee:Mike 和 Peter 在《爐石戰記》團隊很多年了,Mike 在團隊主要負責資料片最後的調整,而 Peter 是最初的概念設計,包含新資料片概念、新關鍵字方向和想法等等。他們的確在《爐石戰記》合作上都非常的密切,他們現在還在 Blizzard 任職,但他們現在所做的專案和工作是我們還沒有辦法跟大家公布的,大家可以期待。

現在 Mike 和 Peter 不在團隊裡反而讓其他成員有機會能嘗試新的點子和過去不太一樣的做法,像是 Chadd這次就是主要負責惡魔獵人的設計和新資料片的設計,而在惡魔獵人和資料片的規畫上都讓我很滿意,我很高興能看到其他同事有機會能站出來當比較重要的職務,對《爐石戰記》來說處在一個興奮的狀態,氣氛也都很好。

Q:製作人對 Riot 旗下《符文大地傳說》的看法?

Ben Lee:我個人來講我很愛遊戲,很愛各式各樣的遊戲,所以其實什麼遊戲都玩,我也有玩過《符文大地傳說》,我覺得在卡遊戲中有競爭對整個卡牌遊戲的環境是好的,當然我也祝他們順利。

《爐石戰記》榮譽殿堂、牧師改動、新手與回歸玩家體驗更動預定 3 月 27 日登場,這些改變將為即將到來的新年度「鳳凰年」暖身,而新職業「惡魔獵人」預定台灣時間 4 月 8 日伴隨著鳳凰年首張資料片《外域之燼:伊利丹的崛起》登場,屆時將正式踏入鳳凰年;至於惡魔獵人序章劇情將在這時間點之前、台灣時間 4 月 3 日搶先開放玩家遊玩。

另外,為了迎接首個全新職業惡魔獵人登場,《爐石戰記》將為台港澳玩家帶來專屬預先登錄活動,即日起至台灣時間 4 月 7 日 23 時 59 分止,玩家只要於活動官方網頁登入 Battle.net 帳號並完成三步驟登錄,即可獲得免費卡牌包及週週抽獎機會,更有獲得 24 吋伊利丹雕像(市價約 $370 美元)。

另外,官方表示,即日起至資料片上市前,玩家可預購兩款不同的組合包(每種組合包一組帳號限購一次),分別為「英雄典藏大禮包」:內含 90 包新資料片卡牌包、一張隨機傳說金卡、全新薩滿英雄「瓦許女士」、蛇髮鬈曲卡背、四張競技場門票和《降臨!遠古巨龍》英雄戰場額外福利;而這些福利在《外域之燼:伊利丹的崛起》上市後將自動升級成戰場貴賓證,以及「預購組合包」:內含 55 包新資料片卡牌包、一張隨機傳說卡牌和蛇髮鬈曲卡背。

最新遊戲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