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9°
( 21° / 18° )
氣象
2020-01-19 | 中央社

夕陽那頭是台灣 礦工畫家洪瑞麟遺作即將回家

特派看世界(中央社記者林宏翰洛杉磯19日專電)金色陽光灑落,海面停著零星帆船,這是台灣畫家洪瑞麟描繪的加州陽光,兒子洪鈞雄回憶:「有一天傍晚散步,他突然有點想家了,看著日落,他說,往那頭一直走,可以走到台灣。」

有「礦工畫家」之稱的洪瑞麟,生命中有30年時光在瑞芳礦坑,深入黑暗地底,用畫筆描繪勞動者的身影。他晚年投靠在美國開餐廳的兒子,定居加州,工作室就在風光明媚的海灘旁,遊客如織。

洪鈞雄回憶,24年前洪瑞麟過世之前,父子倆在海邊散步,看著夕陽,有了前述那一段令他永難忘懷的對話,「走著走著,他說聽到音樂在演奏,但我只聽到海浪的聲音」。

老畫家告訴兒子,這片日落在演奏一首交響樂,「各種顏色都跑出來向我講話,像是音樂會到了尾聲,每種樂器一個一個加入,然後轟然一聲就沒了,彷彿是說再見」。洪瑞麟1996年在美國病逝,享年84歲。

24年後,年屆八旬的洪鈞雄決定,把大批的洪瑞麟遺作捐出,唯獨掛在牆上的一幅夕陽他要永久留在身邊,因為這張畫就是洪瑞麟在那一次散步之後的創作,「看著它,感覺父親在對我講話」。

40年來隨著洪瑞麟帶到美國的2500多件畫作及手稿,即將捐給國家。文化部長鄭麗君去年11月赴美拜訪洪鈞雄;12月耶誕節期間,藝術史教授蕭瓊瑞、國立台灣美術館的典藏組專家連日趕工,完成盤點建檔。數量之多,忙到沒空看海景。

曾有收藏家用一棟房子,換洪瑞麟一張畫作。這兩千多件作品現在是無價之寶,從1930年至1996年,時代橫跨了66年,主題包括礦工、裸女與風景,媒材有水彩、水墨、油畫作品,有洪瑞麟留學日本的素描,也有他帶進礦坑、隨手紀錄的筆記。

「我的爸爸是一個普通人,過著平凡的生活。」洪鈞雄說,洪瑞麟有執著的精神,因為愛上了礦坑工頭的女兒,而進入礦場擔任管理職,帶領工人工作。畫畫是他最大的心靈享受,沒有想過要靠畫賺錢。

洪鈞雄說,洪瑞麟只是做著他喜歡的事情,一開始沒有什麼偉大的想法,但日積月累下來,從礦工身上領悟人生,30年間正好紀錄下那個時代,有這樣一群人用勞力對台灣作出貢獻。

洪瑞麟曾向兒子分享,作畫理念是「求真」,就像「遠遠看到一頭牛在吃草,你從後面拿把刀,朝牠屁股砍下去那樣血淋淋,聞到血腥的味道」。洪瑞麟的作品就是要讓賞畫的人「聞到泥土的味道」。

洪瑞麟畫裡的礦工,總是同樣一種表情,除了喝醉酒,臉上都沒有笑容,畢竟在當時,礦坑是高危險的工作環境。洪鈞雄說,他小時候曾進入礦坑,裡面空間狹小、要彎著腰走路,溫度達攝氏30幾度,很多工人熱到脫光衣服工作。

工作室的牆上掛了洪瑞麟的詩作「礦工頌」,形容礦工是偉大的無名勇士、崇高的人類拓荒者。上頭寫著:「我握著禿筆,凝視三十多年了,領悟到美與醜原是一樣的哲理,虔誠地繼續探索你們的奧妙,刻畫在紙和板上,永遠地讚頌。」

如今,這一件件收藏在芮當多灘(Redondo Beach)洪瑞麟故居的礦工畫像,即將回到太平洋另一頭的台灣。洪鈞雄說,他替父親收藏這些畫作40年,現在捐出去就好像嫁女兒一樣,雖然不捨,但更感恩,無價的藝術品找到永久的歸宿。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