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8°
( 18° / 17° )
氣象
快訊

2020-01-22 | 中亞健康網

改善睡眠是纖維肌痛症重要法門

纖維肌痛症是慢性全身疼痛最常見的原因。纖維肌痛症的病人常抱怨全身到處疼痛。但是這疼痛的嚴重程度與位置卻隨著季節變化、溫度濕度的改變、心情好壞,初一、十五不相同,會到處移轉或變得更嚴重。所以俗話所謂的“風濕痛”中,纖維肌痛症就佔了極大的一部分。可是這問題在台灣的社會中,長久以來卻受到忽視。即連醫學界也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卻也提不出一個解決病人困境的好方法。

纖維肌痛症的症狀除了慢性全身性疼痛外,常有疲倦、肢體僵硬、與情緒及認知障礙。同時身體上也容易出現一些像發熱、口乾舌燥、眼睛澀痛、心悸、氣促、腹痛、便秘、拉肚子、膀胱無力、肢體麻痛等自主神經系統的症狀。雖然有些病人有睡眠障礙,但是許多病人並未失眠,反倒是睡了一整個晚上仍未有飽足感,到了白天醒來時,仍然十分疲累,並且常有白天時,仍然想睡覺的感覺。纖維肌痛症百分之七十的病人常抱怨清晨疲倦,醒來仍未睡飽。尤其是藍色憂鬱的心情更不少見。

本人最近根據健保資料庫所發表的論文,發現台灣纖維肌痛症的盛行率很高。這估計與我2008年和陽明大學郭憲文教授在南投縣的人口調查的報告中發現,每一百個居民有6.7個纖維肌痛症病人所作的估計相近。這次我們的研究也發現,纖維肌痛症的病人盛行率經標準化後,每一百個台灣居民約有5.84個纖維肌痛症的病人,同時每年每一千個台灣居民,約會有20.2個人出現纖維肌痛症的症狀。在這次的研究中,我們也發現,纖維肌痛症的病人平均年齡約44歲,將近六成的病人散佈在35歲到65歲之間。並且病人多為中年女性,女性出現纖維肌痛症的症狀比率約為男性的1.5倍。這次我們提出如此高比率的病人數據,希望提醒有關當局,不要忽視纖維肌痛症病人的健康。

因為流行病學上的資料顯示如此高的纖維肌痛症盛行率,所以這種慢性全身性的疼痛,對於今日台灣的健康照護系統,以及健保資源使用的衝擊勢必是很大的。根據研究,在過去十年來,歐洲與美國用在纖維肌痛症病人的花費,每年每位病人分別約合5,241英鎊或9,573美元。但是弔詭的是每年每位病人在整個健康照護系統的使用,卻隨著病人被診斷纖維肌痛症之後大量的減少。據分析,這可能跟適當的健康照護之後,病人使用門診的次數減少,以及減少沒有必要的檢查所致。

研究指出睡眠障礙在纖維肌痛症病人當中相當普遍,每一百個纖維肌痛症的病人,約有90個人以上出現睡眠障礙的問題。最常見的抱怨包括晚上小腿不自主的抽動所致的腿不寧症狀,睡眠中反覆多次的驚醒,尤其是睡眠如果很淺,往往沒有飽足感,以致於早上睡醒之後全身僵硬、整天都很疲累。這種睡眠障礙的嚴重程度更與病人的疼痛程度,以及疼痛點的多寡成正比例的增加。由於一個晚上不安的睡眠所導致身體的疼痛、身體功能的失調、情緒的障礙,乃至於全身的疲累,可能是很多人都曾有過的經驗。對於一般健康的民眾,研究也指出不良的睡眠品質,也是未來引起纖維肌痛症的危險因素。更不用說,長期追蹤的研究也顯示不良的睡眠品質,與過短的睡眠時間,均與憂鬱症與慢性疲倦有關。

改善睡眠是纖維肌痛症重要法門

為什麼會這樣子呢?因為睡眠的生理過程包括有快速動眼期與非快速動眼期兩個階段。而睡眠腦波的紀錄中,慢波睡眠是與非快速動眼期這個階段有關,正常人的睡眠有20%是慢波睡眠,這個階段對於人體經由睡眠以恢復精神與體力有非常重要的關係。這也與生長激素的分泌有關,由於在這個睡眠階段中生長激素的分泌,會使得心跳、血壓、交感神經的活動降低、也使得腦部糖分的消耗與可體松的分泌減少。所以正常人的睡眠生理過程中,倘若醒著的時間過長,將需要更多的慢波睡眠,而白天的瞌睡狀態也會導致睡眠的效率降低、慢波睡眠減少。因此一個正常人如果剝奪他的睡眠,將會引起纖維肌痛症的症狀,包括肌肉疼痛、肢體僵硬、疲倦、與情緒及認知障礙。由此可見完整睡眠的重要性。英國最近的人口流行病學調查也顯示焦慮、健康生活品質與沒有飽足感的睡眠品質,尤其是後者睡眠的品質更是和慢性全身性疼痛息息相關。

很多研究指出肥胖、少運動與纖維肌痛症的發生有關係。所以運動也被推薦為減少病人壓力與焦慮的良方。但是有一個實驗將一群健康年輕民眾分作四組,分別要求十天之內或停止運動、或剝奪睡眠、或既停止運動也剝奪睡眠、或既不停止運動也不剝奪睡眠。在這項實驗中發現剝奪睡眠是造成疼痛等身體症狀最重要的因素,而且其重要性還比運動的影響還高,尤其在女性更明顯。

因為改善睡眠對於纖維肌痛症的治療非常重要。所以不論是非藥物的介入,或是藥物的治療都是可以嘗試的途徑。在前者非藥物的介入中,運動的重要性不言可喻,既可減輕生活壓力,同時運動後的滿足與疲累的感覺更有益於晚上的睡眠。但是個人覺得很多睡眠專家的建議,包括一個良好的生活習慣,所謂早睡早起,以及每晚睡足7到8小時都是非常正確的,同時也是符合生理性的。因為學過生理學的人都知道,人體可體松的分泌是有節律性的。早上日出時可體松的分泌漸達最高點,但到晚上九點之後就慢慢分泌減少而進入最低點。所以農業社會中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規律性是符合人類的生理與可體松分泌的。而且可體松的分泌又與免疫系統更是息息相關。譬如說:一個生活規律,又有規律運動的人,相對也較不容易感冒。但是觀察性研究也指出,睡眠時間多於8小時的人相對於睡眠6到8小時的人罹患中風的風險增加了46%。一天睡眠時間少於四小時,或是多於10小時,死亡的風險均會增加。可惜的是現代人生活節奏過度緊張,或任性散漫。因此力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規律生活的人們越來越少,無怪乎現代社會中,醫院診所會戶限為穿。 其次在睡眠障礙的藥物治療中,大多數人多半會想到的就是安眠藥,繼而又聯想到安眠藥的一大堆副作用,因而就直接向醫生的協助說”NO”。其實在纖維肌痛症的臨床試驗中,安眠藥的療效也是廣受質疑的。反倒是目前纖維肌痛症的治療建議用藥所常用的三環抗鬱劑,以及利瑞卡雖非安眠藥,但是對於改善纖維肌痛症病人的睡眠品質,卻有很大的幫忙。 所以治療纖維肌痛症病人的最重要法門,就是要從改善睡眠品質做起。除了運動外,良好生活習慣的養成是非常重要的。如果纖維肌痛症病人在經過非藥物介入的努力後,仍無法解決困境的話,藥物的介入恐怕是最後的方法囉!

【撰文/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 內科副教授暨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風濕免疫科 陳俊宏醫師】

最新健康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