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5°
( 36° / 34° )
氣象
2020-04-30 | 中央社

日本口罩荒 安倍政府捉襟見肘

特派員看世界(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30日專電)台北圓山飯店29日晚間打燈顯示ZERO,連4天零確診病例。當天日本琵琶湖畔一家飯店打燈顯示「日本加油」。看日本這次防疫,台灣人也可能心中吶喊「日本加油」。

受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衝擊,公共衛生大國、世界第三大經濟體日本竟從1月底以來就面臨口罩荒。外界看到日本沒有強力的防疫司令部,防疫措施慢半拍,連口罩問題都沒妥善解決。

日本政府1月28日要求口罩業者趕工增產,並提供補助金讓業者增添設備趕製口罩,預估3月可達「月產口罩6億片」的目標,到了3月又說預估4月可月產7億片口罩,但「口罩到底在哪裡」是許多日本民眾內心的大疑問。

鴻海集團轉投資的日本電機大廠夏普受政府請託,在製造液晶面板的工廠生產口罩,3月31日起出貨給日本政府。夏普4月20日宣布從21日上午開賣,20日大家口耳相傳,決心要上網搶購,結果網路大當機,改採抽籤方式。

夏普備妥的口罩是4萬盒(每盒50片),分兩次抽籤。28日抽籤首日,接獲申請案高達470萬件。

口罩荒讓39歲的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在日本的名氣一下子竄紅。日媒報導,台灣有個智商(IQ)180的資訊科技(IT)部長利用網路平台研發「口罩地圖」,解決民眾買不到口罩的問題。日本國會議員質詢79歲的科技大臣竹本直一:「台灣善用IT,緊急時提供資訊,你做了什麼嗎?」

台灣採取口罩實名制,不斷翻新版本,希望更便民。日本人羨慕台灣人可用健保卡買口罩,日本有個人號碼(My number)制,但申請個人號碼卡的普及率僅14%,歷經這次口罩荒,申請辦卡者增加,但政府並未藉機推出運用個人號碼卡的便民措施。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4月7日對東京都、大阪府、福岡縣等7都府縣發布緊急事態宣言後,原本人山人海的東京淺草商店街呈現一片死寂。

販售輕便和服、裝飾品的商店SUZUYA(暫譯:鈴屋)的模特兒假人也戴上口罩。9日傍晚,店員天野正要拉下鐵門,一聽到記者來自台灣,立刻說:「很感謝台灣的總統在推特(Twitter)上留言支援日本,還鼓勵日本,真的由衷感謝。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很多人罹難,台灣是最快馳援的。」

記者看到這家店寫「和口罩」(Wasuku)是輕便和服布料所製、可清洗、對肌膚好的日本製口罩,因此感興趣。

天野女士用手指比著頭說:「聽說台灣有一位頭腦很聰明的IT大臣,創出口罩圖軟體,讓民眾人人都可買得到口罩。實在太高明了。」

她帶著幾分懊惱的語氣說,3月20至22日的連假,很多人出門賞櫻,看到很多年輕人沒戴口罩,心想他們莫非忘記疫情當前。大概許多人沒想到病毒肆虐竟如此嚴重,如果那時能遏止住,情況或許會不一樣。

戴著「和口罩」的鈴屋老闆鈴木女士說,現在淺草商店街幾乎看不到外籍觀光客了,很多店家歇業,但她想「和口罩」有助大家防疫,所以還是開店營業。

站在幾無遊客的商店街上,鈴木說:「誰也沒料到會變成這樣。」問到「緊急事態命令實施約一個月,是否會延長」時,鈴木說,真希望一個月內疫情能平息,再拖下去,商店也撐不下去了。

櫻花季商機沒了,緊急事態宣言實施到5月6日,4月底到5月6日之間的「黃金週」大好商機也流失了,現在商家老闆聽到「黃金週」一詞就心痛。

1月底日本政府就意識到口罩增產的問題,商請一些口罩、服飾業廠商開生產線大量製造,但有些小規模傳統產業業者拒絕配合,因為研判疫情一過,民眾會買中國製廉價口罩,不會買價格偏貴的日本製口罩。

未料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持續擴大,4月21日電機大廠Panasonic宣布生產口罩。口罩製造業者不願擴大生產,反而是液晶面板、家電製造廠商大量生產口罩,業界出現「亂象」。目前在東京,像是池袋、大久保車站周邊商店街可看到小餐館、雜貨店、服裝店販售口罩,但藥妝店卻無口罩可賣。

4月20日左右,網路上有消息表示,日本出現大量中國製的偽劣口罩,故意印上Made In Taiwan鋼印。還說,中國網友證實,以台灣製造的名義出口口罩在中國是公開的秘密。旅日台僑紛紛收到LINE訊息呼籲大家別被騙,因為台灣的醫療級口罩到6月底前政府禁止出口買賣。

記者25日到東京中野車站周邊商店街、27日到大久保、池袋車站周邊商店街探查,約10處販售口罩點,有9處賣中國製、1處賣越南製口罩。50片裝的口罩一盒售價約新台幣900多元。詢問一家賣口罩的餐館店員有台灣製口罩嗎,對方答:「幾乎沒看到台灣製口罩。」

池袋車站附近商店街一家藥局掛著「口罩沒進貨」的告示牌。記者問老闆,為何藥局沒口罩,但附近小餐館、雜貨店,甚至一名小哥就可擺攤賣口罩,藥局老闆說:「進貨管道不同吧,售價一盒(50片)4000日圓太貴,對消費者不好。」

再問這位老闆,政府是否會檢查這些中國製、越南製口罩品質,老闆答:「不清楚」。老闆對周邊有許多非藥局賣口罩似乎不以為意。日媒報導,神戶有民眾拉著插「醫療用口罩」布旗的拖車沿街兜售。

源自corona(冠狀)、mask(口罩)的日本片假名成為流行語,另一詞是Abemomask(安倍口罩),諷刺安倍4月1日宣布全國5000萬戶每戶發2片布口罩的政策。以前安倍的經濟對策稱為安倍經濟學(Abenomics),這次批評安倍防疫工作差的媒體用Abemomask一詞揶揄安倍的防疫招數很符合愚人節的笑話。

安倍戴著棉紗質口罩,被說很像是兒童版口罩,心疼安倍的婦人說想親手製口罩送安倍。還有人批評一國首相戴著幾無過濾病毒功能的口罩是國家缺乏危機管理能力。安倍身邊的官員、國會議員個個戴的口罩功能都比他的好。另外,沖繩縣、岩手縣等地方首長戴的口罩有一番巧思,具地方文化特色。

屋漏偏逢連夜雨,在中國、東南亞製造的「安倍口罩」部分發出後,民眾抗議口罩髒污、有毛髮、有蟲。之後郵局尚未遞送的口罩被部分廠商回收。28日安倍在眾議院預算委員會上被質問:「到底何時能發口罩?」安倍答:「還在品檢,現在無法回答。」

疫情發生前,日本市面上的口罩有7、8成是從中國進口,之後日本廠商在中國設廠生產的口罩被扣住,無法出口。1月底武漢封城後,日本民間單位捐防疫物資給中國,箱子上寫著「山川異域,風月同天」,讓中國人感動地說:「以後不看抗日片了。」

媒體報導,約1300年前,崇敬佛法的日本長屋王造了千件袈裟布施給唐代僧人。袈裟上繡著四句偈語:「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寄諸佛子,共結來緣。」

日本政府1月底為了從中國武漢撤僑,捐贈大批口罩、防護衣等防疫物資給中國。日本沒限制口罩出口,被中國人大量蒐購運回國,有人從中牟取暴利。日本出現口罩荒,2月6日安倍在眾議院院會上說廠商24小時趕工。之後政府成立一個約40人編制的「口罩隊」處理口罩問題,但市面上仍一罩難求。

4月下旬,仍有8成日本醫護人員認為口罩、防護衣、防護罩等嚴重缺乏,這使院內感染的風險增大。

4月21日,載運中華民國政府捐贈給日本200萬片醫療用口罩的華航貨機抵達東京成田機場(千葉縣),在停機坪的駐日代表謝長廷、日本數百名國會議員組成的「日華議員懇談會」會長古屋圭司等人深受感動。

患難見真情,這一天,安倍晉三透過電話請謝長廷向總統蔡英文及國民表達他的謝意。日本政府發言人、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外務大臣茂木敏充在記者會上都表達對台灣的謝意。

鈴屋店員天野說:「台灣一直在日本艱苦時相助,且台灣也處於艱苦期還為日本著想,這不是錢而是心意的問題。身為日本國民,真的很謝謝台灣。」很想告訴天野,台灣民眾現在還響應捐口罩給國際社會的運動,台灣期盼共度難關。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