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0°
( 22° / 18° )
氣象
2021-02-24 | GNN新聞

【試閱】《青梅竹馬絕對不會輸的戀愛喜劇》青梅竹馬幫我向初戀對象復仇

如果今天有個萬能的道具盒與憧憬的寶箱擺在你眼前,你已經快得到憧憬的寶箱了,但是要得到寶箱就非得拋棄萬能的道具盒,你會選擇哪邊呢?今天要來試閱的是榮獲「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20 年」文庫部門新作第 2 名、作品確定將於 2021 年 4 月推出電視動畫,由作者二丸修一與同時兼任插畫家、漫畫家與 VTuber 的しぐれうい負責插圖的戀愛喜劇之作《青梅竹馬絕對不會輸的戀愛喜劇》。

有人說初戀是一道詛咒,明知道不行,喜歡的心意卻保留著,還覺得趁現在告白的話,是不是就能跟對方交往,有時隨著年齡成長後還終究放不下,或許初戀的結果大多是如此,始終藕斷絲連,到最後仍沒有回報。沒錯!即便想改換心思,也是有擺脫不了的時候,正是因為初戀是生涯中只有一次的寶貴體驗。正因如此才美麗、純粹而沉重。

「既然這麼難過,要不要報仇? 我們用最棒的方式報仇吧。」

本作作為電擊文庫近期熱推的話題作,作者二丸修一最早是在 2011 年以《ギフテッド》一作出道,此次《青梅竹馬絕對不會輸的戀愛喜劇》在日本不僅剛發售後立刻再版,同時一卷發售時製作的PV請到人氣聲優‧水瀨祈&佐倉綾音,更是將作品話題推向更高峰,後續連TV動畫化企劃也連帶跟上,由此可見電擊文庫

本作的重視。

宣傳標語主打「青梅竹馬VS. 初戀 青梅竹馬總是淪為敗犬的時代即將結束!所有喜愛青梅竹馬的人都會喜歡的戀愛喜劇!!」從標題看上去總有感受到一絲絲的標題詐欺,但是究竟是怎樣的故事呢?就讓我們來一探究竟。

故事說的是男主角「丸末晴」對同班的美少女兼校園偶像、現役女高中生作家「可知白草」陷入了名為「初戀」的戀愛之毒。孤高冷艷的白草對任何人都很冷淡,然而就唯獨和末晴兩人獨處時會展現溫和的一面,這讓末晴產生了一種自己是不是有機會的想法。然而,聽說白草交到了男朋友後,末晴的人生急轉直下,看著意志消沉的末晴的青梅竹馬「志田黑羽」,便提議來場對初戀的復仇計劃。順帶一提外表可愛個性開朗,內在更是個熱心大姊的志田黑羽在這之前已向末晴告白,只是遭拒。

青梅竹馬vs.初戀,兩人之間又將擦出怎樣的火花呢?

作品剛開始給人的感覺十分輕鬆有趣,字句使用上淺顯易懂,情節安排完全符合戀愛喜劇四個字,不過「青梅竹馬絕對不會輸的戀愛喜劇」的"絕對不會輸"相當令人在意──「青梅竹馬怎麼可能會贏呢」這樣的想法一直盤旋在筆者腦中,然而在一頁頁的詳閱後,終於漸漸明朗了起來……

首先是舞台,作者給予故事主軸「初戀復仇」一個相當有趣的展開基礎點──告白祭

私立穗積野高中的文化祭有某項學生會主辦的活動。那是在七年前,由一位開明又具備傲人領袖魅力的學生會長所發起,據說取材自電視節目的企畫內容。

而那位學生會長在商討學生會於文化祭要推出什麼活動之際,似乎曾這麼說過:

『女生要告白有情人節的機會可以依靠。那麼,男生就沒得靠嗎?』

因此,學生會主辦活動「男高中生的吶喊」──外號「告白祭」正在逼近。

大家會隨著第二學期開始的同時開始焦慮,多半是暑假一無所獲的關係。

放暑假就會有什麼際遇吧?心裡懷著像這樣的淡淡期待,卻在全然落空後便開始新學期了。

糟糕,怎麼辦?起步得太慢了。當大家如此後悔時就會想到。

不,等一下。我們學校有「告白祭」。幸好文化祭是九月十五日,這樣的話就足以挽救。

像這樣到下定決心為止的思路,都屬於常套公式。不過在這之後,還要通過冷靜下來苦思的洗禮。

畢竟告白是在全校學生面前,體育館的舞台上,即使是頗有膽量的人也會害怕得雙腳發抖。

然而冒風險的價值是夠的。「告白祭」促成情侶在一起的機率非常高──據稱是這樣。

還有說法認為這算是一種吊橋效應。在全校學生面前被告白的女生會受到怒濤般的壓力與羞恥心折磨,陷入錯亂狀態。這樣就手到擒來了,只要再補一句告白,即使女方其實並不喜歡男方,也會忍不住點頭。唉,坦白講是真是假頗令人懷疑,全校私底下卻都傳得煞有介事。

此外也有說法指出:鼓起勇氣的男生會比平時帥三倍;情侶在一起以後因為大家都看在眼裡就不易分手,可以長長久久,風險跟回報是相稱的。

就因為這樣,我們這些在暑假沒闖出什麼名堂的廢男生,新學期才剛開始便忙著在腦袋裡跟自己搏鬥。

「──所以嘍,末晴,你有什麼打算?」

午休時間的教室。一手拿著三明治來找我講話的人,是坐在對面,光看外表就覺得輕浮的褐髮男生。

甲斐哲彥──與其說他是朋友,還比較接近損友。從高中一年級分到同班被他搭話以後,我們無意間發現彼此合得來,就建立了總是像這樣一起吃午餐的交情。

「嗯?你說什麼打算?」

「就是『告白祭』啦。末晴,你會不會出馬?」

「為、為什麼要問這個啊?」

我悄悄地別開目光嘀咕,哲彥就毫不留情地補刀。

「末晴,你講話結巴了耶。」

「唔……」

我硬是忍住想大喊的念頭。

(這你該懂的嘛!)

我如此心想,可是把話講明了就等於招認自己有喜歡的女生,因此我把臉轉開敷衍過去。

實際上我是打算參加「告白祭」。

無女友資歷十七年。

小學時,我的心態是:女朋友能吃嗎?

國中時,我稍微起了興趣卻又覺得事情離自己很遙遠,始終都在瞎起鬨。

高中時,身邊有伴的人逐漸變多,我開始覺得:沒女友是不是很慘?

而高中二年級的夏天就在我東晃西晃之間過去了。

但是我差不多該正視現實了。

想也知道嘛,總會有一絲期待。也許我喜歡的女生會主動來告白啊──諸如此類的期待。唉,雖然毫無根據就是了。不然彼此應該也會在之後的學校活動拉近距離。用不著心急,關係肯定能順利進展才對,會有辦法的。

夠了,才不可能有那麼便宜的事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就此醒悟了。

正因如此,我不希望在「告白祭」之前被人曉得自己喜歡的對象是誰。

因為懷著喜愛初戀對象的心情,卻聽到對象已死會的傳聞,而後在青梅竹馬慫恿下從原本要在告白祭告白的計畫,轉為了向對方告白後再當眾甩掉對方的復仇戲碼。按照普通戀愛喜劇來說,往往告白場景絕對是故事高潮,然而本作不同,真正有趣的反而是在向初戀復仇後,真正意義上開始的故事。

以前的戀愛喜劇,往往樂趣的地方在於從第三者角度享受告白的過程中,窺探男主角與女主角在坦率道出彼此心聲後是否會在一起的擔憂感。但是在《青梅竹馬絕對不會輸的戀愛喜劇》中,先是端出了即便被甩卻仍舊對未晴一心一意的志田黑羽,之後藉著一同向背叛自己的初戀對象‧可知白草復仇,逐漸揭露不管是幫助自己的損友‧甲斐哲彥的目的,作品主軸的「初戀復仇」涵意也得到解釋,對所謂「青梅竹馬」定義應用可謂是前期包裝得盡善盡美、後期使用的活靈活現,著實令人想搥胸大喊:「竟然還有這招?!」

作品另一大特色是,在兩位女主角的形象塑造與命名上既相似卻也相斥,黑vs.白、熱心vs.冷豔、鄰家大姊vs.冰山美女,然實際深刻了解後便會發現,那種不同於表面的私下真實面貌,活脫脫就像現實裡會見到的行為反差萌,十分真實外也令人大飽滿福。

白草對待女性朋友也一樣冷淡,旁人都曉得她是個冰山美女。

心跳加劇的我為避免露餡,裝得一副平靜。

這是因為白草依然漂亮得過火。

凜然而清純。她光靠儀態就能展現出跟其他女生的格調差異。也許該稱為聖域吧,甚至有股肅然氣息讓我懷疑:是否只有她身旁的空氣得到了淨化?

白草的髮型是王道的黑色長髮,髮質烏亮有彈性,而且滑溜。假如白草允許我幫她梳頭髮,那種魅力肯定會讓我巴不得梳到永遠。

而她在制服底下藏著連寫真偶像都會相形失色的豐滿胸脯和臀部,大腿還穿了高筒過膝襪。簡單說就是「身材惹火」,但她並沒有輸給夏天的暑意,都包得好好的。

我看見白草,總會想起先人留下的至理之言。

──「露出來的內褲就算看了也沒什麼好高興」。

諸君可有參透?被遮著才讓人想看,具風險才有其價值。

白草不容他人開玩笑的冷漠、毫無破綻的舉止都位在跟色情相反的極端,卻「身材惹火」。

說穿了,我想表達的是「白草從存在本身就夠色了──」這一點。Q.E.D,證明完畢。

不過可知白草的厲害之處,是她除了凜然氣質與姿色之外另有「真正的價值」。

「欸,你覺得這有多大?」

「D……不對,E嗎?」

「真是,她就不能改穿身材曲線更明顯一點的衣服嗎?」

「對呀對呀!假如穿泳裝就棒透了!」

忽然間,班上有兩個男生的說話聲傳到我耳裡。

對話內容是在聊漫畫雜誌附的寫真。那並不算多稀奇的光景。

不過他們倆莫名其妙地勾起了白草的注意。大概是白草視力不太好的關係,她瞇眼想確認雜誌封面。

我跟著白草確認封面,就搞懂她介意的理由了。

哲彥開口嘀咕:

「哦,那是可知拍的寫真嗎?原來是刊在今天上市的雜誌啊。」

白草的肩膀顫了一下。

明明我就是當著她本人的面才不敢開口……哲彥那顆心臟實在是鐵打的。

從白草身上散發出黑暗氣場。

我有話想告訴聊得正開心的那兩個傢伙。

同樣身為男生,我懂你們的心情!這算是人之常情!班上的美少女有拍寫真──對此不覺得興奮的傢伙就不算男人了吧!

──在內心,我希望向全世界如此宣言。

但是不行。無奈當著她本人面前就是不行!

那兩個人聊得正開心就沒有注意周圍,白草卻已經放輕腳步開始朝他們走近。把這一幕看在眼裡的我……

『你們倆,注意後面~~!快看看後面~~!』

會冒出這種念頭。只是情況太恐怖了,在白草默默走向他們的這段期間,沒有任何一個人敢發出忠告。

「哦~~泳裝是嗎……」

他們沒發現滿腔怒火的白草已經釋出令人凍結的波動。

「對呀對呀!換成泳裝就能看到那對凶猛的……胸…………咦?」

男同學一下子警覺過來,緩緩回過頭。

白草頓時笑了一笑,但是下個瞬間就用降到冰點的目光鄙視他們。

「我呢,討厭色瞇瞇的人。」

「「「「唔──!」」」」

滿不在乎的一句話讓班上男生內心受創。

假如能獲得允許,我想這麼告訴她:男人,就是色瞇瞇的生物。面對像白草這般的美少女,我們更希望她能多些包容,多些寬恕。

白草卻用化為無情冰刃的眼光及舌鋒教訓那些男生。

「『選哪一邊好呢』──?」

「……啥?」

「居然以羞辱女性為樂,簡直可稱作犯罪了。不過我想當一個和善的人,所以就讓你們選。你們是要看重名譽立刻從窗口跳下去,還是因為性騷擾被警察逮捕──選哪一邊好呢?」

所有人都受到震懾。偶爾也會有男生對冷冷的視線感到興奮,但是那終究屬於少部分。

就算同為女生也無法奉陪白草的尖銳,其實她們都保持了距離。

「那、那個,對不起……恕我們兩種都不要……」

白草用嚴厲的眼神瞪向對方,然後抽走了刊有自己寫真的雜誌。

「啊!」

「東西沒收。我會交給老師保管,你們放學後再去拿。」

「啊!拜託!別跟老師──」

「……難道說,你們有意見?」

被白草狠狠瞪著還敢反抗的人,在這間學校根本找不到。

「好的,我們很抱歉……」

「哼!」

白草絲毫沒有掩飾不悅,回到自己的座位。

私下相處與公共場合時不同態度的可知白草

總結來說,本作焦點看似是以第一人稱的未晴來描寫感情,倒不如說是兩位女主角與主人公的三角關係,一位是被主角愛慕、世人公認的美少女現任作家,另一位則是從小相識的可愛青梅竹馬,究竟會選擇誰絕對是本作後續一大重點課題。

至於作品標題為什麼叫「青梅竹馬絕對不會輸的戀愛喜劇」,我想絕對值得讀者親自一探究竟,即便已經知道結果的也能在書中享受到作品帶來的互動趣味性。如果你是想聲援"青梅竹馬不應該總是淪為敗犬"的、從小就站青梅竹馬派的、還是喜愛看逆轉再逆轉超級初戀復仇修羅劇的,不妨可以來試試這本重新定義青梅竹馬戀愛喜劇新標竿的《青梅竹馬絕對不會輸的戀愛喜劇》。

「那個,妳是一年E班的可知同學對不對?」

墜入戀情的那瞬間,是能分辨的嗎?

在戀愛經驗豐富的人當中,當然會有人說只要觀察就看得出來吧。不過老實講,我會懷疑那是不是自認看得出來而已。

因為我覺得戀愛不是用墜入的。

「你是……」

她回過頭,稍微嚇了一跳,然後不知為何露出了笑容。

事情出於巧合。

我走路喜歡繞一小段,到車站總是不走最短的路線,而會沿著堤防繞遠路去車站。

理由很單純。因為我不用補習,也沒有參加社團活動,就不趕時間。再說這條路走起來比較舒服。

於是我被可知白草騎腳踏車追了過去。

她跟我不同班級,但是我聽過好幾次她的傳聞。

──據說,她是小說家。

跟我讀同年級就已經出道當小說家,屬於次元有點不同的人。

此外,她漂亮得不得了,性格又冷漠得不容許他人親近,無論何時看見都是獨來獨往,而且跟周圍格格不入──可說是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強悍個性,也足以構成讓人好奇的要素。

所以我試著讀了她的小說,然後直接受了感動。

我在不知不覺中變得想找她搭話。

然而她即使獨處也會成為注目焦點。因為她平時都沒有跟人講話,我去搭話就會相當引人注目。心靈軟弱的我光是想像就退縮了,猶豫再三的結果總會變成「今天先作罷好了」。

而巧合就在此時來臨了。

追過我的她把腳踏車停到路旁,爬上了堤防的階梯。

看來她似乎想遠望河景。

周圍沒有任何人,這是向她攀談的絕佳機會──這種時機,我想不會有第二次。

我為心跳加速還開始冒手汗而差點決定「今天先作罷好了」的自己打氣以後,才向她搭話──就是開頭的那句台詞。

「印象中,你是不是G班的丸同學?」

「──咦!」

老實講,我嚇著了。沒想到她居然會認識成績、相貌和運動能力都平凡的我。

「我記錯了?」

「啊,是的!沒、沒錯!我姓丸!我就是G班的丸末晴!虧妳認得我耶!

「只要是同年級的人,大致上我都能把姓名和長相對到一起。」

不愧是高中一年級就出道當小說家的才女,講出來的話與眾不同。

「所以……你找我有什麼事?」

她長長的黑色秀髮隨風飄逸。

看傻了眼可不行。她是以冷漠著稱的,假如我愣在這裡──

『沒事還跟我搭話?真瞧不起人。我可不是展示櫥窗裡的模特兒,想消遣的話請回好嗎?』

下場便是被她用這種話語無情對待。學校裡就有男同學像這樣遭到拒絕而心情低落,我看過好幾次了。

形狀優美的嘴脣彷彿迫不及待要數落我了。

但我並沒有非分之想,我用這一點鼓舞自己,並且在吞下緊張後把話一舉說了出來。

「──小說,我讀過了。」

她的眼皮顫了一下。

「……我寫的小說?」

「對,可知同學寫的小說。」

她間隔了一次呼吸,然後往上瞟著我問道:

「……能不能讓我聽你的感想?」

我在腦海裡回味小說的內容。

主角是十一歲的少女真白。她笨拙而內向,因此遭到霸凌,拒絕上學,繭居在自己所想像的世界當中。後來那變成既非幻想亦非現實的世界,她便在那裡遇見開朗活潑的同齡少年晴斗。

這部作品得到文學性評價的地方在於它從正面刻劃了名為霸凌的社會問題。少女的苦惱和予以化解的途徑被夢幻般的文筆及暗喻所點綴,卻又描寫得逼真生動。

真白透過遇見晴斗獲得勇氣,到最後,在她打破霸凌的瞬間,晴斗就隨之消失的那一幕,讓我忍不住盈淚。

沒錯,就因為這樣。雖然我的口才不像評論家那麼好,還是想表達出感動──我就在衝動驅使下將想法坦率地告訴她。

「內容非常棒。我受到了感動。」

她用手捂住嘴邊,眼睛睜得斗大。

眼眶凝聚了一絲眼淚。她似乎比我想像的還要高興。

她放鬆那張被人形容成冷血的漠然表情,朝我嫣然一笑。

「──謝謝。能聽你這麼說真讓人欣慰。我有努力至今……實在太好了。」

後來我跟她並沒有聊得多熱絡,對話就結束了。

我對自己說出了一直想表達的想法感到欣喜與滿足。

但是不只這樣。她的笑容沒來由地留在我的腦海。

我又想跟她講話了。

好不容易跟作者攀談,早知道就把優點講得更詳細一些了。比如角色好在哪裡、哪一幕讓我受了感動之類。

當我如此思索時便察覺了。那不就只是想找藉口跟她講話嗎?與其說是聊小說,我不過是想跟她講話吧?

於是,我發現。咦,難不成,我喜歡上她了?我心想。

「不不不,沒那種事啦。」

哎呀~~初戀給人的感覺不是應該更猛嗎?比如緊張到睡不著,或者面紅耳赤講不出話之類。我又沒有發生那種狀況,何況她漂亮歸漂亮,光這樣就迷上她也不對勁吧?

當我冒出這些念頭時,「毒」早已在全身蔓延。

沒錯,這是毒。

戀愛不是用墜入的,而是會蔓延到體內上下,侵蝕人心──我如此認為。

起初未能察覺,不知不覺中就被入侵全身,察覺時已嫌晚了。

高中一年級的冬天。

我遭到戀愛之毒入侵了。那是我的初戀──…………前往巴哈姆特 ACG 資料庫欣賞更多試閱內容

輕小說《青梅竹馬絕對不會輸的戀愛喜劇》相關資訊

書 名:《青梅竹馬絕對不會輸的戀愛喜劇》(1)

作 者:二丸 修一

插 畫:しぐれうい

出 版 社:台灣角川

出版日期:2021 年 2 月 4 日

最新遊戲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