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4°
( 35° / 32° )
氣象
2020-07-04 | GNN新聞

AR 遊戲《加拉巴哥的微振動》開發者訪談 何謂在遊戲引導下的 AR 未來?

以智慧手機平台為基底的 AR 遊戲《加拉巴哥的微振動(暫譯,日文原名:ガラパゴスの微振動)》(iOS/Android),其群眾募資在 CAMPFIRE 上以極大成功坐收。本作由 ENDROLL 所打造,該企業長久以來經手製作放置在商業設施中的 AR 娛樂,正是因為在新型冠狀病毒(COVID-2019,又稱新冠肺炎)疫情下,才得以成立《加拉巴哥的微振動》這個在家中享受的 AR 作品。

據 CAMPFIRE 的專案頁面看來,本作為操作安裝在智慧型手機上之「能接觸過去的應用程序」來逐漸改變過往的故事。雖仍有許多尚未明暸的地方,但樣式就像是使用智慧型手機的視覺小說;又或是能感到類似益智解謎遊戲的要素風格。

本作究竟會變成什麼樣的遊戲呢?除詳細的遊戲內容外,筆者也詢問了開發人員們關於 AR 技術將會帶來的娛樂藍圖。

※ 本次採訪是以線上進行,刊載的則是由 ENDROLL 提供的照片。

ENDROLL 的前元健志 CEO(圖中),以及 COO 兼《加拉巴哥的微振動》監製的大島佑斗(圖左)

右為加藤友雅 CTO,沒在此次訪談中登場

ENDROLL 目標中的新娛樂《加拉巴哥的微振動》

今天能撥冗讓本人訪問,相當感謝。首先想詢問關於 ENDROLL 這個組織,也就是經手製作 AR 遊戲的公司吧?

前元:

原來如此。但《加拉巴哥的微振動》看起來與上述是不同類型的作品呢。

前元:

那就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才啟動的專案囉。群眾集資是在 5 月 26 日開始,這樣看來開發進度還真快。

前元:

請問這是多少人參與的專案呢?

前元:

雖然這提問有點追根究柢,在創立 ENDROLL 之前,各位是從事什麼工作呢?

前元:

哈哈。那三位之前就一起在玩遊戲了嗎?

前元:

竟然是這樣嗎。在居酒屋時究竟是聊了什麼話題呢?

前元:

這款遊戲究竟是在玩什麼呢?

那麼,我要接著詢問有關《加拉巴哥的微振動》的內容了。根據前導網站看來,本作為「使用手機逐漸改變過去」的遊戲。這…… 具體來說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這裡由身為監製的我來說明。首先,要先請一般的玩家最初要在 Amazon 購買道具※。接著,神祕組織「Butterfly Rescue」就會送來會員卡,再從這張卡片上下載遊戲應用程序。而這就是能將智慧型手機連結到過去的應用程序…… 之後的流程就是遵照 Butterfly Rescue 的指示推進遊戲。

※ CAMPFIRE 的支援者無須購買,道具會另外寄送。

「Butterfly Rescue」會員卡印象圖

嗯嗯。原來是要操作連接過去的應用程序來改變過去。

大島:

所謂的干涉,舉例來說像是對過去發送郵件之類的嗎?

大島:

是要看著那個情景邊尋找改變過去所需的某樣事物啊。概括地說…… 也就像是「變成哆啦 A 夢讓大雄振作起來!」之類的?

大島:

能在用 3D 表現的學校內探索

在智慧型手機上操作身為關鍵道具的掀蓋式手機

哇,這個 UI 真讓人感到懷念呢。現在的世代或許感受不到這個感覺呢。

大島:

說到群眾集資的話年齡層大多會落在那個區段呢。照目前看來,資金的取得上是相當順利呢。當初的目額金額 150 萬日幣也在開始後第 3 天就達成了。

前元:

大島:

想要再現出誰都會想起的「那段時光」

話題再拉回到遊戲,遊戲體驗會在這應用程序中完結嗎?

大島:

舉例來說,是會有與其他玩家商量等此類的要素嗎?

大島:

請問遊玩時間大約是多久呢?

大島:

原來是要花費現實的 1 個禮拜來遊玩呢。

大島:

但沒辦法在中途中斷對吧?要是遇到突然要出差,或是突然住院了這種情況要怎麼辦?

大島:

前元:

「不好意思,今天我不能去喝一杯了。那傢伙的命運就靠我了」這樣的感覺吧?

大島:

也就是說故事的結局會根據玩家的行動改變囉?

大島:

原來如此。那關於劇情的部份,會選擇「改變過去」這個題材是有什麼理由嗎?

大島:

是因為有著「青春」這共通認知的關係啊。

大島:

像是磯部這種自認「能理解我音樂或漫畫喜好的人在這班上不存在」、「自己是特別的存在」的角色意外地很有特點對吧。支援這個作品的人們裡應該也有不少人會感覺到「他就是以前的我」吧。

大島:

另外一方面…… 雖然在我看來若是就不這麼想的玩家看來,這種人物個性會激不起遊玩遊戲的動力,這點兩位覺得如何呢?極端地說來就是「為什麼我非得為這種渣男付出行動不可啊」。

前元:

大島:

視覺圖也是「黃昏的青春群像劇」的感覺呢。

大島:

群眾集資的回饋裡有本「繪本(特別設定資料集)」,這又是?

前元:

大島:

原來如此。也就是類似隱藏設定嗎?像是在閱讀繪本後,在遊玩本作時會發生會心一笑之類的。

前元:

這是做為群聚募資的回饋所設定的特別設定資料集。形式上是「Butterfly Rescue 創立人員以前閱讀過的繪本」

由於不是與本作有直接關連的物品,插畫風格也與本作有別。

原來如此。順帶一提,這款遊戲有「厲害」跟「不擅長」的差別嗎?像是要求玩家本身的知識跟技巧等要素的地方。

大島:

關於做為腳本被延攬的左子光晴又是如何呢?像是被選上的經緯之類的。

大島:

「兼顧體驗及故事性」又是?

大島:

《加拉巴哥的微振動》這個標題代表的是身為本作的關鍵道具「掀蓋式手機」,以及玩家引起的行動而產生的震動

另外,官方簡稱的「伽藍洞(ガランドウ)」據說也有著與身為關鍵人物,2005 年的磯部的空虛印象重疊的此一意義。

AR 技術的現今,以及未來

關於 AR 這邊還想再多打聽一點,看了 CAMPFIRE 的專案頁面,使用了 Augmented Reality(擴張現實)的簡稱「AR」吧。另一方面,世上還有「ARG」(Alternate Reality Game /另類實境遊戲)這個稱呼,甚至還有語感類似的用語「MR」(=Mixed Reality/複合現實)及「VR」(Virtual Reality/假想現實)的存在。是否能簡單說明這之間的差距呢?

大島:

前元:

《電腦線圈》

也就是說《刀劍神域》是 VR,《電腦線圈》是 AR 對吧。就如您所說的,這部分相對來說比較容易了解。那 MR 又是如何呢?

大島:

啊,原來如此。

前元:

但也有跟《加拉巴哥的微振動》的概念相通的地方。

大島:

不久前您提到了「現實的非日常」,若照您剛才所說,像是 USJ 及迪士尼樂園等主題樂園也是 ARG 囉?而且還是花費龐大金錢及時間的類型。

大島:

我開始有點了解了。在您說明的五花八門的技術中,AR 的可能性特別受貴公司青睞,請問這有什麼理由呢?

前元:

怎麼說呢?

前元:

或許真是如此呢。

前元:

當然,這種未來只靠 AR 是無法實現的。為了要能跟角色自然地對話,發展 AI 技術是不可或缺的,為了把在遊戲內賺取的金錢還原到現實世界,將來或許也會需要區塊鏈技術。形形色色的科技現今都已在發展當中,而其中一種正是 AR。

《加拉巴哥的微振動》中登場的 AR 場景預覽動畫

這我相當能體會。

前元:

言下之意,為了讓新技術普及,娛樂所創造出的強烈動機是不可或缺的囉?

前元:

藉由這個方式,就像現在大眾使用智慧型手機般,,人人利用 AR 眼鏡,平時就自然而然地連接電腦,如同《電腦世界》的世界就會來到。我認為 AR 隱藏著能成為主流智慧型手機地位的可能性。

原來如此…… 雖然有點離題,以前問到萬代南夢宮娛樂的原田勝弘同樣話題時,他說出了「VR 適合陰暗角色;AR 適合陽光角色」、「所以我才在開發 VR」這類主旨的發言…… 兩位不知道對此有何看法?

苦笑。

大島:

前元:

其實我在高中時,有很長一段時期不能去學校,老是在打 FPS。由於感到自己的人生舞台就存在於 FPS 之中,所以我非常了解想沉浸在創造出來的世界的這個心情。但正因如此,我想我才會放棄這被創造的世界,而能用就是要將現實世界打造成遊戲的心情來面對這個專案。

而到目前為止,做為此專案的第一步就是參與將空間及 AR 組合的娛樂製作至今。

於 2019 年 8 月舉辦的「由你而動美術展~膽小的裘里奧與孤獨的畫家~(あなたが動かすアート展 ~おくびょうキュリオと孤独な絵描き~)」的視覺圖

前元:

聽說貴公司還有跟株式會社 TAITO 合作,並已經著手開發要設置在電子遊戲中心的 AR 遊戲開發專案。

前元:

新冠肺炎疫情卻爆發了。

前元:

既然無法外出,就置換家中空間的概念吧。實際上,在自家的 AR 又是如何呢?例如相性之類的。

前元:

大島:

假如往後新冠肺炎疫情結束,變得能再次在家中以外的地方遊玩 AR 的話,像是《加拉巴哥的微振動》的續篇是否有可能在外展開呢??

前元:

大島:

前元:

我會與《加拉巴哥的微振動》一起期待,感謝兩位今天接受採訪。

於採訪當下時間點,《加拉巴哥的微振動》的開發進度在「接近 30% 左右」,剛完成第 1 天的設計及基本系統。對應平台則為 iOS 及 Android,由於推出日期預計在 2020 年 7 月到 8 月之間,相必現在也是用急行軍的速度在進行開發吧。

在採訪當下,筆者對本作還只抱有「使用 AR 的現實解謎遊戲」此一籠統概念,但聽了解說後,看來伏線等處也都相當講究,從故事的另一面看來也相當能讓人期待。想體驗花費 1 整周,緊張刺激地追求故事;或是對 ENDROLL 所提倡的 AR 未來產生興趣的玩家,在刊載本報導的當下時間點應該也還來得及,現在就去參加群眾募資如何呢?

最新遊戲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