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6° / 21° )
氣象
2020-10-29 | 中央社

中國未來5年怎麼走 「十四五規劃」定風向

中共19屆五中全會今天落幕,重頭戲是審議簡稱「十四五」的第14個五年規劃。這項持續近70年的規劃是觀察中國經濟布局的風向球,中美對峙下,預計未來5年是以「雙循環」為主的發展方向。

中共第19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五中全會)26日在北京登場,會議一連4天,重點是審議關於制定十四五規劃(2021至2025年)以及2035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中國國務院將據此起草相關文件,待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明年春天表決通過後,即成為政府政策。

十四五規劃是中共當局提出有關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第14個五年規劃。這樣的五年規劃可讓外界一窺北京對未來5年經濟走向的布局,但這項行之有年的作法,在當今世界卻是鮮見而獨特的。

五年規劃的前世今生

簡單來說,中國的「五年規劃」就是官方對未來5年所描繪的經濟願景以及所立下的發展目標,包括重大建設計畫、生產力分布、資源分配以及消費服務結構等。

建政後第4年的1953年,中共沿襲前蘇聯的社會主義計畫經濟體制,開始實施第一個五年計畫,到2005年共編製了10個五年計畫,期間的1963至1965年由於經濟調整而中斷。

2006年的「十一五」開始,當局將「計畫」二字改為「規劃」,暗示了巨大轉變。過去的「計畫」強調政府的強制、指令作用,「規劃」則強調官方在新市場經濟環境中的調控作用。

官媒新華網當時曾引述專家說,「由計畫向規劃轉變是我國由計畫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過程中又一個歷史座標。規劃的特點就是從具體、微觀、指標性的產業發展計畫,向宏觀的國家空間規劃轉化」。

不同時期不同願景

中共在不同時期有著不同的經濟願景,並根據每個時期的戰略環境和國家任務制定計畫,因此每個五年規劃(計畫)都帶有明顯的時代特徵。

例如「一五」計畫(1953至1957年)的主要目標是為工業化奠定初步基礎;「七五」(1986至1990年)立足於解決溫飽問題;「九五」(1995至2000年)針對基本消滅赤貧及人民生活達小康;「十三五」規劃(2016至2020年)則強調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十四五規劃

十四五規劃全稱為「中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綱要」。在中共官方語境中,十四五規劃十分重要。

1997年中共15大召開之際,時任領導人江澤民提出「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包括建黨100年(2021年)之際,國民經濟要更加發展,各項制度更加完善;建國100年(2049年)時,基本實現現代化,建成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國家。

此後數次中共黨代會之後,逐漸明確「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

這次五中全會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召開企業家座談會時強調,「『十四五』時期是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基礎上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的第一個五年,意義十分重大」。

內循環和雙循環

在適逢中國經濟發展原已趨緩、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衝擊全球經濟後反噬中國以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圍堵中國的背景下,習近平口中意義如此重大的5年,卻可能是極為艱鉅的5年。

今年7、8月間,十四五規劃逐步成形的同時,中國高層在各種場合頻繁提及「雙循環」,也就是「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上述說法剛出現時,外界多以「內循環」加以概括,許多分析則指這是北京因應外部壓力「閉關鎖國」之舉,回到「自力更生」的計畫經濟時代。

但新浪財經等陸媒稍早前引述中國財政學者賈康表示,將這個說法解釋成未來要自力更生是「極端化認識、帶有明顯偏差的理解」,實際上是透過發揮內需潛力,讓中國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更好地聯通,內外需相互促進,綜合發力。

此後「內循環」的提法漸漸淡出,被官方的「雙循環」統一,外界也普遍推測十四五的主線將是「雙循環」。

科技是重點

除了在2018年對北京開打貿易戰,華府近年也採取極致手段壓制中國通訊大廠華為、強迫影音平台TikTok退出美國市場以及擴大對中方高科技制裁名單。

實際上,中國推動半導體產業發展已經20年,但智慧型手機及其他科技產品製造商仍須仰賴美國、歐洲和日本廠商供應處理器晶片。

許多分析認為,鑑於華府正在切斷中國取得美國科技的管道,十四五規劃預料也將強調半導體等科技發展,重點將包括電腦及智慧型手機的半導體、5G電信、人工智慧(AI)以及其他若干領域。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