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9°
( 20° / 17° )
氣象
2020-12-05 | 中央社

紅毛猩猩棲息印尼雨林 保育員憂疫情加劇盜獵

印尼北蘇門答臘是紅毛猩猩原生地之一,因棲息的雨林被破壞、盜獵不斷,僅存約300隻。森林警察說,輪班巡守仍難完全防堵盜獵,疫情使民生經濟低迷,盜獵恐怕會更多。

橫跨北蘇門答臘省(North Sumatra)與亞齊省(Aceh)的列尤擇山國家公園(Gunung Leuser National Park)覆蓋近80萬公頃熱帶雨林,是超過750種動物的家,包括蘇門答臘特種虎、象、犀牛、長尾獼猴、湯瑪斯葉猴等200種哺乳動物、380種鳥類、190種爬蟲類與兩棲動物等,也是紅毛猩猩的重要保育地。

受到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的影響,列尤澤山國家公園至今關閉。記者11 月25日從北蘇門答臘的武吉拉旺村(Bukit Lawang)走訪,在入口處附近幸運遇到紅毛猩猩媽媽Pesek和牠的兩個小孩。Pesek抱著2個月大的老二,正在教牠擺盪樹林的技巧,原本獨自在不遠處玩耍的9歲老大Valentin也跑來會合。

過去20年來印尼大量種植高經濟價值的棕櫚樹,大面積的熱帶雨林遭毀壞,奪走紅毛猩猩的棲息地;加上盜獵集團捕抓紅毛猩猩當寵物出售或賣給馬戲團作為表演動物等非法行為,紅毛猩猩的數量急遽下降,面臨絕種危機。

管理森林警察的印尼環境與森林部武吉拉旺村保育站主任瓦揚(Wayan Dadu)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表示,北蘇門答臘境內園區的紅毛猩猩一度剩不到100隻。

瓦揚說,保育站因此在1973年開設復育中心,安置被拯救的紅毛猩猩,保育員教牠們重新在叢林生存的本能,等到許多紅毛猩猩已能在叢林自行繁衍後代後,保育中心在2014年關閉。經過40年的復育,目前園區有約300隻紅毛猩猩。

瓦揚說,遭盜獵的紅毛猩猩會被餵食米、肉等食物,在復育中心則只能餵食香蕉和牛奶,一開始紅毛猩猩不喜歡香蕉,有時會再加上鳳梨、山竹等水果。

瓦揚說,被盜獵的紅毛猩猩被關籠子裡,大概需半年到一年,甚至更久的復育時間,才會習慣叢林生活。保育員會教牠們吃樹葉、築巢。為了教紅毛猩猩在森林獨自行動,保育員會先把紅毛猩猩揹上山頂後,放下牠們,保育員下山,讓牠們跟下山。

園區導遊努里亞迪(Nuryadi)說,紅毛猩猩的基因與人類基因相似度高達97%,懷孕期約9個月,平均壽命約40歲至70歲。不過,紅毛猩猩繁衍後代的速度緩慢,小猩猩出生後,母猩猩要單獨把牠帶到7歲至9歲,才與小孩分開,這時候公猩猩才會再回家,與母猩猩交配。因此,紅毛猩猩的數量不如猴子或其他猿類。

努里亞迪說,復育對地方經濟幫助極大,疫情爆發前,每年都吸引許多外國觀光客專程來看紅毛猩猩,帶動飯店、餐廳及旅遊業的發展。

疫情爆發後,列尤澤山國家公園至今仍未對外開放,衝擊經濟及民眾生計,短時間內可能難以復甦。這也讓瓦揚擔心,盜獵事件恐將更猖獗。

瓦揚說,盜獵集團都是附近的外來者,主要在亞齊省、北蘇門答臘省首府棉蘭市(Medan)不老灣(Belawan)及附近的民禮鎮(Binjai)等地。

瓦揚表示,園區面積廣,保育站只有40名森林警察巡守,人員有限,無法24小時輪班。加上盜獵集團的通訊設備都很先進,常在森林警察抵達前先一步攔截到消息安全脫逃。森林警察抵達後,只看到他們留下的烹煮用具等物品。

瓦揚說,除了取締盜獵,增加民眾保護紅毛猩猩的意識也是重要工作之一,保育員會逐戶拜訪民眾,說明保育動物的相關法律,但就是有人想靠盜獵賺錢,守法程度仍有待加強,「但我們不會停止保育紅毛猩猩的工作」。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