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1° / 26° )
氣象
2020-04-05 | 中央社

瘟疫蔓延中 香港時代革命持續推進

武漢肺炎世紀浩劫專題(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5日電)在港島銅鑼灣、灣仔以至中環一帶,在某些暗角或橙柱,如今還可以看到「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黑漆標語。

儘管這些標語看來有點褪色,但市民肯定對它記憶猶新;這是去年下半年「反送中」運動的口號,是支持者在遊行期間漆上的。

在顯眼的地方,這些標語早已被政府指派清潔工人洗掉。

去年初,港府因為一宗涉及香港和台灣的命案而決定訂定兩岸四地的引渡安排,觸發港人被遣送到中國大陸受審的憂懼,結果爆發「反送中」運動,後來更演變成為歷來一場爭取民主自由甚至「反中」和「港獨」的大規模政治運動。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這場運動的口號;對於這個口號,有「反送中」者解讀為爭取民主自由,也有人說其背後精神是要恢復香港在港英政府的面貌,但更多人表態說,這是爭取香港「自主獨立」。

從8月起,「反送中」支持者開始採取堵路、焚燒地鐵車站及破壞中資商店等暴力手段,並與阻止他們的防暴警察爆發激烈衝突,超過7000人被捕。

去年底,示威者的行動愈趨激烈,他們在馬路、鐵路及交通運輸站放置自製炸彈,並留下字條,表達運動提出的5大訴求,包括反修法、實行普選、釋放被捕者及調查警方「濫權」等。

踏入2020年,這場運動經過半年發酵後似有冷卻跡象,而春節過後,突如其來的武漢肺炎更令其變得沉寂,期間只有零星示威活動,參與人數也從去年動輒數千或數萬人,下降至數百或數十人。

不過,有人認為,這場運動沒有消失,只是性質改變了,從街頭走進了議事殿堂。所以如此,是去年運動最酣時,支持運動的泛民主派在11月24日的區議會選舉中大獲全勝,在452個地方直選議席中取得389席,反觀親政府的建制派,則只有89席。

泛民的當選者基本都是「反送中」支持者,在運動熾熱時帶領群眾走上街頭,一起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區議會是香港地方議會,就地方建設和發展向政府建言並申請相關撥款,比如改善環境、交通設施等。

這次選舉結束後,香港18個區議會除了離島外,其餘全由泛民掌控,他們人多勢眾,選出了自己的主席,主導了議會的話語權。

就在泛民的主導下,區議會運作至今,所討論的議題無不與「反送中」有關。

區議員於1月1日履新,當天,一大批新任區議員就參加了泛民年度發起的元旦遊行,他們手持「毋忘承諾,並肩同行」的橫額,要延續「反送中」精神,同時聲稱要追究「警暴」。

在近3個月的運作中,各區議會開會時都有人標示「反送中」相關口號,西貢區議會甚至動議為「反送中」期間去世的學生陳彥霖和周梓樂建立紀念公園,另有區議會提出「要求特區政府解僱(警務處處長)鄧炳強」等動議。

更為激進者,近日有個別泛民區議員在他們的辦事處張貼告示,表示不會為「藍絲和狗」提供服務。所謂藍絲,指親建制派或政府的市民;「狗」則是「反送中」人士對警察的侮辱性稱呼。

不少分析文章指出,區議會的變天完全改變了這些地方議會與政府的關係,甚至有依規定出席會議的官員遭泛民議員辱罵,令雙方矛盾惡化。近日,在大埔區議會及中西區區議會就分別有民政事務專員在會議期間離場,原因是遭到議員的辱罵。

為此,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公開表示,如果會議內容不符合法令規定,又或遭辱罵,相關官員或公務員可以離席。

區議會是香港憲制架構內的權力組成部分,相對於中央級的立法會,它是基層組織。在泛民贏得區議會選舉後,有人以「鄉村包圍城市」來形容這場勝利的政治意義。

儘管香港仍為武漢肺炎陰霾籠罩,泛民已經打算乘勝追擊,開始部署年底的立法會選舉,而有了區議會的大勝,他們對立法會選舉更具信心,提出取得過半數議席的目標。

有分析指出,待疫情過後,「反送中」支持者可能又會發起街頭運動,以延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精神和5大訴求。事實上,下半年的關鍵日子特別多,比如「六四」和「七一」週年等,相信泛民也會不忘舉辦集會遊行,延續「反送中」爆發以來所凝聚的龐大民意,以便在立法會選舉再下一城。

在現有體制內,泛民數百名區議員也勢必會成為泛民贏得選舉的重要樁腳,他們與體制外的街頭示威者兩相呼應,確有可能令泛民奪得立法會過半數議席;一旦如此,「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可能不是一句空話。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