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29° / 28° )
氣象
快訊

2020-07-06 | 華人健康網

車禍腦傷,體能恢復了、心理卻沒跟上?他陷入替身症候群與虛無幻想症候群

派崔克熱中體適能和多項運動。他才新婚不久,新聞事業也正得意。然而當他騎著單車,被後方一輛時速五十英里的貨車給撞上時,人生就此粉碎。事後調查推論,可能是派崔克想右轉,而貨車司機沒有看見他打了信號,又或者是司機想要趁機超車。總而言之,派崔克整個人滾過引擎蓋,一頭撞上擋風玻璃。他昏迷不醒,馬上被送進加護病房,腦部掃描顯示多處腦挫傷(腦部瘀血),還斷了一條手臂。雖然傷勢嚴重,但大家都覺得能活著已經是福大命大。

車禍腦傷,體能恢復了、心理卻沒跟上?他陷入替身症候群與虛無幻想症候群

大約一星期之後,派崔克清醒了。他不記得意外發生的經過,但能講話能動作,只是身體左側比較虛弱,而且有點腦袋不清──總是記不得星期幾、自己在哪裡、要去什麼地方。一個月後派崔克開始復健,乍看進展很快,畢竟他在諸多方面都是模範生:三十二歲,體能優異,身材標準,頭腦聰明,個性好相處,不酗酒不嗑藥,沒有特別刺激的嗜好或精神病史。派崔克努力做復健,充分與物理治療師配合。

但一帆風順只是表面。他的記憶力出了問題,反反覆覆詢問自己在什麼地方,也很難記住稍微複雜的指示,連「先做這個,做好以後再做那個」這種程度都不太行。他常常忘記事情,為此感到挫折、甚至生悶氣。幾個月過去,體能方面他幾乎回到以前水準,能走能跑能騎車,可是心理的問題越來越明顯。派崔克的思緒異常混亂,雖然他能說出時間、日期、地點、醫院名稱,他也知道自己是誰,還記得醫生的姓名,但三不五時他會困惑地看著四周,說出「這是真的嗎?感覺像假的」這類話。

後來派崔克康復到可以回家,每週去復健中心兩次就好。妻子維琪一直照顧扶持著他,外人看來覺得他們像是神仙眷侶。維琪在電視臺工作,個性活潑大方,丈夫出事後原本都保持樂觀積極,但漸漸也承受不了,因為派崔克完全變了個人。他變得陰沉、冷淡,還會忽然大發脾氣。此外,他食慾不佳、睡眠差,對什麼都沒興趣,包括不每天洗澡、不在乎自己或新家變成什麼樣子。後來發生了一件事,讓維琪決心要弄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車禍腦傷,體能恢復了、心理卻沒跟上?他陷入替身症候群與虛無幻想症候群

有一天她翻出婚禮照片帶去復健中心。維琪想告訴大家:你們每隔幾天見一次面的這個人不是真的派崔克,照片裡的那個男人才是。照片裡的派崔克英俊瀟灑、風度翩翩,從賓客表情看來新郎應該是個幽默風趣的人。那才是她心愛的丈夫。醫護圍觀後只是說:現在還是一樣帥啊,放心,一切都會好起來。要有耐心。治療需要時間。

可惜這些鼓勵的話語非但沒能安慰派崔克,反而將他逼入更深的絕望。當天晚上他就和維琪大吵一架,質問她為什麼要拿那些該死的照片到復健中心去?她到底想證明什麼?鬧到最後他丟出震撼彈:「妳根本就不是我老婆。妳不是真的維琪!」……如果眼前是死後世界或某種地獄,一切反而說得通,看似認識的每個人其實只是被冒用軀殼罷了。派崔克愛的是真正的維琪,她一定還在宇宙中某個角落,所以他當然不能和眼前這個女人同床共枕,否則就是外遇通姦、背叛妻子。

維琪聽完大吃一驚,才發現自己拿婚禮照片給人認識「真正的派崔克」有多荒謬。說穿了,無論照片多精美都不可能完整呈現一個人。可笑的是,夫妻兩人因為不同原因都擔心「真正的派崔克」到底怎麼了。派崔克確實經歷了極為深刻的轉變,並非車禍後的外傷,而是他在他自己的心中變了,或者更精確地說,這個他被否定了。他自身變得虛幻,所處世界自然跟著虛幻起來。

接下來幾個星期夫妻倆都不好過。維琪試圖和丈夫講道理,但不僅講不通,還會起爭執。從派崔克的角度來看,所有新證據都顯示,他以為他知道且珍惜的人生,已經都不一樣了。他覺得很孤單,也意識到近日種種偏離常軌,不是正常人該有的體驗。派崔克撐不下去了,有天晚上他把自己關在客房裡,最後是維琪破門而入,看見丈夫癱在椅子上。他居然將殺蟲劑噴入水杯中打算喝掉,維琪趕快叫了救護車。

車禍腦傷,體能恢復了、心理卻沒跟上?他陷入替身症候群與虛無幻想症候群

派崔克被送入精神病院,診斷結果是重度憂鬱症,所有症狀都吻合,包括情緒極度低落消沉、自殺未遂、缺乏動機和食慾、睡眠障礙等等,簡直大滿貫。醫學上稱之為「精神病性憂鬱症」,意思是發病時伴隨幻覺與妄想。他與現實脫了節。

幻覺與妄想

幻覺(hallucination)的定義很簡單,就是「沒有對象的感知」,當這種認知並非出現在夢境或半夢半醒之際,而且不受當事人自己所控制,就是幻覺。至於妄想(delusion),簡單一點說就是假的信念,但只要多想幾秒鐘──精神科醫師與哲學家多想了幾百年──會發現這樣定義很難叫人服氣。首當其衝的問題就是,如果信念成真怎麼辦?你覺得另一半外遇,但手上沒證據,那就當作是妄想好了;後來你發現他真的有外遇,結果又不是妄想了?為了填補這個漏洞,只好說妄想是沒有根據的信念。

乍看解決了問題,但如果我說要當英格蘭國家足球隊隊長爭奪世界盃呢?形容為幻想、白日夢、不切實際都還好,稱之為妄想好像就過了頭!反過來說,如果你問我是不是認真的,我會說實現機率雖低,但並非邏輯上絕無可能。有些人相信超自然存在創造了整個宇宙,又要怎麼說呢?沒有明確證據支持這個想法,所以他們是集體妄想嗎?將這種信念視為妄想頗有爭議,作為論述的確吸睛,卻也一竿子打翻許多心理健康的人,演化生物學家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最清楚個中滋味。

所以妄想的定義需要加個但書:當事人信念堅定,但該信念未廣受認同也並非出自常見的文化價值。即便如此,爭議不會結束,因為有些信念確實小眾,而且本質上難以證實或證偽。例如,有個人說地球會滅亡,有證據嗎?稍微研究一下天文學或許會同意,但看看其他同樣可信的資料或許不同意,也或許不敢下定論。

此外,還有某些信念只是價值判斷,純屬主觀見解。一個人說自己很差勁,算妄想嗎?精神醫學認為負面自我評價是典型的憂鬱症症狀,過於極端時可稱為妄想。換言之,判斷時考慮了其他因素,而且未必基於認識論;也就是與信念內容無關,反倒以信念引發或累積的後果作為標準。倘若覺得自己很差勁的想法過度強烈、無法改變、占據腦海、造成強烈壓力、甚至產生自殺意圖,當然就是「異常」或「病態」的。

本文出自商周出版《我們與瘋狂的距離:一個神經精神病學家面對精神疾患的反省與診療筆記》一書

原文網址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74/82267

最新健康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