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5°
( 36° / 33° )
氣象
2020-05-08 | 中央社

美期刊文章:經濟疫情影響 巴拉圭挺台壓力漸大

總部位於美國紐約的「美洲季刊」網站刊登文章,闡述巴拉圭這個台灣在南美洲僅剩的邦交國,在經濟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等因素影響下,支持台灣所要承受的壓力愈來愈大。

「美洲季刊」(Americas Quarterly)這篇文章由英國華瑞克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副教授朗恩(Tom Long)與智利天主教大學(Pontificia Universidad Catolica)助理教授烏蒂內茲(Francisco Urdinez)合撰。

內容提到,巴拉圭政府自1957年承認台灣為「真正的中國」,數十年來,雙邊關係經歷多次動盪,包括獨裁、民主化、冷戰及中國崛起。

台灣與巴拉圭在63年的邦交中,元首數度互訪,近期的幾次是前總統馬英九於2013年、現任總統蔡英文於2018年出訪;前巴拉圭總統卡提斯(Horacio Cartes)則於2017年訪台。

文章指出,今年4月中旬,現狀似乎出現變化,巴拉圭的例子顯示,蔓延全球的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又加重了台灣在拉丁美洲維繫外交關係的現有壓力。

巴拉圭參議院在4月17日的視訊會議中投票表決,決定是否敦促總統阿布鐸(Mario Abdo Benitez)在外交上承認北京政府而非台灣。這項法案的支持者聲稱,中國更能藉由醫療設備及專業技術來幫助巴拉圭對抗疫情。

台灣則以增加對巴拉圭的援助做為回應,包括約28萬個口罩,並大肆宣揚台灣因應疫情的經驗。最後,巴拉圭參議院以25比16的票數否決提案。然而,辯論並未真正結束,在巴拉圭內部,支持台灣所受的壓力愈來愈大。

文章指出,巴拉圭是南美洲唯一承認台灣的異數,在全世界,台灣總共也僅有15個邦交國。巴拉圭為此選擇付出明顯代價,因為當一個國家在外交上承認台灣,就不能同時與中國這個世界第2大經濟體維持關係。

巴拉圭出口的牛肉及大豆雖仍可透過間接貿易送到中國,但無法獲得中國自2000年代起就灑遍南美的貸款、信貸及投資。

朗恩及烏蒂內茲表示:「我們的統計模型顯示,在中國崛起期間,巴拉圭損失的貸款及投資可能多達每年國內生產毛額的1%。」

他們說,多年來,巴拉圭的外交抉擇都沒引發爭論,巴拉圭也一直任由美國引領;此外,台灣與巴拉圭在冷戰期間都由反共體制領導,但到了世紀之交,情況變得更加複雜,哥斯大黎加於2007年捨台灣轉而承認中國,之後巴拿馬、多明尼加、薩爾瓦多也相繼與台灣斷交。

在哥斯大黎加等國,與台灣的關係常扯上貪腐醜聞,大眾觀感不佳,在政治上也產生分歧,這就替崛起的中國製造了機會。

同時,中國承諾多項大規模計畫及貸款,又以大到不可忽視的貿易夥伴之姿崛起。拉丁美洲也感受到了中國前所未有的經濟成長,巴拉圭亦不例外,當地農人擔心被中國市場排除在外,施壓希望更親近中國,而這有可能進一步分裂巴拉圭曾經團結一致支持台灣的菁英圈子。

文章提到,在這種競爭態勢下,台灣增加援助,卻無法與中國龐大的經濟抗衡,台灣能買的牛肉和大豆就只能那麼多,也無法像以前一度嘗試過的那樣,在投資及貸款的喊價競爭裡勝過中國。

美國在總統川普執政後,對台灣議題重燃興趣,但多年來在與台灣有關的事上,施壓力道都逐漸減弱。要解釋巴拉圭為何持續支持台灣,則更錯綜複雜。

朗恩及烏蒂內茲表示,「根據我們的研究,巴拉圭與台灣之間有互惠但不對稱的國際地位交換」,巴拉圭正式承認台灣,支持了台灣主張國際社會合法參與的意見,包括世界衛生組織(WHO)等國際組織;而巴拉圭獲得菁英分子重視的另一種尊重,另外還有實質物質利益。

台灣對中國的積極行動做出反應,更加關注巴拉圭,與政府官員、外交人員、文化要人及公民社會培養友好關係,經常有人受邀訪台;台灣也經常稱許巴拉圭及巴拉圭的友誼,台灣讓這個相對鄰國較小的國家,成了小池塘裡的大魚。

文章還指出,巴拉圭同情台灣的困境,是因為巴拉圭自身的國家認同也與鄰近大國的欺壓脫不了關係,無論是在1864年到1870年的巴拉圭戰爭,還是眼前有關伊泰普水壩(Itaipu Dam)的談判。

文章表示,巴拉圭許多人寧可做台灣少數但受重視的朋友,也不想在承認中國的眾多國家中被漠視。然而,這段少見的友誼所承受的壓力,說明了台灣為什麼不斷在拉丁美洲和其他地方失去邦交國,中國的利誘使得過去挺台灣的聯盟分裂,讓問題更加顯著。

巴拉圭的例子也顯示了台灣可能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並非試圖比中國砸更多錢,而是特別表揚願意支持台灣的國家。

朗恩及烏蒂內茲最後指出,考量到中國的影響力,未來對台灣的外交支持可能會愈來愈缺乏外交認可,例如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國際組織。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