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8° / 25° )
氣象
2021-03-15 | 中央社

緬甸局勢動盪 中國回應一次看懂

緬甸自2月初發生政變以來,當地中國企業、中國大使館多次成為抗議對象。相較於表明支持緬甸民主的西方國家,中國始終不做明確表態,但強調盼緬甸穩定,反應出其在緬的利益及多重考量。

緬甸政變後中方的態度

緬甸軍方2月1日突襲逮捕民主選舉產生的領導人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和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其他領袖,並宣布國家進入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軍事統治。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彬一開始以「緬甸正在發生的事情」稱呼事件,表示希望「緬甸各方在憲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處理分歧,維護政治和社會穩定」。

至今中國官方也未稱呼這是「政變」。官媒新華社更將這次政變稱為軍方「對緬甸現政府進行大規模改組」。

中國不願批評、譴責軍方行動,加上相關傳聞,讓不少緬甸民眾認為中方其實在暗助緬甸軍方。這些傳聞指稱,中國支持緬甸軍方,像是運送技術人員赴緬、幫助緬甸建防火牆、中國士兵出現在緬甸街頭等。

2月4日,聯合國安理會發出聲明,要求緬甸軍方釋放翁山蘇姬及其他人,並對緬甸進入緊急狀態表達關切。中國是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成員。

2月11日,數百名緬甸民眾聚集在中國駐緬甸大使館前抗議,要求中國政府不要支持獨裁者,不要干涉緬甸的國家事務。

2月15日,中國駐緬甸大使館首度正式回應緬甸民間的質疑。中國駐緬大使陳海接受緬甸多家媒體採訪,澄清上述有關中國支持緬甸軍方的說法都是謠言。

陳海明確表示,「民盟和軍隊都同中國有友好關係」,當前的局面完全是中方不願意看到的,並稱對於此次緬甸政局出現的變化,中方事先並不知情。

3月11日,隨著緬甸軍政府對和平的反政變示威者展開暴力鎮壓,聯合國安理會再次發出聲明,「強烈譴責對和平抗議者動用暴力」。

中國駐聯合國大使張軍當天說,希望安理會傳達的訊息有助於緩和緬甸情勢。他並表示,中國準備與相關各方接觸與溝通,在降低當前局勢上扮演具建設性的角色。

3月12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重申,希望緬甸各方保持冷靜克制,在憲法和法律架構下解決矛盾分歧,「繼續推動國內民主轉型進程」。「中方支持東盟(東協)秉持不干涉內政和協商一致原則,以東盟方式從中斡旋調停,尋求共識。」

但是,局勢顯然尚未緩和。

3月14日,位在緬甸仰光的萊達雅(Hlaing Thar Ya)工業區多家中資工廠遭「不法分子打砸搶燒」,多名中方人員受傷,有員工一度被困。社群平台推特上,更出現「如果有一名平民被殺,就會有一家中國工廠化為灰燼」的煽動性貼文。

中國駐緬甸大使館以發言人名義透過官網發表談話,指此事「性質十分惡劣」,要求緬方查處肇事者。

中緬關係及未來影響

緬甸是最早響應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之一,中緬雙方的經貿合作近年大為加強。中國是緬甸最大的貿易夥伴,是當地僅次於新加坡的第二大投資國。

緬甸在2011年走向民主化,此後美國、日本等更多國家透過商業投資等運作,在緬甸逐漸擁有影響力,中國政府也加強和翁山蘇姬政府保持密切的交往,確保自身在緬利益。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20年曾對緬甸國是訪問,兩國簽署了一系列協議,包括鐵路和港口項目;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2021年第一個出訪國家也是選擇緬甸,當時他表示,這是要體現中方對中緬關係的重視和對緬政府的支持。

當前緬甸局勢發展,對於中國會有何影響,學者有不同看法。

美國之音(VOA)引述美國華盛頓史汀生中心中國專案主任孫韻表示,中國在遇到別國發生政治動盪的時候,通常是不會選邊站的。無論誰在緬甸當權,緬甸領導人都會認識到中國是緬甸國家發展不可或缺的外部勢力。

孫韻認為,2010年之前,中國為緬甸軍政府在國際上提供了很多支援和保護。譬如中國2007年曾在聯合國安理會行使否決權,阻止聯合國安理會關於緬甸的提案。

她分析,過去中國為緬甸軍政府在國際政治和外交上付出了許多代價。如果接下來軍政府重新執政,會給中國的外交和政治帶來不斷增大的壓力。

美國紐約時報則引述曾任美國駐緬甸大使、現任全國民主研究所(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所長米德偉(Derek Mitchell)表示,中國對美國在緬甸的影響力非常警惕。中國政府將這次政變視為「一個充滿機會的時刻」,它削弱了美國和其他亞洲國家在緬甸蹣跚步入民主開放期間獲得的影響。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