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6° / 24° )
氣象
2021-04-15 | 中央社

一帶一路印尼指標/雅萬高鐵隧道切斷山泉 西爪哇民眾買水度日2年

雅萬高鐵6-3號隧道2年前開挖,西爪哇許多村落的泉水斷流,民眾只能向有私井者買水,每次獲供水一小時;而高鐵工程讓許多河川改道,影響灌溉用水、造成淹水,多年未解。

西爪哇省西萬隆縣(West Bandung)芝卡隆鄉(Cikalong)農民卡瑪魯丁(Kamaluddin)3月23日指著一個蓄水池向中央社記者說,奇庫帕山泉(Cikupa)過去是社區日常用水來源,水送過來後先存在蓄水池,「現在變這麼乾了」。

卡瑪魯丁說:「過去山泉的水從管線引過來,這個蓄水池已經使用17年,印中高鐵來了之後就沒有水,現在這個蓄水池也沒有功能了。」

中國2015年取得雅加達至西爪哇省萬隆縣(Bandung)全長142.3公里的高鐵工程,與印尼合組印中高鐵公司(KCIC),中國中鐵(CREC)等中國國營事業持股4成,6成由印尼國營企業合資,是中國「一帶一路」在印尼的指標工程。工程約在2018年的年中動工,目前仍在興建。

雅萬高鐵正在開挖的6-3號隧道(即6號隧道的中段)位在卡瑪魯丁居住的龐卡蘭村(Pangkalan)。隧道位置就在奇庫帕山泉的正下方,這個山泉水數十年來是龐卡蘭村及丹德爾村(Dangdeur)等民眾賴以維生的生活用水來源。

卡瑪魯丁說,隧道工程切斷泉水,村民都必須買水,雨季時還有水可用,乾季就沒有水。灌溉用水主要來自河水,「乾季時河水不夠,就無法耕作」。居民向里辦公室反應,但里辦公室說,問題須由印中高鐵解決,「直到現在都沒有下文」。

當地里長阿古斯提安(Agustian Hidayat)帶記者前往山谷中的6-3號隧道工地附近。他說,缺水問題衍生成民怨,工地裝許多監視器,不准外人進入,即使里辦公室人員進入也不准拍照。記者從樹林間可看到隧道口的工程以及旁邊的宿舍。

阿古斯提安說,這個工地約有30多名中國勞工,少數印尼勞工。印中高鐵原本申請的宿舍土地使用執照為一年,如今已過期,現在是違法使用的狀態。

印中高鐵2015年表示將在2019年完工,但因土地徵收爭議、工程造成各種環境問題而一再延宕,去年3月工程導致高速公路淹水而遭停工,疫情也影響進度。印中高鐵近期宣示明年完工,對此,阿古斯提安直說,當地聽說的是最快也要2023年。

阿古斯提安再帶記者前往奇庫帕山泉。山泉所在的山谷有大片的水稻梯田以及其他作物,可以看到許多用紅色欄杆標示的雅萬高鐵隧道劃定用地,作物上也被掛上公告,禁止民眾在劃定的範圍種植作物或者興建房屋。

他說,印中高鐵已買走奇庫帕山泉附近土地,每平方公尺約21萬4000印尼盾(約新台幣428元),有些村民已搬走。雅萬高鐵是政府計畫,作為里長,他也支持,但很遺憾工程造成民眾沒水可用,省道也因工程車頻繁而變得坑坑洞洞。

印尼還未真正進入乾季,阿古斯提安說,「現在水量只有這樣,可以想像乾季時怎麼辦」。用水是民生的基本需求,缺水問題已經2年,必須儘速解決,不應再拖了。印中高鐵曾承諾要開挖地下水井,但到現在還沒做到,他不知道何時能實現。

阿古斯提安說,不只奇庫帕山泉,附近離隧道只有100公尺的蘇木瀑山泉(Sumumput)等也受影響。沒有水的村民向有私自鑿井的人買水,供水者以「一小時給A戶,一小時給B戶」這樣的方式輪流供水。

他說,里辦公室也有鑿井,但乾季的時候,地下水的水源也不夠所有人使用。以前遇到泉水少的時候,民眾會取用芝勒路易河(Cileuleuy)的水,河水主要是供給灌溉使用,但現在受到高鐵工程影響,河水量同樣也減少了。

印尼環保團體印尼環境討論會(Walhi West Java)執行長梅基(Meiki W Paendong)說,高鐵有13個隧道,印中高鐵用炸藥爆破方式開挖,破壞土壤結構、切斷泉水,也在多處造成山崩、土石流、民宅龜裂等災害,淹水更是常見。

雅萬高鐵將有4個車站,其中一個位於西爪哇西萬隆縣帕達拉朗鄉(Padalarang),奇哈里翁村(Cihaliwung)民眾馬儒立(Maruli)指出,高鐵工程迫使流經社區的河川改道,以前社區不會淹水,現在頻傳淹水災情。

馬儒立站在一座隔起河川與民宅的堤防旁說,高鐵工程開始後,實在太常造成淹水,才蓋這道牆,「河水原本是順著這個溝渠往前流,因為前面有工程,而被導向那邊。下雨時河水的流量太大,溝渠無法負荷,而氾濫淹水」。

西爪哇省萬隆縣蘭洽耶克鄉(Rancaekek)德加魯爾村(Tegalluar)的高鐵機廠、以及周邊車站的工程也讓這些社區成為淹水災區,除了因河川改道,高鐵工程廢土隨意棄置,阻塞排水系統,也是導致淹水原因。

梅基說,去年初西爪哇卡拉旺縣(Karawang)普爾瓦卡塔村(Purwakarta)農地被當作高鐵工程廢土棄置場,農民無法耕作,農民向來訪官員陳情,至今也未改善。

梅基指出,印中高鐵提出環境影響評估前未充分與民眾溝通,相關工程對環境和社會造成很大的衝擊,民眾受損的權益5年多來仍未獲得重視。印中高鐵都承諾要解決各項問題,這也是它的責任,但是,到現在都還沒解決。

記者3月26日聯絡印中高鐵並提供訪綱,4月7日赴印中高鐵詢問能否安排訪問,公關部門指出,仍待高層回應。記者至4月14日未取得回應。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