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1° / 26° )
氣象
2020-04-04 | 中央社

武漢肺炎世紀浩劫專題/疫情衝擊 中國堅持完成脫貧任務外界打問號

武漢肺炎疫情仍熾的3月初,北京召開會議強調堅持達成今年消除農村貧困人口的目標。官方雖信誓旦旦,但在疫情重創經濟和就業的困境下,這項任務將如何完成,外界不禁打上問號。

中國官方2011年將農民人均純收入人民幣2300元訂為新的扶貧標準。在不定期調整下,2020年的貧困線預計為年均純收入4000元;依此標準,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永富3月中旬公布,目前剩餘52個貧困縣、2707個貧困村以及551萬人尚未脫貧。

北京當局於2015年提出「脫貧攻堅」的政治任務;2017年,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更於中共19大提出「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以及汙染防治」等3大攻堅戰,並明確給出脫貧時間線與目標,也就是2020年要實現在現行標準下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

因此,脫貧攻堅可以說既有中共多年扶貧政策的延續性,也是習近平個人的政治夢想,即使在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肆虐之際,習近平仍於3月6日召開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

在這場視訊會議中,習近平強調,2020年實現在現行標準下貧困人口的全部脫貧,是中共向全國人民做出的鄭重承諾,「必須如期實現,沒有任何退路和彈性」。他要求中共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堅決克服疫情的影響,堅決奪取脫貧攻堅戰全面勝利,「堅決完成這項對中華民族、對人類都具有重大意義的偉業」。

此外,3月底,疫情控制已見成效時,習近平主持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公報中除了涉及疫情防控,也包括「努力完成全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任務,確保實現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目標任務」。

中共當局堅持脫貧目標沒有退路,但疫情嚴重衝擊經濟和就業,讓完成脫貧目標的路上更添困難。

持續中的疫情除了讓工廠受創,商家、餐廳和小公司也難逃被迫停業的困境,影響所及,許多人失去或找不到工作,外電稍早前曾引述澳盛銀行(ANZ)預估,中國2月新增失業人口高達800萬人。

扶貧辦綜合司副司長王春燕4月1日即公開表示,疫情對貧困地區的影響主要是3方面:一是制約貧困戶外出務工增加收入;二是加大農戶生產經營的困難,因為「物資進不來,產品出不去」;三是延後了扶貧項目開工的時間。

中國採取改革開放政策前的1978年初,9億6000萬人口中約有2.5億沒有解決溫飽問題的農村人口;改革開放後40多年來,高速的經濟發展也讓減貧工作獲致相當成績,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中國扶貧辦公室的數據,1980年,中國的貧困發生率為88%,2017年已巨幅降至3.1%。

數字之外,扶貧機制也從早期的救濟式扶貧轉變為成立專門機構、安排專項資金以及優惠政策的「開發式扶貧」;2013年底習近平在湖南湘西考察時再提出「精準扶貧」。

相對於不少地方多年來未顧及實際扶貧對象確實所需的粗放式扶貧,精準扶貧除了相當程度避免了資金挪用和形象工程等問題,其中提出產業發展的脫貧路徑從以往的「授人以魚」轉為「授人以漁」,在形態上不僅是政府主導,也納入社會不同主體的參與。

但是疫情之下,陸媒經濟日報不諱言,脫貧產業發展在客觀上已受到影響。

香港文匯報日前就披露,由於武漢肺炎病毒據信來源於野生動物,中國大陸的竹鼠養殖業已因此按下暫停鍵,其中最大養殖地廣西未來每年預計將損失100億元以上經濟效益,其中涉及依賴養殖竹鼠脫貧的貧困戶。

中國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和國務院扶貧辦先前曾印發應對疫情進一步做好就業扶貧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要在確保疫情防控安全的前提下,切實做好就業扶貧工作,努力減輕疫情對貧困勞動力就業增收的影響。

扶貧辦官員日前在記者會則指出,隨著防疫形勢持續好轉,「疫情對脫貧攻堅的影響正在得到化解,我們有信心也有能力按時完成今年的脫貧攻堅任務」。

不過,彭博以養殖竹鼠為例直言,竹鼠養殖業是中國脫貧計畫重要一環,關係著成千上萬貧農的生計,僅是禁止竹鼠交易,就可能讓2020年全面脫貧目標難以完成。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