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1°
( 35° / 25° )
氣象
2020-04-04 | 中央社

武漢肺炎世紀浩劫專題/習近平的小康社會目標 正陷入疫情泥淖

響亮的口號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一心想帶領「富起來」的中國跑向「強起來」。然而,前有西方忌憚四起,後有疫情內外夾擊,習近平走在通往小康社會及強國路上,顯得踉蹌。

天雨路滑,習近平這個把車輪陷進泥淖裡的車夫,正費力地想把自己皮鞭下的馬兒和馬車,拉出泥淖。這幅景象,就是他和當今中國在武漢肺炎疫情下的寫照。

這個泥淖,先是2018年爆發的美中貿易戰,讓習近平今年一月中不得不低頭,與美國簽下第一階段協議。但剛開始嘗下這苦果才幾天,便爆發了蔓延全中國乃至全球的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

可以說,中國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正處在內外交迫的窘境。有人說,稍有不慎,中國40年來的改革開放成果恐將不保。也有人直指,從疫情因隱瞞而蔓延,到經濟遭受衝擊,中共正開始被自己種下的惡果反噬,且殃及人民。

於是,中國內外不少人或明或暗,把矛頭指向了習近平。除了私下不形諸文字的抱怨,各式各樣、手筆有別、來路各異的公開信、連署書,疫情期間在網路上瘋傳。可以說,自習近平2012年11月上台以來,武漢肺炎疫情期間,是最他被公開質疑最密集的時期。

這不難理解。習近平上任後大權獨攬,定於一尊,是中共繼毛澤東之後最有權勢的領導人。既然黨政軍民學、錢袋子和菜籃子都一把抓,有什麼問題,只有他能負責。

然而,這一波波的質疑,撼動得了習近平的權勢地位嗎?似乎不容易。

淡江大學兩岸關係研究中心主任張五岳認為,雖然中共黨內不少人對習近平權力過份集中、言論高度管制的作風有意見,藉由疫情的機會以各種形式散發。但一來沒有足可號令反習的人物,二來沒有串聯的能力,再加上習近平難容權勢旁落,這些批習主張只能反映異見者的主觀期待,無法反映權力場的客觀事實。

其實,光是疫情本身,不見得能讓習近平受到太廣泛的質疑。2003年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似乎沒人討論過當時的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權勢地位是否會被撼動。

但習近平不同。因為他上台後,為自己、為中共出了或加了不少作業。而這些作業,有著響亮的口號和莊嚴的承諾,整個中共和中國人民,都等著他兌現。

況且,習近平2018年主導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且至今不指定接班人。為的是讓他指定的作業,要在自己的手上完成。

攤開習近平手中待完成的大小功課一看,2020和2021年,是他該交出許多作業的時候了。

首先,2020年是中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十三五規劃)的完成之年。而這個在習近平意志下制定的「十三五規劃」,就是配合2020年達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目標,所制定的經濟規劃。

約40年前,中共第2代領導人鄧小平喊出「建設」小康社會,開始了「改革開放」。歷經江澤民、胡錦濤時代,2012年11月中共18大,卸任在即的胡錦濤把「建設」改成了「建成」,隨即交棒給習近平。也就是說,習近平將成為中國步入「小康社會」的首任領導人。

然而,武漢肺炎的蔓延,讓中國在今年2020年的農曆春節,全國成了一座大空城。到了開工日,大小工廠、辦公大樓,乃至於農田裡,幾乎還是渺無人跡,十室九空,經濟活動幾乎停擺。若因此導致「十三五」達不了標,「小康社會」,就將成為泡影。

這幅景象,看在習近平眼裡,心中焉能不急?

要步入「小康社會」,自然不能再有赤貧的階級存在。於是,習近平訂下的另一個重大目標─2020年,所有貧困地區、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一道邁入「全面小康社會」。

然而,習近平推動的脫貧目標,很大一部份仰仗著貧困區各自發展特色產業,賺取相對穩定的收入,而非以往的定向救濟。但疫情肆虐下,多數產業停擺,觀光客幾近絕跡,這些好不容易初見雛型的特色產業,如何還能幫助貧戶脫貧?

明年就是中共建黨100週年、也就是「兩個一百年」目標裡的第一個一百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完成之時。由於習近平增訂了2020到2050年以此為基礎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第二階段目標,可以想見,完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對習近平有多重要。

但疫情的干擾,卻可能壞了習近平的大計,即使權勢難以撼動,威望卻可能受損。於是,他在2月23日召開了一場全國17萬人參加的視訊會議,討論防疫和經濟發展工作部署。

這場大會,習近平首先強調的仍是黨中央「及時制定疫情防控戰略策略」,向大小官員定調、防止雜音的意圖明顯。但更重要的,是下達了「推動企業復工復產」、「穩住外貿外資基本盤」、「堅決完成脫貧攻堅任務」的指令。

從此,中國各地新增確診人數,以及疫情風險等級,節節下降。從內陸開往沿海的復工專列、專機,載著職工重返工作崗位。只不過,迎接他們的,有可能是訂單被取消後的無工可做,或是潛藏危機的新一波疫情。

這一切,都是在為「復工復產」鋪路。而復工復產則是在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鋪路。

但中國退休地產商任志強對這場17萬人大會,卻非常不以為然。3月初,他寫了文章,沒有署名,也沒有點名,暗諷習近平是「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絲毫也不掩飾自己要堅決當皇帝的野心,和『誰不讓我當皇帝,就讓你滅亡』的決心」。

不久便傳出,任志強不但被中共北京市紀委留置,連長子及秘書也被逮捕,其他家人則受到牽連。而稍早前,發表「習近平先生,您讓位吧」公開信的中國法律學者許志永,已經在廣州被捕。

然而,任志強、許志永的遭遇,卻已經是中國的日常。而武漢醫師李文亮向親朋提醒疫情卻遭訓誡,最後染病身亡,雖曾引起中國輿論大譁,但除了訓誡他的員警及派出所副主管被處分外,仍難撼動習近平治下的一分一毫。

張五岳觀察,習近平今年內受到疫情的挑戰,預料確實不小,黨內對他的不同意見仍會以不同形式傳出。但習近平無論對社會的控制力,還是個人的強勢領導風格及穩固權力基礎,都讓他的權勢難以撼動。

習近平的權勢,看來難以撼動。但世人卻正睜大眼睛,看著習近平能否撼動中國這輛陷在疫情等泥沼裡的馬車,繼續走在他指定的強國路上,讓自己不再踉蹌,也讓馬車上的14億人民,不再顛簸。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