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
( --° / --° )
氣象
快訊

2020-11-25 | 優活健康網

這種體質的你挑戰極限運動 當心送命

2019年合歡山馬拉松半馬組參賽者在抵達終點前不支倒地,急救無效;藝人高以翔以健康帥氣形象聞名,卻在拍攝極限運動節目錄影時突然心臟驟停,緊急送醫後還是不治身亡。

運動也有危險性

看似健康總是與運動分不開的人,突然心臟病發,任誰都很難理解,也讓人不禁懷疑健康的標準與運動的意義,但其實這樣的意外有機會可以透過量測脈象,了解身體狀態來避免的。

這幾年,像是馬拉松等極限運動,不只在臺灣,在全世界都掀起了流行,有跑過馬拉松的朋友都知道,雖然辛苦,但是跑完後的開心感、成就感是無法言喻的!說誇張一點,極限運動也可以算是毒品的一種,當運動超過身體的負荷,身體會開始製造出大量的腦內啡,減緩過度運動時所產生的痛苦。

腦內啡是無敵萬靈丹,又稱為自體鴉片,這種鴉片可以抑制高達四十種的壓力荷爾蒙,不只是極限運動造成身體的壓力,連日常生活壓力都會在腦內啡的作用下被擊潰,接踵而來就是類似毒品般,讓人開心的飄飄然感受。

以馬拉松跑者而言,經過兩個小時的長跑後,大腦前額葉及腦下垂體會釋放出大量的腦內啡,腦內啡分泌越多,跑起來越「嗨」。

天然的毒品,也有可能傷身體

運動時產生的腦內啡可以給我們帶來神清氣爽的感覺,但是當我們追求更大強度腦內啡的同時,其實對身體是一種「虐待」,當身體負荷越大,腦內啡釋放的量也就會增加。順道一提,身體長期處於飢餓狀態,也會產生出腦內啡,以抵抗身體承受不了壓力。

腦內啡大量分泌時,身體處在「能量不足卻非用不可的情況」,也就是說身體正在承受極大的痛苦,為減少痛苦所釋放出來平衡壓力的方法。我們很驚訝,這時候量脈居然會看到與「冠狀動脈堵塞」一樣的「心梗脈」,脈象是只有肝經變高,其他的經絡都不足。

極限運動時與冠狀動脈堵塞的情況完全不同,可是仔細分析就會知道,身體的感受是相同的,也就是全身性的氧氣不足。

冠狀動脈堵塞引發全身性缺乏能量的原因,是冠狀動脈無法提供心肌足夠的血液,以維持正常穩定的收縮,進而造成心臟收縮不足,全身的血液循環降低。

而進行極限運動時,因為全身需要的能量遠遠超過身體所能供給的,雖然引起不足的原因不同,但是在身體看來,極限運動跟冠狀動脈堵塞都讓全身處於缺乏能量的狀態,所以經絡能量分配方式看起來都是一樣的。

健康的人偶爾做一次極限運動,身體是可以負荷與恢復的,但是如果本身已經有肺虛的情況,在正常情況下肺臟攜入氧氣與排除二氧化碳的能力已經不足,如果又參加極限運動,會更容易發生氧氣不足的狀態,增加心因性猝死的機會。

看起來越健康的人越容易發生心因性猝死?

在前面章節已經說過,大肌肉的人常會量測出脾經過高的脈象,而且通常都會伴隨著肺經虛弱,運動會把內部的能量拿到外部使用,所以脈象會呈現「外強中乾」的情形。

在現代人眼中健康的代名詞是有肌肉,其實並不正確,這些肌肉的後面常常躲著能量不平衡的肺虛。這裡再次提醒有在運動的朋友,千萬不要以為自己有運動就一定很健康,我們還看過太極拳老師打完拳,肺虛情況更加嚴重。重點不是有沒有運動,而是做的運動是否真的對我們的健康有所幫助!

如果脈象有「肺虛」的情況,建議不要搏命挑戰極限運動,真的很想參加也要調整體質,增加肺經血液循環的鍛鍊,讓身體有能力承受時再參加,否則肺虛者在過度的心肺壓力下,與「死」的距離,真的不遠。

中庸之道――跑屬於你自己的馬拉松

全程馬拉松長度是42.195公里,因為在古希臘公元前490年的馬拉松戰役中有位雅典士兵菲迪皮德斯,由希臘馬拉松戰場跑到雅典傳達訊息,在長跑後過世。由於希臘馬拉松戰場跑到雅典的距離就是42.195公里,從1921年開始,馬拉松賽跑的長度就是42.195公里,而半馬是21公里,這兩個標準像刺青一樣烙印在跑者心裡,但是這數字其實對我們一點意義都沒有。

盲目追求模仿流行的趨勢並不值得仿效,選擇適合自己的長度,在出現「冠狀動脈堵塞」脈象之前就停止,才是真正帥氣又愛惜自己的風格與態度!

資料來源:http://www.uho.com.tw/hotnews.asp

最新健康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