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
( --° / --° )
氣象
2020-04-08 | 中央社

武漢封城亡羊補牢 初期疏忽付慘痛代價

武漢解封專題之二(中央社記者林克倫北京8日電)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出現近一個月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下達武漢市1月23日封城的戰略性決定,目的是遏制疫情蔓延至全中國;然而,初期的疏忽也讓全球付出慘痛代價。

應對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這類傳染病別無他法,核心是「隔離」,第一時間將「傳染源和容易感染人群分開」。中國疾控中心研究員吳尊友指出,就是針對傳染源、傳播途徑、易感染人群等3方面採取控制策略。

武漢必須封城主因:沒有第一時間遏制病毒蔓延。中國疾控中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流行病學特徵分析」論文稱,去年12月31日之前,湖北與武漢有104名感染者,1月1日至10日增為653人;再至1月20日鍾南山證實「人傳人」,僅10天總感染數暴增到5417例。

習近平曾稱,1月7日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時,就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要求。然而,1月5日至17日,武漢與湖北分別舉行人大與政協「兩會」,習近平的防疫指示明顯被「和諧」了。

就在武漢、湖北「兩會」舉行的13天期間,疫情在武漢市內大爆發,社區傳染難以遏止,尋找傳染源已是不可能的任務,並且透過1月10日起的「春運」,大量往外向周邊城市與其他省市擴散;武漢市長周先旺此前透露,有500萬人因春節返鄉或旅遊離開武漢。

事實上,全球所有醫療體系或醫院的設計,都不是要在短時間內處理數千名受不明原因感染的傳染病病人;以當時武漢亂象看,市內醫療體系形同崩潰,進而衍生院內群聚感染,病患得不到醫治重回社區,又造成社區傳染。

如何收拾殘局?中國疫情防控中央指導組成員、國務院副秘書長丁向陽曾透露,副總理孫春蘭1月22日抵達武漢,按照習近平的指示,要求武漢進行交通隔離,即1月23日宣布「封城」。

丁向陽指出,當時對疫情防控採「3條主線」:一是遏制住源頭截斷傳播途徑,二是讓患者得到救治,三是保障醫用物資。「兩個重點」:武漢管控好、控制住,不讓疫情蔓延;統籌做好武漢以外市州疫情防控,防止出現「第2個」武漢。

按此「封堵」思維,武漢周邊的黃岡、孝感等地級市陸續封城,進而擴及整個湖北省;湖北以外各城市在春節期間也開始執行「全封閉式」管理,整個中國頓時進入「靜止」狀態。

這如同上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所稱的「悶病毒」,即透過自我隔離讓感染者發病現身,再經由接觸史疫情調查框列出密切接觸者,並全數進行至少14天的隔離。

在疫情重災區武漢,由於醫療體系已在崩潰邊緣,第一步是從各地抽調專家組成8支醫療隊搶救重症病患,並新建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收治重症;第二步是採取確診、疑似、發燒和密切接觸等4類人群管理,分別用不同的救治方式與隔離措施。

鑑於疫情比原先預計嚴重,為避免部分確診、疑似病患流回社區成為「移動傳染源」;武漢市2月5日決定採傳染病醫院設計方式建立「方艙醫院」,將輕症患者從醫院轉出集中隔離觀察,讓醫院資源留給重症與新確診患者。

此後,隨著湖北省以外的其他省市自治區,新增確診數量持續下降,中國國務院2月10日起採「19省包(湖北)16地市」措施,用一省或兩省的醫療力量,「責任包乾」湖北地級市的疫情防控與醫療救治工作,前後總共投入4萬多名醫護人力,代價高昂。

習近平曾說:「武漢勝則湖北勝、湖北勝則全國勝」。從整個中國的疫情防控措施看,中共中央確實嚴守潛伏期14天規律,並配合民眾返城復工復產的移動節奏,適時「從嚴」調控人口流動管制措施。

以武漢封城滿一個月的2月23日為例,習近平當天出席「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部署」會議,強調「把武漢和湖北作為全國主戰場」。而隔天24日,武漢出現4小時「烏龍」解封,則顯示「地方想要放、中央還要壓」的疫情認知落差。

再隔十多天後,習近平3月10日於疫情發生後首次赴武漢考察,正當外界認為此舉是宣告「解封」有望時,他再強調「不麻痺、不厭戰、不鬆勁」,宣示要堅決打贏湖北保衛戰、武漢保衛戰。

直至3月19日,中國國家衛健委通報,湖北與武漢18日沒有新增確診病例,為疫情爆發以來首次。從3月18日起算後7天,湖北省3月24日宣布,除武漢外地區25日解封,重災區武漢則是14天後,即4月8日結束近76天的封城。

至於武漢封城效果,「科學」(Science)線上期刊3月31日發表中國、美國與英國研究人員的報告稱,以2月19日為截止點(1月1日起算滿50天)做模型測算,封城讓中國其他城市的疫情爆發時間延後2.91天,爭取到寶貴時間來準備、展開各自防疫措施。

在感染人數部分,如果沒有封城,武漢以外城市的確診病例數至2月19日預估達74.4萬例,而採封城措施後的實際確診病例數2萬9839例。這意味,武漢封城讓可能的總病例數大減96%。

武漢8日解封,從收拾疫情爆發的殘局看,「封城」是成功的;但由疫情預防角度看,則是徹底失敗。倘若去年12月中旬起能有所警覺,即時篩檢隔離疑似與確診的感染者,疫情風暴早已平息,不至於蔓延全球。但湖北與武漢堅持召開「兩會」的政治代價,最終讓全世界被迫買單。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