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4° / 22° )
氣象
2020-10-09 | 中央社

四方對話僅美批中共 分析:避免被視為反中圈子

美日澳印等國外交部長稍早進行的「四方安全對話」,會場內外僅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公開點名譴責中國;評論分析,這是為了避免「四方安全對話」被當成是圍堵中國的小圈子。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日本外相茂木敏充、澳洲外交部長潘恩(Marise Payne)、印度外交部長蘇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6日在東京的日本外務省飯倉公館舉行「四方安全對話」(Quad)。引起國際輿論注意的是,雖然普遍認為是次對話主軸為劍指中國,但除了蓬佩奧公開點名譴責中國之外,其他三國外長並未提及中國。

澳洲廣播公司(ABC)8日報導,美國前情報官員、目前於美國智庫「藍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擔任資深防衛分析師的葛羅斯曼(Derek Grossman)認為,日、澳、印三國外長避免在「四方安全對話」期開公開點名提到中國,是為了避免讓中國有機可乘,印證其「四方安全對話」是圍堵中國小圈子(closet alliance)的說法。

自從2007年成立以來,「四方安全對話」一直被視為非正式戰略對話機制,每一至兩年不定期舉行。但葛羅斯曼指出,蓬佩奧近日向「日經亞洲」(Nikkei Asia)新聞網站透露,「四方安全對話」的目標是要成為一個正式的對話機構,並且要吸引更多國家參加。

葛羅斯曼分析,現時參與「四方安全對話」的美、日、澳、印等國與中國的關係均已公開惡化;但他們避免一一公開點名譴責中國的做法,是要讓中國將「四方安全對話」扭曲成圍堵中國小圈子的說法站不住腳;進而避免讓有意加入的「四方安全對話」其他國家感到卻步。

前英國外交官、現於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擔任資深研究員的葛蘭姆(Euan Graham)指出,「四方安全對話」基於戰略考慮,有意淡化針對中國的對抗姿態。

葛蘭姆解釋:「『四方安全對話』和其他區域集團有所不同的是,它是一個非正式的集團,與會各國並不須要取得共識以發表聯合公報;所以,在『自由和開放的印太地區』(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的前提下,大家本來就可以各自表述不同觀點。」

葛蘭姆補充:「『四方安全對話』在某個意義上,是補足了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的缺憾;東協與會各國其實無法取得實質的共識;面對一些中國不希望公開談論的爭議時,大家又無法暢所欲言。」

在這次「四方安全對話」中,僅有蓬佩奧公開點名批評中國。他說:「對今次『四方安全對話』的與會顆伴來說,現在是歷來最重要的時刻,我們要合作保護我們的人民和合作顆伴,以免受到(中國共產黨)剝削、貪腐和威脅所侵害。」

蓬佩奧提到:「我們於去年會面時,情勢和現在大不相同;當時我們無法想像到武漢會傳出疫情。」他強調:「這場危機,絕對是因為中國共產黨的隱瞞而惡化。」

蓬佩奧還批評中國「專制政權的本質」是一些「非常勇敢的中國公民」提出警示時,卻遭當局關押和噤聲。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