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3° / 24° )
氣象
2020-03-19 | GNN新聞

阿推睽違 30 餘年完整推出《九命人〔全系列〕》將於 3 月 21 日舉辦新書分享會

由原動力文化出版發行的《九命人〔全系列〕》,將於3 月 21 日舉辦新書分享會,由原作漫畫家 阿推擔任主講,並邀請漫畫家 常勝與會暢聊分享。

【以下內容為廠商提供資料原文】

1985 年時,阿推是《歡樂漫畫》半月刊的漫畫編輯,負責鄭問等漫畫家的作品,同時他也在創作自己的漫畫《九命人》。《九命人》故事從私家偵探蒙九戈的夏天開始,接到 5 億元的神祕委託案後,蒙九戈卻在追查過程中意外身亡,成為一個神祕計畫的實驗對象,蒙九戈竟然被賦予 9 次生命,只是,這9條命會是怎麼樣的命?

在武俠漫畫當道的時代,《九命人》是當時少見的科幻漫畫,不僅畫風獨特,故事也令人驚奇,演繹出來的還有創作者古靈精怪的腦袋。《九命人》讓阿推出道成為漫畫家,也是許多讀者心目中的經典科幻漫畫。如今,時隔 35 年,這部經典作品由原動力文化復刻經典,推出全系列 3 冊的《九命人》,除了復刻80年代的「九命人」與「久命人」,也包括阿推全新創作的新篇「9 命人」。

這也不是《九命人》第一次「復活」。2019 年,東立出版由常勝、致怡、薪鹽、星期一回收日等 4 位漫畫家合作的「九命人計畫」正式出版,4 位漫畫家皆從「九命人」概念發想,分別完成單行本《時之輪迴》、《家庭訪問》、《Hangry Girls Club》與《溺光》。這是台漫史上少見的企劃,彷彿也是跨世代漫畫家對《九命人》的致敬之作。

在《九命人》全系列甫出版的此刻,也專訪漫畫家阿推,透過訪問整理,讓阿推娓娓道來《九命人》再一次重生後的心情。

九命人的故事來自當兵時期。當時是午休時間,我看著窗外後山的一棵樹,開始幻想起植物的一生。蒙九戈的造型延伸自我的第一本漫畫《太極符》裡的一個反派角色。關於書名嘛,當時喜歡簡短、好記、不超過3個字的命名,或許九命怪貓的傳說也對我有些影響?總之,當時我很喜歡看西洋電影、小說,也喜歡聽西洋音樂,多多少少會跟當時娛樂有些關係。

我在漫畫設定上,不太會去注重時空限制,所以一直都畫科幻奇想的漫畫。九命人確實受到 80 年末的電影、小說、漫畫、攝影、設計、電玩、音樂……等各種娛樂的影響,服裝造型也是電影《火爆浪子》的油頭,你可以看到角色把衣服塞進褲子裡、袖子捲起來,這是 50 年代的造型,也是80年代當時流行的「復古」。

至於九命人轉生後的角色,除了樹木的點子之外,其他都是趕稿時,臨時在生活周遭取材。自己當時是想讓讀者覺得驚喜,所以往離譜、好玩、不可能的方向來設定轉變後的角色。至於我自己嘛,如果可以體驗9條命,奇怪的東西我都幻想過了,既然萬物皆有生命,如果可以「扮演地球」,應該會很有趣。避免劇情透露,我先舉這個例子就好,其他請看全系列裡的新作。

先說媒材。當時沒有電腦,也剛開始學用沾水筆,作畫實用的是在復興美工時就擅長使用的 0.3 與 0.5 的 Rotring 西德製製圖針筆,塗黑用小狼豪與小紅豆毛筆。那時候好畫的紙張很少,自己還會到紙廠挑選較厚實磅數高的模造紙,從大張紙裁切後再畫。

我其實沒有很留意風格的轉變,大部份是自己喜歡的方式去創作,喜歡一直嘗試改變微調故事、分鏡、結合畫技的體驗。可能是受到各式各樣的文化刺激,找出自己喜歡的部份,融合在漫畫中,漸漸就形成後來的畫風。像有時候我即興創作,會直接把聽到的喜歡的音樂,寫到適合的故事情節分鏡裡。

大概在 70 年代讀復興美工時,我就很喜歡實驗性的漫畫,也著迷於進口書店中的設計圖書,同時發現有趣的歐美日流行雜誌。當時有一本很傳奇的漫畫雜誌《HEAVY METAL》,有很多實驗性的分格,看久了,會很想在同一個頁面裡去挑戰很多分格,像你剛剛說的桌子,就是這樣來的。

當時資訊取得很不方便,沒有手機、沒有電腦的時代,最快的還是電報。訂閱紙本雜誌要 2 個月到半年,拿到手中時,真的是開心看個夠。雜誌裡面的經典大師太多,透過他們的作品,自己就一直開始畫,當時很推崇科幻漫畫大師 Moebius,還有更早的 M .C . Escher。

在我們跟世界的連結還是很疏離的時代,當能看到一些國外出版品,會覺得特別珍貴,也會很好奇,就更努力去找有趣的東西。我記得當時台北重慶南路還有一些進口書局,會有歐美雜誌、美術類的叢書,這些特殊類型的漫畫會夾在其中,翻到時真的特別開心。

另外就是校風的影響。我是復興美工畢業的,敖幼祥、鄭問、曾正忠都是我的學長,復興美工的風氣是鼓勵我們各自表現風格,學生間的競爭也傾向不想跟別人一樣。在這樣的氛圍下,創作漫畫或再之的延伸,或許都受到影響。其實,過去不會想到自己有什麼風格啦、要怎麼養成,就是一直練習一直練習,最後會形成自己的樣子。

這回九命人全系列,說得好聽,是過去的自己和現在的阿推對照,年少、中年之後的各種不同襯托及技法敘述的演變,成為多年後再次表現原作的挑戰契機。

但實際上,這麼多年來,腦海中累積了許多前傳與後續的故事,我一直不斷嘗試提案,想重新召喚九命人、繼續畫九命人,但現實真的很不容易,不斷有人告訴我這個過氣了。我意識到自己的極限、紙本印刷品衰退,感覺到擅長的事情已漸漸被時代淘汰。我嘗試向不同單位提案、也申請過補助,但次次碰壁……無數失敗後,我發現,阿推實在太渺小、根本不重要,消失之後一定會漸漸被忘記吧。

直到 2013 年的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常勝老師跟我提起他想做「九命人計畫」,我當然很開心,但也以為他說說罷了。後來回台,在一次文化部會議結束後,我們一起搭捷運,他又提起這件事,而且沒想到,他真的去做了。坦白說,我覺得很驚訝,也很感動。

最初常勝跟我說的時候,我覺得他在開玩笑,以前很多人跟我說過要做九命人的再創作,但都是碰面時熱切地說說,後來沒就沒有下文。碰壁多年後,其實我不太相信很多事情的。但沒想到常勝真的去做了,而且做得非常認真,九命人計畫的每本書都很有趣很好看,他們真的讓我感動,做得比我想像得還要好得多。

漫畫圈一直很多紛爭,資深、年輕漫畫家很少見面交流溝通,也許漫畫創作是寂寞、疏離的創作模式吧?現在我們在蓋亞推出《九命人》全系列,加上常勝、致怡、星期一回收日、薪鹽在東立的「九命人計畫」,不同出版社可以接受同一個主題作品,在一年內陸續出版,漫畫家們的合作與交流,非常珍貴。

生命是很奇妙的旅程,這是很難形容的經驗。特別感謝出版社負責人與總編輯,總編會議時提到,兄弟二位小時候都看《九命人》。當年阿推的讀者長大了,做著漫畫的工作,成為漫畫編輯,出版阿推的漫畫,對我來說,這是好奇妙的等待經驗。這也是大家可以再看到《九命人》出版的主要原因吧?(笑)

我出道很早,《九命人》之前還有一個《太極符》,後來也有《超人巴力入》等,還曾在歐洲連載漫畫,但最多人提及的還是《九命人》,好像佔據了許多人的青春回憶。好像有一次遇到五月天的阿信,他說他看我的漫畫長大,我開玩笑回答他:「我在等你們長大。」

那種感動是真的,我非常懷念當時的感覺,雖然當時工作非常忙碌,既是漫畫編輯又是漫畫家,在沒有電腦的時代,還要幫大家把作品完稿,全部都是手工貼稿的手工業,但也因為這份工作,我總是可以第一時間拿到鄭問、蔡志忠、敖幼祥等前輩的原稿,那真是幸福的時代。

其實全系列談了好久好久,到處碰壁,我好像又回到新人一樣。其實我不是個會講放棄的人,過去我總是一直鼓勵別人,但真的,五十次、一百次……之後,我覺得世界變成黑色的。如果沒有遇到蓋亞,我可能無法再繼續出版漫畫。如果不是常勝老師和蓋亞,我覺得應該會變成另外一個人吧。

在現在的書市,推出 3 本一套的書並不容易,我們努力推出新完成的「9 命人」,還有 80 年代的「九命人」與「久命人」,主要想感謝始終記得和購買九命人的讀者們。

2020 年新作「9 命人」的創作時間很短,我沒有想太多但仍想這麼做,因為想要再經歷一次、回到當時創作的感覺,但當然回不去了。回看過去的作品,我覺得,啊,那真的是年輕時候的自己。現在,雖然我的技法更純熟了,但總覺得少了一點衝勁,像重金屬樂團主唱老了跳不高,在舞台上再也無法飆高音的感覺。你覺得,讀者會發現,我的高音分岔了嗎?

可以的話,快去買漫畫吧!因為上市後很快就消失在書海,先說聲 Bye 吧~這些年來,是讀者跟我講的一些話,讓我有力氣支撐下去。有人會覺得,聽到「我小時候看你的漫畫耶」,是代表自己老了。但我不覺得,我覺得這是最珍貴的事情,我好像伴隨著對方長大了。我遇過好多人到現在還對《九命人》有記憶,雖然不見得能敘述細節,但幾乎都能說出主角,這些讀者有人已經是大老闆、心理醫師……等等,還曾走在路上被攝影師叫住,想跟我握手,還認真的說要把九命人傳給他小孩。

你不覺得,這是很奇妙的緣份嗎?好像 20 或 30 年前下載到他身上的軟體,至今一直在運作,沒有停下來過。

我知道,在這個時代,漫畫會淹沒在書市裡頭。生老病死都是常態,避免來不及反應,我可以為九命人先做個類似段落的里程碑,也是幸運的,這是畫給忠實讀者的作品。另一方面,也是想跟讀者道別。這是九命人對讀者的道別,我已經知道這差不多是極限了,或許該用全系列說再見了。

如果還有起點……還會有起點嗎?

嗯?你問我還有什麼想畫的題材?啊!有耶,其實還有好多喔。我的腦子裡還有好多故事……

九命人〔全系列〕新書分享會

主講:阿推(漫畫家)

與談人:常勝(漫畫家)

時間:03/21(六)3:00pm-4:30pm

地點:誠品台大店│3F 藝文閣樓 (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三段98號3F)

最新遊戲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