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3° / 22° )
氣象
2022-04-23 | 優活健康網

搶回你的週末時間!懂2件事找出「避開家務完美解方」

回想妳的前幾個周末在做什麼——是出門散步、和朋友聚餐、加班趕工、還是忙著打掃整間屋子?多數現代女性平日賺錢養家,到了周末卻仍無法讓自己從家務中解放,當妳心中正在吶喊:「我也不想做家事啊!但有誰可以來救救我?」時,以下內容或許可以提供妳幾個解方。《周末改造計畫》原書摘文:

哪些事物能為我的週末帶來價值?

如果你把週末看作補救的時機,用來彌補一整個星期未能達成的缺憾,那麼你也同樣註定失敗。光是以為自己能在短短2天完成所有事情,就一定會自取失敗。要知道,週日焦慮症不只是擔心即將到來的工作,還因為週末沒實現期望而深感愧疚。

不過,有些方法可以令我們放下完美週末的幻想,度過一個實際、讓所有家庭成員都能受益的週末。首先,我們要問自己1個問題:哪些事物能為我的週末帶來價值?以我為例,我的清單向來包括:玩樂、社群、利他。接著問第2個問題:哪些事情阻礙我做這些事情呢?我的清單包括:購物、打掃、佈置家裡、答應孩子的承諾。這些細瑣的待辦事項幾乎塞滿唯一真正重要的應做事項,那就是:過一個有意義的生活。

對於那些擁有美好週末的人來說,解決之道很簡單:多做第1個清單——「大事情」,少做第2個清單——「小事情」。當然,在某些週末的日子裡,你最重要的事情是把浴室打掃清潔,把髒衣服洗乾淨。但在剩下時間裡,我們若想過上最好的週末,就得盡量避開那些待辦的家事勞務,不讓它們蠶食自己的休閒時光。

如果我們能夠各方面都少做一些,也少擁有一些,那麼我們或許能夠在這48小時之間獲得真正休息的感覺。既然你無法做全部的事情,就挑真正有意義的事情做吧!

女人天生勞碌命?周末家事忙不完

我們之所以會感到時間不夠用、緊張窘迫,是因為週末是一週當中我們可以處理大小家務事的唯一兩天。如今,女性佔全美勞動力的百分之47,有小孩的婦女外出工作的比例則將近百分之70。數十年來,這兩項數據不斷往上攀升。然而,即使投入許多時間在工作上,女性仍然肩負家中大部分的勞務。

在皮尤研究中心2012年的一份報告裡發現,美國母親花在無薪工作上的時間幾乎是父親的兩倍:她們每週花費31小時照顧孩子和家務,父親則花費17個小時。這意味著父親擁有更多的空閒時間,他們也更能充分利用週末。

週末期間,爸爸平均每天閒暇時間為5.5個小時,而職場媽媽則為4.3個小時。職業婦女在週末照顧孩子的時間或許變少了一點,但是週末兩天的總家務量則從平日每天的1.8小時,飆增到2.7個小時。所謂的「性別休閒差距」,指的正是這樣的男女不平等。

女人一直以來都在工作:中世紀農村婦女的農耕、養雞養鴨、紡亞麻和織羊毛;城市婦女經營商店和旅館;就連貴族婦女也得幫著丈夫管理莊園。況且,無論處於哪種階層,女人總是持家的那個人。維多利亞時代或許把女人奉為「家中的天使」,是順從的家庭女神和全家人的道德核心,但多數維多利亞時代的女性依然得工作賺錢養家。

至於成天閒閒沒事、在大房子裡度過漫漫長日的「家庭主婦」形象,其實是近代才出現的,是戰後繁榮的產物。然而,現實世界裡根本看不到那種整日閒閒沒事的女人。在1950年代的週六和週日兩天週末裡,婦女可能排滿了教會事務和家庭社交活動,包括自己娘家和公婆家都得打理好。由於家庭是生活的中心,新中產階級的婦女還得為了款待客人而採購和準備。因此,即使在週末,女性也很少「關機」。

看完以前的例子再回過頭看,現在的家務分工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還要均衡。異性伴侶間正逐漸走向平等。儘管很慢;雖然還不到一人一半,但至少愈來愈接近。那麼,為何還有這麼多的婦女在週末時感到負擔過重呢?

週末要用來體驗生活,而非打掃

當我問別人週末做什麼的時候,最常聽到的回答竟然是「家務事」,這讓我很驚訝。有個令人不悅的事實,那就是:女性在1980年代紛紛進入職場,減少在家的時間以後,教人如何持家的行業竟再度風行起來。從瑪莎.史都華到時尚網站GOOP,女性不斷受到「現代生活風格」的轟炸,驅使她們追求一個永遠不可達成的夢幻家居。

據全國廣播公司「今日母親育兒網」的一則專欄發現,在7千名受訪的美國母親裡,有百分之42的人表示自己飽受極大的「Pinterest壓力」:擔心自己的家不如Pinterest上頭發布的完美家居照片。女性已經背負著工作和養兒育女的雙層重擔,如今家務事還成了第三層暴行:房子變成她們的牢籠,逼著她們精心裝飾和維持整潔。

顯然地,要讓女性擺脫這些壓力、拿回休閒時間,唯一最重要的辦法就是:讓男性多分攤一些家事、多放棄一些空閒時間。社會改革是關鍵所在,這樣才能讓婦女拿回她們在努力平衡工作和家庭之間所喪失的時間。這當中包括改善兒童保育的公共政策、施行更好的工作模式,例如「職務分擔」;如此一來,方能緩解多數家庭時間不夠用的問題。一旦我們的工作週獲得改善,我們的週末也會變好。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比較簡單的治標方法:不讓家事佔用自己的時間。像我那位瑞典朋友艾美提絲,她從不在週末打掃,因為她的週末要用來體驗生活、而不是用來打掃。許多其他家庭會把打掃和家事拆解成一小塊、容易完成的任務,均攤到平日那5天完成。即使它們不見得符合性別平等的原則,我還是喜歡這些實用的技巧;至少這些方法感覺能實際幫我們拿回一些時間。

部落客艾琳.杜蘭德推崇「一天一室」的生活守則:「每天花半小時打掃一個房間,就不用在週末清理整間屋子。」如果你平日無法打掃,那就利用週末一小段時間清理。假如時間到了你還沒打掃完,就停下來別再繼續。其實,你的房子已經夠乾淨了。

正如小說家露西.卡文迪許接受BBC廣播《女性時間》訪問中,解釋自己為何將家務事減至最低:「有些人不能忍受普通的零亂,但我可以接受。我的房子並非我的城堡,它不等同於我。我可以理解為何整理房子能讓某些人有掌控的感覺。我也愛保持家裡整潔,但我不打算花好幾個小時去清理烤箱。試圖保持房子整潔,可能會害你變笨。畢竟人生太短暫,我寧可拿這些時間去看書或看電影。」

周末想看電影?把家事交給孩子就對了

如果你有孩子,就等於有了幫手,那麼你下個週末就有辦法去看電影了。讓孩子分攤家務雜事,不僅可以減輕自己的負擔、偷回一些時間,同時也是很棒的教養方式。做家事有助於孩子發展自我控制和自力更生的能力;然而,根據2014年的一項調查發現,雖然有百分之82的成人表示自己小時候經常做家務,但只有百分之28的人要求自己的孩子做家事。我們不想剝奪他們自給自足的能力,對吧?所以,當你把拖把交給孩子時,不妨將這樣的想法告訴他們吧!

另一種比較沒有那麼「悲慘灰姑娘」的方式就是:親子一同做家務。我有位朋友是個單親媽媽,每個星期六早上她都跟兒子一起度過:她兒子用吸塵器清理公寓,她擦拭家具;然後在她清理廚房時,她兒子就在一旁玩樂高。這只是個開始,畢竟他才7歲!全家人分工合作完成家裡的苦差事,不僅做起來沒那麼無聊,也把這樣的家庭價值傳達給每個人:「我們同心協心把這個地方變乾淨,讓所有人都住得舒服。」

孩子能做哪些家事,取決於他們的年紀和能力,但有些比較有趣的家事其實是親子高品質相處、寓勞動於玩樂的大好機會。幾年前,我先生打算在院子裡架設一道圍籬,當時我們4歲兒子就圍著工具腰帶、靜靜地站在一旁,每當我先生需要釘子時,他就一個一個遞給他。我們到現在都常開玩笑,說他站在那裡幫了好長時間的忙;還說他小小年紀就如此專注工作,而且十分自豪能夠跟父親合作無間。你說他年紀太小、不適合拿釘子嗎?或許吧!那他們父子是否也因此得到一個美好的下午呢?當然囉!

為了紀念那次的回憶,某個星期六,我叫米亞暫停「當個創世神」的遊戲,隨我走進零亂不堪的小後院。在拔雜草時她有些抱怨,我倆之間感覺十分疏遠。

後來我們跑去園藝中心,我買了瓢蟲圖案的手套討她歡心,還讓她選擇自己喜歡的植物,種在後院灌木中間。我這個女兒個性很多元,並且喜歡很多東西,包括冰上曲棍球、倉鼠、獨角獸和放屁相關的笑話。她後來選擇了一株正在特價的漂亮盆栽:荷包牡丹,垂墜著一串串粉紅色的花苞。

我們回到家以後,太陽又大又曬,但是她似乎沒有注意到,只見她蹲在地上,挖了一個很深的洞。隨後,她抬起頭望著我,臉上沾著泥土,露齒一笑。剛開始本來只打算做一會兒的,誰知竟演變成一整個下午?我們把小小的花園圍成一圈,修剪過於茂盛的木槿枝葉,並拔除石頭縫裡冒出的蒲公英。我們並沒有太多的交談,但我們的身體十分親近。我們背靠著背互相摩蹭。

儘管那次事件的結局很灰暗:荷包牡丹枯死了,因為我們家的狗躺在它上面,而且我覺得當初我們可能也沒把它種好;但我仍舊記得那天下午:當時的寂靜以及皮膚曬到痛的感覺;還有最後當我們望著自己勞動成果時,我女兒那一臉的驕傲。

資料來源:http://www.uho.com.tw/hotnews.asp

最新健康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