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0° / 25° )
氣象
2022-06-04 |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疫情、槍擊案、戰爭…,大腦正受到“集體悲傷”影響

疫情、槍擊案、戰爭…,大腦正受到“集體悲傷”影響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喬依絲編譯

失去親人會引出一種特殊的悲傷,即使聽聞陌生人的死亡也會引發出不同但同樣明顯的社會層面的反應,這被稱為「集體悲傷」。美國在歷經兩年多的Covid-19大流行 (迄今為止已奪走超過100萬名美國人的生命),以及5月24日德州小學大規模校園槍擊案 (19名兒童和2名教師死亡),專家表示,這些「集體悲傷」正在重塑大腦 削弱推理能力和做出正確決策的能力。

什麼是集體悲傷? 美國中西大學格倫代爾分校專門研究死亡學和創傷性損失的心理學副教授Melissa Flint表示,當一群人(比如一個城市、國家或屬於特定種族或民族的人) 共同遭受極端損失時,就會發生集體悲傷。波士頓學院社會學客座助理教授Nora Gross博士說:「集體悲傷也不僅限於發生死亡的事件,也可能是因為失去一種生活方式、一連串未實現的理想而產生集體悲傷。」

像校園槍擊事件這樣的事件常常會讓人們意識到,自己或是心愛的親人都有發生過早死亡的可能性,這不僅僅只是發生在其他人身上的事情。Flint副教授說:「大腦會將威脅內化,進而導致悲傷、焦慮、恐懼等等; 壓力荷爾蒙充斥著身體,使我們感到失控。」如果一場悲劇可以引發出這一切的情緒,更不用說Covid-19大流行、恐怖主義、國際戰爭等大規模事件所造成的集體影響。


圖片取自:(示意圖123rf)

這類悲傷需要管理和應對,Flint副教授表示:「無論你有什麼感覺,就去感受它 談談你的感受並且尋求支持。」以下是Flint副教授在私人診所處理悲傷和創傷性傷害的病患所運用的方式:

找到釋放管道

壓抑情緒很少會有好的結果,Flint建議透過創意可以提供幫助,像是藝術、音樂、寫詩或讀詩等,找出任何可以釋放內心巨大痛苦的管道,好發洩內在的“壓力鍋”。

可以考慮參加公眾追悼會

有些人喜歡私下處理悲傷,但對於某些人而言,公開處理悲傷可能是邁向康復過程的重要環節,例如與其他哀傷者一同參與守夜活動。

留心所觀看的媒體內容

我們可以隨時了解情況,但不要讓一再重覆報導的新聞媒體破壞了我們的心理健康。也要特別注意,別讓家中的孩子被大人的壓力源給影響了。

採取行動

悲傷會使人感到無助,但採取行動可能會有所改善。盡可能地參與一些有實質性的解決行動,例如捐血或是捐款等。

Reference:

The U.S. is wrapped in ‘collective grief’ from school shootings and the pandemic—and it’s rewiring our brains, experts say

最新健康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