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2°
( 23° / 21° )
氣象
快訊

2020-10-04 | 優活健康網

彬彬有禮的日本人為何在電車不讓座?

我討厭人潮擁擠的電車,所以都盡量避開通勤時間搭乘。我不是因為怕被誤認為「電車痴漢」,這種情況也不曾發生過,而是因為經常看到年輕的學生或上班族不讓座給老年人,每次心裡都覺得很不舒服,造成精神壓力越來越大。明明老年人就站在自己的跟前,可是座位上的年輕人仍自顧地滑手機,這是電車裡的日常風景。

當我目擊到這種狀況時,一股正義感上身,心裡總是會如此想道:「我如果跟這位年輕人說:『嘿,請你讓座給這個人』,即使那個時候年輕人站起來說:『好』,可是老年人一定會很客氣地說:『不用不用,我站著就好。』這樣一來,三個人僵在那裡,我的面子也完全掛不住,怪自己多此一舉。如果是年輕人不耐煩地說:『少囉嗦,和你沒關係吧,這個人又什麼都沒講,你是多管閒事?』這樣又變成在電車裡大小聲,真是麻煩。」

我就這樣子東想西想,心裡很糾結的時候,電車到了下一站,而老年人也下車了,年輕人還是坐在那裡,而我什麼都沒說出口,話又往肚子裡吞下去。正義之魂才要燃燒而已,就被澆熄了。

如果是我自己有座位,站起來禮讓就好了,事情很簡單。可是,要如何讓別人讓位給需要的人,真的很費神。我想這樣的煩惱,台灣人一定無法理解吧。

搭乘公共交通運輸工具時,要讓座給老年人或身心障礙者,這是非常理所當然的事。日本人也知道這是正確的行為,但是日本社會對於讓座與否並沒有什麼約束力。所以,我行我素的年輕人或是疲倦的上班族,在電車上一看到老年人站在眼前,就裝睡或者是埋首在手機螢幕上,擺明就是不讓座。

就算知道他們是裝的,但是周圍的人也都不會說什麼,而且老年人也不會主動說:「年輕人,起來讓座給我這個老人家。」

這個地方就和台灣很不一樣。

在台北的捷運裡,除了老年人以外,很少人會去坐博愛座。即使有人坐了,老年人一上車也會主動開口:「這裡是博愛座,請讓一下。」實際上,這樣子真的很輕鬆,因為不用為該不該讓座而煩惱。如果有需要讓坐的人,我也很樂意讓出位子,事情就很簡單了。

來到日本的外國人經常會感到困惑:日本人很親切,可是為什麼在電車上就是不讓座。那個時候,他們會覺得日本人的親切是不是表面工夫,其實內心是冷酷的人,而因此感到不安。然而,這完全是誤會一場啊。這跟日本人親不親切無關,而是不喜歡惹是生非卻又在意他人眼光的日本人,在電車裡為了不要被認為是正義魔人,心裡不斷掙扎,因此遲遲開不了口,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在日本,當我們思考要如何解決該不該讓座給老年人的這個問題時,希望有需要的老年人能夠自己鼓起勇氣說:「 喂,你沒看到嗎?讓個位子。」

建立起這樣的風氣,這一點可能還需要跟台灣多多學習。如果不讓年輕人覺得「老年人也是不好惹的」,他們就永遠都會坐在博愛座,一直滑手機玩遊戲吧。

二十年後,我到七十歲的時候,一定要以身作則!

資料來源:http://www.uho.com.tw/hotnews.asp

最新健康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