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4° / 22° )
氣象
快訊

2020-10-06 | GNN新聞

【巴哈ACG20】動畫組銀賞《愚行者 00 THE FOOL》團隊專訪 集結夥伴激盪無限光芒

由巴哈姆特舉辦的「巴哈姆特 2020 ACG 創作大賽」已於日前舉辦頒獎典禮暨交流茶會,現場揭曉各組別前三名、特別獎、人氣和佳作獎項,希望鼓勵這些創作新血。而為鼓勵得獎者以及參賽者,本次 GNN 也特別專訪到在本屆賽事中於各組別獲得前三名的得獎者,讓他們分享本次的作品創作歷程以及心情。本篇就為大家專訪到「動畫組」的銀賞得獎作品—《愚行者 00 THE FOOL》的團隊「地獄怪咖」。

儘管 MV 方式在故事描述上較為薄弱、缺乏故事性、但本片不論是影片節奏、動態表現、美術風格、角色設定以及 3D 技術都十分優異,歌曲創作亦相當具有水準,獲得評審老師的青睞,因此獲得本次動畫組銀賞。

身處地獄的主角們,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難關需要突破。

透過與骨妹(Bonzey)一同集結夥伴的旅程,能夠明白;

只要人們團結一心,就能激盪出無限的光芒,來面對所有挑戰,

即使受到挫折也能重新振作。

Q:先請您(貴團隊)跟讀者或玩家自我介紹?

盧振誠

楊承燁

楊亞亭

黃愉翔

姜乃元

林乃汶

李沛瑩

李少廷

地獄怪咖:大家好,我們是 8 人的團隊「地獄怪咖」,本次推出的作品「愚行者」有「不怕自身不夠完美,只要邁出步伐繼續前行」的意思,希望傳達給創作者們,沒有人是完美的,不要因為他人的嬉笑就劃地自限。而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領域,有動畫組、平面組、還有人專門負責專案管理。

Q:會想投入創作這款作品的緣由?

製作過程中的會議討論、合照以及音樂討論

盧振誠(導演):作為這屆的形象組,我們必須做一部校內影展的開場影片,最一開始就打算製作有別於其他屆那種 Motion Graphic 的形式,主要想要以一個瘋狂有趣的音樂影片來做個熱血開場。

楊承燁(組長):因為想在最後的學生階段盡力做出一部讓人驚嘆、且不同表現形式的動畫作品。

黃愉翔(3D):想做一部很酷炫的作品。

Q:可否介紹這次作品的理念、特色?

盧振誠(導演):我們想要述說「做動畫像是生活在地獄」,而我們雖然不起眼、且時常遇到失敗以及挫折,但我們不氣餒,因為失敗的我們集結在一起,就會是充滿無限的開始。

黃愉翔(3D):化零為整,也許只能得零分,但我們一群零分的能創造出無限。

Q:創作的靈感主要來自何處?有沒有什麼故事或經歷引發創作靈感?

盧振誠(導演):靈感來自四面八方,我們強迫自己在各個時候去看各種媒材的東西,可以是音樂、遊戲、動畫以及電影。我們的故事來自於自身感受到的,我們把形象組假設成「正在成長的樂團」,把老師假想成前傳奇樂團。而我們被前輩們影響,他們也是我們模仿、學習的對象。

楊承燁(組長):來自彼此同學各自感興趣的事物及經歷,在 MV 架構下去討論發想適合的元素。

楊亞亭(2D):最開始的主題發想時,我提出了希望能避開過度正面的題材。

身為形象組總會被師長引導要做出很陽光很正能量的作品,但感覺像是無視掉大家對做專題的壓力與躁鬱了不是嗎?在本 MV 的歌詞中訴說許多人在做專題中會碰壁的狀況,例如這句「問題暫時被冷凍,雙方互相沒轍」,每次聽到這一段,我們剛開始討論方向討論到場面冷凍的回憶就會浮現出來了 XD。

Q:有受到特定創作或是創作者的啟發與影響嗎?

盧振誠(導演):如果要說影響比較大的作品,那應該就是 Gorillaz了。曲風彈性多變,人設以及音樂動畫都是非常經典的存在,是我非常喜歡的創作。我們「愚行者 」的城市開頭,也是依據他們「Feel Good Inc」這首歌的分鏡去發想。

楊亞亭(2D):我也同意是受到 Gorillaz 這個虛擬樂團的啟發,真的好想做出像他們一樣有趣的音樂 MV!

Q:整部大概從何時開始發想,花了多久時間製作?

盧振誠(導演):大三下學期結束後就緊接著組成形象組發想了,其實實際上花了一年的時間做很多零碎的事情,包含大量的討論以及被教授打槍,而且我們第一次參與音樂製作,自己填詞自己唱,所以浪費了許多時間,而我們動畫製作時間大致是 3 個月。

楊承燁(組長):從約去年 6、7 月開始,前期 3D 製作 8、9 月陸續進行,動畫製作完成約 3、4 個月,之後微調修正。

Q:製作過程中最大的挑戰?

盧振誠(導演):因為是第一次製作全動畫的 MV,所以途中嘗試了很多表現方式,而我分鏡發想的作法,比較需要以音樂先決,所以我基本上都在一邊等待音樂完成、一邊憑空想像,中間只要音樂有更改,基本上之前想的腳本就全部不能用了。

場景概念

楊承燁(組長):最大的挑戰在龐大的3D動畫 MV製作中,音樂部分需與動畫的橋段配合,彼此緊密運作,有優先製作順序,從腳本、分鏡、3D場景及動畫製作都相互牽連影響。

楊亞亭(2D):我個人覺得是與音樂人的討論,沒想到要花這麼多精神在調整,畢竟雙方都希望做到最好,難免需要下許多功夫一來一往的給意見,也在這次的經驗中學習許多。

Q:製作途中有遇到什麼比較難忘的事情?

盧振誠(導演):我們原本其實是 9 人團隊,而在製作過程中,我們的其中一個組員突然想要休學,他選擇在一個特別需要發想討論的時間離開,其實有些可惜,因為當初找他的時候就是想看更多他設計的角色或是場景。最後有保留他設計而且屬於他的角色「難大聲」,基本上在整個專案裡,他算是化成這個角色來陪伴我們。

楊承燁(組長):有頻繁的討論,但製作進度仍緩慢。

團隊成員以及指導老師

楊亞亭(2D):我們組在第一次會審的時候因為組員遲到,依規定是不能報告的,最後我們總共九個人全體站在台上,安靜的播放投影片而不能報告,就像是集體為這部作品進行告別式。

身為形象組結果在第一次會審就出大包,真的很好笑很丟臉 XD,基本上是開啟了我們每次開會都會有人遲到的詛咒。

黃愉翔(3D):每周花了很多時間在討論,但是進度仍緩慢。

Q:那是什麼樣的機緣決定來參加巴哈姆特的創作比賽呢?

主視覺概念

七使者表演服裝設定

盧振誠(導演):其實關注這個比賽也好幾年了,原本大三時有想要投稿一部 3D 動畫,結果因為緊接著畢業專題,就錯過了投稿時機,所以這次就下定決心,一定要來嘗試看看!

楊承燁(組長):完成作品讓更多人看見這一年的成果。

Q:本作是以音樂錄影帶(MV)的方式呈現,認為以動畫來搭配歌詞呈現意境是否會特別困難呢?

盧振誠(導演):是特別困難,我非常喜歡聽音樂,平時的時候就會幫一些歌曲構想影像畫面,但是這次是全 3D 動畫,必須要求自己構想許多很有趣的橋段、流暢的轉場,必須改變平時想分鏡腳本的切入點,這樣才有運用到 CGI 的優勢!

楊承燁(組長):真的很難。

黃愉翔(3D):真的很難。

楊亞亭(2D):真的很難。

Q:由於是以地獄的主角們為主軸,是否有參考各國神話或是宗教信仰的形象呢?

盧振誠(導演):我們的確是以各式各樣的傳說或是種族、神話為出發點去構想,就比如骨妹是食人族、克叔來自於克蘇魯神話,寶包則是嬰靈。主要是想帶出地獄的多元性。

角色概念圖

Q:除了本作之外,是否有其他作品的創作經驗呢?

盧振誠(導演):有,我在大三時有製作一部動畫片「屈肯 」,關於農場小雞被變種火雞攻擊的故事,動畫部分一樣是「愚行者 」的三人團隊製作的。

楊承燁(組長):有的,大三製作的「屈肯 NO MORE CHICKEN」關於小雞的動畫作品。

楊亞亭(2D):我們系上時有實習機會,偶爾會有機會與教授合作,如同師徒制的學習模式下能接觸到許多不同領域的案子,對於專題作品的發想上有許多幫助。

Q:美術風格的呈現十分強烈且令人印象深刻,包括人物的動態和 3D 技術皆是如此,團隊成員是否有為此特別雕琢呢?

盧振誠(導演):我們當時對於場景風格的拿捏還沒有很明確,當時甚至想往風格化的方式前進,後來我們決定回歸到作品本身,最後決定以強烈點的龐克風格,來詮釋我們這個多采多姿的地獄。至於動態方面,我是參考了許多遊戲的動作來組合運用,如果沒有參考資料的話,就是自己下海拍攝,所以阿努 rap 那段,有我演出而且很羞恥的實拍版本。

Q:考量到 MV 比較難訴說一個完整的故事,今後是否會想挑戰劇情類型的動畫製作呢?

盧振誠(導演):我喜歡嘗試各種類型的動畫,但是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我之後有遇到或是醞釀出好的劇本,再回來挑戰劇情動畫,畢竟劇情是非常重要的。

楊亞亭(2D):我對講好一個故事並沒有太大的把握,很怕做出說教意味的作品,如果自己的創作能讓觀眾覺得有趣就很滿足了。

Q:台南應用科技大學過去有許多校友在業界發光發熱,是否有特別欣賞哪一位的作品呢?為什麼?

盧振誠(導演):特別喜歡上一屆形象組「伏流」,他們做了有別於以往的嘗試,不管是動畫或是形象設計、周邊,都能感受到他們用盡心思的投入。而場景以及人設都有大格局的氣派,作畫風格也是特別的有趣,整個就很有國外動畫影展開幕的氛圍。

楊亞亭(2D):我很喜歡上一屆的形象作品「伏流」,周邊很有設計感,主動畫的故事也很有趣,在學期間也一直以他們為目標在努力,是一群很棒的學長姐!

Q:其他參賽作品中是否有讓您印象深刻的作品呢?為什麼印象深刻呢?

盧振誠(導演):我對「一」這部作品很有印象,這部動畫除了是個人製作以外,我們也常在比賽碰頭,而「一」都能在比賽裡獲得很好的名次,每次都是他把我們壓著打,真的很印象深刻 XD。

Q:對這次創作大賽舉辦的感想與評價?

盧振誠(導演):除了開心以外,也有種努力被認同的感覺,雖然一路走來跌跌撞撞,但這就是我們想說的理念。同時也期許國內的動畫能更加倍受重視,希望這個比賽能一直舉辦下去,讓更多人發現台灣也有強的動畫人才!

Q:如今獲獎有沒有什麼感想?

盧振誠(導演):非常的意外且開心,畢竟我們製作的動畫在劇情上有點薄弱,之前有特別觀察巴哈 ACG 比賽的評審的口味,我認為我們能得獎的機會比較小,結果最後出乎我的意料。對我而言,在巴哈得獎一直是我很想獲得的成就之一,哈哈好爽。

楊承燁(組長):感謝各個喜愛我們作品的人。

楊亞亭(2D):一路走來受到許多朋友的幫助,想藉機感謝大家,競賽中也有機會入圍人氣獎,感覺真的好不可思議(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哭)。

黃愉翔(3D):很感謝各個喜歡我們作品的人。

Q:對於今後的發展計畫?

盧振誠(導演):我其實對於任何動畫形式都有興趣,不管音樂影片、長篇動畫、遊戲動畫,基本上都想要嘗試看看,現在正在影像公司實習,依據興趣來慢慢找尋自己的道路。

這裡有圖片燈箱

楊亞亭(2D):仍然希望在動畫產業上繼續努力。

Q:有什麼話想對玩家或讀者說的呢?

盧振誠(導演):謝謝任何看過 「愚行者 」的觀眾、動畫前輩以及評審,前陣子宣傳動畫的時候,每天都會瘋狂刷新留言區,想看看大家的回應,不管讚賞或是批評,我覺得能夠引起話題已經是最開心的事情,非常感謝大家。

楊承燁(組長):珍惜身邊幫助你的同學、師長。

黃愉翔(3D):珍惜身邊的零分仔。

更多關於「巴哈姆特 2020 ACG 創作大賽」的得獎報導

巴哈姆特 2020 ACG 創作大賽「動畫組」 專訪報導

金賞:上吧!魚 - Go Go Fish!(即將刊登)

銀賞:愚行者 00 THE FOOL(本篇報導)

銅賞:我可以去公園玩嗎?(即將刊登)

巴哈姆特 2020 ACG 創作大賽「漫畫組」 專訪報導

金賞:

銀賞:

銅賞:

銅賞:

巴哈姆特 2020 ACG 創作大賽「遊戲組」 專訪報導

金賞:

銀賞:疫原-PlagueLand(即將刊登)

銅賞:地城解謎(即將刊登)

最新遊戲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